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秦雨彤再次感受到張若塵身上的那股濃烈殺意,沒有料到,他竟然真的準備,將蒼龍軍十大統領全部刺殺。

    秦雨彤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道:“兩天前,郭魯和寒鷹的死,震動整個聖明城。即便是到現在,蒼龍軍的大批高手,依舊在四處尋找你的踪迹。”

    “我認為,現在,不是出手的最佳時機,你應該先在鳳舞宮蟄伏一段時間,再等待機會。”

    張若塵望著懸掛在天穹的明月,露出端起了茶杯,飲了一口,道:“現在,蒼龍軍的各個統領,全部都在聖明城中搜捕我,才是我出手的最佳時機。”

    月光灑落下來,將這一座懸掛在崖壁上的宮殿,映照得如夢如幻,披上了一層神秘的光輝。

    與舞仙子相對而坐,不知是多少男子夢寐以求的事。然而,張若塵此刻的注意力,卻並沒有在舞仙子的身上,而是想著如何殺死蒼龍軍的十大統領。

    若是讓秦雨彤的那些追求者知曉,肯定會罵他不解風情。

    秦雨彤自然很想除掉蒼龍軍的十大統領,為列祖列宗報仇。

    但是,她也知道,以現在的局勢,蒼龍軍必定會加強防範,想要再殺死一比特統領,比以前難了十倍。

    張若塵的目光十分銳利,又道:“等到蒼龍軍的統領返回淩霄天王府,或者是躲入軍營,我才真的是失去了殺死他們的機會。”

    秦雨彤道:“此事太過重大,我們必須要有嚴密的佈置,挑選出最好的時機,不能輕舉妄動。”?就在這時,白玄霜從外面走了出來,拱手說道:“禀告学姐,蒼龍軍第六營的統帥,閻紅烈,駕臨鳳舞宮,給出一百枚聖石,想要見你一面。見不見?”

    “不見。”秦雨彤直接拒絕。

    每天一鄭千金想要見秦雨彤的年輕修士,沒有一千,也有八百,能够見到秦雨彤一面的人,卻是寥寥無幾。

    張若塵的眼睛一亮,站起身來,道:“為何不見?既然他主動送上門來,哪有放他離開的道理?”

    秦雨彤立即搖頭,道:“閻紅烈的修為極其高深,已經達到九階半聖的後期,十大統領之中,他的戰力排名第四,遠遠超過排在第八的寒鷹和排在第十的郭魯。”

    “我也曾經想過,利用美色誘殺他,做出了一些佈置,但是,卻又否决了這一計畫。”

    張若塵問道:“為何?”

    秦雨彤道:“閻紅烈的修為,實在太過高深,有成聖的機會,根本不是一個會沉迷於美色的人。他多次前來鳳舞宮,並不一定是想要追求我,很可能是因為,已經對我產生了懷疑,想要試探我的身份。冒然出手,不僅殺不了他,恐怕還會將鳳舞宮中的勢力暴露出去。”

    “既然如此,更要殺他。”張若塵道。

    秦雨彤見張若塵的態度很堅決,即便,她去阻攔,恐怕也攔不住。

    於是,她只能臨時製定出一個刺殺閻紅烈的方案,隨後,又將鳳舞宮中的另外兩位九階半聖境界的强者,燕問齊和傅觴,請了過來,一起商量對策。

    ……

    …………

    一個時辰之後,一輛漆黑色的鬼頭戰車,從鳳舞宮中行駛了出去,進入寬闊的街道。

    鬼頭戰車是由兩頭六階戰獸拉動,另外,還有三十六名修為强大的親衛跟隨在左右兩側,只有蒼龍軍的統領,才有如此大的排場。

    與此同時,另一輛華麗的車架,也從鳳舞宮行駛出來,遠遠的,跟在鬼頭戰車的後面。

    秦雨彤獨自坐在車駕中,整個人都是處於一種高度謹慎的狀態。

    閻紅烈絕對是聖境之下的絕頂强者,稍有不慎,即便是她,今夜也要香消玉殞。

    “我、燕師兄、傅師兄只要使用出合擊的手段,與閻紅烈,還是有一拼之力。若是,再加上他,未必沒有機會刺殺成功。”

    秦雨彤是一個心思縝密的女子,總覺得今晚的行動有些冒險,但是,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只能將希望寄託在張若塵的身上。

    燕問齊和傅觴潜伏黑暗中,收斂身上的氣息,從另外兩個方向,緊緊的跟上鬼頭戰車。

    鬼頭戰車的車轅十分沉重,從石板上面碾壓過去,發出轟鳴的滾動聲。

    閻紅烈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四平八穩的坐在戰車中,眼神頗為冷冽,渾身上下都被血紅色殺氣包裹。

    鬼頭戰車中,兩位十六七歲的少女,小心翼翼的侍候著他。

    其中一位少女,說道:“那位舞仙子也太高傲,竟然敢將統領大人拒於門外,不就是一個青.樓的低賤妓.女,有什麼了不起?”

    “對啊!以統領大人的身份,想要什麼樣的女子得不到?主動去鳳舞閣求見她,已經是相當給她面子。”另一比特少女說道。

    閻紅烈的眼中,帶有一抹陰冷的神色,雙瞳變成十分詭異的血紅色,獰笑一聲:“誰說舞仙子不想見本統領?她不是已經單獨來見了嗎?”

    兩位少女露出詫異的神色,十分不解,統領大人為何會這麼說?

    此刻,拉車的兩頭六階戰獸,也察覺到危險的氣息,豁然停了下來。

    閻紅烈走出鬼頭戰車,只見,三十六比特近衛全部都被一股寒氣冰封,化為三十六尊冰雕。

    他的頭頂上方,一層水幕一般的光罩,將方圓數百丈的區域,完全包裹了進去。

    周圍是一片黑暗,异常安靜。

    閻紅烈顯得從容鎮定,反而露出一道詭異笑意,向後方那一輛華麗的車架看了一眼,道:“仙子獨自一人追上來,莫非是捨不得本統領?”

    秦雨彤坐在車駕中,聲音清雅悠揚,道:“奴家只是來送閻統領一程。”?閻紅烈又向前方望去,只見,兩道高大的人影,出現在百丈之外,攔住了他的去路。

    那兩道人影,正是燕問齊和傅觴。

    閻紅烈依舊面不改色,笑了一聲:“看來本統領猜測得沒有錯,大名鼎鼎的舞仙子,果然是前朝的餘孽。哎!真是可惜,可惜。”

    “動手。”

    秦雨彤十分果斷,立即向燕問齊和傅觴下達命令。

    “唰。”

    “唰。”

    燕問齊和傅觴同時施展出身法,頃刻間,便是到達閻紅烈的十丈之內,各自結出一道印法,轟擊了過去。

    燕問齊和傅觴打出的印法,名為“十方幻滅印”,是一種合擊攻擊武技。

    若是,由十比特九階半聖,同時打出十方幻滅印,足以擋住一尊聖境生靈一時半刻。

    聖境之下,堪稱無敵。

    結印的修士越多,十方幻滅印的威力,也就越是强大。

    秦雨彤也結出印法,配合燕問齊和傅觴二人,從三個方位,同時將幻滅印打了出去。

    閻紅烈的雙手一抬,熾熱霸道的火焰,從他的雙腳,一直沖到頭頂,化為了一片火雲。

    “冥火勁!”

    閻紅烈一脚向地面踩了下去,轟隆一聲,以脚掌為中心,赤紅色的火焰,猶如一層十丈高的水浪,向四方湧了出去。

    冥火勁的威力,極其可怕,將地面的石板,完全融化成岩漿。

    火焰的力量,擊碎秦雨彤、燕問齊、傅觴的十方幻滅印,將他們三人,打得倒飛了出去。

    其中,修為最低的傅觴,更是吐出一口鮮血,受了較重的傷勢。

    秦雨彤和燕問齊也不好受,臉色蒼白,狼狽的落到地面,隨後,急速向後倒退。

    閻紅烈的修為,太過深厚,遠遠超出他們的預估,恐怕很快就要達到九階半聖的巔峰。

    如此厲害的人物,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抗衡。

    “十方幻滅印?”

    閻紅烈的目光,掃視向他們三人,冷笑了一聲:“就憑你們的修為,只有三方印記,就敢來圍殺本統領?若是有五方印記,或許還可以試一試。只不過,你們已經沒有那個機會。”

    話音剛落,閻紅烈的身形,消散而開,化為了一縷縷火焰。

    秦雨彤感覺到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道,“不好,立即動用聖旨,逃離此地。”

    “遲了!”?三個火焰巨人,同時聚集了出來,分別出現在秦雨彤、燕問齊、傅觴的身前。

    三道火焰手印,打了出去。

    燕問齊和傅觴最先遭受攻擊,火焰手印擊在他們的胸口,將他們全身的骨骼打碎一大半,遭受嚴重的創傷,倒在了地上。

    “星辰之海。”

    秦雨彤的雙手結出印法,調動全身的聖氣,彙聚向一雙美麗的眼瞳。

    “嘩——”

    兩瞳湧出一粒粒明亮的光點,將方圓數百丈的空間完全覆蓋,猶如化為一片星空,想要阻擋住火焰巨人的攻擊。

    然而,火焰巨人卻是一股能量體,竟然穿透成千上萬顆星辰一般的光點,一掌擊向秦雨彤的心口。

    要知道,秦雨彤的肉身,並沒有燕問齊和傅觴那麼强大,一旦被掌印擊中,也就必死無疑。

    就在秦雨彤已經認命,以為將要死去的時候。

    一道璀璨的劍光,從她身後的方向飛了出去,以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穿透了火焰巨人。

    緊接著,火焰巨人身後的方向,傳來一道沉悶的慘叫聲。

    “好快的劍。”

    秦雨彤的額頭上面,冒出一粒粒細密的香汗,雙眸向火焰巨人後方的位置望去。

    只見,閻紅烈站在原來的位置,胸口出現一個盤口大小的血窟窿,將他的身體對穿。

    “啪!”

    下一刻,閻紅烈的身上,出現數十道裂紋,炸裂而開,變成數十塊血肉,飛了出去。

    張若塵提著劍,背對著秦雨彤,道:“接下來的事,交給你來處理。另外,下一次,你只需要告訴我,蒼龍軍別的統領的行踪就行,我獨自一人出手,不會有這麼多的麻煩事。”

    說完這話,張若塵的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

    秦雨彤盯著閻紅烈殘碎的屍塊,心緒難以平靜,如此容易,又殺死了一比特統領?

    即便閻紅烈就死在秦雨彤的面前,她依舊有些難以置信。

    久久之後,她才收起驚容,反而,露出了一道淺淺的笑意,自言自語的道:“真是一個狂傲的男人,不過,卻也有狂傲的本錢。以他的强大實力,接下來的一段時日,就該輪到淩霄天王府和蒼龍軍感到恐懼和不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