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萬花語是與一比特紫衣老者一起前來拜訪張若塵,除此之外,沒有別的僕人。

    張若塵與她在蔡家聖府見過一面,有著極深的印象,此女相當聰慧,洞察力很强,在某些方面,足以與她的父親相提並論。

    張若塵在决定接見她的時候,已經暗暗告誡自己,必須要謹慎對待,不能被她看出破綻。

    “不錯,神子殿下能够在贏沙城,找到一處如此綠意盎然的住所,實在是讓人羡慕。”

    萬花語身穿奢華的冰蠶絲衣,顯得極其高貴,站在一排古楊樹的下方,眺望上方大片大片的樹葉,勾勒出一條雪白、纖長的美頸,極有氣質。

    張若塵站在不遠處,雙手抱在胸前,笑道:“萬郡主前來拜訪本神子,莫非只是來看這裡的古楊樹?”

    萬花語收回目光,嫣然的一笑,“久聞神子殿下的大名,今日,本郡主前來的確是有一些重要的事,想要與你商談。”

    “郡主不妨直說。”張若塵道。

    萬花語道:“本郡主想要與神子殿下合作,至於條件……由你來開。如何?”

    “合作?”

    在萬花語進來前,張若塵就已經知道,萬家和池家是結盟的關係。

    她明知道,張若塵與蒼龍軍之間的衝突,怎麼還會主動找他合作?

    萬花語似乎看出張若塵在想什麼,含笑道:“神子與遲重山的衝突,並不是多大的事。只要,神子能够與我們萬家合作,我相信遲重山不敢有任何意見。”

    “不愧是小聖天王的獨女,果然很有魄力。”

    張若塵略微一笑,用著一種玩味的眼神,從萬花語的****,一直盯到臀部,又道:“要說條件,本神子倒是真有一個,只要郡主今夜能够留下來作陪,一切都好說。”?“放肆,你以為自己是在與誰說話?”

    紫衣老者冷喝一聲,一股强大的寒勁,隨著音波一起湧出去,使得整個庭院都在飛沙走石。

    萬花語顯然是早就知道血神教神子的品行,並沒有露出不悅的神情,只不過,臉上的笑容卻收了起來,道:“神子殿下的决定,很不明智。難道不知道,你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與本郡主合作?畢竟,淩霄天王府與貴教的聖女,一旦使用出狠辣的手段,以神子殿下現在的實力,根本接不住。”

    張若塵露出思索的神情,點了點頭,道:“既然本神子這麼弱,郡主又為何要與我合作?”

    萬花語見張若塵的語氣有些鬆動,立即道:“因為,你能登上血神祭台的第六層,並且擊敗了血神教的第一任神子血靈仙,就憑這一份潜力,只要在青龍墟界找到足够的天才地寶,立即就會成為下一個踏入《半聖榜》前十的人物。”

    如今,人族也就只有三人,跨入《半聖榜》前十。

    由此可見,萬花語對他的評估與期待值,已經是相當高。

    “前十?本神子必定能够成為《半聖榜》第一。”張若塵故意裝出十分狂傲的模樣。

    紫衣老者露出嗤之以鼻的神情,只覺得,郡主殿下拉攏這樣一個人,完全就是浪費時間。

    如此狂妄自大,根本不可能成長為頂天立地的强者。

    萬花語儘量保持臉上的笑容,道:“若是,在別的時期,神子殿下還是有機會成為《半聖榜》第一。但是,在這個時代,誕生了好幾比特絕世奇才,恐怕神子殿下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

    “若是,本神子登上《半聖榜》第一,能不能一親芳澤?”張若塵笑道。

    萬花語並沒有露出羞澀的神情,反而浮現出一道笑意,道:“真要有那麼一天,我們二人未必就沒有進一步發展的可能性。”

    “既然如此,本神子就登上《半聖榜》第一,再與郡主合作。到時候,一定留郡主一起過夜。”

    張若塵說出這樣的話,也就意味著,拒絕了萬花語投來的橄欖枝。

    “你一定要考慮清楚,不與本郡主合作,今後在青龍墟界,必定是寸步難行。”萬花語道。

    “本神子已經考慮得很清楚。”

    最終,他們二人沒能達成共識,不歡而散。

    若是張若塵答應萬花語,進入萬家和淩霄天王府的聯盟,才真正是寸步難行。

    以這樣的管道,將萬花語逼走,倒也不會引起她的懷疑。

    萬花語離開沒多久,大門的方向,傳來“轟”的一聲巨響。

    蒼龍軍的統領,遲重山,打出一道拳勁,將大門拍得四分五裂,大吼一聲:“顧臨風,本統領要廢了你的雙手雙腳,讓你跪地十日。”

    遲重山並不是獨自一人前來,蒼龍軍的另外四比特統領,也都同時駕臨。

    五位九階半聖境界的統領,每個人身上都爆發出强大的戰意,徑直向庭院的深處行去。

    萬花語來到不遠處的一座城樓的第三層,坐了下來,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向下方眺望。

    在這個位置,正好可以看到,那座庭院中的一切。

    紫衣老者站在萬花語的身後,冷哼一聲:“顧臨風都已經被血神教聖女驅逐出去,卻還那麼狂妄自大、不識抬舉,淩霄天王府必定是要給他一個沉重的教訓。”

    萬花語的手指擺放在腿部,顯得氣定神閑,微微含笑:“淩霄天王府已經主動出擊,接下來就看顧臨風如何接招?也不知,他能不能接得住?”

    “區區一個五階半聖而已,若不是身邊跟了一個神秘的女高手。僅僅只是遲重山,就能輕鬆將他收拾。”紫衣老者說道。

    萬花語點了點頭,贊同紫衣老者的觀點。

    其實,她去拉攏顧臨風,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想要試探出那個神秘女子的身份。

    能够一劍擊退魏龍星,絕對不是無名之輩。

    當然,顧臨風現在遭遇如此重大的危機,那位神秘女子,必定會現身救他。只要神秘女子出手,萬花語就有信心,看透她的真實身份。

    遲重山的一聲大吼,驚動了無數人族修士。

    他們紛紛趕過來,準備看好戲。

    “顧臨風,好歹也是一比特神子,怎麼會落魄到這種地步?”

    “先是被血神教聖女逼走,又被淩霄天王府的告訴打上門,聲稱要讓他跪地十日。怎麼感覺,大家是在痛打落水狗?哈哈。”?“先是喪家犬,又是落水狗,顧臨風真是不能更慘。”

    “能怪誰?還不是怪他自己沒有强大的實力,卻還狂得沒邊,四處沾花惹草,不知得罪了多少修士,這種人活該有如此下場。”

    ……

    血神教、上官世家、蔡家的修士,也來得附近,關注接下來的動態。

    蔡經綸的眉心,打開一隻天眼,看了片刻,道:“淩霄天王府已經封鎖那片區域的空間,看來是不準備給顧臨風逃走的機會。”

    上官仙妍輕輕的抿著紅唇,一雙鳳眸十分專注,卻還是歎了一聲:“顧臨風就算再怎麼不堪,終究還是血神教的神子,若是,淩霄天王府做得太過分,我們不能不管。”

    魏龍星的雙手抱拳,臉上掛有一道冷笑,道:“顧臨風就是自作自受,活該有這樣的下場。若不是,有一個女子在保護他,他又怎麼可能活到現在。”

    上官世家的上官翊、上官玲瓏、上官霓虹,蔡家的蔡經綸、蔡進、蔡雲姬,都是以一種旁觀者的態度,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血神教的三巨頭,上官仙妍、魏龍星、海靈印,商量出了一個結果。

    最終,由上官仙妍派出一比特使者,讓他轉告淩霄天王府的領軍人物:“顧臨風終究是血神教的神子,若是,淩霄天王府逼他下跪,無疑是羞辱血神教。事情發展到那一步,血神教必定不會坐視不管。”

    淩霄天王府的幾比特領軍人物,收到上官仙妍傳來的訊息,全部都只是笑了笑。

    “我們不逼他下跪,打得他主動下跪,不就行了?哈哈。”淩霄天王府四公子之一的池玉棠笑了一聲。

    贏沙城中的人族修士,來自天南地北,數量龐大,正在密切關注接下來的發展。

    在他們看來,血神教神子就是一個孤立無援的可憐蟲,明明擁有高高在上的身份,卻落到這一步,簡直就是一個悲劇。

    “轟。”

    庭院中,遲重山的脚掌猛然一踩,一股狂暴的聖氣湧動出來,使得大地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音,裂出密密麻麻的紋路。

    方圓數十丈,無論是房屋建築,還是花草樹木,全部都碎成齏粉。

    唯獨只有最中心位置的房屋,依舊完好無損。

    張若塵坐在大廳的正中位置,顯得鎮定自若,向門外的五人瞥了一眼,道:“天堂有路,你們不走。地獄無門,你們卻偏要闖入進來。何必呢?”

    遲重山知道張若塵身邊有一比特神秘的女高手,顯得很謹慎,沒有貿然闖入進去,冷哼一聲:“顧臨風,你都已經落入如此境地,竟然還敢這麼狂妄?難道就不怕本統領打得你生不如死?”

    張若塵笑了一聲:“本神子從未嘗過生不如死的滋味,反倒是你,似乎不久之前就嘗過。莫非,還想償第二次?”

    遲重山的雙拳緊握,兩團烈焰湧了出來,很想沖入進房屋,親自將顧臨風打得跪在地上,從而報仇雪恨。

    不過,他卻忍了下來,努力壓制住心中的怒火,笑道:“你就只會說狠話?別像一個軟蛋一樣,躲在女人的背後,有本事,出來與本統領一戰?到底誰是真正的强者,誰是被打得跪在地上的那個人,一戰就能見分曉。”

    眾人都看出,遲重山是使用出激將法,若是,顧臨風聰明一些,應該不會接受遲重山的挑戰。

    “老實說,以你的修為和身份,根本不配與本神子交手。”張若塵道。

    遲重山就知道顧臨風會這麼說,臉上露出譏誚的笑意,正要接話。

    張若塵的話鋒,卻又是一轉,道:“不過,既然你非要一戰,那本神子就屈尊與你戰一場。你先前說的跪多久……十天?那就十天吧!”

    張若塵站起身來,背著雙手,走出了房屋,向階梯下方的遲重山望了過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