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哧哧。”

    遭受兩道寒冰手印的拍擊,那位半跪在地上的軍士,頃刻間,凍結成堅硬的冰塊。

    緊接著,人形的冰塊,出現數十道裂紋。

    “啪”的一聲,四分五裂,包括鐵甲和血肉,全部都化為冰晶粉粒。

    “不是張若塵?”

    青翼蟬的臉色再變,察覺到,身後一丈的位置,一道細微的空間波動傳了出來。

    與此同時,滔天的殺機,在一瞬間,猶如洪水决堤一般爆發出來,要將她吞噬。

    “嘩——”

    張若塵跨越空間,急速沖出,立即攝取五道時間印記,融入劍法,施展出刻度劍法。

    周圍空間的時間流速,變得緩慢了一些。

    劍的速度,卻變得更快。

    這一招偷襲,必須要取青翼蟬的性命,所以,張若塵動用了時間和空間兩種力量。

    若是,這一招殺不死青翼蟬,接下來的戰鬥,必定會很艱難。

    光芒一閃,沉淵古劍的劍尖,已經到達青翼蟬的腦後,將頭盔的鐵甲擊穿。

    驀地,異變發生。

    只見,青翼蟬的頭顱,竟是散發出一道刺目的青色光芒。一隻古樸的小鼎,從頭骨中飛出來,將沉淵古劍擋住。

    “嘭。”

    一道震耳欲聾的金屬碰撞聲響起,音波漣漪傳出去,將督軍府中的建築,震碎了一大片。

    古樸的小鼎,快速旋轉,凝結成一連七圈青色的光罩,將青翼蟬完全包裹進去。

    “你竟然將冰魄神鼎,與自己的頭骨煉為了一體。”張若塵露出一道驚訝的神色。

    以九階半聖的强大生命力,即便刺穿心臟,也不會立即死去,服下一些珍奇的療傷聖藥,甚至能够修復心臟的傷勢。

    只有擊穿頭顱,破掉氣海,才是殺死九階半聖最為直接的管道。

    然而,青翼蟬卻將冰魄神鼎,煉入頭骨,使得頭部成為防禦最為堅固的部位,張若塵也就錯失殺死她的最佳機會。

    “既然知道本統領掌握有冰魄神鼎,你還敢前來?”

    青翼蟬冷哼一聲,渾厚的聖氣,在體內的五條聖脈中急速湧動,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五條聖脈,猶如五條寬廣的聖河。

    武道聖氣湧向頭頂,注入進冰魄神鼎。

    古樸小鼎,散發出來的青芒增强了十倍,輕輕晃動一下,就有一股浩蕩的力量,衝擊向張若塵。

    “嘭。”?張若塵倒飛出去,落到數十丈外。

    青翼蟬剛才那一擊,爆發出來的力量,超過張若塵的承受能力,五臟六腑都是猛烈一震,傳來一股劇痛。

    說到底,張若塵的力量,與九階半聖後期的修士相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只不過,張若塵在別的方面的造詣,超遠九階半聖後期的修士,再加上可以動用時間和空間的力量,所以,才能與九階半聖後期的修士分庭抗禮。

    硬碰硬,張若塵會敗得很慘。

    青翼蟬伸出一隻鐵質的手掌,托著青色古鼎,露出睥睨的神色,道:“張若塵,你達到半聖境界,才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敢刺殺九階半聖。真以為掌控空間和時間,就能無敵?”

    張若塵將聖氣運轉了一個周天,臟腑的疼痛感,立即消失,露出一道笑意,道:“雖然,我達到半聖境界,才不到一年時間。可我修煉的時間,卻遠不止一年。”

    “本統領達到半聖境界,已經有百年時間,百年的渾厚積累,不是你一個小輩可以想像。”

    青翼蟬顯得鎮定自若,擁有非凡的風度。

    張若塵也的確是從青翼蟬的身上,感受到一股不小的壓力。

    這種壓力,在廖化城、閻紅烈、寒鷹、郭魯的身上,不曾有過,讓張若塵更加小心謹慎。

    四比特高階半聖從督軍府的四個方向飛了過來,各自掌握有一杆戰旗,佈置出一座戰陣。

    陣法中,浮現出成千上萬道鬼魂的虛影,有的披頭散髮,有著騎著蠻獸,有的手握長槍……,整個督軍府,在一瞬間,變得鬼氣森森。

    那些鬼魂虛影,加持在四比特高階半聖的身上。

    四比特高階半聖,猶如化為四尊陰兵鬼王,散發出堪比九階半聖的强大氣息。

    青翼蟬露出一道冰寒的笑意:“本統領早就料到,你必定會來,所以,提前請動養鬼古族的公主,給你準備了一座四極鬼王陣。”

    “養鬼古族的公主?”張若塵的眼神,有些異樣。

    督軍府中,響起悠揚琵琶聲。

    張若塵向琵琶聲傳來的方向望了過去,只見,遠處一座藏青色的亭台中,坐著一個穿著墨黑色長裙的少女。

    曼妙的嬌軀,藏在一團鬼霧的中心。

    她的手指又細又長,輕輕撥動琵琶上面的絲弦,彈奏出悲凉的樂曲。

    除此之外,少女的身後,還站著一黑一白兩尊無常。

    兩尊無常都有三米多高,鬼體的肩部和腰部纏著鐵索,顯得格外高大,同時也給人一種鬼氣森森的感覺。

    張若塵明明記得,養鬼古族的公主封銀蟬和趕屍古族的陰玄紀,困在了陰間。

    如今,陰間和昆侖界的通道,已經被千骨女帝留下的石符鎮住,他們怎麼能夠逃回來?

    坐在鬼霧中的少女,停止彈奏琵琶曲,幽然的道:“陰間一別,本公主對你是好生想念。張若塵,別來無恙?”

    “你是封銀蟬?”張若塵道。

    抱著琵琶的少女,呵呵的一笑,聲音很有穿透力,道:“你沒有想到吧?”?“的確有些意外。”張若塵道。

    青翼蟬一隻手托著冰魄神鼎,一隻手背在身後,朗聲道:“本統領早就佈置好一切,只等你鑽入進陷進,就能收網。”

    “我早就料到,要殺你,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張若塵依舊很從容鎮定,又加了一句,道:“當然,你要擒拿我,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青翼蟬的雙目,帶有一道冷笑,道:“憑藉督軍府現在的佈置,還不够擒拿你?”

    張若塵搖了搖頭,語氣很强硬,道:“還差了一點點。”

    整座督軍府,不僅有四極鬼王陣,更有青翼蟬和養鬼古族的强者,絕對稱得上是龍潭虎穴,即便是《半聖榜》和《半聖外榜》上面的强者駕臨,恐怕也很難脫身。

    張若塵竟有逃離的把握?

    青翼蟬不想再等下去,以防有變,立即下令:“動手。”

    隨即,四比特高階半聖手持黑色戰旗,引動成千上萬道鬼魂,率先向張若塵攻擊過去。

    得到鬼魂的加持,四比特高階半聖的力量,變得异常强大。

    其中一位赤發老者,將戰旗一揮,卷起一股冰寒刺骨的陰風,打出數千道鬼影。

    站在張若塵的位置,向前望去,只感覺,千軍萬馬同時湧了過來,兵戈鐵馬,萬箭齊發,猶如是要將他吞噬。

    “嘩——”

    張若塵的體內,一股浩蕩的陽剛之氣湧出來,使得身體變成赤紅色,甚至冒出一層火光。

    修煉成龍象般若掌第九掌,張若塵體內的陽剛之氣,乃是常人的一千倍。

    鬼煞和亡靈,最為懼怕陽剛之氣和浩然正氣。

    “千手龍象。”?張若塵的雙手同時拍了出去,打出龍象般若掌的第八掌,爆發出三十五倍攻擊力。

    磅礴的陽剛之氣,伴隨掌力,一起攻擊過去。

    “轟隆。”

    刹那間,數百道鬼魂崩碎成霧態,那位赤發老者也被打飛。

    赤發老者露出驚異的神情,立即向後倒退,同時,捏著戰旗的雙手,灑落下出一滴滴鮮血。

    張若塵十分吃驚,要知道,剛才打出的掌印,已經是聖術級別,卻僅僅只是將赤發老者打飛出去,沒能將他重創。

    得到鬼魂的加持,四比特高階半聖的實力,竟然强到如此程度?

    “一起動手,速戰速決。”

    青翼蟬將冰魄神鼎打了出去,小巧精緻的古鼎,變得越來越巨大,最後,變得足以一座宮殿那麼大,散發出震撼人心的恐怖力量。

    冰魄神鼎散發出來的寒氣,更是讓督軍府,完全變成一片冰天雪地。

    遠處,亭中,穿著墨黑色長裙的封銀蟬,再次彈奏起琵琶,手指如飛,彈奏出來的樂曲殺機畢露,給人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張若塵,送你兩尊無常王,下了地獄,記得要還哦!呵呵!”封銀蟬的笑聲,猶如銀鈴一般響起。

    她縱身一躍,展開妖嬈的身姿,落到亭子的頂部。

    下方,一黑一白,兩尊無常王飛了出去,從另外兩個方向,攻向張若塵。

    兩尊無常王,皆是吞噬了數百尊普通無常,不斷進化,修為已經十分接近鬼王。

    只差渡過鬼劫,就能脫變。

    “如此多的陰兵鬼煞,看來得請兩位僧人來超度才行。”

    就在先前,張若塵已經與乾坤神木圖中的大司空和二司空進行溝通。他們二僧,願意出來超度亡靈。

    請他們出來殺人,會沾上因果,對他們的修行會很不利。

    但是,請他們出來超度亡靈,卻對修煉會有很多好處。超度亡靈的時候,也是在磨礪自己的佛心。

    當然,張若塵卻頗為擔心,他們二僧有沒有參悟過超度亡靈的經文?特別是大司空,怎麼都不像是一個會念經的和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