🏡
PTT小說網
x
    “等一等。”

    張若塵喊了一聲,追了上去,出現到淩飛羽的對面,斟酌了片刻,笑道:“此次,我也算是幫了你一個大忙,你是不是也可以幫我一個忙?”

    淩飛羽的嬌軀站得筆直,身上的氣息,如同離鞘之劍一般銳利,簡潔的道:“說。”

    隨即,張若塵說出了一個請求,希望淩飛羽回到拜月魔教,能够幫忙照顧木靈希。

    木靈希的處境很不好,只要是能够動用一些人脈,張若塵自然是要幫一幫她。

    淩飛羽不僅是聖女宮的宮主,更是魔教最頂級的强者之一,由她出面,在魔教,應該沒有人膽敢為難木靈希。

    淩飛羽的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深深的瞥了張若塵一眼,露出一道意味深長的眼神,道:“看上了聖女宮的小聖女?沒有看出來,你竟是一個多情的人。”

    張若塵只是微微的一笑,沒有多做解釋。

    多情也好,無情也罷,只要問心無愧就行。

    “你殺死了神教兩位聖者,必定會成為整個神教的公敵。”

    沒等張若塵開口,淩飛羽就又道:“他們二人都是咎由自取,本就該死,此事我會禀明教主。另外,你奪走歐陽桓的界子印,有沒有想過要還給他?”

    “拿走的東西,怎麼可能主動換回去?”張若塵道。

    淩飛羽點了點頭,道:“歐陽桓是拜月神教的神子,在他的背後,有著一股龐大的勢力。即便,教主不追究你的罪責,歐陽桓和他背後的那些强者,也肯定會視你為仇敵,以你現在的修為,將會很危險。做為對你的答謝,我可以給你指一條明路?”

    “什麼明路?”張若塵問答。

    淩飛羽道:“跟我回拜月神教,我可以傾盡全力,支持你奪走歐陽桓的神子之比特。只要你成為神子,可以從聖女宮挑選一比特聖女做為道侶。比如,那位小聖女,木靈希。”

    聽到這話,張若塵只是搖頭一笑,婉拒了淩飛羽的邀請。

    淩飛羽道:“你是在懷疑,我沒有能力抗衡歐陽桓背後的勢力?你要知道,我不僅是聖女宮的宮主,更是淩家的當代家主。憑藉淩家的勢力,應該够分量了吧?”

    “淩家是魔帝的後人,自然是有超然的地位。只不過……我對拜月魔教的神子位置,真的沒有興趣。”張若塵道。

    “也罷,既然你已經有决定,我也就不勉强你。”?“嘩”的一聲,淩飛羽化為一道劍形的光梭,沖天而起,頃刻間,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楚思遠將《七生七死圖》卷起來,頗為不高興,冷哼一聲:“老夫幫了她這麼大的一個忙,卻連謝字也沒有一個。堂堂一代劍聖,魔帝的孫女,也這麼沒有禮教嗎?”

    洛虛笑道:“淩宮主那樣的人物,不會將謝字掛在嘴邊,而是,會用行動回報恩情。”

    “你倒是對她很有信心。”

    楚思遠冷了一聲:“如今,淩飛羽已經重新回到巔峰,必定會去找林素仙報仇,並且取回一些屬於她的東西。你就一點也不擔心?”

    “這一場恩怨,終究是應該有一個了結的時候,既然,淩宮主已經恢復,我的確應該過去一趟。”洛虛說道。

    臨走之前,洛虛向張若塵望了過去,問道:“張若塵,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我應該要去一趟聖明城。”張若塵道。

    “嘿嘿。”

    楚思遠笑了一聲:“真是巧得很,老夫也正好要去聖明城,拜訪一比特好友。要不我們一起上路?”

    “不方便。”張若塵道。

    張若塵去聖明城,主要是去皇陵給母后掃墓,同時,也是準備見孔蘭攸一面,自然是不能與楚思遠同行。

    楚思遠的老臉一黑,狠狠的一甩衣袖,感覺到有些丟臉。

    堂堂畫宗宗主,親自邀請一個小輩同行,難道那個小輩不應該受寵若驚?

    事實卻是,他被那個小輩給拒絕。

    “不方便,也得方便,老夫非要與你同行不可。”楚思遠冷著一張臉,十分執拗的說道。

    張若塵感覺到頭疼,覺得楚思遠不僅是個老頑固,而且,臉皮還很厚,苦口婆心的道:“楚前輩,你是畫宗之主,我是朝廷要犯,與我同行,也不怕遭到外人的非議?”

    “楚前輩”三個字,還是讓楚思遠十分享受,覺得張若塵終於上道,輕飄飄的道:“張若塵,你不讓老夫與你同行,莫非是因為,你要去聖明城,做什麼不可告人的事?”

    楚思遠是一個活了數百年的老怪物,十分警覺,很快就察覺到一些端倪,生出了一些懷疑。

    洛虛道:“張若塵,你的身上,有很多足以讓聖者動心的寶物,必定有一些貪婪之輩,正在暗中窺視。你與楚兄一起去聖明城,路上也好有一個照應。”

    同時,洛虛暗暗向張若塵傳音,讓他抓住這一次機會,多向楚思遠請教。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終於還是答應下來。

    因為,繼續拒絕,肯定會引起楚思遠的懷疑,說不定會偷偷跟在他的身後。

    到時候,會讓張若塵更加頭疼。

    洛虛和洛水寒離開,張若塵和楚思遠駕著青色木船,順著古河,順流而下,繼續向聖明城的方向行去。

    後方,古河畔。

    一處地勢略高的位置,站著三道人影,他們眺望逐漸遠去的青色木船。

    三人,正是孔紅璧,鬼穀聖將,與明堂的一比特聖境老輩人物。

    鬼穀聖將道:“洛虛離開了,畫聖楚思遠卻依舊在船上,這個老傢伙的修為深不可測,一幅畫可以滅掉不死血族的十萬大軍,倒是不好下手。”

    孔紅璧的雙臂抱在胸前,道:“他們這是要去哪裡?”

    “順著通明河,一路行向下游,他們很有可能是去聖明城。”那位跨入聖境的老者猜測道。

    孔紅璧露出一道冷峭的神色,道:“去聖明城,張若塵就是自投羅網。”

    鬼穀聖將也笑了一聲:“我們明堂在聖明城發展了不知多少年,有著龐大的勢力,早就已經根深蒂固。去了聖明城,即便是畫聖,也保不了他。”

    孔紅璧道:“畫聖與張若塵並沒有什麼關係,應該是看洛虛的面子,才帶他一程。到了聖明城,畫聖必定不會再管他。那個時候,就是我們動手的時候。”

    三道人影向後退去,很快就消失在林中,準備先一步返回聖明城,提前佈置。

    古河,名叫大明河,起始於蠻荒秘境,貫穿了中域的三個州,孕育出了很多古老的文明。

    河水,時而平緩如同湖面,時而湍急如同瀑布。

    張若塵站在船頭,修煉劍法,要將他在《七生七死圖》中的感悟,全部都融會貫通。

    “劍四。”

    張若塵手捏古劍,向前一刺,一道絢爛的劍光,化為一根白色的絲線,向前飛去。

    “轟隆。”

    百里外,古河的右岸,一座一千多米高的黑色山崖,發出一聲巨響。

    山腰的位置,出現一個巨大的空洞,直徑得有數十米,將整個山體都穿透。

    張若塵收起沉淵古劍,向山峰的方向看了一眼,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自言自語的道:“使用劍四凝成劍氣,爆發出來的穿透力,比劍三强了三、四倍。”

    張若塵繼續練劍,除了修煉劍四,同時也在修煉九生劍法和真一雷火劍法。

    這兩種劍法都是聖術級別,而且,也都已經達到大成,現在只差練習和磨合,就能熟練掌握。

    楚思遠坐在船艙,一邊飲茶,一邊盯著張若塵,感覺到很心驚。

    別的半聖,能够將一種聖術修煉到大成,已經是相當了不起。

    張若塵才四階半聖的修為,卻精通兩種聖術級別的劍法。

    而且,還沒有算上洛水拳法和《無字劍譜》的劍四。

    “這個小子的天資很驚人,若是能够將他引入正途,將來對抗不死血族和陰間的亡靈,也就多了一比特頂尖强者。”

    楚思遠一直覺得,張若塵並不是那麼剛正,卻也不是一個邪惡之徒。

    只要有人能够提點他,敲打他,還是能够將他引入正途,成為一比特棟樑之才。

    “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到了聖明城,老夫一定要給他引薦一些同輩中的翹楚,相互結識,受到環境的影響,應該可以讓他醒悟過來。”楚思遠暗道。

    接下來的幾天,張若塵一直在不斷修煉拳法和劍法,入夜後,則是煉化神血,提升修為。

    終於,青色木船離聖明城,越來越近,河道上的船隻,也是越來越多。

    其中一些船艦十分巨大,异常華麗,有著一些俊男美女在船上吟詩和舞劍,顯得燈火通明,顯然是來自聖者門閥,或者是一些中古世家。

    聖明城,畢竟曾經是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城,不僅是一處靈脈交匯地,更是誕生出很多古老的家族。

    即便聖明中央帝國覆滅,那些古老的家族,卻並沒有沒落。

    “張若塵,老夫有一件精神力聖器,可以借給你一用。”

    楚思遠從船艙裡面走出來,同時,取出一張金色的金屬面具,遞給張若塵。

    張若塵露出嫌疑的神情,道:“你這是什麼精神力聖器?”

    楚思遠的額頭上冒黑線,厲聲道:“你是朝廷通緝的重犯,以你現在的容貌,還沒走進聖明城,估計就已經被抓捕。”

    “老夫的這一張幻金面具,不僅可以掩蓋你身上的氣息,而且,也能讓你的身材和容貌變得模糊,即便是精神力聖者,也很難看清你的真身。”

    張若塵的心中暗暗悱惻,“若不是,你這個老頭子非要一起同行,我早就已經變化為顧臨風的容貌,光明正大的進入聖明城。”

    最終,張若塵還是接過幻金面具,戴在了臉上,將臉遮住了一大半,渾身散發出一股神秘的氣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