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堯姬可以肯定,此人絕不是有過命交情的好友,反而來者不善,很可能是一尊大敵。

    刹那間,三條白色的狐尾飛了出去,很像是三道白色瀑布一樣,穿過大殿,擊向站在下方的年輕人影。

    三條狐尾快速扭纏,形成一道絞殺的氣勁。

    受到那股氣勁的影響,大殿的牆壁、柱子、琉璃瓦片的表面,全部都浮現出玄奧的防禦陣法銘紋,如同成千上萬道流光鎖鏈。

    那道年輕人影的嘴裡,發出一聲輕哼。

    “嘩——”

    籠罩在他身體四周的血氣,急速旋轉,形成一個越來越龐大的渦旋。

    三條狐尾與血氣漩渦撞擊在一起,立即就被一股龐大的力量彈開,掉落下一根根白色的狐狸毛。

    堯姬只感覺尾巴上面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挺翹的臀部輕輕顫抖了一下,咬了咬紅唇,離開座位,闖入進血氣漩渦,一指點出去。

    堯姬的手指,如同仙玉雕琢而成,柔長而又雪白。

    “哧哧。”

    這一指,蘊含有極其高深的聖道力量,在她手指的周圍,形成一圈圈火焰光華,連成一長串,一直延伸到年輕人影的眉心。

    血氣被擊穿,堯姬終於看清那道年輕人影的真容,正是時空傳人張若塵。

    “是他……”

    堯姬曾經對付過張若塵,想要奪取他身上的寶物,囙此,第一時間猜測,張若塵必定是來報仇。

    張若塵露出一道淡然的笑容,右掌快速打了出去,後發而先至,擊在堯姬的胸口。

    “嘭!”

    堯姬調動出來的聖氣,全部都被打散,向後倒飛。

    張若塵已經肉身成聖,即便沒有動用聖氣,打出的一掌,也不是堯姬這個下境聖者承受得住。

    張若塵的手掌按在堯姬的胸口,隨著她一起飛了出去,轟然一聲,將她按壓在大殿中的階梯上面。

    “哇!”

    堯姬的嘴裡,吐出鮮血,身下的階梯向下凹陷,全是碎裂的紋路。

    遭受張若塵的掌力鎮壓,她根本無法重新站起身來。

    張若塵收回掌力,踩著階梯,一步步走到殿宇最上方的座位旁邊,坐了下去,道:“這麼久不見,堯宗主的修為,竟然一點都沒有進步。”

    堯姬從地上爬起來,雙手撐地,像是一隻美女香狐一般,又驚又怒的盯著坐在上方的張若塵,道:“張若塵,你到底要幹什麼?”

    剛才,張若塵爆發出來的力量,强大得讓堯姬感覺到窒息。

    這才過去多久,張若塵的修為,竟然已經可以碾壓她。

    張若塵道:“你覺得以我現在的修為,能不能滅了天羅宗?”

    堯姬的心中咯噔了一下,連忙收起怒意,放低了姿態,道:“當初那件事,的確是本宗主的錯,不該因為一時貪婪對你出手,在這裡,本宗主給你賠禮道歉。張若塵,你是過江強龍,將來註定遨遊九天,何必與我們這種小門小宗一般見識?”

    張若塵向堯姬瞥了一眼,嘴角微微一勾,道:“你覺得如此三言兩語的道歉,我就會放過你?”

    “你想要什麼?只要你看得上眼,天羅宗的一切寶物,你都可以取走。”堯姬說道。

    在絕對强大的實力面前,堯姬不得不低頭。

    若是送出一些寶物,就能化解與張若塵之間的仇怨,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事。

    張若塵擁有一座世界,還得到了青龍王朝的國庫,掌握著無比豐厚的修煉資源,天羅宗的那些寶物,他還真的一樣都看不上眼。

    張若塵的手指輕輕敲擊桌案,笑道:“若是,我想要宗主你呢?”

    堯姬微微一怔,隨即,媚俏的臉上,露出一道柔情似水的笑容,扭動纖細的柳腰,風姿綽約的向張若塵走了過去,柔聲道:“威名傳天下的時空傳人,看得上本聖這蒲柳之姿,實在是本聖的榮幸。”

    堯姬已經修煉了三百多年,卻依舊是下境聖者的修為,可以說,這一輩子估計也無法突破到更高境界。

    張若塵卻不同,年紀輕輕就已經成聖,崛起得相當迅猛,未來潛力無窮。若是真的能够成為他的女人,反倒是堯姬的一次機遇。

    “堯宗主誤會了!”

    張若塵的聲音很冷漠,道:“我對你的身體沒有興趣,只是想要你去幫我辦一件事。若是,你能够老老實實將這件事做好,我們之間的恩怨,從此一筆勾銷。”

    堯姬顯得波瀾不驚,沒有感覺到尷尬,而是問道:“什麼事?”

    隨即,張若塵將黃天部族高手藏身在黑市總壇的消息,告訴了她。

    聽到消息後,堯姬的臉色變得頗為嚴肅,道:“其實,不久前,大掌櫃也給我們傳出消息,黃天部族會有大批强者趕至天台州,讓我們多加留意,一旦有消息,立即向他稟報。”

    張若塵倒是知道,所謂的“大掌櫃”,乃是天台州黑市總壇的掌舵人,在整個黑市,也是一等一的大人物。

    天台州所有邪道勢力的主宰,全部都要聽命於大掌櫃。

    將他稱為天台州的邪道第一人也不為過。

    張若塵問道:“你們黑市對待不死血族是什麼態度?”

    堯姬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上方,道:“據說,黑市的最上層,寰宇天的那位邪帝大人,傳出至高法令。遇不死血族,必殺之。”

    寰宇天,是一個地名,自古以來就是黑市的聖地。

    除了黑市的邪道聖者,沒有人知道,寰宇天到底在什麼地方。

    如今寰宇天的那位邪帝,很顯然,已經不是八百年前的邪帝。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去吧!去把消息,傳給黑市總壇的大掌櫃,我倒是很想知道,大掌櫃接下來會怎麼做。”

    堯姬離開後,張若塵沒有繼續待在天羅宗,跟著一起離開。

    說到底,張若塵並不放心堯姬,萬一她洩漏了他的消息,帶領一大批邪道聖者來對付他,怎麼辦?

    張若塵不得不多長一個心眼。

    走出天羅宗,張若塵收到一道傳訊光符,看到符上的內容,嘴角露出一道笑意:“二師兄的速度倒是很快,竟然已經趕來天台州。”

    張若塵在距離天羅宗不遠的一家客棧,訂下一個房間,隨後,向二師兄傳出一道消息,將位置告訴了他。

    璿璣劍聖的二弟子,朱洪濤,有著四米三的身高,肥頭大耳,腰部粗得就像是磨盤,穿著一條大紅色的褲衩,上身穿著綠色的綢衫,挺著一個渾圓的大肚子,走進客棧。

    璿璣劍聖的三弟子,萬柯,走在朱洪濤的身旁,看上去也就三十歲左右的年齡,白麵無須,舉止得體,臉上隨時都掛著謙虛的笑容。

    幸好萬柯跟在朱洪濤的身邊,要不然,以朱洪濤那樣的凶厲容貌,即便是邪道修士也會被嚇得奔逃。

    三比特師兄弟終於見面。

    朱洪濤和萬柯見到張若塵,皆是露出激動的神色。

    “六学弟,你居然真的還活著,這些年,怎麼都沒有來找二師兄?收到你的傳訊,得知你遇到了麻煩,我和三学弟可是馬不停蹄的就趕來天台州。”

    雖然,朱洪濤長得十分兇悍,可是卻相當重情義。

    萬柯顯得頗為鎮定,笑道:“六学弟,你做得那些事,三師兄可是都聽說了!現在,除了師尊以外,三師兄最佩服的就是你。”

    “沒錯,聽說你去陰間,尋找到起死回生藥,將師尊復活。這樣的事,應該由我們這些師兄去做才對,你怎麼可以一個人去冒險?”朱洪濤有些埋怨的說道。

    萬柯接著說道:“青龍墟界一戰,殺得蠻獸各族和不死血族心驚膽顫,據東域聖院的那些營員所說,你做過之處,蠻獸和不死血族都要退避三舍,無人敢與你爭鋒。三師兄若是沒有突破到聖境,當時,估計也應該在青龍墟界與你一起征戰。”

    “據說,在青龍墟界,很多人族修士都欠了你的人情,將你佩服得五體投地,視你為人族新生一代第一强者,也是年輕修士學習和崇拜的對象。”

    ……

    …………

    朱洪濤和萬柯都很興奮,以是張若塵的師兄而感到驕傲。

    每次別的那些修士提到張若塵的名字,說他又做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朱洪濤和萬柯都會立即就說,那是我們的学弟。

    張若塵知道朱洪濤和萬柯都是性情中人,被他們這一誇讚,竟是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咋們師兄弟好不容易才再次相聚,坐下再談吧!”

    接下來,他們三人又談了很多事,談到封寒給璿璣劍聖下毒,導致璿璣劍聖敗北身亡。

    “太可恨了!我就一直認為師尊比九幽劍聖要强大,怎麼可能會慘敗身亡,原來是哪個叛徒幹得好事。”

    “現在,東域的那些劍修,全部都認為九幽劍聖才是東域的第一劍聖,很多都趕去九幽城拜師。”

    “特別是是九幽劍聖的那些徒子徒孫更是可恨,各種貶低師尊,抬高九幽劍聖,我一定要將真想公佈出去,讓他們知道東域的第一劍聖是璿璣劍聖,而不是九幽劍聖。”

    朱洪濤被氣得不輕,憋了一肚子火氣,嘭的一聲,一巴掌將桌子都打碎,放出狠話,“就算封寒已經死去,也要找不死血族算帳。我現在就去北域的戰場,不殺十尊不死血族聖者,絕不回來。”

    “要殺不死血族,何必去北域?”張若塵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