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神教的神子,竟然真的接受遲重山的挑戰?

    “哏哏,他就算再如何天賦異稟,也不可能以五階半聖的境界,與一比特九階半聖抗衡,是不是太過衝動?”

    “顧臨風這樣狂妄自大的人,做出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

    ……

    很多人都露出嘲諷的神色,覺得顧臨風的頭腦太過簡單,只是被遲重山一激,就失去理智。

    這樣的一個人,居然能够成為血神教的神子,也是够奇葩。

    城樓上。

    萬花語的目光,盯在顧臨風的身上,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

    剛才,她與顧臨風見過一面,有過短暫的交鋒,可以看出,此人雖然好色,卻並不是一個完全沒有頭腦的人。

    怎麼會如此輕易就答應遲重山的挑戰?

    “難道他掌握有什麼底牌,足以擋下遲重山的攻擊?”萬花語道。

    庭院中,遲重山略微感覺到意外,很快就又露出狂喜的神情,大笑道:“不愧是一座古教的神子,倒是有些魄力。”

    遲重山生怕顧臨風又逃回房屋,於是,迫不及待的出手。

    一雙冒著火焰的拳頭,發出哧哧的聲音,輕輕的一動,立即引得天地靈氣劇烈震盪。

    “轟隆。”

    赤紅色的火雲,蔓延出去,凝結成一隻九丈高的赤熾鴉虛影,展開雙翼,向前猛然湧出。

    遲重山的一雙鐵拳,與赤熾鴉的虛影重疊在一起。

    張若塵的臉,被火雲映照成金紅色,卻依舊顯得鎮定自若,不屑的一笑:“就憑你的這點本事,也敢在本神子的面前叫囂?”

    張若塵的手臂一伸,頓時,骨骼和血肉發出低亢的龍吟聲。也不見他施展出任何武技,隨隨便便的一掌,向前拍擊了過去。

    一隻血紅色的手印凝結出來,擊在遲重山的頭頂上方。

    只聽見“波”一聲,巨大的掌印,將熾熱的火雲和遲重山的身軀,同時鎮壓在掌印的下方。

    “轟!”

    一圈圈能量漣漪,向外傳遞出去。

    地面向下沉陷,形成一個長達十多米的掌印大坑。

    遲重山僅僅只是支撐了片刻,體內就傳出一連串骨裂聲,雙腿、頸椎同時斷裂。

    强大的掌力,將他鎮壓得跪在掌印大坑的底部,無法抬起頭來。

    不久前,遲重山的雙腿才被打斷,跪在無數修士的面前。卻沒想到,雙腿才沒有續接多久,又重蹈覆轍。

    “顧……臨風……你怎麼……可能這麼强……”

    遲重山的心中,有一股强烈的屈辱感,十分不甘,渾身上下都湧出金色的火焰,想要衝破對方掌印的壓制。

    張若塵只是冷哼一聲,再次加大了幾分力量。

    地面上,響起一聲震耳的巨響,以遲重山的身體為中心,方圓數丈,全部都向下塌陷。

    “說好跪地十日,還敢起來?”張若塵呵斥一聲。

    這一道音波,帶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差一點將遲重山的聖魂都震出體外。

    遲重山的聖魂遭受創傷,精神變得十分萎靡,低著頭,跪在地上,無法再反抗。

    整個贏沙城,響起一大片倒吸涼氣的聲音,沒有人不感到吃驚。

    一個五階半聖,僅僅只是用了一道掌印,就將一比特九階半聖鎮壓得跪在地上?

    眼前發生的一切,簡直有些夢幻,讓人感覺到難以置信。

    “顧臨風……怎麼會這麼强大?真的只是五階半聖?”有人懷疑,顧臨風的身上有某種寶物,可以隱藏修為。

    顧臨風的真實修為境界,很可能遠遠不止五階半聖。

    “他是不是借用了外力?莫非,血神教主傳了他一道聖力?”

    萬花語的纖細玉手,輕輕托著下巴,仔細思考其中的原因。她有些懷疑,顧臨風剛才施展出來的力量,並不是他自己的力量。

    畢竟,萬花語來到青龍墟界之前,她的父王,也曾給了她一樣東西。關鍵時刻,她可以借用父王的一道聖力,應對強敵。

    在場,恐怕也只有上官仙妍才知道,顧臨風即沒有隱藏修為,也沒有借用外力。

    因為,顧臨風在血神教的時候,也就只有四階半聖的境界。

    短短一兩個月的時間,能够突破到五階半聖,已經是一個奇迹。怎麼可能隱藏修為?

    血神教主的確賜下了一道聖力,只不過,那個時候,顧臨風根本就不在血神教。

    所以,那道聖力,掌握在上官仙妍的手中,並沒有交過顧臨風。

    “難道,顧臨風是憑藉自己的力量,鎮壓了遲重山?”

    上官仙妍感覺到背心傳來一陣刺骨的寒意,使得她連呼吸都停頓,眼神變得無比凝重。

    顧臨風才五階半聖的境界,已經如此强大,讓他修煉到九階半聖,聖境之下,還有何人是他的對手?

    “大膽,還不立即放開遲重山。”

    蒼龍軍的另外兩位統領,袁迪和司徒朝北,同時沖了出來,從半空和地面,同時攻向張若塵。

    袁迪的背上,長有一對金屬羽翼,流光溢彩,寒光四射,每一片羽毛都像是一柄金色的劍刃。

    司徒朝北是一個身軀高大的光頭,渾身肌肉成塊狀,每一步踩在地面,都會震得大地顫動。

    他們二人的修為,遠遠超過遲重山,分別達到九階半聖的中期和九階半聖的後期,絕對是兩個強勢人物。

    一個速度快得驚人,另一個力大無窮。

    一旦聯手,他們二人,足以與九階半聖巔峰的强者,一較高下。

    袁迪先一步到達,身形一個翻轉,寬大的金屬羽翼,從半空劈斬下來,擊向張若塵的頭頂。

    “啪!”

    張若塵一掌拍了出去,與金屬羽翼碰撞在一起。

    頓時,嘩啦啦的聲音響起,猶如金屬在摩擦,散射出一大片明亮火星。

    下一刻,袁迪橫飛了出去,撞穿庭院的牆體,緊接著,又撞在一層半透明的光罩上面。

    嘭的一聲,袁迪墜落到大街上面,背上的金屬羽翼已經折斷,滿嘴都是鮮血。

    誰能想到,一比特强大的九階半聖,竟然擋不住顧臨風的一巴掌?

    “神形拳。”

    見到袁迪被一掌拍飛出去,司徒朝北意識到顧臨風很不好惹,於是,打出了一種堪稱絕技的拳法。

    神形拳,可以爆發出二十八倍的攻擊力,拳法的威力,已經相當接近聖術。

    司徒朝北本就力大無窮,可以徒手搬山,再加上神形拳的力量疊加,可想而知,這一拳的力量是多麼强大?

    “袁迪的攻擊力,已經相當接近九階半聖巔峰的强者,我不信顧臨風真能擋得下來?”

    池玉棠的雙手,捏緊座椅的扶手,露出緊張的神情。

    剛才,顧臨風一連擊敗遲重山和袁迪,已經是強勢到了極點,給淩霄天王府的幾比特領軍人頭帶來巨大的心理衝擊。

    要是顧臨風,還能擊敗司徒朝北,那麼,今後還有誰敢在他的面前自稱天才?

    不僅僅只是淩霄天王府的幾比特領軍人物,上官仙妍、魏龍星、萬花語等人,也都瞪大眼睛,想要看一看顧臨風接下來該如何應對?

    同時,他們也想看清,顧臨風有沒有借用外力?

    碩大的拳頭,帶著一股淩厲的罡風,已經到達張若塵的面前。强大的風勁,發出嗚嗚的聲音,吹得張若塵的頭髮和衣角都在飛揚。

    “七竅血冥掌。”

    張若塵的左手抬了起來,調動聖氣,注入進七殺拳套。

    與此同時,拳套的掌心,凝結出七個血氣漩渦。

    七個漩渦變得越來越大,將司徒朝北席捲進去。

    一股懾人的氣息,以張若塵的手掌為中心,快速向外蔓延。

    那股讓人窒息的力量,落到附近每一個修士的身上,即便站在百丈之外,也有一種天塌地陷的感覺。

    可想而知,直接與顧臨風交手的司徒朝北,承受了多麼龐大的壓力?

    “哧哧。”

    緋紅的血氣,在張若塵的身前,凝聚出一尊九丈高的血紅色人影。

    那道人影,長有十二片血翼,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為臨天下的霸道氣息。

    “那是……那是冥王的身影,只有將七竅血冥掌修煉到第七竅,才能激發出這樣的異象。”一比特血神教的修士,驚呼了一聲。

    七竅血冥掌,本就是冥王創出來的聖術。

    只要修士將掌法修煉到極其高深的程度,掌法的力量,就能與冥王的氣息發生共振,從而凝結成冥王的虛影。

    “轟隆。”

    張若塵一掌拍了下去,打出四十倍攻擊力,直接將司徒朝北打得趴在地上。

    司徒朝北的雙腿曲跪,七竅流血,皮膚爆裂而開,渾身血肉模糊。雖然還有氣息,卻已經完全失去戰力。

    張若塵將袁迪抓了回來,讓他跪在遲重山和司徒朝北之間的位置。

    三人跪成一排。

    因為,他們的聖魂受了創傷,精神變得十分低迷,所以,根本無法違抗張若塵的意志。

    “顧臨風竟然將七竅血冥掌修煉到了最高境界?”

    上官仙妍豁然從座位上面站起身來,露出震驚的神色,堅挺的****,略微的一沉,又猛然聳起,形成一個巨大的起伏。

    在這一刻,上官仙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那位神子殿下,根本就不是狂妄自大,而是自身的實力本就相當強悍。

    才五階半聖,顧臨風的力量,已經如此强大。

    讓顧臨風再突破兩個境界,整個血神教,聖境之下,恐怕無人是他的對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