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做為舞仙子,秦雨彤在鳳舞宮的深處,擁有一座殿宇。

    殿宇懸掛在山谷的一座崖壁上面,那裡風景秀麗,可以窺看鳳舞宮的全貌,是一處絕佳的位置。

    在此之前,從來沒有一個男子,能够踏入進這座殿宇。

    張若塵能够得到秦雨彤的邀請,進入殿宇,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讓燕問齊和傅觴十分嫉妒。

    他們覺得,秦雨彤太過重視這個來歷不明的男子,如此待遇,與他的身份根本不相匹配。

    進入殿宇,秦雨彤在一些隱蔽的位置,踩出玄妙的脚步,將殿中的陣法啟動,防止有人闖入進去。

    “你是長公主的人嗎?”秦雨彤問道。

    張若塵並不瞭解張家現在的格局,只是淡淡的說道:“我不屬於任何一方,我只屬於我自己。”

    秦雨彤的兩條黛眉,微微的一蹙,不再不問,將張若塵帶到殿宇最底層,來到一座修煉密室的外面,將密室的石門打開。

    “這一座修煉密室,佈置有防禦陣法,只能從內部開啟和關閉。一旦開啟防禦陣法,即便是聖境巨擘,也無法從外面將密室破開。”

    秦雨彤又道:“你若是有什麼需要,可以吩咐玄霜和玄雨,她們可以將你的需求禀告給我。”

    “暫時沒有什麼需要的東西。”

    張若塵跨入進修煉密室,立即將石門關閉,同時,也將防禦陣法開啟。

    密室外,白玄霜有些好奇,道:“学姐,他說他不是長公主派遣過來的人,而是屬於自己,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除了十二爺和長公主,皇族還有別的後裔,可以培養出他這樣的强者?”

    秦雨彤仔細凝思,道:“八百年前的戰亂,皇族的很多支脈,為了躲避敵人的屠殺,有的逃到蠻荒秘境,有的逃到域外墟界。並不排除,他是某一支脈的後人,只是剛剛返回昆侖界,所以才打算與我們聯系。”

    “你們二人留在這裡,他有什麼需求,必須立即通知我。我要去和白蘇婆婆商量一番,還是得調查一下,他的具體身份。”

    很顯然,秦雨彤對張若塵還是有一些防範,畢竟,他來歷不明,修為又那麼强大,實在是太過神秘。

    進入修煉密室,張若塵又仔細檢查了一番,才將乾坤神木圖取出來,進入圖卷世界。

    其實,張若塵並沒有受傷,僅僅只是因為使用千紋毀滅勁,耗盡了全身聖氣,顯得頗為虛弱。

    沒過多久,張若塵就又修煉回巔峰狀態。

    隨後,他將五品聖元丹取出來,托在手掌心,自言自語的道:“也是時候,衝擊五階半聖的境界。”?將五品聖元丹吞服進嘴裡,張若塵立即運轉功法,全力以赴,衝擊境界。

    “轟!”

    五品聖元丹蘊含的力量,十分強勁,進入腹中,立即炸裂而開,釋放出海量的能量,湧入經脈和血液。

    張若塵還沒有達到四階半聖的巔峰,以現在的修為,衝擊五階半聖,其實還是頗為勉强,有很大的失敗率。

    但是,他卻不得不冒一次險,立即衝擊五階半聖。

    以他現在的修為,的確已經可以與九階半聖抗衡,但是,遇到九階半聖之中的强者,卻還是有不小差距。

    比如,對上寒鷹的時候,張若塵不動用千紋毀滅勁,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頂多只是擁有自保的能力。

    歸根結底,還是境界太低。

    煉化五品聖元丹的同時,張若塵也在煉化神血,希望能夠彌補境界上面的不足。

    神血和聖元丹,兩股強勁的力量,在張若塵的體內,猛烈衝撞,使得他的五臟六腑遭受到嚴重創傷,嘴角和鼻孔都在流血。

    不過,張若塵卻依舊在堅持,並沒有放弃。

    一連花費兩天兩夜,張若塵的臟腑、經脈、血管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勢,猶如是有烈焰在體內的每一處燃燒,極其痛苦難忍。

    “轟隆。”?終於,憑藉强大的意志,張若塵頑強的挺了過來,衝破瓶頸,突破到五階半聖的境界。

    緊接著,天地靈氣如同潮水一般,源源不斷的湧了過來,通過眉心的神武印記,進入氣海,滋潤全身每一條經脈和聖脈。

    那是一種極其舒爽的感覺,掩蓋了體內傷勢帶來的疼痛感。

    將境界完全穩固下來,張若塵才取出一枚枯木丹,吞服下去。

    大概一個時辰後,張若塵的傷勢痊癒,達到前所未有的巔峰狀態。

    張若塵運轉九天明帝經,頓時,體內的聖氣瘋狂運轉起來,使得方圓數百裏之內的天地靈氣都在輕微震動。

    “以我現在的修為,再次對上寒鷹,即便不使用千紋毀滅勁、時間力量、空間力量,要殺他,也不是一件難事。”張若塵暗道。

    修為大增,張若塵身上的殺意,變得更濃。

    當然,張若塵沒有立即走出圖卷世界,準備繼續提升實力。畢竟,蒼龍軍的十大統領之中,有一些人物,遠比寒鷹要强大很多。

    接下來,張若塵將青甲聖象的獸魂取了出來,準備將它煉入進右臂。

    這是一條聖境的獸魂,張若塵花費七千枚聖石才拍買得到,只要將他煉化,右臂的力量和身體的强度都會提升一大截。

    而且,只有煉化了聖境的龍魂和象魂,張若塵有機會將龍象般若掌的第十掌修煉成功,將這一種掌法的品級,晋昇到聖術的級別。

    當然,即便張若塵現在才修煉成第九掌,卻已經可以讓龍象般若掌爆發出聖術級別的威力。

    張若塵成功煉化過一條聖境的龍魂,積累了很多經驗,囙此,煉化象魂的時候,並沒有遇到太大的麻煩。

    僅僅只是花費半天時間,他就將象魂煉入進右臂,與骨骼、肌肉、經脈、血液,完全融為一體。

    張若塵抬起雙臂,調動聖氣,進入手臂的經脈和聖脈,啟動龍魂和象魂。

    “咵咵。”

    左手的手臂,長出一塊塊指甲蓋大小的龍鱗;右手的手臂,長出青色的甲片。

    與此同時,有著震耳欲聾的龍吟和象嘯的聲音響起。

    一條巨大的青色龍影和一隻山嶽大小的青色聖象虛影,同時呈現在張若塵的身後,將整個天空都映照成青色,釋放出兩股懾人的蠻獸氣息。

    張若塵的雙掌,同時向前一按。

    兩個巨大的手印,在半空顯現了出來,使得空氣和大地都在猛烈顫動。

    “不愧是聖級的獸魂,果然非同一般。若是,同時調動龍魂和象魂的力量,施展出龍象般若掌的第九掌,應該可以打出三十六倍的攻擊。”

    沒有煉化象魂之前,張若塵打出龍象般若掌的第九掌,只是能够爆發出三十四倍的攻擊。

    看似只是新增了兩倍的攻擊力,但是,掌法的威力,卻是增長了一大截。

    一般來說,能够達到三十倍攻擊的武技,就能稱為“聖術”。

    而且,即便是九階半聖之中,也很少有人能够將一種聖術修煉到大成。

    也就是說,絕大多數九階半聖,也只是能够發揮出二十多倍的攻擊力。

    張若塵能够爆發出三十六倍的攻擊,也就意味著,他有能力擊敗,修為和力量比他强大的九階半聖。

    當然,煉化了象魂和龍魂,張若塵打出拳法的威力,也有一定程度的提升。

    “若是修煉成功第十掌,也不知龍象般若掌可以爆發出多少倍的攻擊力?”

    張若塵的心中,還是頗為期待。

    但是,他也知道,即便煉化了象魂和龍魂,想要修煉成功龍象般若掌的第十掌,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至少,在短期之內,根本不可能修煉成功。

    張若塵暫時沒有去衝擊七竅血冥掌的第七竅,準備修為穩固一些之後,再去嘗試。

    此次衝擊五階半聖,已經相當冒險,留下了一些很難痊癒的暗傷。

    那些暗傷沒有恢復之前,張若塵並不想進行第二次冒險。

    張若塵去見了大司空、二司空、慕容月,見他們都在修煉,也就沒有打擾他們。

    其實,大司空和二司空都是十分厲害的强者,若是借助他們的力量,張若塵對付蒼龍軍的十大統領會輕鬆很多。

    但是,張若塵沒有這麼做,畢竟他們二人都是僧人,不適合沾上太多鮮血和因果。

    自己的事,還是得自己親手來解决。

    張若塵離開了圖卷世界,收起乾坤神木圖,嘩啦一聲,重新打開修煉密室的大門。

    白玄霜和白玄雨等在密室的外面,見到張若塵出關,立即迎了上去。

    直到現在,張若塵才是第一次仔細打量她們二人,都是萬里挑一的美女,長得頗為相像,應該是親姐妹的關係。

    張若塵問道:“你們二人都是張家的後裔?”

    白玄霜和白玄雨十分崇拜張若塵,見到張若塵主動對她們說話,心中自然是十分喜悅,立即點頭。

    白玄霜的性格,較為開朗一些,道:“我叫白玄霜,她是我的妹妹,白玄雨。”

    白玄雨的神情,頗為陰鬱,歎了一聲:“我們白家曾經也是聖明中央帝國的名門望族,八百年前的那一場戰爭,帝國覆滅,凡是沒有歸順第一中央帝國的家族,遭受了血腥的清理。

    “家族中的男性,有的被殺死,有的被送到帝國的邊緣,被迫與蠻獸征戰,最後大多都是死於蠻獸的腹中。”?

    “家族中的女性,則是更慘,大多都是被收入進兵部各個將領的府宅,供他們玩樂。其餘人,則是充為官妓,有的買入青.樓,有的變成了奴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