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它們是祭品,暫時不能吸食。等到聖丹丹成之後,這裡的養分可以任憑你吸收。”張若塵嚴肅的說道。

    “我才不管那麼多。”

    食聖花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還有一枚聖源。”張若塵說道。

    食聖花道:“就知道你還藏有好東西,好吧,我就先不吸食十八只獸王。但是,等到戰鬥結束,你必須將那枚聖源給我。”

    “成交。”張若塵道。

    張若塵的雙手合十,白色聖光從毛孔湧出。

    緊接著,一道强烈的聖氣波動,從背部沖出來,化為一根綠色的長藤,一直沖到天穹之上。

    綠色長藤極其粗壯,將整個龍頂山纏繞了起來,猶如力大無窮的虯龍一樣。一根根尖銳的根須,悄聲無息的向十八只掌控祖器的獸王蔓延過去。

    下一刻,十八只獸王發出慘叫聲,被密密麻麻的根須纏住,向龍頂山拖了過去。

    “是食聖花……”

    十八只獸王施展出渾身解數,想要斬斷食聖花的根須,逃脫出去。

    然而,食聖花的根須極其堅韌,即便是以獸王的力量,一次性也只能斬斷一兩根,隨後就有更多的根須湧出來。

    到最後,十八只獸王全部都被綁在龍頂山的山體上面,不停掙扎,嘴裡發出怒嘯聲,震得山嶽不停搖晃。

    “找死。”

    鯤族皇子的龐大身軀快速縮小,化為一個身高兩米的人形男子,身穿紅色戰甲,手持一杆赤紅色的長槊,向張若塵攻伐過去。

    張若塵的手臂一揮,嘩啦一聲,將一大片空間撕裂,形成一道數百米長的空間裂縫,將鯤族皇子逼退出去。

    食聖花制住十八只獸王,使得十八件祖器失去控制,再也無法定住空間。

    緊接著,張若塵的雙手捏出劍訣,凝結出十八柄長達數十米的冰劍,向十八只獸王擊下去。

    “噗嗤。”

    冰劍,形成一連串劍影,擊穿獸王的身體,將它們釘在山體上面。

    獸王的生命力相當强大,並沒有立即死去,依舊在掙扎,發出振聾發聵的吼聲。

    越是如此,它們體內的鮮血,流淌得就越快。

    鯤族皇子向狴犴天王和朱雀仙子的方向望去,怒氣騰騰,道:“你們還不出手嗎?非要看著一個人類,繼續如此倡狂下去?”

    狴犴天王脚踩大地,一半身體陷入水下,一半身體浮在水上,揚聲道:“我們擔心搶了你的風頭。”

    朱雀仙子站在狴犴天王的頭頂,窈窕的嬌軀散發出熾熱的火光,紅唇開合,道:“區區一個人類而已,我們相信以你的實力,必定能够輕鬆將他鎮壓,然後,奪得龍頂山的遠古遺寶。”

    鯤族皇子自然聽得出對方是在諷刺它,心中相當惱火。

    若是,以鯤族皇子一己之力能够將張若塵拿下,又豈會請它們出手?

    事實上,鯤族皇子的確是低估了張若塵,這個人類的實力相當强大,即便它動用出那幾招底牌,估計也無法將他鎮壓。

    况且它的那幾招底牌,暫時還沒有打算拿出來,準備等到爭奪世界之靈的時候才會使用。

    水域蠻獸正在全力圍攻龍頂山,卻遭受黃煙塵、青墨、白黎公主、慕容月等人的阻擊,水面上,出現了大量浮屍,鮮血將那一片水域染成了紅色。

    所有生靈都沒有注意到的是,龍頂山的山體,正在吸收鮮血,使得天地異象,變得越來越詭異。

    朱雀仙子的靈覺相當敏銳,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眺向龍頂山的山頂,道:“戰吧!我也有些好奇,龍頂山出土的遠古遺寶到底是什麼?”

    “唰!”

    朱雀仙子並沒有去救十八只獸王,而是化為一道赤紅色的火光,沖天而起,直接飛向龍頂山的山頂,手持一根火焰羽毛,向下一斬。

    她想破開籠罩龍頂山的迷霧,看清山頂到底是什麼?

    “空間鏡面。”

    張若塵將右手撐起,向頭頂上方的虛空一按。

    下一刻,龍頂山上方的空間凝結成一個圓形鏡面,呈現出半透明的形態,緩緩旋轉,想要將朱雀仙子的攻擊反射回去。

    “破。”

    朱雀仙子的嘴裡念出一個字,手中的火焰羽毛,釋放出一股銳利的氣勁,與空間鏡面碰撞在一起。

    空間鏡面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啪的一聲輕響之後,竟然破碎而開。

    “好强。”

    張若塵暗叫一聲不妙,朱雀仙子的攻擊力强得可怕,即便是動用空間力量也有一些抵擋不住。

    不得已,張若塵只能將沉淵古劍再一次斬出去,劍體上,浮現出三千道銘紋,與火焰羽毛碰撞在一起。

    三千道銘紋爆發出來的毀滅勁,自然是非同小可,將火焰羽毛斬斷,同時也將朱雀仙子的一縷秀髮斬落了下來。

    朱雀仙子倒退回去,懸浮在半空,盯向下方的張若塵,道:“又是三千道銘紋才能爆發出來的千紋毀滅勁,你的聖氣,還真是源源不絕。”

    張若塵的目光如電,沉默不語,身上只有一股滔天的戰意。

    狴犴天王大吼一聲,邁出脚步,向龍頂山的方向衝撞過去。

    鯤族皇子將手中的長槊,猛然插入進水中,凝結成滿天雷電,手掌在長槊上面一拍,頓時一隻由雷電凝成的大鵬,飛在水面,掀起巨大的浪花,向張若塵沖去。

    三大太古巨凶終於聯手,要將時空傳人鎮殺。

    另一個方向,成千上萬只六階蠻獸,再一次發起圍攻,猶如黑壓壓的蝗蟲一樣,將龍頂山完全包裹起來。

    即便黃煙塵和白黎公主等人,都是一等一的强者,卻還是有些應付不過來,全部都受了不輕的傷勢,只能向後倒退。

    “將與張若塵有關的人類全部斬殺,奪取遠古遺寶。”

    一隻化為人形的太古遺種喊出口號,率先登上龍頂山,脚踩山石,向山頂沖去。

    “轟隆。”

    孫大地從龍頂山的山體之中沖出來,化為一隻數十丈高的火焰巨靈猴,厲吼一聲,手中的鐵棍變得足有水桶那麼粗,擊在一隻人形太古遺種的身上,將其打得橫飛出去。

    先前,孫大地遭受鯤族皇子的一擊,並沒有死去,反而進入一種狂暴的狀態,戰鬥力大增。

    小黑站在祭台的邊緣,向山下望去,盯向孫大地的身上,若有所思的道:“這個傢伙,不會也是一隻太古遺種吧?發怒的時候,怎麼與太古時期的赤尻巨靈猴極其相似,散發出來的氣息都帶著一股淡淡的洪荒之氣。”

    小黑有些懷疑,有人在孫大地的體內設定有封印,壓制住了他的部分力量。

    要不然,此刻的孫大地,爆發出來的力量,怎麼會如此驚人?

    隨後,小黑轉過身,看向祭台中心的丹爐。

    丹爐中,再一次釋放出七彩色的霞光,帶有濃烈的丹香。只不過,聖丹的成丹速度實在太慢,直到現在也還只是半成品。

    張若塵、黃煙塵等人撐得到聖丹成丹的那一刻嗎?

    小黑向山下的戰場望去,心中有些著急。

    張若塵將這一片空間踩碎,形成一座混沌地帶,獨自一人將三只太古巨凶擋住。

    三只太古巨凶,沒有一個實力在張若塵之下,靈覺敏銳,速度奇快,可以在最短的時間之內避開破碎的空間,同時,又從另一個方向向張若塵發起攻擊。

    張若塵的身上,已經出現了一些傷痕。

    特別是左肩的位置,出現了一個拳頭大的血窟窿,那是被鯤族皇子的長槊擊傷。

    長槊上面帶有蠻荒古勁,湧入張若塵的身體,使得傷口無法癒合,大量鮮血逸散出來,將他的身體浸染成血紅色。

    本來長槊是擊向張若塵的心臟,最後時刻,張若塵躲避了過去,要不然,他受的傷勢將會比現在嚴重得多。

    “今日,時空傳人的鮮血,將要染紅龍頂山。”

    鯤族皇子的嘴裡發出狂笑聲,再次將長槊擊出去,一張閃電交織而成的電網,也跟著飛了過去。

    在電網的中心,湧出一根電柱,電柱的直徑超過三米。

    張若塵伸出手指向前一點,將空間擊碎。在電柱的前方,空間結構向內坍塌,將所有攻擊力量全部都吞噬了進去。

    “不好。”

    然而,就在這時,張若塵卻渾身冰冷,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危機,就連心臟都是猛烈的抽搐了一下。

    “噗嗤。”

    一根玉白色的長箭,從天外飛來,擊在張若塵的背部,將他的身體射穿。

    箭上爆發出來的力量,在張若塵的胸口炸起一團血霧,從胸前飛了出去。

    長箭在半空飛行了一圈,沖入進一片血雲,落入青天太子的手中。

    青天太子手捏一柄兩米長的青色弓弩,猶如捏著一輪青色的月牙,嘴角帶有笑意,“你們蠻獸各族太弱,那麼多所謂的《半聖榜》强者一起出手,卻拿不下一個張若塵,還是得靠我們不死血族才行。”

    青天太子手中的弓弩,名叫“青天弓”,剛才射出的箭,叫做“白日箭”,為青天部族的一件至寶,專門用來射殺聖境生靈。

    一旦被鎖定,即便是聖境生靈也難逃一死。

    張若塵被白日箭擊穿身體,頓時血染長空,急速向下墜落,消失在龍頂山的七彩雲霧之中。

    這一片天地,變得無比寂靜。

    如同戰神一般的張若塵,最終還是在圍攻之中隕落了嗎?

    在場的人族修士,心情相當複雜,全部都感覺到悲戚,無論張若塵有沒有走火入魔,他也畢竟是一比特人族天驕,能够獨戰三大太古巨凶。

    即便是九大界子,估計也沒有這樣的能力。

    隨著張若塵的隕落,今後,人族還會誕生出如此强大的年輕戰神嗎?

    ……

    (看到有的讀者對《半聖外榜》有些誤解,單獨解釋一下。

    前面寫了,《半聖外榜》並不只是排有無法排入進《半聖榜》的生靈,不死血族的强者,亡靈,異種生物,還有就是無法確定實力的一些生靈,全部都是排在外榜。

    可以說,《半聖外榜》前一百比特的强者,與《半聖榜》上的生靈一樣强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