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最終,青墨還是將無量聖火收了起來,沒有打出去。

    她告訴了張若塵,擁有上境聖者的境界,可以幫他做一些事,但是堅決不會給他侍寢。

    能够修煉到上境聖者境界,已經是相當了不起,再加上無量聖火,青墨只要不遇到四**王和十大宮主那樣的老古董,在血神教,足以橫掃一切對手。

    “才上境聖者的境界,只能說勉强够用吧!”張若塵有些嫌弃的說道。

    青墨道:“我都已經達到上境聖者的巔峰境界,並且掌握有一些厲害的手段,足以戰勝超越上境聖者的一些人物。你都沒有成聖,怎麼可以嫌弃我?”

    張若塵拌了拌嘴,道:“若是,我像你那樣修煉四萬多年,卻只是上境聖者的境界,還不如一頭撞死。”

    青墨的小嘴裡面,再次響起磨牙聲,眼眸子瞪得就像小母雞一樣。

    其實,植物類生靈沒有化為人形之前,本來就修煉得極其緩慢,哪能與人類相提並論?

    青墨是在十多年前才修煉出人身,能够修煉到上境聖者的境界,已經相當不容易。

    接下來,張若塵又將白黎公主接引到圖卷世界,讓她去綜合和管理青龍墟界的土著修士。白黎公主失去記憶後,不僅智商下降得厲害,而且還太過單純,不適合參加血神教接下來的血腥大清理。

    張若塵輕輕歎了一聲,身邊可以動用的高手太少,實在是調度不過來。

    血神教中,不僅有不死血族的潜伏者,還有一些修士不是不死血族,卻與不死血族有緊密的合作,張若塵根本不知道該相信誰?

    現在,他也只能相信自己。

    趙世奇猜出張若塵心中在想什麼,眼神有些陰沉,問道:“神子殿下,要不要屬下替你做一些事?”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你的手中掌握的六階上等蠻獸,一共有多少只?”

    “六階上等蠻獸一共四十七只,其中,還有三只獸王,分別是三首蛟王、埪鹿獸王、混天蝶王。”趙世奇說道。

    六階上等蠻獸的實力,介於七階半聖至准聖之間。

    三只獸王則全部都是神獸後裔,在聖境之下堪稱無敵,而且,它們的潛力無窮,有很大的機會修煉到聖境。

    這些在青龍墟界收服的蠻獸,屬於明宗最中堅的力量,現在,全部都是由趙世奇在掌管。

    張若塵道:“掌握有這麼一股力量,用來對付半聖境界的不死血族潜伏者倒是已經足够。不過,你一個人的精力,畢竟有限,需要一兩個幫手才行。”

    趙世奇很想獨自一人吞下功勞,於是說道,“神子指的是孫大地嗎?孫大地的實力的確很强,可是,做事卻有些大大咧咧,恐怕會壞事。”

    “我指的是另一個人。”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你現在就去一趟仙冥海,將海冥法王的第十弟子姬水請過來。”

    姬水的實力還是很不錯,也很有能力,為海冥法王做事實在是屈才,張若塵早就想要將她拉入明宗的陣營。

    張若塵覺得是時候與她談一談,就看她會如何抉擇?

    趙世奇離開後,張若塵的腦海中又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璿璣劍聖的二弟子,也就是張若塵的二師兄,朱洪濤。

    如今,正是用人之際,要不要將他請來血神教?

    就在這時,一比特侍女從外面快步走了進來,恭恭敬敬行禮,道:“殿下,聖女來到潛龍殿,想要見你一面。”

    “告訴她,本神子正在閉關修煉,不見外客。”

    張若塵頭都沒有回一下,取出一塊傳訊光符,在光符上面燒錄文字。

    那位侍女的嘴唇輕輕動了動,最終還是不敢幫上官仙妍說話,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

    張若塵刻好傳訊光符,立即打了出去。

    傳訊符,化為一道流光,飛向東域。

    傳訊光符的速度,可以達到光速,乃是最快的傳訊管道。當然,傳訊光符也有一些限制和風險,稍微出一些差錯,傳訊光符就可能會落入別的修士手中。

    張若塵打出的這道傳訊光符,自然是傳訊給二師兄朱洪濤。

    對於璿璣劍聖的幾比特弟子,張若塵還是相當信任,除了一個封寒,其餘幾人的人品都很不錯。

    ……

    …………

    長老閣,子君殿。

    子君殿是由精鐵鑄煉而成,與下方的山體、地脈連接在一起。殿中佈置有九龍鎖天陣,一旦被關押在裡面,即便修為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打破殿宇逃出去。

    此刻,地元法王盤坐在子君殿的中心,九根龍形的鎖鏈,纏在他的身上,鎖鏈的另一頭,分別連接在子君殿的九個方位。

    地元法王有所感應,睜開一雙蒼老的眼睛,向前方看了過去,道:“既然已經進入子君殿,還不立即現身?”

    “嘩——”

    空氣中,一圈圈波紋,四散而開。

    波紋的中心,一個穿著寬大黑袍的老者,猶如跨過一層水幕,憑空走了出來。

    老者渾身上下都有黑色的邪氣在繚繞,很像是地獄之中的幽靈。

    若是張若塵在這裡,肯定能過將老者認出來,正是六比特聖長老之一的元歸長老。

    元歸長老看上去也就五十來歲的樣子,鼻翼兩側的法令紋極深,左右鬢角各有一縷白髮,聲音有些沉冷,道:“這一次,你太不小心了,居然讓鴻原聖者提前暴露,血神教的那幾個老傢伙順著這條線清除了我族一大批潜伏者。這個責任,必須由你來承擔。”

    地元法王站起身來,將九根龍形鎖鏈拖得嘩啦啦的響動,冷哼一聲:“此事只能怪顧臨風那個小雜種,若不是他,鴻原聖者怎麼可能會暴露?”

    歸元長老道:“顧臨風那個小子,的確有些古怪。”

    “既然他能看穿鴻原聖者的偽裝,也就能够看穿別的潜伏者的真身,必須儘快將他除掉。不,老夫要親手將他碎屍萬段。”

    地元法王極其痛恨顧臨風,若不是此事,他很有可能已經坐上血神教教主的位置,又怎麼會被困在子君殿?

    歸元長老冷峭的一笑:“這種小事就不用你來操心,老夫已經派遣廖騰去收拾他,他應該活不過今晚。”

    “廖騰的修為,已經達到中境聖者的境界,對付一個顧臨風倒是輕而易舉的事。不過,站在顧臨風背後的海冥法王卻是一個老狐狸。萬一廖騰被他拿下,那麼,我們的損失將會更加慘重。”

    地元法王又道:“你將我放出去,由我親自出手,足以確保萬無一失。”

    歸元長老搖了搖頭,道:“現在時機還不成熟,暫時不能放你離開,一旦放你離開,你我二人都會暴露。再說,鴻原聖者的暴露,牽扯極大,整個血神教的强者的注意力全部都被吸引了過去,暫時還沒有精力對付你。你就在子君閣待著,他們不可能查得出你的真身。”

    要知道,一尊法王座下的勢力,絕對是相當龐大,徒子徒孫遍佈整個血神教。

    若是不能確認地元法王就是不死血族,誰敢動他?

    “時機還不成熟?到底還在等什麼,難道憑藉我們這麼多年的經營,還拿不下一個血神教?”地元法王有些氣惱。

    “不久之後,夏王爺和皇女殿下會親自趕來血神教主持大局,到時候,我們黃天部族不僅要將血神教拿下,還要打響中域的第一戰,必須將第一中央帝國殺到疼為止。”

    歸元長老殘忍的一笑,露出運籌帷幄的神情,道:“至於海冥法王那個老匹夫,本長老已經安排一比特强者去對付他,就算殺了他,也能將他牽制住。反正今晚,顧臨風必死。”

    漸漸的,歸元長老的身影隱入虛無之中,變得越來越淡,最後完全消失。

    夜幕降臨,六座靈山之間,浮現出一片片雲霧,使得中心位置的潛龍殿,變得既是壯麗,而又神秘。

    “啪啪。”

    張若塵坐在瀑布下方,正在修煉掌法,每一掌都能將空氣打得爆響。

    這一次,只有他一人。

    潛龍殿中的侍女,全部都退了下去。

    姬水穿著寬大的血袍,站在一團血霧中,若是沒有見過她的陣容,很難想像血袍下方乃是一比特容顏絕麗的美女。

    張若塵收起掌法,向姬水盯了過去,笑道:“姬師叔,我的掌法還可以吧?”

    姬水很不待見張若塵,聲音中帶有一股冷意,道:“有什麼事,趕快說,說完之後,我還要回去。”

    在青龍墟界的贏沙城,整個人族的修士全部都聯合起來,為了捍衛人類的尊嚴,與蠻獸各族血戰,然而,顧臨風卻沒有參與進去。

    在她看來,顧臨風就是一個欺弱怕硬的鼠輩,根本不配做神子。與她崇拜的那個人比起來,差了十萬八千裏。

    正是如此,姬水很看不起顧臨風,懶得與他多說廢話。

    “來到潛龍殿,姬師叔竟然還想回去?”

    張若塵的目光帶有幾分侵略性,落在姬水的胸口位置,嘴角露出一道邪异的笑容。

    想到顧臨風以前的種種事蹟,血袍下方,姬水的臉色略微一變,道:“若是你敢對我不敬,就算我不是你的對手,也要與你同歸於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