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幕下,長老閣所在的山峰,燈火星羅點綴,越到峰頂,燈光就越是密集和明亮。

    元歸長老站在竹林下方一座紫色亭子裡面,背著雙手,聽到一比特黑衣修士的彙報,一張蒼老的臉,變得越來越猙獰。

    短短兩天時間,一連二十多比特不死血族的半聖被除掉,元歸長老怎麼能不憤怒?

    “到底是誰,他是如何識破不死血族的偽裝?顧臨風嗎?”

    元歸長老的身上有一股寒氣,湧動出去,在夜色中發出哧哧的聲音。

    四周的竹葉上面,覆蓋上了一層白色的寒霜。

    不久前,顧臨風能够識破鴻原聖者的偽裝,很顯然是掌握了一種特殊的秘法,囙此,元歸長老第一時間想到他的身上。

    黑衣修士的聲音,顯得頗為沙啞,道:“根據元周長老傳回的消息,顧臨風身上的傷勢,沒有一兩個月根本無法痊癒。本聖認為,最近的一系列事件,應該是海冥法王展開的報復行動。”

    在他們看來,就連顧臨風都掌握有識別不死血族偽裝的秘法,作為他的師祖,海冥法王肯定掌握得更加精深。

    最重要的一點,顧臨風僅僅只是渡過了第一次准聖劫,他們的內心深處,其實是有些輕視,沒有將顧臨風當成值得重視的對手。

    “海冥法王?”

    元歸長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道:“既然海冥法王已經知道有大批不死血族潜伏在血神教,為何不直接公佈出來,而是單獨採取行動?”

    黑衣修士道:“海冥法王一心想要成為新任教主,或許與此有關。”

    “老夫有些明白了!海冥法王是想要躲在暗處,將不死血族全部清除,等到時機成熟,再將此事公佈出來。如此一來,他在血神教的威望必定達到巔峰,自然就是教主的不二人選。”元歸長老的眼神,變得越來越陰沉。

    清除不死血族是何等巨大的功勳?

    若是,海冥法王真的辦到這件事,整個血神教的修士都會視他為救世主,奉他為教主也是順理成章的事。

    元歸長老的十根手指,長出十根鋒利的血爪,道:“海冥法王想要清除我們不死血族,老夫又何嘗不想將他碎屍萬段?老夫現在就要佈置一個殺局,引他入網。”

    ……

    …………

    潛龍殿中,張若塵也在規劃和佈置。

    張若塵道:“我們一連殺死二三十比特不死血族的半聖,必定已經驚動了一些不死血族的大人物。那麼接下來,他們肯定會懷疑到海冥法王的身上,並且會想方設法將海冥法王引出來除掉。當然,這也是我們的一個機會。”

    元周長老有些不耐煩,道:“跟隨老夫一起,登上長老閣,直接擊殺地元法王不就得了,何必要那麼麻煩?”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不死血族的那位大人物,肯定是長老閣中的一員,很有可能是一比特聖長老。若是不將此人引開,我們根本殺不了地元法王。”

    有聖長老級別的人物,是不死血族的潜伏者?

    元周長老露出思慮的神情,心中也有一些猜測,但是,卻無法確定。

    最終,元周長老還是問道:“如何將那人引開?”

    張若塵笑道:“剛才我不是已經說過,他們想要除掉海冥法王,是我們的一個機會。”

    “怎麼講?”

    張若塵繼續說道:“我們可以製造一個海冥法王出來,將長老閣中的那位不死血族大人物引過去,如此一來,也就有了擊殺地元法王的機會。”

    上官仙妍頗為好奇,美眸中帶有疑惑的神色,道:“製造一個海冥法王?”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元周長老,道:“元周長老不就是最好的人選,由他偽裝成海冥法王,足以引蛇出洞。”

    元周長老嘿嘿的一笑,道:“不是老夫瞧不起你,就憑你的修為,即便地元法王已經被禁錮,你也殺不了他。要殺地元法王,必須由老夫親自出手才能辦到。不如,你去偽裝成海冥法王?”

    張若塵問道:“難道你老人家不想知道長老閣中的不死血族潜伏者到底是誰?”

    聽到這話,元周長老略微有些動容,露出沉凝的神色。

    血神教的六比特聖長老,已經有數百年的交情,其實,元周長老根本就不相信,另外五位聖長老之中,有不死血族的潜伏者。

    可是,事實擺在面前,容不得他不相信。

    半晌後,元周長老嚴肅的道:“好,老夫就偽裝成海冥法王,倒要看看,那個人到底是誰?可是,以你的實力,不可能殺得了地元法王,是不是太上長老給了你什麼厲害的戰器?”

    “的確是給了我一件厲害的寶物。”張若塵說道。

    “好吧!若是,你真能殺死地元法王,絕對是重創了不死血族。而且,憑藉這一戰績,你的名聲和威望說不一定能够超越九大界子,成為昆侖界最近百年的年輕領軍人物之一。”

    元周長老顯得心事重重,將一塊長老權杖留下後,就向潛龍殿外行去。

    “你老人家最好小心一些,不死血族肯定佈置了殺局。”張若塵提醒了一句。

    元周長老已經走出潛龍殿,只有一道冷聲傳回來,道:“老夫這一生經歷了不知多少大風大浪,還需你小子來提醒?”

    張若塵微微一笑,打出一道聖氣,卷起元周長老的權杖,捏在手中看了看,逐漸收起笑容,臉色變得越來越嚴肅。

    殺地元法王,絕對不是一件小事,無論成不成功,整個血神教都會為之震動。

    一旦成功,整個中域九州都要震一震。

    當然,地元法王的修為極其高深,即便將血月鬼王請出來,張若塵也沒有十成十的把握能够成功。

    換成元周長老出手,同樣如此。

    長老閣中,一比特黑衣修士站在元歸長老的身前,臉上戴有一個金色的厲鬼面具,道:“剛才有消息傳來,靈骷聖者發現了海冥法王留下的痕迹,就在我們佈置的殺局附近。”

    “看來海冥法王已經上鉤,這一次,老夫要親自出手,絕對不能讓這個老匹夫再次逃走。”

    元歸長老對海冥法王充滿恨意,迫不及待想要取他的性命,臨走的時候,吩咐了一句,道:“你就留在長老閣,一旦發生變故,立即傳訊給老夫。”

    “嗯。”

    戴有金色厲鬼面具的修士應了一聲,隨後,隱入黑暗之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長老閣所在的山峰下方,張若塵站在搖曳的竹林中,透過竹葉縫隙,望著上空的漫天星斗,道:“我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氣息,從長老閣中沖出,正在急速遠離。那一條潜伏在長老閣的毒蛇,已經出洞。”

    青墨站在張若塵的身後,偏了偏腦袋,道:“有嗎?我怎麼什麼都沒有感應到?”

    “那是因為,你的精神力還不够强大。”張若塵道。

    青墨撅起嘴唇,輕哼了一聲,顯然是有些不服氣。

    她道:“長老閣中的聖長老,一共有兩位,就算給你引走了一比特,還有一比特鎮守在那裡,你還是殺不了地元法王。”

    “危險的那位已經離開,不危險的這位,也就很好對付。”

    張若塵盯著青墨那張小巧精緻的臉蛋,笑道:“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覺得你應該去將他引開。”

    青墨被嚇了一跳,道:“你瘋了吧?讓我去引開一比特聖長老,我……我還沒有那麼强,萬一被打死了怎麼辦?”

    青墨嚇得臉色發白,不停向後退。

    “我不是已經說過,危險的那位聖長老已經離開,剩下的這位並不危險。”張若塵道。

    “我不!怎麼可能不危險,萬一我被他看上了怎麼辦……不……不,我的意思是說,萬一他看出我的真身,很有可能會將我擒住,拿去煉製聖丹。我的幾萬年修行,豈不是毀於一旦?”青墨都要被嚇哭。

    張若塵取出元周長老的權杖,塞進青墨的手中,道:“萬一你真的被擒住,就把這塊權杖取出來,告訴那位聖長老,你是元周長老藥園裡面跑出來的聖藥,足以保住一條性命。”

    青墨接過權杖,依舊感覺到腿軟,邁不開脚步,多次詢問張若塵能不能不去。

    最終,張若塵說出了黃煙塵的名字,才逼得她不得不行動。

    青墨到達長老閣的千里之外,引動出一道聖氣波動。

    果然,長老閣中的另一比特聖長老,察覺到聖氣波動,便飛出山峰,向青墨所在的方位急速趕了過去。

    “就是現在。”

    張若塵展開身法,沖向長老閣所在的那座山峰。

    即便沒有元周長老的權杖,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强度,也能躲過長老閣中所有高手的感知,如同出入無人之境。

    “地元法王關押在子君殿,被九龍鎖天陣困住,必須在他毫無察覺的情况下出手,就算無法將他殺死,也要先將他重創。”

    張若塵沒有將血月鬼王放出來,而是準備親自出手。

    血月鬼王身上的氣息太强大,根本不能悄聲無息暗殺地元法王。若是,提前驚動地元法王,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張若塵使用强大的精神力包裹全身,收斂身上的氣息,猶如鬼魅一般,沖入進子君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