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姬水的身體分散而開,化為十二道血氣,向潛龍殿外飛去。

    “還沒有開始談,姬師叔就要走嗎?”

    張若塵的手掌向前一伸,五指平展,頓時,潛龍殿中的天地靈氣像是凝結為一體,隨後一股無形的氣流,將十二道血氣吹得倒飛回來,重新凝聚成姬水的身形。

    姬水落到地上,步法有些不穩,差一點倒在地上。

    “唰!”

    人影一閃。

    張若塵猶如一道幻影,出現在姬水的身側,一隻手抓住她的右手手腕,另一隻手攔住她纖細的蠻腰,輕輕的一托,穩定住她的重心。

    不得不說,姬水的肌膚非常細膩,手腕柔若無骨,纖細的柳腰更是充滿彈性,剛好與張若塵的手掌貼合在一起。

    “嚶……”

    姬水渾身一麻,猶如觸電了一般。

    “姬師叔的身材堪稱極品,為何穿一件如此寬鬆的血袍,將自己最美麗的一面遮擋起來?”

    張若塵的手掌,在姬水的柳腰上面輕輕撫摸,一直向下,差一點就要觸碰到下麵的****。

    姬水徹底暴怒,體內有冰冷的寒氣湧出來,將不遠處的瀑布都凍結成冰雕,道:“再不鬆手,我就自爆氣海。”

    “好,我鬆手,鬆手還不行?”

    張若塵一邊鬆手,一邊抓住姬水外面的血袍,向上一扯。

    “嘩啦”的一聲,血袍由下而上,直接被張若塵撤了下來,顯露出姬水那纖細窈窕的嬌軀,胸臀飽滿,腰肢纖細,一頭碧青的長髮飛散而開,一張精緻的容顏也跟著顯露出來,說不出的美麗動人。

    不過,姬水將自己裹得很嚴實,血袍下方,穿著淡藍色的長衣和長裙,依舊有一縷縷血氣在身上繚繞,並沒有完全暴露。

    即便如此,她還是被嚇了一大跳,連忙後退,與顧臨風拉開一段距離。

    張若塵撚著血袍,又向姬水看了過去,顯得略微有些失望的模樣,道:“姬師叔,你穿得有點太多了吧?”

    “你到底要做什麼?”

    姬水冷若冰霜,已經做好與顧臨風同歸於盡的準備。

    張若塵笑道:“若是我說,我愛慕姬師叔已經很久,想要留你在潛龍殿過夜呢?”

    “你最好是不要有這樣的想法。”姬水道。

    “開一個價吧?”張若塵道。

    姬水略微一愣,隨後反應了過來,氣得渾身顫抖,那雙美麗的大眼露出殺人一般的眼神。

    張若塵又道:“姬師叔何必那麼固執,以本神子今日今日的身份和地位,只要向師祖開口,他老人家肯定會將你賞賜給我。你信不信?”

    “那麼,你得到的,恐怕只會是一個死人。”

    姬水的態度很明確,也有很堅決。

    “你這樣的回答,我還是挺滿意,至少證明你是一個不會輕易屈服的人。既然如此,我們就來談一談正事。”

    張若塵的神情一肅,走到石桌的旁邊,虛手一引,做出一個請的姿勢,道:“坐。”

    姬水有些詫異,沒有料到顧臨風的態度轉變得如此之大,一時之間,竟是有些猜不透他的真實用意。

    “難道,他現在的那些行為,全部就是在試探我?”

    姬水的心中,生出這樣的猜測。

    最終,姬水還是不放心顧臨風,並沒有坐過去,依舊與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張若塵也不管她,自己先坐了下去,開門見山的道:“姬師叔是一個人才,在海冥法王座下辦事,只會浪費你的天賦,如此下去,想要成聖難如登天。若是,你來替我做事,我可以提供給你更加豐厚十倍的修煉資源。”

    姬水的眼睛一縮,敏銳的察覺到,顧臨風沒有稱呼海冥法王為師祖,而是直呼其名諱。

    “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張若塵又道:“我現在很缺人手,特別是需要幾個像姬師叔這樣的高手,可以幫我去殺一些該殺的人,還能幫我處理好教中的一些瑣事。”

    姬水有些不屑,根本就看不起顧臨風,道:“你以為成為神子,就能與師尊對抗?實話告訴你,你根本沒有機會修煉到聖境,更沒有機會成為教主,教中的那幾個野心勃勃的大人物,肯定會提前將你除掉。就你那點實力,在法王級別的人物面前,與一隻螞蟻沒有什麼區別。如果我是你,就該立即逃出血神教,或許還能保住一條性命。”

    張若塵微微一笑:“姬師叔果然很聰明,將教中的局勢看得很清楚。但是,你也太小看了我,真以為我就沒有與他們對抗的實力?”

    “你?”

    姬水有些詫異,看著顧臨風自信滿滿的神情,不禁有些好奇,難道他的背後還有別的大人物支持?

    “姬師叔現在是八階半聖的境界,若是能够得到豐厚的修煉資源,其實,還是很有機會達到聖境。”張若塵漫不經心的道。

    “成聖談何容易?”

    姬水道:“難道你認為你掌握的修煉資源,比仙冥海還要多?”

    “海冥法王的仙冥海,的確是有不少好東西,但是,海冥法王是一個自私的人,這一點你應該比誰都清楚。真正的頂尖寶物,他根本不可能拿出來賞賜給你。而我卻不一樣,只要你有能力,任何寶物我都可以提供給你。”

    張若塵將一枚聖源取出來,放在案頭上,道:“替我辦事,這枚聖源,你現在就可以拿走。”

    “聖源。”

    姬水的雙眸中,露出奪目的光彩,先是看向那枚聖源,又極其震驚的盯著坐在石桌旁邊的顧臨風。

    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願意拿出一枚聖源來籠絡她。

    要知道,一枚聖源,也就代表一個成聖的資格。

    若是說,姬水修煉到聖境的概率大概只有兩成,那麼,煉化聖源之後,她修煉到聖境的概率將會達到八成以上。

    待在海冥法王的身邊,她卻永遠都不可能得到一枚聖源。

    “海冥法王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犧牲一切,繼續待在他的身邊,我遲早有一天也會成為他的犧牲品。他對我的養育之恩和教導之恩,我早就已經報完。”

    其實,姬水早就已經有打算離開血神教,不再聽命於海冥法王。

    此刻,顧臨風拿出一枚聖源作為見面禮,要贈送給她,這個誘惑,實在太大,讓姬水根本沒有辦法拒絕。

    當初,踏上修煉之路,不就是為了成聖?

    張若塵又道:“一枚聖源,只是一點小小的誠意。若是,姬師叔信得過我,願意替我辦事,那麼今後,我還會拿出更多更珍貴的修煉資源給你。”

    姬水盯著聖源,一步一步向石桌走了過去,道:“你的實力,遠勝於我。為何一定要找我替你辦事?”

    張若塵知道姬水已經動心,卻還有一些顧忌,於是,繼續說道:“做為神子,看似身份超然,權勢滔天,但是在教中,我還是太勢單力薄,真正能够信任的高手卻沒有幾個。”

    姬水輕輕點了點頭,倒是有些認同這一點。

    說到底,顧臨風來到血神教也就不到一年的時間,除了海冥法王以外,根本沒有什麼可以依靠的勢力。

    而且,海冥法王也並不是真心在支持顧臨風,如此一來,顧臨風的確是孤掌難鳴。

    所謂的神子,與一個空殼子沒有什麼區別。

    姬水經過仔細思考,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去取聖源,道:“我承認一枚聖源,的確是對我有很大的誘惑力。但是,你現在的處境實在是太危險,替你辦事,很可能會丟掉性命。對不起,我覺得與聖源相比,性命更重要一些。”

    姬水轉過身,向潛龍殿外行去。

    說到底,姬水還是不相信顧臨風的實力,認為他還沒有與血神教中那幾個老輩人物扳手腕的能力。

    “既然她不願意歸順,屬下現在就將她抹殺。”

    趙世奇傳出一道精神力,進入張若塵的耳中。

    “算了,放她離開……咦……”

    驀地,張若塵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殺氣,從瀑布上方傳了下來,給他一種極度的感覺。

    是誰?

    姬水自然也是知道,顧臨風很有可能會殺人滅口,不會放她離開潛龍殿,囙此,每向前走一步,都會更加警惕一分。

    一股淩厲的寒風,自動誕生出來,穿梭在房檐和柱子之間,發出嗚嗚的聲音。

    “好强的殺氣,顧臨風真的有動手了嗎?”

    姬水全身都繃緊,體內的聖氣急速運轉了起來。

    “嘩——”

    突然,四周變得一片黑暗,整個空間都像是被隔離出去,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

    黑暗中,一個浩渺的聲音響起:“海冥法王倒是收了一個好弟子,竟然連一枚聖源都收買不了你。神子殿下,不如你將聖源交給本聖,本聖替你除掉她?”

    一團暗紅色的光霧,懸浮在潛龍殿的上空,隱隱間,可以看見光霧中包裹著一道人影。

    張若塵並沒有露出慌亂的神情,淡淡的一笑:“除掉她之後呢?”

    “殺了她之後,本聖自然是要辦今晚的正事。”

    “什麼正事?”

    “殺你。”

    隨著“殺你”兩個字傳出,一股龐大的聖威,從上方湧了下來。

    聖威,本來是無影無形,但是此刻卻凝結出十多座大山的虛影,落到姬水和張若塵的頭頂。

    承受不住那股聖威,姬水嘴裡發出一聲悶哼,嘴角流淌出鮮血,單膝跪在了地上,有些驚駭的向上望去,道:“亂字天宮的副宮主,廖騰。”

    在這一刻,她終於明白過來,原來剛才那股殺氣並不是從顧臨風的身上傳出,而是從廖騰的身上傳出。

    廖騰要殺的人,也不是她,而是顧臨風。

    當然,以現在這樣的局勢,廖騰為了滅口,殺了顧臨風之後,也肯定會取她的性命。

    今晚,就要死在潛龍殿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