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月鬼王將一條血紅色的玉質腰帶取出來,遞給張若塵。

    洛虛前輩到底是送來什麼東西?

    張若塵有些好奇,接過那條玉質的腰帶,頓時,感覺到一股冰涼的氣息傳至手掌。

    腰帶,頗為沉重,一共是用十塊弧形玉石拼接而成,每一塊玉石上面,皆有一些玄奧的印記和紋路。

    張若塵調動精神力注入進腰帶,眼前頓時出現無邊無盡的血霧,更有震耳的水浪聲響起,猶如是一大片浩蕩的血海向他湧來。

    “嘩——”

    十道偉岸的人影,從血海中浮現出來,站在海面,演化出一種種高深莫測的招式。

    大氣磅礴的掌法。

    如影如幻的槍法。

    開天闢地的刀法。

    ……

    十道人影,十道武道。

    到最後,十道人影,化為十根血柱,帶著十股强大的戾氣,向張若塵衝撞了過去。

    “嘭!”

    張若塵立即收回精神力,向後連退三步,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黃煙塵察覺到張若塵的臉色變化,以為他遭到血月鬼王的暗算。

    於是,她的手指一動,一道白色的劍光,從她的指尖飛出,擊向血月鬼王。

    “且慢。”張若塵道。

    飛出去的聖劍,停在半空,依舊發出刺耳的劍鳴聲,很顯然黃煙塵並沒有放鬆警惕。

    張若塵的臉色頗為沉凝,盯著手中的腰帶,問道:“這是什麼?”

    血月鬼王向黃煙塵冷冷的瞥了一眼,顯得十分平靜,道:“十聖血鎧。”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道异色,道:“不死血族太閣王的十聖血鎧?”

    不久前,太閣王穿著十聖血鎧,憑藉十聖之力,想要鎮殺洛虛。只可惜,太閣王卻低估了洛虛的實力,不僅沒有殺死洛虛,反而敗給了洛虛。

    當然,即便是以洛虛的修為,想要殺死擁有十聖血鎧的太閣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最後,洛虛還是借用沉淵古劍,才破開十聖血鎧,逼得太閣王不得不自爆聖源。

    血月鬼王道:“洛虛請了一比特煉器大宗師,已經將十聖血鎧完全修復。不過,人族修士想要使用十聖血鎧,必須要有强大的精神意志,才能抵擋住十聖的戾氣。”

    張若塵用手指撫摸腰帶,回想起剛才的經歷,點頭道:“的確是需要强大的精神意志,才能控制十聖血鎧,不然,使用者反會被十聖血鎧控制。”

    明白前因後果,黃煙塵將聖劍收了過去。?血月鬼王道:“他說,人族年輕一輩的修士,僅有寥寥幾人有那樣的精神意志。而你,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他將十聖血鎧贈給了你。”

    “洛虛前輩,應該還讓你帶了別的話吧?”

    洛虛前輩在這個時候,將十聖血鎧贈給他,肯定是有某種深意。

    畢竟,十聖血鎧异常珍貴,足以成為洛聖門閥的一件鎮族之寶,怎麼會如此輕易送給一個只見過一面的年輕人?

    血月鬼王道:“似乎是提了一句,他說,十聖血鎧吸收了十比特人族聖者和數百萬普通人類的血液,希望你穿上它之後,可以讓人族少流一些血。”

    很顯然,洛虛指的肯定是此次青龍墟界將要爆發的爭鬥,已經提前預感,將有大量人族精英隕落。

    “原來如此。”

    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後,將腰帶扣在身上,調動聖氣,注入了進去。

    “哢哢!”

    玉質的腰帶,立即浮現出血紅色的光華,並且長出一塊塊甲片,從腰部開始蔓延,最後,將張若塵全身都包裹起來。

    血紅色的鎧甲,流光溢彩,有著一粒粒星辰一般的光點,在鎧甲內部閃爍。

    張若塵雙拳一捏,頓時,十聖血鎧發出嘩啦的聲音,十道聖影呈現了出來,出現在十方。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穿上十聖血鎧,自然是無法發揮出十聖之力。

    但是,他的防禦力和攻擊力,卻都達到一個嶄新的高度,遇到一般的九階半聖,只需一拳就能打死。

    張若塵將聖氣收回,十聖血鎧也逐漸散開,重新變成一根腰帶。

    “以十聖的聖血、聖骨,加上數百萬普通人類的血液,凝合大量聖石和聖玉,煉製出來的鎧甲,果然是非同一般。”

    張若塵露出一道笑意,同時,也將洛虛前輩的這一份情誼記下,將來有機會,必須要以別的管道還回去。

    血月鬼王再次進入乾坤神木圖,繼續吸收接天神木樹樁蘊含的死氣,提升修為。

    至於小黑,聽說青龍墟界即將破滅的消息,一雙眼睛就在不停轉動,也不知是在打什麼主意。

    張若塵並不想帶上小黑,以防被一些見過小黑的修士認出,懷疑到他的身上,所以,準備將它送入圖卷世界。

    小黑卻死活不肯進去,反而將身上的黑毛,變化為白毛,道:“本皇已經改頭換面,足以瞞天過海。”

    張若塵十分詫異,沒有料到,小黑還有這樣的手段,道:“你若是變成人形,更能掩人耳目。”

    “張若塵,猫族是最為高貴的種族,本皇怎麼可能變化成人類那樣的低等生物?”

    小黑轉過一張毛茸茸的大臉,一副冷傲的模樣。

    張若塵摸著下巴,圍繞小黑轉了兩圈,自言自語的道:“認識了這麼久,還不知道,你到底是公是母?”

    張若塵探出一隻手,想去抓小黑的尾巴,看它的生理特殊。

    小黑即便發出人聲,也是相當尖細,如同貓叫,根本無法從聲音判別出性別。

    囙此,張若塵還是有些好奇,準備一探究竟。

    小黑全身的猫毛都立起來,竄了出去,嘴裡發出怒駡的聲音,大致就是,警告張若塵要尊重它,不要太過放肆,不然張若塵會有大麻煩之類的話。

    “不就是想要看一下,你至於嗎?”張若塵歎了一聲。

    “再提此事,本皇與你沒完。”小黑瞪大雙眼,再次警告。

    張若塵終究還是放過了小黑,不想再耽擱時間,三人一猫,立即向蒼龍軍的軍營趕去。

    青龍墟界是上等墟界,一旦枯竭,將會誕生出無數珍奇的寶物,肯定會讓整個昆侖界的修士陷入瘋狂。

    只不過,張若塵還是太小瞧,那些修士的瘋狂程度。

    天空中,隨時都有密集的破風聲響起,地面上,也有各大家族、宗門的車架蜂擁而來。

    要知道,凡是敢去青龍墟界奪取機緣的修士,皆是有一定實力,屬於人族的精英。

    蒼龍軍的軍營,卻已經被擠滿,四處都是人影,爭先恐後購買墟界船艦的船票。

    張若塵三人的到來,還是引來不少修士的矚目。當然,他們的目光,大多都是停留在黃煙塵和青墨的身上。

    青墨本就有著極其動人的美貌,眼眸清澈,五官精緻,如同傳說之中的雪域精靈。

    再加上,她的身上有著一股异於常人的氣質,即便是心境高深的修士,看到她,也忍不住生出傾慕之情,甚至生出一種强烈的佔有欲。

    而且,眾人能够看出,青墨僅僅只是一個侍女。

    做為她的主人,那個帶著金色面具的女子,又將是何等傾國傾城?

    張若塵已經感受到,很多敵視、嫉妒的目光,向他投射過來。

    “真是紅顏禍水。”

    張若塵歎一聲,同時,也有些慶倖。

    因為,最開始,他是打算將慕容月和韓湫從圖卷世界喚出,帶著她們一起,前往青龍墟界尋找機緣,爭取趁此機會,將極陰之體和黑暗之體修煉到大成。

    要知道,慕容月和韓湫也都擁有十分驚人的美貌,真要帶著她們一起招搖過市,恐怕張若塵是要犯眾怒,遭到抵制和打壓。

    張若塵暗下决定,到達青龍墟界,再將她們喚出來。

    黃煙塵似乎看出張若塵的苦惱,抿嘴一笑,低聲說道:“與美人相伴,既是一種福,也是一種禍。”

    張若塵露出風輕雲淡的神情,笑道:“若是因為自己的妻子太過美貌,惹出了禍端,又何嘗不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能够說出這樣的話,也就證明,張若塵有足够的自信,將那些禍端鎮壓下去。

    黃煙塵嘴角的笑容,更加明媚,猶如冰山融化了一般。

    反倒是青墨,顯得格外單純,並沒有意識到,那些盯向她的目光帶有一種火熱的欲.望,反而主動露出微笑回應他們。

    看到青墨笑容,那些修士的目光,變得更加火熱,生出了淫邪的念頭。

    若不是他們看出,張若塵和黃煙塵的氣度不凡,不是一般人,恐怕都已經做出一些過分的事。

    當然,也有一些背景强硬的人物,對青墨和黃煙塵生出了濃厚的興趣。

    一比特身形高大的軍士,就是其中之一,他向張若塵一行人走了過去。

    他的目光,盯在黃煙塵的身上,拱手一笑:“靚女,第十三批墟界船艦的船票已經售完,想要前往混沌萬界山,只能等下一批。”

    黃煙塵嘴角的笑意早已收起,重新變得冷若冰霜的模樣,問道:“下一批是多久?”

    “至少也要等到兩天后。”

    那位軍士一邊近距離觀察黃煙塵,卻又露出一道笑意,話鋒一轉,“在下乃是蒼龍軍第十營統領,遲重山,相信靚女一定聽過這個名字。以本統領的身份,想要弄到幾張這一批次的船票,倒也不是難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