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七竅血冥掌與青銅印爆發大碰撞,打得天地靈氣猛烈震盪,轟鳴聲震得耳膜都要碎裂,方圓千里,雲朵全部都崩碎而開,消散無形。

    這一次碰撞,竟是勢均力敵。

    “怎麼可能?千紋毀滅勁都打不碎他的肉身?”

    魔冉王妃的一張絕色容顏,變得有些蒼白,再次向後退,與站在對面的顧臨風拉開距離。

    塵土中,顧臨風的身影依舊站得筆直,渾身冒著金芒。

    青銅印,名叫“青龍帝印”。

    剛才,魔冉王妃已經引動青龍帝印中三千道銘紋,爆發出强大的千紋毀滅勁,卻被顧臨風以肉身手印打了回去,心中怎麼能不驚?

    顧臨風才剛剛肉身成聖而已,難道已經能够與上境聖者抗衡?

    肉身成聖的人物,如此可怕嗎?

    張若塵的脚掌在虛空一踩,猶如離弦之箭,急速沖出去,空氣中,響起一連串音爆聲。他的身後,留下一道長長的雷火之光,一直延伸到魔冉王妃的身前。

    張若塵一掌打了下去,長著十二翼的冥王虛影,再次顯現出來,並伴隨著出浩蕩無邊的血氣。

    魔冉王妃只感覺,周圍的景物,全部都消失,而她,則是陷入進一個巨大的血氣漩渦。

    驀地,一尊龐大的魔神虛影顯化出來,一掌擊向她的頭頂。

    “不好。”

    魔冉王妃托起青龍帝印,向前一擊。

    “嘭!”

    魔冉王妃沒能擋住那股力量,身體向下墜落,砸得地面向下凹陷,四周全是碎裂的紋路。

    張若塵的神情默然,並沒有因為魔冉王妃有著絕色容顏就手下留情,只要是敵人,心中就有必殺的信念,不會心慈手軟。

    魔冉王妃畢竟是一比特上境聖者,修為相當深厚,沒有死去,從地底飛了起來,落到張若塵的對面。

    她的頭髮和衣服顯得格外髒亂,有的地方流淌出聖血,有的地方粘上了泥垢。

    成聖以來,魔冉王妃從來沒有如此狼狽過,特別是與男性修士交手,從來都是只需一個眼神,就能讓對方拜倒在石榴裙下,何須以戰鬥的方式征服對方?

    “可恨啊!顧臨風,你竟然敢殺我,竟然敢背叛夫人,難道就不怕夫人滅了你?”魔冉王妃露出一口雪白的貝齒,眼神顯得格外銳利。

    張若塵道:“我從來沒有投靠過她,怎麼談得上背叛?對於任何為不死血族辦事的人,我從來都只有一個殺字。”

    “就算你肉身成聖又如何,只要夫人知道你有异心,即便相隔十萬裏,也能將你滅掉。你永遠都無法想像夫人有多麼强大?”

    魔冉王妃十分清楚,即便她拼盡全力,也就只能和顧臨風戰成平手,根本殺了不他。

    但是,一旦放顧臨風離開,她和教主夫人的身份就會洩漏出去,成為所有人族修士討伐的對象。

    於是,魔冉王妃的心念一動,手指一彈,將一枚傳訊光符打了出去。

    以傳訊光符的速度,頃刻間,就能將消息傳回莫憂穀。

    只要教主夫人知道此事,必定會使用非凡手段,相隔一片虛空,鎮殺顧臨風。

    若是換成另一個人,肯定無法攔下傳訊光符,傳訊光符的速度,可是能够達到光速。

    張若塵一直都在警惕這一點,就在魔冉王妃將傳訊光符打出去的時候,他也從原地消失,竟然橫渡虛空,到達十數裏之外,抓住正在飛行的傳訊光符。

    “嘭。”

    張若塵將傳訊光符捏碎,一粒粒白色的玉粉,從指間滑落下來。

    “空間……大挪移,你是……你是時空傳人張若塵……”魔冉王妃瞪大一雙秀目,感覺到整個人都要淩亂。

    魔冉王妃怎麼都沒有想到,一直在找的人,竟然就待在她的身邊。

    張若塵站在半空,顯得風輕雲淡的模樣,微微一笑:“王妃娘娘,青龍墟界一別,沒想到這麼快就有見面吧?”

    “很好,很好,既然是你,還不立即將青龍墟界的世界之靈交出來?”魔冉王妃冷聲說道。

    “我為什麼要交出來?憑你的實力,取得回去嗎?”張若塵道。

    “看來得讓你見識本聖的真正實力,你才會明白上境聖者的戰力,不是你一個初入聖境的小輩可以比擬。”

    魔冉王妃的脚下湧出血紅色的聖氣,化為一片覆蓋方圓數百裏的雲團,一尊龐大的聖相從雲團中升了起來,站在魔冉王妃的身後。

    激發出聖相,魔冉王妃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比先前强大了一大截。

    “嘩!”

    青龍帝印再次飛起,一道道青色銘紋浮現出來。

    青龍帝印,是一件極其强大的千紋聖器,內部一共刻有八千多道銘紋,一旦完全啟動,爆發出來的威力可以輕易鎮殺聖者。

    以魔冉王妃的修為,即便調動全力,也只是能够引動四千道銘紋,無法發揮出它的全部力量。

    當然,即便是四千道銘紋,也已經相當可怕。別的上境聖者若是沒有一樣强大的千紋聖器,根本就抵擋不住那麼恐怖的攻擊。

    要知道,魔冉王妃才突破到上境聖者不久,只能算是上境聖者之中的弱者,在青龍帝印的加持之下,卻能步入上境聖者的强者之列。

    先前,魔冉王妃與張若塵對碰的那一擊,也就只是引動出三千道銘紋而已。

    “轟隆。”

    隨著四千道銘紋浮現出來,千紋毀滅勁竟是轉化為青色火焰,將天空和大地都映成了青色。

    受到那股千紋毀滅勁的影響,飛在張若塵四周的十道聖影全部都崩碎,一股無形的力量,震得張若塵站立不穩,只能向後倒退。

    別的聖者,能够在同境界無敵,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一件事。張若塵卻跨越兩個境界戰鬥,即便是已經肉身成聖,也有一些抵擋不住。

    “給我去死。”

    魔冉王妃的頭上長髮飛揚,眼中露出凶厲的神色,將青龍帝印打了出來。

    站在張若塵的位置,向前望去,只見,一條青龍的巨龍撲面而來,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恐怖力量,震得脚下的地面都在顫動,大地板塊似乎是在下沉。

    張若塵的眼神銳利,怡然不懼,不僅沒有閃避,反而迎面沖了上去。

    看到這一幕,魔冉王妃的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道:“青龍帝印都已經激發出四千道銘紋,即便是上境聖者都要避退,他居然還敢硬碰硬,真是在找死。”

    眼看張若塵就要與青龍帝印碰撞在一起,然而,就在這時,他再次消失不見,使用出空間的力量,跨過青龍帝印,出現在魔冉王妃的身前。

    “劍六。”

    張若塵使用兩根手指捏出劍訣,動用出劍六,以摧枯拉朽之勢,擊穿魔冉王妃的一切防禦手段。

    “噗嗤!”

    成千上萬道劍氣,彙聚成一根劍柱,穿透魔冉王妃的聖軀。

    魔冉王妃的胸口,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就連肋骨和臟腑都被擊碎,將背心都打穿。

    張若塵的兩指一收,化為掌印,再次打在她的身上。

    “嘭。”

    魔冉王妃的聖魂都差一點被打得離體飛出,肉身更是被打得裂出數十道血痕,一直飛到數十裡外,墜落進一座岩漿湖泊裡面。

    張若塵追了上去,準備給予她最後一擊,徹底將她殺死。

    然而,他才剛剛飛到岩漿湖泊的旁邊,岩漿的底部,居然湧出一股比岩漿的溫度還要高數十倍的熱浪。

    “不好。”

    張若塵的心中大驚,在第一時間,調動空間力量,準備退逃。

    還是遲了一步。

    魔冉王妃的速度快到極點,渾身冒著火焰,一掌打在張若塵的身上。

    張若塵的身體,如同一道射線,向後倒飛。

    魔冉王妃使用出一種通神法,付出巨大的代價,可以在短時間內,爆發出十倍於自身修為的力量。

    這種以燃燒自身血液和精氣神為代價的通神法,每一位聖者幾乎都精通,用來保命。當然,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不到萬不得已根本不會使用出來。

    張若塵撞擊在一座燃燒著火焰的大山上面,轟隆一聲,大量碎石滾落下來,壓住了他的身體。

    碎石的下方,張若塵的嘴裡大口吐血,傷得不輕。

    “嘭。”

    魔冉王妃猶如一尊絕麗的死神,從天而降,踩得大地猛烈震動,出現在了張若塵的身前。

    她的胸口和嘴角都在流淌鮮血,眼神無比冷厲,一步一步向張若塵走了過去,道:“想與一比特上境聖者鬥法,你還嫩了一點。”

    魔冉王妃的五指捏成爪形,長出尖銳的爪子,向前沖了出去,擊向張若塵的頭頂,想要捏碎他的頭顱,打碎他的氣海。

    突然,張若塵的兩指之間,出現了一張鎮血符,向她打了過去。

    “嘩——”

    鎮血符飛到魔冉王妃的身前,爆碎而開,化為一根根白色的鎖鏈,覆蓋在她的身體表面,禁錮住她全身的血氣。

    趁此機會,張若塵從碎石下方飛了出來,從天而降,使用沉淵古劍刺入魔冉王妃的頭顱,穿透了她的身體。

    直到魔冉王妃的生命力流失殆盡,張若塵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緩緩的拔出沉淵古劍,道:“上境聖者果然厲害,居然讓我使用出唯一一張聖級鎮血符,才將她徹底殺死。”

    魔冉王妃的身體有些奇怪,明明是一個人類,可是,卻又有一些不死血族的特徵。

    難道有某種秘法,可以讓人類也能變化成不死血族?

    既然想不通,張若塵也就暫時不再去想。

    張若塵來到魔冉王妃的屍體旁邊,發現她的聖魂並沒有消散,心中在思考,要不要,將她的聖魂煉入進食聖花,代替食聖花的虛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