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行星的表面,覆蓋有一層陣法光罩。

    魔冉王妃飛來後,陣法光罩立即打開,兩位八龍武聖騎著三十多丈長的鐵鱗獸,騰飛起來,將魔冉王妃接到一座墨黑色的石城裡面。

    小行星的內部,有一座大型靈晶礦,青龍墟界的陣法大師將靈晶礦利用起來,花費數百年時間,把這顆小行星改建成魚龍境以上修煉者可以暫時居住的地方。

    “拜見魔冉王妃娘娘。”

    石城中,所有修士全部都恭恭敬敬的向魔冉王妃行禮,包括一些修為比魔冉王妃更高的聖者也不例外。

    青龍帝君,乃是青龍王朝第七十六任君主,也是青龍墟界最强大的生靈之一,看上去五六十歲的模樣,雖然修為强大,卻顯得相當憔悴。

    見到魔冉王妃歸來,青龍帝君立即放下酒杯,沖下階梯,迎了上去,抓住魔冉王妃的雙手,關切的問道:“愛妃,將世界之靈奪下來沒有?”

    魔冉王妃冷冰冰的瞥了青龍帝君一眼,抽回纖細的玉手,一巴掌扇了過去,啪的一聲打在青龍帝君的臉上,將其打得摔倒在地。

    威震天下的青龍帝君,居然被魔冉王妃抽了一巴掌。

    幸好青龍王朝的修士沒有看到這一幕,要不然,他們肯定會被驚掉下巴。

    “廢物,青龍王朝都已經毀滅,你還有心思喝酒?”

    青龍帝君從地上重新爬了起來,並沒有發怒,反而主動討好魔冉王妃,笑道:“愛妃息怒,愛妃息怒,本君只是一具聖魂分身待在這裡,坐鎮據點,真身已經前往青龍墟界附近的星空,正在與昆侖界的强者鬥法,並沒有喪失鬥志。”

    魔冉王妃凝視了青龍帝君一眼,果然發現,眼前的青龍帝君只是一具聖魂分身,並非真身。

    “昆侖界出動了多少强者?”魔冉王妃問道。

    青龍帝君說道:“據說,昆侖界發生了大動亂,各大勢力自顧不暇,就連兵部都將大批墟界戰士撤回昆侖界。囙此,只有一些聖境中的强者趕來爭奪世界之靈,那些傳說中的聖境王者,卻是一個也沒有出現。”

    “昆侖界發生了大動亂?”

    魔冉王妃的雙眸一亮,露出一抹笑意。

    看到魔冉王妃露出笑容,青龍帝君欣喜若狂,連忙又道:“我們抓到了一比特實力強勁的人族修士,從他的嘴裡,拷問出了一些關於昆侖界的資訊。”

    “聽說,大威大德女聖皇失踪,很有可能已經隕落,昆侖界群龍無首,各方勢力野心勃勃,想要趁此機會顛覆第一中央帝國。無論是人族疆土,還是蠻荒秘境,都發生了大動亂,殺得血流成河,堆屍如山。”

    魔冉王妃的手指輕輕摸著下巴,笑道:“蠻荒秘境也發生了大動亂?”

    “不久前,昆侖界有一隻蓋世無雙的太古遺種修煉到獸皇境界,想要綜合蠻獸各族,一統蠻荒秘境,掀起中古之後最慘烈的大戰。”青龍帝君說道。

    魔冉王妃微微抿著小嘴,問道:“昆侖界那邊有些什麼厲害的人物趕來爭奪世界之靈?”

    “與我實力相當的人物,至少有六七個。比如,兵部的青霄天王,不死血族的無空血聖、元一血聖。”

    “不過,最頂尖的高手,全部都相互牽制住,很難直接參與到爭奪之中。世界之靈還沒有出世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爆發了四五次大戰。”青龍帝君說道。

    魔冉王妃點了點頭,道:“把青龍王朝的帝符給我,我要調動這裡所有的武聖,將世界之靈追回來。”

    帝符象徵著青龍帝君,可以調動青龍王朝的一切力量。

    然而,青龍帝君卻沒有任何猶豫,將帝符取出來,一邊笑著,一邊放到魔冉王妃的手中,道:“愛妃,等你凱旋歸來,本君……”

    青龍帝君的話,還沒有說完,魔冉王妃抓著帝符已經離開。

    “每次都這樣,越來越藐視本君,到底誰才是青龍王朝的帝君?”

    “轟!”

    直到魔冉王妃帶著一群武聖,飛出小行星,青龍帝君才爆發出滔天怒火,將石質的宮殿砸得粉碎。

    魔冉王妃在他面前的時候,青龍帝君卻絕對不敢露出一絲惱怒的模樣,只會努力討好她,能够摸到她的手,都是一件讓他感到無比幸福的事。

    就連青龍帝君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得如此窩囊?如此懼怕她?

    ……

    彗星的表面,全是暗青色的寒冰,飄著雪花,冷寒到了極點。

    以張若塵和黃煙塵的修為,也感覺到冰寒刺骨。

    張若塵猶如一塊屹立不倒的豐碑,站在寒冰上方,將黃煙塵的嬌軀擁在懷中,體內的陽剛之氣化為火焰,驅散從四面八方湧來的寒氣。

    “我們終於還是逃了出來,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黃煙塵抬起頭,盯向張若塵那張俊美的側臉。

    張若塵的目光有些銳利,不帶一絲感情,道:“你到底是誰?”

    黃煙塵微微一怔,道:“塵哥,你為何會這麼問?你怎麼了?”

    張若塵近距離盯著黃煙塵的雙眼,感覺到相當疑惑,沉默了很久,將自己心中所想,說了出來:“你的身上,有太多她的影子,我已經看不清你到底是誰。”

    先前,張若塵與黃煙塵一起施展出陰陽兩儀劍陣,簡直契合到了極點,就像他們已經演練過很多次了一樣。

    在那一瞬間,張若塵幾乎認為站在對面的女子,就是八百年前的池瑤。

    兩人一起練劍,一起遊山,一起看天上的星辰。

    張若塵不相信與黃煙塵第一次演練陰陽兩儀劍陣,能够將劍陣施展到那種境界。

    黃煙塵緊咬著嘴唇,眼睛眨巴,露出淒楚的神色,漸漸低下了頭。

    “你怎麼了?”張若塵問道。

    黃煙塵輕輕搖頭,歎道:“你終究還是忘不了她,在你心中最愛的人,一直都是她。我……只是她的影子吧?”

    “沒有。”

    “你不承認也沒用,你那麼恨她,還不是因為你對她愛到了極點?你騙不了我,因為,我們洞房花燭夜的時候,你都喊著她的名字。”黃煙塵眼淚如注,傷心欲絕。

    張若塵本就心中有愧,沒有繼續與她爭辯,眼神有些迷茫,道:“當我剛才的話沒用說過吧!”

    黃煙塵也沒有逼迫張若塵,囙此,繼續去追究,很有可能會適得其反。

    黃煙塵能够感受到,張若塵對她已經有些疏遠。

    彗星的飛行速度快到極點,離青龍墟界越來越遠,很快就來到另一片星空。

    繼續待在彗星上面,很可能會迷失在浩瀚的宇宙中,無法回到昆侖界。

    張若塵使用出空間大挪移,離開了那顆彗星,來到一顆較大的枯寂行星的地表。

    張若塵將天眼釋放出來,向上眺望,觀察星辰的運行軌跡,很快就發現了一些較為熟悉的星域,判斷出昆侖界的大致位置。

    “我們距離昆侖界太遙遠了,以我們現在的速度,飛一千年也回不去,必須要借助蟲洞,進行空間跳躍。”張若塵道。

    黃煙塵道:“青龍墟界的附近,有一座蟲洞,我們知道它的大致位置,距離我們並不是很遠。”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肯定有很多聖境生靈守在那裡,我們趕過去,無疑是自投羅網。”?張若塵想過使用空間傳送陣返回昆侖界,只不過,以他現在的空間造詣,只能佈置基礎傳送陣,一次性最多只能傳送三十萬裏。

    在這茫茫星空之中,三十萬裏實在太短。隨便兩顆星辰之間的距離,也是數百萬裏,甚至上億裏。

    張若塵的心中一動,想到在龍頂山地底挖出的那座空間傳送陣,相當好奇,傳送陣上標記的空間座標,到底是什麼地方?

    現在,已經奪下世界之靈,正好可以啟動空間傳送陣,趕過去一探究竟。

    須彌聖僧不可能無緣無故在青龍墟界留下一座空間傳送陣,這座傳送陣,肯定有非同一般的作用。

    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取出來,嘗試與接天神木和小黑溝通,然而,圖卷世界依舊處於封閉狀態,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那座陣法,放在圖卷世界,既然圖卷世界封閉,自然也就取不出來。

    “塵哥,你不用那麼著急,只要能够與你在一起,即便一輩子待在這顆寸草不生的星球上面,我也覺得無比幸福。”黃煙塵安撫張若塵的情緒。

    張若塵心中愧疚感更深,緊緊抓住黃煙塵的小手,目光堅定,道:“放心吧,我一定會帶著你回到昆侖界。”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張若塵一邊等待小黑和接天神土鎮壓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一邊煉化聖丹的殘餘丹氣,努力提升修為境界。

    在這看似一片安靜祥和的星空中,危險隨時都會來臨,張若塵根本不敢有絲毫懈怠,必須全力以赴讓自己變得更加强大。

    三天后。

    張若塵和黃煙塵所在的星球四周,飛來數十顆小行星。

    每一顆小行星上面都站著一比特來自青龍墟界的武聖,在魔冉王妃的帶領之下,他們將整個星球包圍了起來。

    “終究還是追上來了!”

    張若塵有所察覺,立即睜開雙眼,站起身來,向頭頂上方的星空望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