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皇族墓林位於聖明城的西郊,是一片廣闊的山嶺,遠遠望去,一片漆黑,陰氣森森。

    墓林上空,有著一層層烏雲,將星辰也都完全遮蔽。

    聖明中央帝國沒有覆滅之前,皇族墓林一直都是禁區,有重兵把守,任何修士也休想靠近一步。

    已經過去八百年,墓林外,全是積雪和落葉,雜草叢生,給人一種破敗、蕭條的感覺。

    其實,皇城墓林不僅僅只是一座禁區,它本身也是一處兇殺禁地。

    皇族張氏的先祖,使用了大帝級別的手段,在墓林中,佈置出不止一座帝級的陣法,用來守護歷代帝皇的陵墓。

    聖明城被攻佔的時候,曾有聖境生靈,想要闖入進皇族墓林,盜取墓葬中的寶物。

    然而,無一例外,闖入進去後,沒有一個能够活著走出來。

    做為聖明中央帝國的太子,張若塵自然是知道進入皇族墓林的方法,按照一些特殊的線路,就能避開陣法的攻擊。

    “你們一定要緊跟在我的身後,不要出錯,否則,將會惹出大麻煩。”張若塵提醒了一句。

    走入進皇族墓林所在的山嶺,空氣變得更加陰寒,其中一些區域,有鬼火從地底飛出來,化為骷髏、龍蛇、兵將的形態。

    “那不是普通的鬼火,是一座大帝級別的陣法凝聚出來的火焰,即便是聖境生靈沾上一點點,也會立即燒成飛灰。”

    聽到這話,吞象兔的四只脚都在顫抖,感覺到腿軟,嚇得循規蹈矩,不敢走錯一步。

    皇族墓林佔據的區域相當廣闊,一望無邊,張若塵等人一連走了數十裏,卻依舊只是走了一小角區域。

    周圍的山嶺、溝壑、叢林,皆是寂靜無聲,與聖明城的繁華景象形成鮮明對比。

    驀地,吞象兔怪叫了一聲,驚得眾人都立即停下脚步。

    “怎麼回事?”

    張若塵體內的聖氣急速湧動,雙手捏出掌印,呈現出防禦的姿勢。

    吞象兔指著不遠處,道:“地上有脚印。”

    青墨吐出一口氣,剛才,她也十分緊張,以為遇到了某種兇險。

    “鍋鍋,只是幾個脚印而已,不許大驚小怪,差一點被你給嚇死。”

    青墨吐了吐舌頭,在吞象兔的耳朵上面使勁捏了一下,差一點將它提了起來。

    張若塵卻沒有放鬆警惕,走到脚印的旁邊,仔細觀察。

    四周都是樹木,枝葉茂密,囙此,脚印沒有被雪覆蓋。

    “脚印還很新鮮,應該是最近兩天之內有人進來過。到底是誰,怎麼能夠進入皇族墓林?”

    脚印有大有小,深淺不一,並不是來自同一個人,顯然不是孔蘭攸。

    “大家小心一些,估計有別的一些人,闖入進皇族墓林。”張若塵的臉色頗為嚴肅。

    要知道,皇族墓林絕對算得上是一處兇殺禁地,能够避開大帝級別的陣法,闖入到此地的人物,肯定不是泛泛之輩。

    一行人,繼續前行。

    沒過多久,他們在地上發現了血迹,不久前,這裡發生過戰鬥。

    吞象兔的鼻子使勁嗅了嗅,沖到一處空曠的區域,將厚厚的積雪拋開,又挖出一大堆泥土。

    泥土的下方,竟是挖出六具屍骸。

    六具屍骸都是被火焰燒得漆黑,變成了焦屍,猶如六具人形的木炭。

    張若塵走到其中一具屍骸的旁邊,使用沉淵古劍,將焦屍的外層刮開,露出裡面的骨骼。

    骨骼竟是帶有金屬光澤,極其堅硬,並且還有一縷縷精純的聖氣湧出。由此可見,它們活著的時候,必定是擁有相當强大的修為。

    “咦!”

    張若塵有了新的發現。

    屍體的骨骼上面,有著一些奇异的紋路,散發出淡淡的金光。

    黃煙塵道:“那是屍紋,只有趕屍古族和死禪教的修士,才懂得燒錄。將屍紋刻在屍體的骨骼、皮膜、經脈,可以煉製出强大的戰屍。”

    張若塵的眼神有些陰沉,將另外五具焦屍的焦肉刮開,也在骨骼上面發現了屍紋。

    “它們應該是趕屍古族煉製的戰屍。”

    張若塵曾經見過死禪教的《死禪佛法》,上面記錄的屍紋,帶有一種佛韻,與地上六具焦屍身上的屍紋完全不同。

    趕屍古族的底蘊相當深厚,精通諸多古老的秘術,能够出入各種危險的遺跡,盜取各大世家先祖的屍骸。

    只有使用越是强大的屍骸,才能煉製出越是厲害的戰屍。

    趕屍古族不僅盜過大聖的墓葬,據說,在他們最為鼎盛的時期,甚至闖入進一比特古神的陵墓,取走了半具神屍。

    “趕屍古族闖入進皇族墓林,莫非是想盜取聖明中央帝國歷代明帝的屍身?”

    除了帝屍,也沒有別的東西,值得趕屍古族冒出這麼大的兇險,闖入進皇族墓林。

    張若塵緊捏雙拳,眼中湧出兩團怒火。

    祖先的陰靈,不應該被人打擾。祖先的屍身,更不應該成為別人的戰鬥傀儡。

    趕屍古族的所作所為,顯然是比淩霄天王府更加可恨。

    黃煙塵道:“地上的六具戰屍,應該是用聖境生靈的屍骸煉製而成,卻被一種火焰燒得廢掉。由此可見,皇族墓林中,應該是有一比特極其厲害的守墓人。”

    “守墓人?”

    張若塵在第一時間,想到了孔蘭攸。

    當然,卻也有可能,並不是孔蘭攸。

    以孔蘭攸的修為,真的出手,六具戰屍恐怕已經化為飛灰,怎麼可能保存得這麼完整?

    而且,六具戰屍的身上,也沒有孔蘭攸留下的氣息。

    張若塵讓吞象兔和魔猿將六具焦屍,重新掩埋回去,道:“只發現了六具損毀的戰屍,卻沒有發現趕屍古族的修士,他們去了哪裡?”?“說不一定……他們已經逃出皇族墓林。”青墨小心翼翼的說了一句。

    “真要是那樣,自然是最好不過。”張若塵說道。

    張若塵已經在心中,暗暗記下趕屍古族的這一筆賬。竟然敢打張家先祖的主意,無論如何也要讓他們付出一些代價。

    繼續向前行去,眾人的視野,終於變得開闊了一些。

    只見,崇山峻嶺之間,立有一座座巨大的石碑,還有密密麻麻的陵墓。

    其中一些陵墓,竟是比山嶽還有高聳,散發出一股懾人的威勢。陵墓中,釋放出來的陰氣,凝結成雲團,形成紫色、銀色、金色的光華。

    張若塵穿過一座青色石橋,向一座較為矮小的陵墓行了過去。

    即便相對矮小,卻也有數十丈高,用巨石堆砌而成。

    陵墓的前方,立有一塊古樸的石碑,足有百丈高,張若塵站在石碑下方,只有一粒塵埃那麼大。

    石碑的背面,刻有一篇碑文。

    石碑的正面,卻是只有兩個蒼勁有力的文字——後陵。

    沒有確切的名字。

    碑前,是一片空曠的廣場,地面沒有落葉,飄落下來的雪花並沒有將青石完全覆蓋,顯然是有人剛剛才打掃過。

    “母后,孩兒不孝,已經八百年沒有來看過你。”

    張若塵跪在地上,向陵墓叩拜。

    黃煙塵走到張若塵的右側,也跪了下去,一起叩拜。

    他們的後方,青墨、吞象兔、魔猿,也都眼神肅然,跪在地上,迎向陵墓的方向。

    不遠處,廣場的邊緣位置,一株直徑兩丈的梧桐樹下,一個滿頭白髮的絕麗女子,從樹洞中走了出來。

    正是孔蘭攸。

    孔蘭攸的目光,盯向跪在廣場中心的張若塵身上,一雙美麗動人的眼眸,帶有一種極其複雜的情感,流淌出晶瑩的淚水。

    即便,她早就收到張若塵送來的信,知道他還活著,卻依舊還是患得患失,十分害怕那封信是別人偽造。

    所以,孔蘭攸一直等在姑姑的墓前,從來沒有離開半步。

    只有親眼見到張若塵進入皇族墓林,跪在姑姑的墓前,才敢確定,他就是表哥,他還活著。

    張若塵祭拜完母后,才又重新站起身來,向廣場的邊緣看了過去,盯在孔蘭攸的身上。

    吞象兔瞪大眼睛,先是嚇得渾身顫抖了一下,隨後,卻又强裝鎮定,道:“居然有人闖入進皇族墓林,塵爺你們先撤,讓我去會一會她。”?吞象兔不敢獨自去對付孔蘭攸,於是,拖上了魔猿。

    走到孔蘭攸的對面,吞象兔的雙爪捏拳,渾身散發出一股魔煞氣息,冷喝一聲:“你到底是人?還是鬼?”

    孔蘭攸一言不發,一雙哀怨的秀目,盯向不斷向她走來的張若塵,淚水猶如珠簾一般向下滴落。

    “你以為不說話,本座就奈何不了你?你是在逼本座動手啊!”

    吞象兔沒敢親自出手,推了魔猿一把,讓它去試探孔蘭攸的修為。

    魔猿大吼了一聲,向前沖出去,伸出一隻巨大的手掌,拍向孔蘭攸的頭頂。

    “轟隆。”

    魔猿就像一個巨大的皮球,撞在一層無形的牆壁上面,直接倒飛了回去,嘭的一聲,摔在廣場上面。

    孔蘭攸卻依舊站在原地。

    吞象兔倒吸了一口寒氣,牙齒打顫,意識到對付是一個狠角色,立即向後倒退。

    “塵爺,那是個高手,怎麼辦?”吞象兔準備立即逃命。

    張若塵沒有理會它,徑直向孔蘭攸走了過去。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十步,九步,八步……?吞象兔的心中很恐懼,大叫一聲:“塵爺……小心啊,對方真是一個高手……不要輕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