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吸入七情香,即便是聖者也會喪失理智,不可能再隱藏任何秘密。

    囙此,魔冉王妃與莫憂穀中的修士,對顧臨風的話深信不疑,不再懷疑他是張若塵。

    “顧臨風和張若塵或許是有一些交情,可是,卻一定不是同一個人,兩人的性格截然不同。”甄音說道。

    青龍帝君的聲音陰沉,道:“我現在就去斬了他。”

    “誰允許你這麼做?”

    教主夫人轉過身來,一雙眼睛相當銳利,宛如兩道劍芒一樣。

    青龍帝君不敢與教主夫人對視,立即低下了頭。

    “顧臨風才渡過一次准聖劫,就能斬殺鴻原聖者那樣的强者,絕對是一等一的人才。既然,他貪圖美色,也就有了弱點。有弱點的人,也就能够掌控。”教主夫人說道。

    甄音道:“師尊想要將顧臨風收入麾下?”

    教主夫人輕輕點了點頭,道:“我不僅要將他收入麾下,還要讓他登上教主的位置。當然,在此之前,必須挑選出一個人來做教主夫人,並且控制住顧臨風。如此一來,就算顧臨風的修為再高,也不過只是我手中的一枚棋子,一件工具。甄音,你去吧!”

    “我,弟子……”甄音道。

    “怎麼,你是對自己沒有信心?還是不願意去?”教主夫人說道。

    “弟子試一試吧!”

    甄音不敢違逆教主夫人的意志,只得答應下來。

    她若是能够控制住顧臨風,成為血神教的幕後掌權者,自然是有很多別人得不到的好處。

    想到此處,甄音的嘴角微微上翹,勾出一個美麗的弧度。

    青龍帝君也是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幸好教主夫人沒有繼續讓魔冉王妃去誘惑張若塵,要不然,他非要瘋掉不可。

    ……

    張若塵自然不是真正暈厥了過去,完全就是裝模作樣。

    魔冉王妃的確是美若仙姬,堪稱是世間罕見的尤物,又是一比特絕代聖者,任何男人將她全身扒光,恐怕都無法停下來。

    可是,張若塵終究還是停了下來。

    那種感受,簡直比走火入魔還要難受,體內的陽剛之氣都要讓他全身燃燒起來。

    當然,他也並不後悔。

    魔冉王妃的心機深沉,手段陰狠,真要將她給睡了,張若塵必定會種下很深的因果,說不一定比韓湫還要麻煩。

    再說,魔冉王妃畢竟是青龍帝君的女人,張若塵對一隻別人穿過的破鞋,並沒有什麼興趣。

    沒過多久,脚步聲響起。

    甄音走了進來,來到張若塵的身旁,取出一枚白色的丹藥,喂進他的嘴唇。

    丹藥融化成一縷縷清凉的氣流,湧入進腹中,將七情香清除得乾乾淨淨。

    “居然讓本聖來侍奉你這個小子,倒是便宜了你。”

    甄音扁了扁嘴唇,最後,抱起張若塵,來到床榻上面,很快就將他身上的衣物脫得乾乾淨淨。

    緊接著,簌簌的聲音響起。

    甄音竟然也將自己身上的衣衫脫下,露出一具雪白婀娜的嬌軀,來到張若塵的身旁,趟了下去。

    驀地,張若塵睜開了雙目,豁然坐了起來。

    甄音被嚇了一跳,怎麼也沒有料到,顧臨風竟然蘇醒得這麼快。

    張若塵向甄音瞥了一眼,露出怒容,冷喝一聲:“你要幹什麼?”

    甄音真的是無言到了極點,她什麼事都還沒有做,顧臨風居然就醒了過來。難道要騙他,自己已經與他發生了一些什麼?

    顧臨風是花叢老手,怎麼可能騙得了他?

    甄音一時愣在那裡,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張若塵的心中冷笑,臉上卻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道:“本神子先前問你願不願意做未來教主夫人的時候,甄音学姐還一副不屑的模樣。才過去多久,甄音学姐竟然想要趁本神子重傷暈倒,强行與我發生關係?不得不說,你還真是一個虛偽下賤的女人。”

    甄音被罵得渾身顫抖,兩排雪白的貝齒磨得咯咯作響,卻又發作不出來。

    教主夫人十分看重顧臨風,有意扶持他做下一任教主,甄音就算再如何憤怒,也必須忍著,而且,還要笑臉相迎。

    甄音將怒火壓制了下去,淺淺的一笑,有意討好,柔聲道:“神子殿下風流倜儻,乃是人中龍鳳,誰不想做你的教主夫人?”

    下一刻,張若塵一巴掌拍出,將甄音打得飛了出去。

    甄音哪裡料到,顧臨風竟然會對她出手,而且,下手還這麼重。

    “嘭”的一聲,甄音的身上一絲不掛,橫飛了起來,撞破窗戶,摔落到閣樓外面。

    張若塵來到閣樓外面,站在欄杆上面,向下看去。

    甄音畢竟是一比特聖者,雖然有些狼狽,但是,已經重新站了起來,並且在身上幻化出一件紅色的衣衫,

    甄音怒得抓狂,長髮飄了起來,猶如一根根鋼針一樣,淩厲的寒氣向四方逸散出去,道:“你是在找死嗎?”

    張若塵露出一道不屑的神色,道:“我乃是血神教的神子,未來血神教的教主,你算什麼東西,竟然敢威脅我。”

    甄音的十指緊捏,恨得咬牙切齒。

    現在,顧臨風受了重傷,甄音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將他擊殺。

    可是,在教主夫人的眼中,顧臨風的價值遠遠大於她,將來還有扶持他做教主。現在得罪了顧臨風,將來顧臨風豈能不報復回來?

    甄音感覺到後悔,早知道就該繼續隱忍下去。

    現在,如何是好?

    張若塵顯得很狂妄的樣子,道:“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就你這樣的姿色,竟然還想做教主夫人?做一個侍寢的婢女,也就勉强够資格。”

    甄音低著頭,眼中都要噴出火焰。

    剛才發生的事,早就已經將莫憂穀中的修士全部都驚動。

    只不過,他們全部都站在幻陣之中,並沒有現身。

    見到顧臨風數落甄音,所有人都面面相覷,有的在幸災樂禍,有的則是在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以甄音聖者的美貌和修為,在昆侖界,不知多少修士是她為九天神女,可望而不可即,怎麼會連一個顧臨風都拿不下來?

    “顧臨風畢竟是最頂尖一線的人傑,雖然貪圖美色,可是,卻並不一個蠢貨。他肯定是已經知道自己被暗算,所以,才將怒火發洩到甄音聖者的身上。”

    “天下皆知,顧臨風狂妄囂張,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一般人還真的駕馭不了他。”

    ……

    甄音咬緊牙齒,嘴唇顫抖著,道:“神子殿下……所言甚是,甄音……根本……根本不够資格做教主夫人。”

    張若塵咳嗽了兩聲,仰著下巴,問道:“本神子記得,暈過去之前,依稀看到了一比特絕色佳人,婀娜貌美,肌膚勝雪,猶如九天仙子下凡塵。你可知道她是何人?”

    聽到這話,站在暗處的青龍帝君,整個人都不好了,內心抓狂,顧臨風那個小雜碎竟然還在惦記他的王妃。

    教主夫人的臉上露出一道異樣的笑容,向魔冉王妃盯了一眼,吩咐了一句,道:“魔音,所有弟子之中,你的容顏最美,手段最高,看來還是得你出馬,才能將顧臨風拿下。若是,你能够將顧臨風變成裙下之臣,對你唯命是從,那麼,血神教的修煉資源也就隨你取用。”

    魔冉王妃的一雙星眸,閃過一道迷人的流光,道:“只要顧臨風是一個男人,那麼,他就一定過不了我的這一關。”

    青龍帝君走了出去,攔在魔冉王妃的身前,不想放她離開。

    誰都看得出,顧臨風就是一個色中餓鬼,恨不得將魔冉王妃一口吞下去。她這一去,還不是羊入虎口?

    “閃開。”魔冉王妃呵斥了一聲。

    “顧臨風那小子算什麼東西,本君一根手指就能將他按死十次,你何必要委屈自己去侍奉他?”青龍帝君說道。

    “我沒覺得委屈啊!”

    魔冉王妃修長的睫毛輕輕顫動,呵呵一笑,隨後又道:“僅僅只是顧臨風的膽量,已經勝你十倍、百倍。他的修為境界超越你,只是時間的問題。本王妃選擇一個更强的男人,不行嗎?”

    青龍帝君恨得咬牙切齒,雙手在顫抖,恨不得一巴掌向魔冉王妃扇過去。

    可是,等到魔冉王妃從他身邊走過去,他的手掌依舊懸在半空,根本下了不手。

    魔冉王妃穿著一塵不染的白衣,光著一雙玉足,走在厚厚的桃花花瓣上面,身形款款,氣質淡雅,靈秀動人,很像是一比特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張若塵向她盯了過去,雙眼發直。

    一半是裝出來的,另一半倒是真的有些被她給驚豔到。

    真是一個顛倒眾生的女子,嫵媚的時候就是一個勾魂奪魄的妖女,嫺靜的時候又像是一個下凡的仙女,清純得讓人不忍觸碰。

    “魔音,拜見神子殿下。”

    魔冉王妃施施然的向張若塵行禮,臉上帶著一抹沒有任何雜質的微笑,讓人感覺到賞心悅目。

    “好一個魔音,讓本神子都為你著了魔。”

    張若塵走了過去,伸出一隻大手,直接攔住了魔冉王妃充滿彈性的纖腰,向閣樓上面走去。

    看到這一幕,青龍帝王的眼中全是血絲,肺都要氣得炸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