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即便動用劍陣,你們也不可能逃掉,我們不死血族對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是勢在必得。”

    易古血聖面帶笑意,將血刀橫在身前,體內湧出的血氣,變得更加旺盛。

    他的實力,的確比張若塵要略微弱一些,繼續戰下去很有可能會敗,但是,將張若塵攔住一時半刻卻並不是難事。

    等到齊天太子和不死血族別的强者趕過來,張若塵怎麼可能還有活路?

    “使用陣法。”張若塵道。

    張若塵沒有太大的把握與黃煙塵能够將陰陽兩儀劍陣的威力施展出來,只不過,以現在的局勢,只能選擇這麼做。

    “唰!”

    “唰!”

    張若塵與黃煙塵的身形一晃,向左右兩側飛出去,拉開百丈的距離。

    緊接著,兩人開始演練陽儀九劍和陰儀九劍,兩人體內的劍意,化為光柱,湧了出來。

    易古血聖顯得很淡然,揚聲道:“最多再過十個呼吸的時間,不死血族的强者就能全部趕過來。你們現在還做垂死的的掙扎,有意義嗎?”

    漸漸的,易古血聖眼中露出一道慎重的神情,在張若塵和謊言的身上,感受到一股越來越强烈的壓迫力。

    他們這是要幹什麼?

    張若塵和黃煙塵釋放出來的兩股劍意,快速纏繞在一起,在二人的脚下,一個巨大的太極八卦,顯現了出來。

    張若塵一分為九,黃煙塵也一分為九。

    下一刻,十八道人影同時出現,在太極圖上面舞劍。

    太極圖波及的範圍越來越廣,很快就將易古血聖席捲了進去。

    陰陽兩儀劍陣是以人為陣基,以天地兩儀為羅盤,以陰陽玄妙為動力,如今,張若塵和黃煙塵的默契出奇的好,竟然達到“劍意想通”的境界。

    “這是……陰陽兩儀劍陣……”

    陰陽兩儀劍陣,比懸天武聖和凝靜武聖的天地劍陣,不知厲害多少倍,易古血聖活了接近五百年,怎麼可能沒有聽說過它的威名?

    易古血聖感覺到危險,沒有任何猶豫,雙翼一展,向後方逃去。

    “還想逃?”

    張若塵和黃煙塵幾乎同時舉劍,將青龍墟界附近的天地靈氣全部都調動過來,彙聚向聖劍,又向易古血聖逃走的方向斬了過去。

    “嘩——”

    絢爛的劍芒,如同一輪明亮的月亮,飛向正在急速逃命的易古血聖。

    易古血聖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機感,動用出逃生秘術,體內的血液燃燒了起來,爆發出比平時快了數倍的速度。

    “面對兩個小輩,竟然要動用逃生秘術,真是丟臉。”

    易古血聖已經飛到數十裏之外,卻還是感受到急速追上來的恐怖劍氣,使得他背心冒出冷汗。

    “可惡,動用出逃生秘術,竟然也逃不掉。”

    易古血聖渾身經絡全部都凸起來,整個人變得極其猙獰,急速轉身,將血刀向前劈了出去。

    “嘭”的一聲,易古血聖手中的血刀斷裂,化為金屬碎片。

    月牙形狀的劍氣,如同切割豆腐一般,將易古血聖齊腰斬斷成兩節。

    劍氣上面,帶有陰陽兩種力量,使得易古血聖的上半身在燃燒,下半身卻被寒冰凍結。

    易古血聖並沒有死去,嘴裡發出淒厲的叫聲,承受著前所未有的痛楚。

    “本聖已經凝結出聖源,修煉出聖血,生命層次遠超你們,生命力不是你們這些凡人可以……想像……你們殺不死我……咳咳……”

    易古血聖的嘴裡發出吼聲,然而,使用渾身解數,卻根本無法重新凝合身體,聲音變得越來越微弱。

    “本聖……不甘心……”

    片刻後,易古血聖的上半身被燒成白骨,下半身被永久凍結。

    一尊實力強大的聖境生靈,終究還是隕落。

    很多生靈都看到這一幕,感覺到心驚膽顫。

    要知道,那是一尊全盛狀態的血聖,站在下境聖者之中的巔峰,卻沒能擋住張若塵和黃煙塵的一劍,讓人不恐懼都不行。

    “一起出手,鎮壓他們二人。”

    齊天太子、秋雨、吞天魔龍、天命大帝全部都已經飛到百里之內,聯合另外幾比特聖境生靈,同時打出一招攻擊。

    太極圖急速旋轉,爆發出來的威力越來越强大,將附近的星辰之力也都引了過來。

    驀地,張若塵和黃煙塵同時向前一斬,由劍氣、天地靈氣、星辰之力凝成的太極圖,向前飛了出去。

    “轟隆!”

    直徑足有數十裏長的太極圖,在其內部,一陰一陽兩股力量在急速轉動,將所有攻擊力量全部都擋下,並且,還在繼續向前飛。

    “一座劍陣而已,竟然可以借來星辰之力,爆發出如此可怕的威力。”

    看著碾壓過來的太極圖,齊天太子、秋雨、天命大帝等人,全部都露出沉凝的神色。

    他們動用出絕學,不得不全力以赴,抵擋太極圖。

    張若塵和黃煙塵沒有繼續施展陰陽兩儀劍陣,按照張若塵的預估,打出剛才那一擊後,黃煙塵體內的聖氣已經消耗了七八成,很難繼續支撐下去。

    “走。”

    張若塵打出一道白色聖氣,化為霧橋,將黃煙塵卷到身邊,動用出空間大挪移,以最快的速度向大司空和二司空所在小行星飛去。

    “嘭。”

    十數比特頂尖强者聯手,將太極圖擊碎,再次向張若塵和黃煙塵追了上去。

    除此之外,還有另外數百位來自各個種族的强者,也在急速飛行,從四面八方飛了過來。

    張若塵將青天弓和白日箭取出來,一邊向前飛去,一邊開弓射箭。

    “噗!”

    “噗!”

    “噗!”

    連開三箭,張若塵將擋在前方百里之外的三只獸王射殺。

    秋雨的背上,長出兩隻三十多米長的火翼,追在張若塵的身後,道:“張若塵,若是你將世界之靈交給我,我可以保住你的一條性命。我很惜才,不希望你隕落在這一片星空。”

    張若塵大笑一聲:“你的口氣還真大,想要保住別人的性命,保得住自己的性命嗎?”

    “對你來說,今天已經沒有第二條路,只能選擇相信我。”秋雨說道。

    張若塵略微停了一下,向身後的方向望去。

    秋雨以為張若塵做出了决定,要將世界之靈交給他,換取活命的機會,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道柔和的笑意,道:“你做出了一個明智的决……定……”

    張若塵的雙臂,浮現出青龍和青象的虛影,將青天弓拉成滿月,瞄準後方的秋雨,一箭射了出去。

    這一箭,張若塵動用出了全力。

    白日箭帶著震耳欲聾的風雷聲,數十根手腕粗的雷電在箭矢上面交織,頃刻間,飛到秋雨的身前。

    張若塵射出的白日箭,比青天太子射出的白日箭,厲害了太多,秋雨不敢去接,只得橫移脚步,向右躲閃。

    白日箭從秋雨的勁邊飛過,割斷了一縷長髮。

    “噗嗤。”

    白日箭將秋雨後方的一比特不死血族准聖的身體擊穿,隨後,又飛了回去,落入張若塵的手中。

    秋雨的臉上露出寒意,沉聲道:“敬酒不吃吃罰酒,是你自己要找死,怨不得別人。”

    浩瀚的星空之中,青墨、白黎公主、大司空、二司空、陌染公主、孫大地站在一顆小行星上面,十分擔憂的望著遠處一場一場驚險的戰鬥。

    張若塵和黃煙塵遭到數百比特頂尖高手的追殺,其中,不乏有聖境生靈,有好幾次,他們二人都差一點陷入包圍圈,最後卻都殺出一條血路,沖了出去。

    宇宙中,漂浮著數十具屍骸,修為最低都是渡過一次准聖劫的准聖。

    經歷接連不斷的大戰,張若塵和黃煙塵都受了一些傷勢,身上鮮血淋淋。

    “不行,我要去接應他們。”

    青墨十分焦急,顧不得黃煙塵對她的交代,沒有繼續看守陌染公主,而是解開體內的封印,爆發出聖境修為,向五百里外沖了過去。

    青墨的本體,乃是一株生長了四萬多年的青墨聖藤,修為相當高深,超越了下境聖者的境界。

    陌染公主的雙眸之中,浮現出一道詭異的笑容,嘴裡念出兩個字:“破封。”

    在她的體內,一連響起三十六道斷裂聲,血液深處的三十六根封印聖紋崩斷,强大的聖氣湧了出來,凝結成九條龍影。

    “吼!”

    九條黑色龍影,攜帶魔煞之氣,化為九道黑色流光飛出去,在一瞬間,分別沖入進大司空、二司空、孫大地、白黎公主的胸膛。

    陌染公主的攻擊,不僅出其不意,而且速度奇快,根本無法躲閃。

    三人一獸全部都口吐鮮血,發出慘叫聲,拋飛了出去。

    “不好。”

    剛剛飛出去的青墨,察覺到身後的變故,立即轉身……

    就在青墨轉身的那一瞬間,陌染公主已經出現在她的身前,絕美的臉蛋上面露出一道妖媚的笑容。

    “噗嗤。”

    陌染公主的手指,擊穿青墨的胸口,雪白的玉指,從青的背心冒了出去,有著一滴滴鮮血從指尖滑落。

    “啊……”

    青墨的嘴裡發出一道慘叫,痛得渾身顫抖,胸口的位置,一縷縷聖氣從傷口中不斷逸散出去,生命力正在快速流失。

    “不!”

    看到這一幕,孫大地和大司空都在怒吼,眼中全是血絲,憤怒到了極點,不忍心看到青墨死去。

    但是他們卻都受了重傷,爬起來都很難,更別提去救青墨。

    孫大地已經完全清醒過來,意識到陌染公主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人物,眼中帶有淚水,大吼道:“你到底是誰?”

    陌染公主的身上,再也沒有任何偽裝,顯現出冷酷、邪媚的氣質,鄙夷的盯向孫大地和大司空,道:“兩個蠢貨,我乃青龍帝君的第一妃,魔冉王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