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境之下的天下第一,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

    因為,修士的修為沒有聖境之前,很難接觸到聖者的世界。

    即便是各大古教、世家、門閥的爭鬥,也都最多停留在半聖的層面,聖者不會輕易出手。

    聖境的人物一旦出手,也就意味著事態已經相當嚴重,隨時可能會爆發血腥的門閥之戰,或者教派之戰。

    聖境之下的天下第一,已經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修士,能够親眼見到的最强者。

    眾人都很關心《半聖榜》的排名,就連附近的一些蓮台,也有修士豎起耳朵,正在聆聽。

    那個書生說道:“《半聖榜》上,劍帝後人雪無夜排名第四,太歲王池萬歲排名第九。”

    薛三義道:“也就是說,雪無夜是人族聖境之下的第一强者?”

    “本就是實至名歸,雪無夜的劍道境界高深莫測,有昔日劍帝的風采。”

    “其實,我早就猜測會是雪無夜,不久之前,就有消息傳出,雪無夜已經將劍六修煉到大圓滿,距離成為劍聖,也只是差了一步。”

    “雪無夜也才剛剛達到九階半聖的境界,將來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達到《半聖榜》第一,並不是難事。”

    那個書生卻是嘻嘻的一笑:“這一次,你們是真的猜錯了!其實,人族聖境之下的第一强者,乃是佛帝傳人,立地大師,《半聖榜》上排名第二。”

    所有人都很吃驚,感覺到不可思議。

    “怎麼可能有人比雪無夜還要强大?”薛三義立即搖頭,表示不信。

    那個書生道:“事實就是如此,立地大師將佛帝的金身與自己的肉身煉成了一體,不僅擁有天下無敵的防禦,更是有著舉世無雙的力量。”

    “雪無夜和立地大師戰過一次,但是,卻根本無法破開立地大師的防禦,只能與立地大師打成平手。”

    旁邊一座蓮台,一比特妙齡少女一直都很崇拜雪無夜,很不服氣,道:“既然是平手,那麼,排名應該相同才對。”

    那個書生笑道:“兩人雖然是平手,可是,立地大師擁有佛帝金身,力量無窮無盡,浩瀚無邊。只要雪無夜破不開立地大師的防禦,久戰下去,必定會敗。”

    “不過,雪無夜倒也是一個瀟灑的人物,主動承認不如立地大師之後,又放出一句狠話,說是要去找兩儀宗的林嶽,借來虛空劍,破掉立地大師的金身。”

    眾人都是一笑。

    並沒有人認為,雪無夜真的不如立地大師。

    因為,雪無夜借到虛空劍,的確是有很大的可能性,破掉立地大師的不破金身。

    頓時,有人將話題,引到“林嶽”的身上。

    界子宴後,“林嶽”的名字,早就已經傳遍中域,絕對是一個炙手可熱的人物。

    界子宴上,林嶽顯露出來的風采,甚至蓋過九大界子。但是,他卻甘心做黃煙塵的一個侍衛,一步一步,將黃煙塵送上第一王者座,甚至界子座。

    後來,黃煙塵的未婚夫張若塵未死的消息傳了出來,林嶽就消聲覓迹,再也沒有在公開場合出現。

    很多人都覺得,林嶽是一個悲情的人物,傾盡全力成就了黃煙塵,自己卻錯失成為界子的機會。

    “如今的林嶽,已經被九大界子遠遠的甩在身後,恐怕就算是黃煙塵,也比他强大十倍以上。”薛三義笑道。

    但是,薛三義才剛剛說出口,就遭到一些聖者門閥的天之嬌女的口誅筆伐。

    “林嶽”這樣的人傑,早就已經是無數年輕女子的夢中情郎,自然不能容許外人看低他。

    一比特紮著兩個烏黑辮子的豆蔻少女,眼神癡迷的道:“林嶽的天資,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界子宴上,無人是不死血族三皇子的對手,是他力纜狂瀾,一劍將其擊敗。”

    另一比特天之驕女說道:“我相信林嶽肯定還會再次現身,到時候,將會再次震驚天下。”

    張若塵倒是沒有料到,居然有如此多的女子崇拜“林嶽”,心中自然還是頗為舒坦,嘴角微微一勾。

    看到那些女修士一個個都冷眉豎眼的樣子,眾人頓時不敢再談論林嶽,話題重新回到《半聖榜》上面。

    那個書生說道:“此次,聖書才女不僅編撰了《半聖榜》,也編撰了《半聖外榜》。”

    “什麼《半聖外榜》?”

    那個書生說道:“《半聖外榜》有些特殊,一共有九百個名額,包含五類生靈。”

    “第一類,指的是從《半聖榜》上面擠下來的一些生靈。他們曾經是《半聖榜》上的高手,現在,卻只能排入《半聖外榜》。”

    “第二類,不死血族的强者。”

    “第三類,來自陰間的亡靈。”

    “第四類,他們的實力遠超一般的九階半聖,只比《半聖榜》上的强者弱了一點點。”

    “第五類,沒有在公眾場合顯露過真正實力的一批生靈。他們的戰力,很難評估,其中一些說不一定比《半聖榜》上面的生靈更加强大。”

    “當然,能够排入《半聖外榜》的生靈,每一個都是頂尖高手,至少也擁有從下境聖者手中逃命的實力,而且,還是在不使用聖旨的情况下。”

    聽到此處,張若塵也是略微有些動容,暗道:“《半聖外榜》倒是不容小覷,以我現在的修為,加上時間和空間的力量,想要從下境聖者的手中逃生,也是千難萬難。”

    使用了舍利子第三層封印的力量,張若塵也就失去一招重要的底牌。

    今後,遇到下境聖者,不使用聖旨,張若塵能够逃走的機會,可謂是微乎其微。

    除非,修為能够突破到五階半聖,張若塵的把握才會更大一些。

    那個書生低聲說道:“《半聖外榜》的含金量,不在《半聖榜》之下。據說,不久之前,《半聖榜》排名第九的池萬歲,與《半聖外榜》排名第七的强者戰過一次,打了兩天一夜,最終也沒有分出勝負。”

    有人大吃一驚,道:“與池萬歲打成平手?《半聖外榜》竟然有如此恐怖的人物?”

    “此人是不死血族十大部族之一青天部族的太子,據說,煉化了很多人類的血液,甚至飲過大量神血,已經快要肉身成聖。“那個書生低聲說道。

    “快要肉身成聖?”

    “幸好是池萬歲,若是別的人族半聖遇到他,恐怕已經沒命。”

    薛三義長歎了一聲:“《半聖榜》和《半聖外榜》彙聚了整個天下的絕世英傑,只可惜人數太少,我們別說是排入進去,就算是想要見到其中一兩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個書生面帶笑意,道:“不久之後,《半聖榜》和《半聖外榜》上面的生靈,多半是會爆發一次血戰。很多傳奇人物,應該都會摻和進去。”

    “怎麼可能?就算發生再大的事,蠻荒秘境的那些太古遺種和神獸後裔,應該也不會摻和進來。”

    一比特修士搖了搖頭,根本不相信有什麼事,可以驚動整個《半聖榜》和《半聖外榜》。

    那個書生搖著摺扇,悠然自得的道:“昆侖界外,最為龐大的墟界之一青龍墟界,即將消亡,到時候,那些太古遺種和神獸後裔怎麼可能不參合進去?不死血族恐怕也不會袖手旁觀吧?”

    在場的修士,皆不是一般人,自然是聽說過“青龍墟界”的消息。

    “為了掠奪青龍墟界的最後價值,說不一定,《半聖榜》和《半聖外榜》上面的人物,真有不少會親自出手。”

    就在這時,張若塵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從外面走了進來。

    不僅是張若塵,別的一些修士,也都注意到她,引起一陣躁動。

    沒辦法,像她那麼美麗的女子,同時又有著絕頂氣質,走到任何地方,也都如同鶴立雞群,會受到無數人的矚目。

    “此女是誰?”

    薛三義的目光,盯在那個絕代女子的身上,雙眼放光,嘴角情不自禁流淌出唾沫液滴。

    那個書生搖了搖頭,道:“她是七大古教之一血神教的聖女,上官仙妍。薛胖子,你就不用再看,此女是天上的人物,不是你可以染指。”

    上官仙妍穿著一身白衣,雪白的肌膚,猶如凝脂一般,同時,又有九圈聖潔的光華將嬌軀包裹,顯露出一種神秘而朦朧的美感。

    以她為首,一群血神教的修士,已經走進靈湖。

    薛三義的目光,依舊盯在上官仙妍的身上,自言自語的道:“不愧是血神教的聖女,若是能够一親芳澤,就算讓我去死,我也願意。”

    “血神教聖女,怎麼會來到蔡家聖府?”有人頗為好奇。

    那個書生說道:“上官仙妍與蔡家的二小姐,乃是發小,上官世家和蔡家也是世代交好。而且,與上官仙妍同行的修士之中,有血神教的老輩强者。所以,根據我的猜測,他們此行的目的,很可能與青龍墟界有關,說不定血神教是想提前與蔡家結盟。”

    的確是有一些血神教的老輩强者,與上官仙妍同行,顯得很隆重,絕不僅僅只是前來赴宴。

    張若塵向那個叫做“趙衡”的書生盯了一眼,暗道,此人如此年輕,就能成為精神力半聖,的確是有一些過人之處,分析得有一些道理。

    英雄輩出的大時代,任何一個年輕英傑,都是不容小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