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魔天太子一掌擊在黃天皇女的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勁的推送力量,直接將她送到百里之外。

    黃天皇女僅僅只是剛剛跨入一線强者序列,比青天太子還要弱一些,若是與張若塵交手,最多也就只能支撐幾招,恐怕就會被打死。

    正是這個原因,魔天太子才將她送走。

    張若塵在第一時間,把白日箭搭在弓弦上面,將青天弓拉出了一個巨大的弧度。

    僅僅只是弓骨彎曲的時候,形成的力量波動,也都發出震耳的風雷之音。

    “嘩——”

    白日箭化為一道白虹,飛了出去,跨越百里的距離,擊向黃天皇女。

    黃天皇女橫刀一擋,刀身與白日箭撞擊在一起。

    箭上蘊含的强大力量,將黃天皇女撞得飛了出去,一連撞穿兩座山峰,轟的一聲,墜落到了地上。

    黃天皇女從亂石中爬出來,受了極重的內傷,雙臂猶如陶瓷一樣,裂開很多血紋。

    “噗。”

    黃天皇女吐出一口鮮血,半跪在地上,使用長刀支撐著身體,才沒有倒下。

    黃天部族的一群半聖,立即趕了過去,將她守護在中心位置,以免再次遭到張若塵的攻擊。

    若是,張若塵再射出一箭,黃天皇女未必還擋得住。

    魔天太子啟動帝殺魔劍中的兩千道銘紋,引動出一股强大無匹的千紋毀滅勁,拖出一道數百米長的劍光,向張若塵橫斬過去,封锁張若塵發起第二次攻擊。

    張若塵沒有與魔天太子硬碰,身體一晃,從原地消失,跨越空間,來到魔天太子的身後。

    魔天太子的眼睛餘光,向身後瞥了一眼,自然是察覺到張若塵的氣息,但是,此刻他正一劍斬向前方,根本收不住帝殺魔劍。

    於是,他輕喝一聲,將聖氣源源不斷注入進胸口的護心鏡。

    隨即,護心鏡散發出血紅色的光華,在鏡面的邊緣,延伸出一塊塊堅硬的甲片,形成一具密不透風的血鎧,將魔天太子的全身都包裹進去。

    “嘭!”

    張若塵一劍劈在魔天太子的背部,頓時,血鎧上,浮現出十尊聖影,竟是將沉淵古劍擋住了片刻。

    就是這麼片刻時間,十尊聖影蘊含的防禦力,將劍上的力量化解了一大半。

    等到沉淵古劍,劈在鎧甲上面,力量已經大幅度消减。

    魔天太子硬抗下這一劍,身體不受控制向前一撲,撞擊在遠古祭台上面,將數十萬斤重的巨石撞得粉碎。

    張若塵向遠古祭台走了過去,道:“又一具十聖血鎧,倒是有點意思。”

    “轟!”

    魔天太子將四周的巨石震得飛出去,重新走出來,臉色相當蒼白,精神狀態下降了很多。

    承受剛才那一劍之後,魔天太子傷得更重,同時,也認識到自己與張若塵的差距。

    雖然說,張若塵的力量,與他處在伯仲之間。

    但是,張若塵在劍道上面的造詣,卻遠遠超過他,劍術更加精妙,變化莫測,讓他防不勝防。

    其實,魔天太子的速度、劍道、實戰經驗,在同境界,也都是頂尖級別,甚至超過很多下境聖者。

    唯獨只有在張若塵的面前,才顯得一無是處,猶如肉靶一般,只能被動挨打。

    “遇上你這樣一個强大的對手,也只能動用十聖血鎧的力量了!”

    魔天太子雙手抓住劍柄,緩緩的將帝殺魔劍舉過頭頂。

    隨即,他身上的十聖血鎧散發出刺眼的血光,使得方圓數百裏的天空和大地都變成血紅色。

    渾厚的血氣,在他的脚下湧動,將圍住龍頂山的雲海沖散,反而凝成一片浩浩蕩蕩的血氣海洋。

    魔天太子站在破破爛爛的祭台中心,得到十聖血鎧的加持,宛如化身為一尊蓋世魔神。

    “十聖之力。”

    十尊聖影顯現了出來,站在魔天太子的十個方位。

    緊接著,魔天太子揮劍一斬,拖出了一道長長的劍氣。

    以魔天太子現在的肉身强度,完全能够承受住十聖之力。

    只不過,他的修為終究沒有達到聖境,並不是真正爆發出“十聖之力”,只是爆發出了“偽十聖之力”。

    此刻,他劈出的這一劍,大概相當於兩、三比特下境聖者的合力一擊。

    “啪啪。”?劍氣飛過之處,空間脆弱得就像紙張一樣,瞬間就崩碎而開。

    那些圍觀的修士,全部都已經被驚呆。

    “竟然連十聖之力都動用出來,暗道就不怕天塌地陷嗎?”

    “快逃吧!這兩人太生猛了,聖境生靈前來,多半都要被打趴下。這裡不能再待下去,大地板塊已經快要被他們打得碎裂。”

    ……

    絕大多數生靈都在向遠處沖出,遠離張若塵和魔天太子,生怕遭受波及。

    面對魔天太子的最强一擊,張若塵卻是處變不驚,不閃不避,爆喝一聲:“給我崩塌。”

    眼看强大的劍氣,就要落在張若塵的身上。

    劍氣的前方,空間卻出現密集的裂痕,快速向內坍塌,最後,徹底破碎而開。

    强大的劍氣,與坍塌的空間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轟鳴。

    隨即,空間裂痕變得更大,快速向下延伸,咵的一聲,將七千多米高的龍頂山穿透。

    “這是要幹什麼?滅世嗎?”

    空間大規模塌陷,聲勢浩大,正在山下對決的淨天太子和歲寒,立即停下戰鬥,向遠處逃遁。

    蓋天嬌使用碗口粗的鐵鍊,穿過狴犴天王鼻孔,站在這只太古巨凶的背上,手持鐵鍊,大吼一聲:“還不快逃,這裡馬上就要毀滅。”

    狴犴天王相當惱怒,做為太古巨凶,居然被一個人類當成坐騎一般踩在身下,可謂是丟盡了顏面。

    此刻,它卻沒有別的選擇,只得邁開四蹄,使用最快的速度向遠處沖去,必須要儘快逃離這一片地域。

    “再快一些,空間裂縫正在向這邊蔓延。”

    蓋天嬌一掌拍在狴犴天王的頭頂,這一掌的力量極大,差一點將狴犴天王打得栽跟頭。

    “轟隆隆。”

    龍頂山被空間裂縫撕裂成數十塊,化為一塊塊巨大的山體,墜落進空間漩渦,很快就在地平線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那是一座具有上百萬年歷史的古老神山,在青龍王朝,相當著名,高達七千多米,佔據數十裏的地域,然而,頃刻間,龐大的山體就徹底崩碎。

    在昆侖界,空間結構相當穩固,很難看到如此大規模的空間崩碎顯現,即便是站在金字塔最頂端的大聖,想要打碎這麼一大片空間,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這一幕相當震撼人心,在眾人的心中,留下無法磨滅的印象。

    魔天太子逃到距離龍頂山的三百裏之外,站在一片翠綠色的山林中,眺望遠處破碎的空間,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隨手一掌就將空間打碎,還把我的最强一擊破去,在青龍墟界,張若塵簡直就是無敵的代名詞,誰還能將他戰勝?”魔天太子暗道。

    就在這時,魔天太子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危機,渾身肌肉猛烈的以收縮,猶如條件反射一樣,向左側撲了出去。

    即便,他的反映速度已經快到極點,卻還是遲了一步。

    “噗!”

    白日箭擊在魔天太子的左肩,將他打得拋飛出去,撞擊在地面,把一大片針葉松林推平,形成一個直徑數十米的大坑。

    張若塵飛落下來,將白日箭收回,站在半空,向林中的大坑看去。

    坑中空空如也,沒有魔天太子的身影。

    “不愧是即將肉身成聖的人物,果然是經得住揍。”

    張若塵微微的一笑,順著魔天太子殘留在空氣中的氣息,追殺了上去。

    片刻後,張若塵將魔天太子追上,使用白日箭將他鎖定,道:“就算身穿十聖血鎧,你又能承受得住幾箭?”

    “該死,我都已經接近肉身成聖,速度何等之快,他怎麼這麼快就追了上來?”

    魔天太子展開兩對暗紅色的肉翼,以最快的速度飛行。

    “嘭。”

    白日箭拖著數十米長的尾巴,擊穿魔天太子左側的兩翼,大量鮮血湧出來,灑滿長空。

    魔天太子無法控制重心,墜落到地面。

    到達地面,魔天太子大吼了一聲,化為一尊血紅色的巨人,在山嶺之間急速奔跑。

    他邁出一步,可以跨過大河。

    他縱身一躍,能够越過大山。

    “張若塵,何必要做得這麼絕,做人留一線,山水有相逢。”

    魔天太子一邊咳血,一邊喊了一聲。

    就在剛才,他又被張若塵射了七八箭,即便是穿有十聖血鎧,也有一些承受不住,白日箭的衝擊力太强,震得他傷上加傷。

    繼續下去,他必死無疑。

    張若塵搖了搖頭,笑道:“你居然跟我談做人留一線?今日,放你一條生路,日後再見,你還不是要來吸我的血液?人族和不死血族本就是絕對的敵人,沒有什麼條件可以講。”?

    “嘣。”

    白日箭又飛出去,擊向魔天太子的後腦勺。

    突然間,天空出現一道血紅色光門,一面十字盾牌,從光門中急速飛出,與白日箭碰撞在一起,將急速飛向的白日箭打得偏移方向,沉入進地底。

    “轟隆。”

    十字盾牌與白日箭碰撞的位置,整片山林都被推平,變成了一片曠野。

    張若塵停止飛向,輕咦了一聲,抬起頭向上方的光門望去。

    魔天太子停了下來,沒有繼續逃,望著天空,反而大笑一聲:“齊生,你來得太遲了一些,你的皇妹焰心公主,已經死在張若塵的劍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