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果然有後手,居然喚來了一隻鬼王。”

    血神教教主自知憑藉一具聖魂分身,不可能戰勝血月鬼王,於是,踩出一種身法,向遠處逃遁。

    “哪裡走?”

    張若塵取出沉淵古劍,施展出劍五,凝結成千上萬道劍氣,攔住了血神教教主的去路。

    “就憑你也敢攔截本教主?”?血神教教主對力量的運用,已經達到相當精妙的地步,伸指一彈,擊在沉淵古劍的劍身上面,使用出四兩撥千斤的巧勁,破掉了張若塵的劍五。

    張若塵只感覺劍身上有一股排山蹈海的力量湧過來,似乎要將他的手骨震斷。

    “好厲害。”

    張若塵連忙向側面踩了五步,才將血神教教主的一指之力化解。

    張若塵的右臂十分酸麻,虎口裂開,有鮮血順著指尖滑落。

    血神教教主這種級別的强者實在太可怕,對武技和力量的運用,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不知天高地厚,若是在地面,本教主的聖魂分身只需要伸出一根手指,就能將你殺死。”

    血神教教主再次攻了過去,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將張若塵鎮殺,取走滔天劍。

    “血影散手。”

    血神教教主的雙手散發出血芒,呈現出三十六道手影,每一根手指都像是被拉長,分別擊向張若塵的三十六個方位,封住他的所有退路。

    隨著手影打出去,響起一連串爆響聲。

    必須速戰速決,血神教教主動用出一種高深的武技,想要只用一招,就將張若塵拿下。

    張若塵將體內的聖氣完全調動起來,以最快的速度出劍,卷起一百零八道劍影,與血神教教主打出的手影碰撞在一起。

    “嘭嘭。”?三十六道手影全部都是真實的手,與沉淵古劍相擊,冒出一片又一片火花。

    “不愧是時空傳人,果然很厲害。”

    血神教教主快速變招,化掌為指,右手食指化為一連串火光,擊向張若塵的心口。

    他的變招速度快如閃電,讓人防不勝防。

    張若塵倒吸了一口涼氣,變招速度根本跟不上血神教教主,只得橫劍一擋,施展出防禦的招式。

    “轟隆。”

    那根帶有火光的手指,擊在劍身上方,打得沉淵古劍向內彎曲,形成“弓”形。

    下一刻,張若塵猶如一發炮彈一樣,倒飛出去,撞在堅硬的石壁上面,將石壁都撞得垮塌了一大片。

    張若塵的雙臂全是鮮血,心臟的位置傳來一股劇痛,緊接著,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剛才,沉淵古劍的劍體,的確是擋住了血神教教主的手指。

    但是卻有一道指勁,穿透劍體,擊在張若塵的心口,將他打成內傷。

    “我們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結果早就已經註定。若是你早些交出滔天劍,又怎麼會受皮肉之苦?”

    血神教教主輕輕搖頭,猶如一隻黑色大鳥,騰飛而起,五指彎曲,捏成爪形,向下方的張若塵擊了過去。

    “界子印。”

    黃煙塵嬌喝一聲,手臂一甩,將界子印打了出去,擊向飛在半空的血神教教主。

    在無盡深淵,她的修為遭受壓制,無法調動出大量聖氣,也就沒能激發出界子印的真正力量。

    血神教教主看都沒有看黃煙塵一眼,反手一掌拍了出去,打得界子印倒飛回去,擊在黃煙塵的胸口。

    最後時刻,黃煙塵將雙臂護在胸前,擋住了界子印。

    “啪。”

    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

    黃煙塵拋飛了出去,摔倒在地上,兩隻手臂的手骨斷裂,血肉模糊,無法再抬起來。

    血神教教主的聖魂分身實力太過强大,想要擋住他的一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給我去死。”

    血神教教主身上的黑袍,完全飛揚了起來,每一片衣襟都像是刀刃一樣,在空氣中劃過,發出呼嘯之聲。

    眼看血神教教主的爪印,就要落在張若塵的頭頂。

    驀地,血神教教主的速度,卻變得越來越慢。

    不。

    不是血神教教主出手速度變慢,而是他與張若塵周圍的時間流速變得越來越慢。

    眼前這一幕相當詭異,血神教教主的爪印,距離張若塵的頭頂,只有一尺的距離,只要落下,就能抓穿張若塵的頭骨。

    然而,張若塵卻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下一個瞬間,張若塵一劍揮斬了出去。

    “嘩——”

    張若塵出劍的速度,快得使用肉眼根本無法分辨,等到收劍的時候,血神教教主的聖魂分身已經斷成兩截。

    “給我滅。”?張若塵依舊不放心,擔心血神教教主的聖魂分身能够重新凝聚,於是,又打出兩掌,將兩截聖魂分身打成兩團血霧。

    “幸好剛才悟出時間劍法的第三重境界,十二時辰劍法,要不然,今天肯定是凶多吉少。”

    被逼到生死極限,張若塵對時間劍法又有新的感悟,終於踏入進第三重境界的門檻。

    此刻,他的腦海中,有十二道人影排成一個圓圈,在舞劍,他們劍招各不相同,分別代表一天的十二個時辰。

    如若不是,還有更加重要的事要做,張若塵真想立即進入圖卷世界參悟劍法。

    一股劇烈的疼痛,從心臟中傳來,痛得張若塵渾身痙攣了一下。

    張若塵捂著胸口,咳嗽了兩聲,再次咳出鮮血,隨後,運轉功法,强行壓制住傷勢。

    張若塵向黃煙塵沖了過去,檢查她的傷勢。

    黃煙塵不僅雙臂的骨頭斷裂,五臟六腑也有不同程度的損傷,讓張若塵感覺到心疼。

    黃煙塵是因為救他,才會受這麼重的傷。

    “你傷得很重,先進圖卷世界療傷。”

    張若塵摟住黃煙塵的頸部和腰部,將她從地上抱起來,送入進了圖卷世界。

    等到張若塵再次從圖卷世界走出來的時候,血月鬼王已經將翼龍血獸劈殺,並且抽走翼龍血獸的獸魂,煉製出一枚魂丹。

    難怪血月鬼王那麼積極,果然是為了魂丹。

    血月鬼王將魂丹收了起來,盯著地上的龐大龍屍,道:“這一隻翼龍相當詭異,肉身力量和肉身防禦都遠遠超過一般的翼龍。”

    張若塵將翼龍血獸體內的聖源挖了出來,收入進空間戒指,道:“我滅了血神教教主的聖魂分身,他的真身肯定有所感應,很有可能已經向無盡深淵趕來。”

    血月鬼王淡淡的道:“以我現在的境界,還不是血神教教主的對手,我勸你還是趕快逃命。”

    隨後,血月鬼王進入圖卷世界,不打算再出手。

    ……

    …………

    張若塵還是太低估聖魂分身和真身兩者之間的感應,其實,聖魂分身看到和聽到的一切,真身都能在第一時間感知到。

    就在張若塵將血月鬼王請出來的時候,血神教教主的真身,已經被驚動。

    他緩緩睜開了雙眼,望向無盡深淵的方向,自言自語的道:“時空傳人張若塵,還有一隻鬼王,他們居然通過一座空間傳送陣,到達了無盡深淵。絕對不能讓他們發現無盡深淵的秘密,必須抹殺。”

    “嘩!”

    血神教教主化為一縷血光,沖天而起,飛入絕古雪山,向無盡深淵趕去。

    無盡深淵的第一梯度。

    張若塵取出光内容的靈晶,握在手中,照亮了四周,向空間傳送陣所在的位置望過去,想要通過空間傳送陣逃走。

    卻發現,先前他和血神教教主聖魂分身交手的時候,小黑已經將空間傳送陣挖了出來,收入進它的空間手鐲。

    “你在幹什麼?”張若塵問道。

    小黑緊緊的捂住空間手鐲,生怕張若塵搶走,說道:“通過這座空間傳送陣,可以前往鬼門關,絕對不能損壞,先保存在本皇這裡。”

    “趕快取出來,我們現在要通過空間傳送陣逃命。”

    張若塵呵斥了一聲,心中很著急,因為,血神教教主隨時都會趕到。

    小黑嗤笑了一聲:“想要從本皇的手中將空間傳送陣騙走?本皇何等聰明,豈會上你的當?”

    就在這時,張若塵感受到一股懾人的聖威,從上方壓下來,使得空氣和地面都在顫動。

    “遭了……”?張若塵的臉色變得相當難看,抬頭望去,只見,漆黑的天空,一團暗紅色的雲霧,快速向下飛來,很快就到達他和小黑的頭頂上方。

    血霧在緩緩旋轉,發出轟隆隆的雷鳴聲。

    不用猜也知道,必定是血神教教主的真身駕臨。他來得太快,即便小黑沒有耽擱時間,恐怕張若塵也沒辦法逃走。

    小黑抬頭看著上方,也被驚住,倒吸了一口氣,道:“張若塵,你……你應該早點……提醒本皇,說不定我們已經逃走。”

    張若塵翻了一個白眼,這推卸責任,也推卸得太快。

    “張若塵,那尊鬼王呢?”

    血雲中,響起一個沉混的聲音。

    血神教教主散發出來的聖威相當强大,震懾得張若塵根本無法保持站立,只能半跪在地上,使用雙手撐著地面,才沒有趴下。

    兩人的修為,相差了十萬八千裏,猶如是一尊神靈在俯看凡人。

    就在張若塵都以為,今日難逃一劫的時候,身上的壓力卻突然一松。

    怎麼回事??張若塵抬起頭來,向前望去。

    一比特灰衣老者,從黑暗中,不緊不慢的走了出來,來到張若塵的身旁。

    灰衣老者的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勁,形成一個光罩,護住了張若塵和小黑,抵擋住血神教教主的聖威。

    “是他。”

    張若塵將那位灰衣老者認了出來,正是血神教的太上長老,坐鎮在乾元山的山頂,看守《血神圖》。

    張若塵參悟《血神圖》的時候,與他見過一面。

    他怎麼也來到了無盡深淵?

    灰衣老者面帶笑意,對著張若塵輕輕點了點頭。

    張若塵的心中微微一驚,有些懷疑,灰衣老者是不是已經將他認了出來?或者說,當初張若塵在乾元山參悟《血神圖》的時候,壓根就沒能瞞過他。

    灰衣老者望向上方的血雲,精氣神變得淩厲了起來,顯得鋒芒畢露,揚聲道:“臨淵,你還要繼續錯下去嗎?”

    ……

    (小魚再次求推薦票。感謝。)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