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萬花語是與上官仙妍、蔡經綸、上官翊一同前來,他們各自代表了一個中古傳承,背景雄厚,在昆侖界,任何一人都是風雲人物。

    他們的臉色很難看,顯然,在中午的時候,都去過贏沙城的附近,看到蠻獸吃人的那一幕。

    那一幕,讓他們終身難忘。

    人族和蠻獸的位置發生了對話,人族變成了牲口一般,成為蠻獸的食物。任何人族修士,也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萬花語開門見山,直接說出前來拜訪他的目的,希望能夠與他聯手,營救剩下的人族修士。

    張若塵背著雙手,站在四人的對面,顯得十分直接,淡淡的道:“先不提蠻獸各族和人族的實力懸殊,即便雙方的實力相當,你們憑什麼認為,我會去救那些人族修士?”?萬花語的雙眼一縮,身上散發出一股銳氣,道:“我們都是人族修士,必須要團結起來,才有可能與蠻獸對抗。若是,每個人都只想著自己的利益,整個人族就如同一盤散沙,遲早會走向滅亡。”

    張若塵沒有為之所動,顯得很淡然。?上官仙妍也是站了出來,身上沒有妖豔的氣質,反而有些沉鬱,道:“神子,以吞天魔龍為首的蠻獸,正在肆無忌憚的羞辱我們人族,將人類當成食物,當成玩偶。”

    “現在,無論是正道,還是邪道,所有人族修士都應該聯合起來,與它們戰一場。能够救一些人族修士,自然是最好。即便救不出來,也要讓那些蠻獸付出慘重的代價。”

    張若塵微微一笑,盯著站在對面的上官仙妍,道:“我記得,你應該不是一個有勇無謀的女人。到底是誰給你的底氣,讓你認為,自己可以讓數十個蠻獸族群付出慘重的代價?你既然成為血神教的領軍人物,就應該對血神教諸位弟子的性命負責,而不是帶著他們去送死。”

    從始至終,張若塵並不看好他們。

    如今,聚集在贏沙城外的蠻獸族群,已經接近三十個,足有二十多只實力強大的獸王。

    每一個族群,也有一大批,擁有半聖級別戰力的蠻獸。

    所有蠻獸的數量加起來,超過贏沙城基地人族修士的十倍。

    人族與蠻獸族群正面衝突,與送死有什麼區別?

    蔡經綸冷冰冰的盯了張若塵一眼,哼了一聲,對上官仙妍與萬花語說道,“那些獸王說得沒錯,他就是縮頭烏龜,你們居然還寄希望他會出手?”?張若塵顯然泰然若是,一雙迷離的眼睛,只是盯著遠處飄飛的黃沙,猶如聽不見蔡經綸的嘲諷,又像是在等待什麼。

    萬花語和上官仙妍皆是歎了一聲,搖了搖頭,對張若塵充滿失望,沒有再多說,先一步離開。

    四人中,上官世家的第一高手,上官翊,一直很少說話。

    最後離開的時候,他卻對張若塵說了一句:“為了對抗蠻獸族群,邪道、魔道、朝廷的修士,全部都願意合作,準備聯合起來一起出手。你卻害怕死亡,不敢面對挑戰,像你這樣的人,註定不會有任何成就。”

    說完這話,上官翊也離開。

    追隨在張若塵身邊的那些修士,全部都陷入沉默。

    他們的目光,時不時就會向張若塵盯過去,露出期待的神色。

    因為他們知道,張若塵並不是一個冷漠的人,肯定是在思考一個萬全之策,並不是真的害怕與蠻獸族群一戰。

    孫大地已經醒了過去,坐在地上沉默不語。

    驀地,他搖了搖脖子,抓起鐵棍,扛在肩上,向著萬花語、蔡經綸等人離開的方向行去。

    “你要去哪裡?”張若塵問道。

    孫大地頭也不回,冷聲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我不想繼續跟在一個畏首畏尾的人身邊,我相信,總有一些人族英傑不懼挑戰,不畏死亡,我要去與他們並肩作戰。”?張若塵道:“你去與他們並肩作戰,只會是九死一生。”

    “九死一生又如何?若不是人族的歷代聖賢,先赴後繼與蠻獸廝殺,付出生命和鮮血的代價,怎麼能夠在昆侖界為人族爭奪下一塊生存之地?即便戰死,我也要拉一群墊背的。”孫大地的態度很堅決。

    張若塵的目光,依舊盯著遠處的黃沙,突然,耳朵動了動,終於等到從數萬裏外傳來的一道訊息。

    就在這時,他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道笑意,道:“留下來吧!你與他們並肩作戰,根本救不了人,反而會讓更多的人族修士死去。想要救人,其實,還是有一個辦法。”

    孫大地立即停下脚步,轉過身,向站在遠處的張若塵望過去,露出疑惑的神色,道:“你真的有辦法?”

    別的那些人族修士,全部都站起身來,露出熱切的神情,齊刷刷的向張若塵盯過去。

    小黑站在張若塵的身旁,咧了咧嘴,露出譏誚的神色,“你以為張若塵真的沒有想過救人?在圖卷世界,張若塵早就與本皇仔細商談過這件事。最終,我們想出了一個還算可行的辦法。”?“什麼辦法?”孫大地問道。

    小黑不緩不急的說道:“硬碰硬,肯定是死路一條,所以,只能智取。”?孫大地十分著急,再次問道:“智取?到底怎麼智取?”

    小黑伸出一隻爪子,示意孫大地不要著急,道:“首先,本皇得問你一個問題。原本是一盤散沙的蠻獸族群,為何能够團結起來,一起對付人族?”

    孫大地的手指抓了抓頭皮,眼睛一亮,道:“因為吞天魔龍,是它利用强大的實力,震懾住各族的獸王。”?“沒錯。”

    小黑點了點頭,道:“所以說,張若塵認為只要能够找到吞天魔龍的弱點,自然就能輕鬆將那些人族修士救下來。”

    “兩位界子加起來,也只能與吞天魔龍打成平手。如此厲害的生靈,也有弱點?”孫大道地。

    “只要是一種生靈,也就必定會有弱點。”

    小黑笑了笑,又道:“吞天魔龍與九黎猫族的白黎公主關係十分密切,據說,那位白黎公主喜歡凝聚成人形,擁有絕世無雙的美貌。既然,吞天魔龍擒住了數千比特人族修士,為何我們不去將那位白黎公主擒住?”

    孫大地立即露出喜色,仔細思索了一下,隨後,雙手一拍,大叫一聲:“哈哈!你們居然能够想出這一招,真是厲害,不佩服都不行。接下來,倒要看看,在吞天魔龍的眼中,到底是數千位人族修士的性命重要,還是白黎公主的性命重要?”

    小黑翻了一個白眼,道:“你以為白黎公主有那麼容易被擒住?白黎公主也是一隻太古遺種,實力相當强大,在《半聖榜》排名第七十八比特。就憑你的修為,擋得住她的一根手指嗎?”

    孫大地倒吸一口涼氣,立即搖了搖頭。

    小黑又道:“况且,白黎一族有一種相當厲害的先天聖術,名叫咫尺天涯步法。一旦施展出這一種聖術,跨出一步,就能到達千里之外。即便是聖境生靈,也無法將她留下。想要將她擒住,談何容易?”

    小黑與九黎猫族有很深的淵源,囙此,對它們十分瞭解。

    孫大地的眼珠子轉了轉,嘿嘿的笑道:“別的修士留不住她,老大肯定能够將她留下。老大是時空傳人,白黎公主就算再快,恐怕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小黑笑了笑,道:“你剛才不是說,道不同不相為謀,怎麼現在又開始叫老大?”

    孫大地的臉,本來就很紅,現在,變得更紅。

    他立即雙手抱拳,微微拱身,道:“老大,剛才是我誤會了你,請你原諒。”

    “你沒有做錯,不用請我原諒你。”

    張若塵又道:“先前,我沒有告訴你原因,只是因為,還不確定能不能找到白黎公主的踪迹。若是,找不到她的行踪,一切都是空談。”

    “現在找到白黎公主的行踪了嗎?”孫大地問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就在剛才,大司空和二司空傳回消息,他們已經找到白黎公主的踪迹,正在逐步縮小尋找的範圍。”

    直到這時,孫大地才發現,沒有看到大司空和二司空兩個禿驢的身影,原來,他們早就已經趕去尋找白黎公主。

    如今的孫大地,對張若塵已經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不僅心思縝密,而且處變不驚,更加不是一個冷漠的人。只不過,他思考問題和解决問題的管道,與其他人不同。

    如此人物,值得他誓死追隨。

    “老大,我跟你一起去擒拿白黎公主,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孫大道地。

    張若塵搖了搖頭,將一份白虎神露取出來,遞給孫大地,隨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抓緊時間將它煉化,憑藉它,應該是可以幫你渡過第一次准聖劫。”

    孫大地現在的修為,與獸王相比,也就只是弱了一籌。

    一旦渡過第一次准聖劫,立即就能擁有與獸王對抗的力量。

    張若塵帶上小黑,向大司空和二司空傳訊的方位趕了過去,準備結合三人一獸的力量,擒拿白黎公主。

    與此同時,贏沙城中的人族修士,正在綜合力量,决定在今晚,向蠻獸族群發起第三次大戰。

    萬花語等人在城外,也綜合了一支人族修士的大軍,開始佈置和謀劃,與城中的人族修士裡應外合,想要給予蠻獸族群以重創。

    這一夜,註定將會血流成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