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鬼影子相當高大,長有獨角和獠牙,血月鬼王站在它的手掌心,渾身散發著聖潔的白光,唯獨只有眉心的一個血紅色月牙印記顯得格外妖异。

    血月鬼王的雙手一合,使用鬼火,將枯燕武聖的聖魂煉製成一枚雪白的丹藥,捏在兩指之間,放入嘴唇。

    “哧哧。”

    血月鬼王的體內光暗交替,聖氣和鬼氣相互糾纏,漸漸的,眉心的血月印記變得更加鮮紅欲滴。

    包括魔冉王妃在內,青龍王朝的諸位武聖,全部都感覺到頭皮發麻,背心涼颼颼的,無論他們的修為和心境再如何强大,雙腿也忍不住顫抖。

    枯燕武聖乃是老一輩的九龍武聖,修為何等强大,居然被對方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死,就連聖魂都被抽出身體,煉成魂丹。

    那尊鬼王的修為,得有多麼恐怖?

    “逃……逃……趕快逃……”

    魔冉王妃飽滿的酥峰,猛烈的起伏了一下,嬌喝一聲,隨後,駕馭九條黑色龍影,以最快的速度向星空中逃去。

    “真是該死,為何在青龍墟界外的時候,張若塵沒有將這位鬼王請出來?”

    此刻,魔冉王妃相當後悔,早知道明宗有一尊如此可怕的鬼王,那麼她無論如何也不敢去招惹張若塵。

    “絕對是一尊比上境聖者更加强大的鬼王。”

    另外四比特九龍武聖嚇得臉色蒼白,感受到血月鬼王體內湧出的恐怖煞氣,各自施展出最快的速度逃命。

    “回來。”

    血月鬼王輕喝一聲,嘴裡吐出一道魔音。

    四比特九龍武聖本來都已經沖到半空,即將逃離這顆星球,但是,聽到魔音之後,他們的聖魂遭受重創,腦中傳出一股撕心裂肺的昏痛,無法控制體內的聖氣,從半空墜落下來。

    魔冉王妃也遭到魔音攻擊,不過,她已經飛到遠處,修為也更加高深,身體只是向下墜落了一小段距離,很快就停了下來。

    “好厲害。”

    魔冉王妃的額頭上冒冷汗,臉色蒼白得猶如一張紙一樣。

    魔冉王妃的修為已經相當强大,卻還是被嚇得動用聖旨,借助聖旨的力量,以更快的速度逃命。

    墜落到地面的四比特九龍武聖,全部都七孔流血,相當淒慘,但是,他們畢竟不是下境聖者,肉身和武魂都相當强大,並沒有被魔音震死。

    “各位,我們已經逃不掉,不如與她拼命,或許能够拼出一條活路。”王世祖從大坑中爬出來,渾身血痕,卻又戰意沸騰。

    另外三比特九龍武聖也都是意志堅定的人物,明知無法逃走,也就决定拼死一戰。

    “天龍通神法。”

    王世祖的手指在身上擊了九次,施展出一種刺激自身戰力的秘術。

    天龍通神法,與昆侖界流傳的各種通神法,都是起源於上古巫道,屬於禁忌秘術,可以燃燒體內的血氣、精氣、聖氣,在短時間內,爆發出超越自身十倍的力量。

    另外三比特九龍武聖,也動用出天龍通神法,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强烈,他們體內的血液,像是大河在奔湧,發出轟隆隆的聲音。

    四比特九龍武聖本來就是超凡入聖的大能,動用出禁忌秘術,自然也就更加恐怖,很像是四只洪荒巨獸,可以吞天噬地。

    血月鬼王顯得相當淡然,赤著一雙玉足,脚踩一條鬼霧長橋,似一比特月光仙子一般,向四比特九龍武聖走了過去。

    “焚天印。”

    一比特身材瘦小的武聖,雙手一拋,打出一個巨大的火球。

    火球中,包裹著一枚千紋聖器級別的鐵印,所有銘紋全部都浮現出來,散發出炙熱的力量。

    血月鬼王反手一拍,手掌如神玉一般晶瑩剔透,將所謂的焚天印打得倒飛回去。

    那位身材瘦小的武聖心中大驚,連忙向後一退,避開倒飛回來的焚天印。

    他還沒有站穩脚步,血月鬼王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一掌擊向他的頭頂。

    “不……”

    那位身材瘦小的武聖,沒能擋住血月鬼王這一擊。

    嘭的一聲,血月鬼王的手掌,將他的腦袋打入進腹中,頸部的位置,一根血柱湧了出來。

    血月鬼王的手指,在他的身上一點,抽出聖魂,使用鬼火,再次煉製魂丹。

    另外三比特九龍武聖,趁此機會,攻了過去,全部都動用出最强的招式。

    血月鬼王一隻手煉製魂丹,另一隻手,同時與三比特九龍武聖鬥法。

    等到她將魂丹煉製成功的時候,另外三比特九龍武聖,全部都被鎮壓得趴在地上。

    直到這個時候,三比特武聖才清楚意識到自己與血月鬼王的差距是何等巨大,竟然還妄想擊殺對方,真的是太可笑。

    張若塵道:“她的修為增强了一大截,難道已經渡過了第三次鬼劫?”

    血月鬼王將魂丹吞入嘴裡,顯得很優雅,如同是在品嘗糕點,沒有人能够想像那是一比特聖者的聖魂。

    隨即,她盯向地上的三比特九龍武聖,眼中露出一絲火熱的光芒,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猶如是在看著最美味的食物。

    看到血月鬼王的眼神,三比特九龍武聖的心頭全部都咯噔了一聲,一股凉意從頭傳到脚。

    “我們成聖不易,鬼王大人,求你放我們一條生路。”其中一位九龍武聖顫聲說道。

    在死亡面前,即便是聖者也難以坦然面對,不得不放低姿態哀求對方,希望能夠換取活命的機會。

    “嘭!嘭!嘭!”

    血月鬼王相當無情,碾壓了過去,三比特九龍武聖的聖軀爆裂而開,化為三團血霧,唯有聖源和一些堅硬的聖骨墜落到地面。

    血月鬼王的五指開合,將三比特九龍武聖的聖魂收入進掌心,很快就又煉製成三枚魂丹。

    要將先前服下的兩顆魂丹煉化,需要一定的時間,囙此,血月鬼王沒有繼續服用魂丹,而是將它們收了起來。

    血月鬼王向張若塵望過去,道:“那位王妃動用了一比特通天境聖者的聖旨,速度不在我之下,已經追不上她。其餘那些八龍武聖,需不需要收拾掉?”

    青龍王朝的諸位八龍武聖也在逃命,只不過,他們逃命的速度並不快,血月鬼王全力追上去,還是能够殺掉一些。

    “算了,青龍王朝覆滅之後,他們已經是無家可歸的人,沒必要再趕盡殺絕。”張若塵道。

    張若塵奪走了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本就不是什麼光彩的事,現在,再對他們趕盡殺絕,那就太過分了!

    再說,那些八龍武聖即便逃走,對張若塵也不會有太大的威脅,以張若塵的修煉速度,很快就會將他們遠遠的甩在身後。

    強龍何必與蛟蛇計較?

    血月鬼王沒有再問別的事,重新返回圖卷世界,繼續修煉。

    “血月鬼王的修為真是可怕,足以與《英雄賦》上的幾人比肩,你當初到底是什麼手段將她騙到身邊?”黃煙塵的眼眸眨巴,好奇的問道。

    “反正不是美男計。”張若塵半開玩笑的說道。

    張若塵將五位九龍武聖的五顆聖源收了回來,同時,又將沉淵古劍打出去,讓它去煉化五位九龍武聖遺留下的戰兵。

    五顆聖源全部都散發出神聖的聖光,與星辰一樣明亮奪目,在聖源的內部,各有一條龍形的魂影,顯得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五顆聖源,可以交給圖卷世界中的那些土著人類半聖煉化吸收,說不一定,能够造就出五位聖者出來。”

    張若塵知道,白黎公主和小黑可是將好一些土著人類半聖都收入進圖卷,完全可以將他們收入明宗。

    “張若塵,你必須將五顆聖源留給我,我很快就要成聖,需要大量養分。”

    食聖花沖了過來,直接伸出五根根須,向張若塵討要聖源。

    食聖花吸收了那位八龍武聖的精氣和血氣之後,果實終於成熟,散發出璀璨的銀芒,散發出誘人的清香。

    只要再沉澱一段時間,它將果實中的“虛身”煉化,達到虛實合一的程度,就能真正跨入聖境。

    當然,即便是現在,食聖花也相當强大,可以虐殺下境聖者。

    張若塵皺起眉頭,道:“你要成聖吸收的養分也太多,比別人多了十倍。”

    “只要我成聖,擁有的戰力,也遠超別的聖者,跨境界殺敵,也不是難事。”食聖花道。

    “既然如此,我更不能將聖源交給你。”張若塵說道。

    以食聖花現在的實力,就已經超過張若塵。

    若是讓它成聖,張若塵多半鎮壓不住它,將會遭到它的反噬。

    食聖花的聲音很稚嫩,卻又帶有一股戾氣,道:“你難道不怕我現在就與你翻臉?吃掉你這個主人?”

    “你可以試一試,看我能不能將你鎮壓。”頓了頓,張若塵又補了一句:“正好我對你結出來的那枚果實很感興趣,也不知是什麼味道?”

    若是換成另一個主人,食聖花早就已經發難,將其吞食。

    然而,張若塵卻不同,讓它感覺到忌憚,不敢輕易出手。

    食聖花陷入沉默,最終還是選擇了妥協,沒有出手,回到了張若塵體內。

    不得不說,食聖花的確是一把雙刃劍,用得好,可以讓張若塵的戰力倍增。用得不好,就會傷到自己。

    “必須儘快把體內的聖丹丹氣煉化,將修為境界提升上去,要不然,食聖花會成為我的最大威脅。”張若塵暗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