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廖騰和鴻原聖者都在名單上,只不過,他們二人的名字上面各有一個小紅叉。

    元周長老很快就平靜下來,緊緊捏著名單,十分嚴肅的問道:“你是如何知道他們都是不死血族的潜伏者?”

    此事關係重大,名單一旦公佈出去,肯定會發生大地震,元周長老很小心謹慎。

    張若塵坐在元周長老的對面,淡淡的道:“我見過太上長老,他老人家給了我一樣東西,對識別不死血族的偽裝有一些幫助。”

    張若塵暫時還不想將《血族密卷》透露出來,倒也不是不信任元周長老,而是擔心元周長老得到《血族密卷》會迫不及待行動,反而會破壞他的計畫。

    “太上長老一直都在乾元山頂參悟《血神圖》,從來不與任何修士交流……咦……”

    元周長老分出一道精神力,向乾元山探查過去,卻發現太上長老早就已經離開,只剩一具石雕,坐在山頂。

    “太上長老去了哪裡?”元周長老有些吃驚。

    太上長老的修為已經達到極其高深的地步,除了參悟《血神圖》,幾乎從來都不會睜開眼睛。

    恐怕也只有血神教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才能驚動他。

    如今太上長老離開了乾元山,必定是發生了驚天大變故。

    張若塵道:“無盡深淵的第二梯度。”

    元周長老的心中一動,聯想到了一些事,道:“與教主失踪有關?”

    張若塵點了點頭,將血神教教主與不死血族合作,在無盡深淵飼養血獸,等等,一些列事件,全部都告訴了元周長老。

    聽完張若塵的講述,元周長老滿臉都在冒汗珠,再也無法保持平靜,卷起名單,立即站起身來就要離開潛龍殿。

    張若塵將他攔了下來,道:“元周長老這是要將名單拿到什麼地方去?”

    元周長老有些急躁,道:“自然是要立即將名單帶回長老閣,逐一審查上面的每一個人,只要確定是不死血族,必須將其擊斃。對了,你小子也跟老夫走一趟,確認他們的身份。”

    說著,元周長老就拉上張若塵,準備將他强行拖走。

    “別那麼著急。”張若塵道。

    “血神教都已經危在旦夕,老夫能不著急嗎?數十萬年的傳承,怎麼可以毀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手中?”

    元周長老的力量極其强大,生拉硬拽,一路將張若塵拖到了門口。即便張若塵都快要肉身成聖,卻依舊無法與他抗衡。

    張若塵道:“你將名單帶回長老閣,不是羊入虎口嗎?亂字天宮宮主雨華城能够逃走,你覺得只是巧合,長老閣裡面沒有內應?”

    聽到這話,元周長老冷靜了下來,將他放開,仔細思索。

    “你說得有道理,就連教主都與不死血族合作,長老閣裡面肯定也有不死血族的修士。”元周長老沉凝的道。

    張若塵將淩亂的衣袍整理了一番,笑了笑:“你就那麼相信我的話,不懷疑我在騙你?”

    元周長老使用狐疑的眼神向張若塵盯了過去,然後,搖了搖頭,道:“就算老夫不信你,也要信太上長老。你小子能够將肉身修煉到如此程度,難道不是得到了太上長老的真傳?難道不是參悟到了《血神圖》的真諦?”

    元周長老對太上長老似乎是相當崇敬,讓張若塵感覺到好奇。

    要知道,元周長老也是六大聖長老之一,身份地位僅次於教主,根本不需要再去仰視任何人。

    張若塵好奇的問道:“太上長老到底是什麼人?”

    今天,張若塵接連不斷說出數個重大秘密,的確是讓元周長老震驚不已,在一個小輩的面前,表現得像一個無知的愣頭青一般。

    在這一刻,元周長老終於心理平衡了一些。

    元周長老的眉毛一挑,心中暗笑,原來也有你小子不知道的事。

    “你居然連太上長老是誰都不知道,果然是年輕人,閱歷有限,老夫倒是能够理解。”元周長老捋了捋鬍鬚,悠然自得的說道。

    張若塵直皺眉頭,覺得元周長老是故意在吊他的胃口,於是,道:“不說也罷,正好我還要繼續去修煉,衝擊肉身聖境。”

    “且慢。”

    元周長老追上張若塵,道:“你還年輕,還有大把時間可以修煉,但是,血神教現在卻已經支撐不了多久,隨時都可能會分裂、滅亡,老夫很想知道,你到底有什麼計畫?”

    見到張若塵沒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元周長老立即補了一句,道:“太上長老就是一千年前血神教的那位奇人,人稱第十帝。”

    張若塵停下脚步,轉過身去,頗為驚訝,道:“第十帝,燕離人?”

    八百年前,人族的確只有九帝。

    可是,血神教的燕離人,只差一點點就將肉身修煉到大聖境界,乃是九帝之下的最强者,也被稱為第十帝。

    張若塵道:“我聽說燕離人衝擊肉身大聖的時候,發生了意外,不僅沒能達到大聖境界,反而還留下了無法痊癒的暗傷,囙此隕落。八百年後,怎麼還活著?”

    “什麼八百年後?”元周長老問道。

    “沒什麼。”

    張若塵搖了搖,不想元周長老繼續追問,於是,說道:“對付不死血族的潜伏者,我的確是有一些計畫,我們倒是可以商量商量。”

    元周長老自身的修為十分深厚,手中掌握的勢力也相當龐大,有他加入,張若塵倒是可以大展拳脚。

    兩人商議了整整兩個時辰,終於達成了一系列共識。

    元周長老道:“也就是說,我們現在沒必要急著將所有不死血族的潜伏者全部都除掉,而是要以溫水煮蛙的管道,一步一步將他們清除。那麼,按照你的計畫,下一步怎麼做?”

    張若塵的眼神一縮,道:“血神教要將鴻原聖者和廖騰座下的不死血族潜伏者全部清理,就算速度快一些,也要四五天的時間。這幾天,我們的主要精力,可以用來清理半聖境的不死血族。”

    “好,老夫必定將名單上的不死血族半聖全部都揪出來,打得他們魂飛魄散。”元周長老的心中憋著一股怒火,殺氣凝成了一片黑色的雲。

    張若塵再次攔下元周長老,道:“你的一舉一動,皆在不死血族的監視之中,千萬不要出手,免得打草驚蛇。再說,殺雞焉用牛刀?我已經派遣了兩個高手去對付他們,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

    “接下來幾天,我要閉關修煉,等我出關,我們去幹一票大的。”

    張若塵站起身來,走入進一座朱紅色的殿宇。

    張若塵身上的那股自信和沉穩,讓元周長老都感覺到自愧不如,不得不感歎元星長老和太上長老的眼光十分獨到,此子的確是有過人之處。

    元周長老將上官仙妍叫到身邊,道:“看到沒有,同樣都是年輕一輩的天才,你和顧臨風還有不小的差距,要多向他學習。”

    元周長老還是有些不放心,讓上官仙妍前去探查名單上的半聖,配合張若塵派遣出去的人馬,務必要將他們清理乾淨,不要放過任何一個漏網之魚。

    上官仙妍離開後,元周長老再次陷入沉思,在思考,要不要將消息傳回長老閣,提醒幾比特關係較好的長老。

    最終,他還是搖了搖頭,不敢輕易洩漏消息,以免鑄成大錯。

    ……

    …………

    張若塵進入殿宇,就設定了一座防禦陣法,隨後才進入圖卷世界,煉化白虎神露,衝擊剩下的八處竅穴。

    頭顱的三十六竅最難衝開,充滿很多兇險,稍有不慎將會傷到氣海,毀了一身修為。

    據說,當年的燕離人,就是在衝擊肉身大聖的時候,傷到了氣海,差一點全身修為盡廢。

    “太上長老的身體太乾枯,的確不像是一個肉身成聖,甚至肉身接近大聖的人物,難道八百年過去,身上的傷依舊沒有痊癒?”

    接下來的修煉,張若塵更加小心謹慎。

    看似只剩八處竅穴,但是,卻像是八座關卡,每前進一步都難如登天。當然,每聖化一竅,肉身力量也會成長一大截。

    張若塵將一小瓶白虎神露,全部都吞入腹中,藥力自動滲透進血管,與血液融合在一起。

    緊接著,張若塵使用十條血靈脈,全力搬運血氣,衝擊向頭頂。

    “轟隆。”

    一個時辰後,第一百三十七竅打開。

    三個時辰後,第一百三十八竅打開。

    半天後,第一百三十九竅打開。

    ……

    越到後面,花費的時間越多,也越來越艱難,越來越危險。

    等到張若塵衝擊第一百四十二竅的時候,竟然花費了整整七天時間在成功。

    “還有最後兩竅,一旦聖化,我就能肉身成聖。”

    張若塵的雙眼全是血絲,頭頂的黑髮全部都立起來,每一根血管都微微凸起,整個人都處於一種癲狂的狀態,全力以赴,衝擊第一百四十三竅。

    “嘩——”

    一道幽藍色的人影,全身散發出著聖光,從遠處飛了過來,落到接天神木的下方,凝結成黃煙塵那窈窕的的身影。

    青墨來到黃煙塵的身後,悄聲的道:“郡主,我感覺張公子的狀態有些不對勁,要不要封锁他?萬一發生意外……”

    黃煙塵搖了搖頭,目光堅定的盯著正在修煉的張若塵,道:“他的意志力比你想像中更加强大,我對他很有信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