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天弓和白日箭是青天部族的至寶,自然是相當厲害,注入進去聖氣越是渾厚,弓箭爆發出來的威力也就越是强大。

    在那極其遙遠的過去,青天部族的一比特帝君,曾經使用它射下過一顆域外星辰。

    張若塵將肉身力量和聖氣結合在一起,旋即,有青色的光芒,從弓骨上面散發出來,覆蓋一大片區域,很像是一片青天。

    長箭,則是流動著一圈圈白色光華,宛如一輪明亮的白日。

    青天白日的景象,呈現了出來。

    “嘩——”

    白色烈日飛了出去,射向天穹,很快就追上前方的黃天皇女。

    “白日箭……張若塵……”

    黃天皇女回頭看了一眼,隨後,以最快的速度,啟動身上所有的護身寶物,形成一連十二層光罩,守護住自身。

    “嘭嘭。”

    白日箭的穿透力十分驚人,可以抵擋住聖者全力一擊的防禦光罩,卻如同紙層的一般,輕輕鬆松穿透了過去。

    白日箭撞擊在黃天皇女的身上,迸發出驚人的能量波。

    她偏離的方向,轟的一聲,墜落到城外的一片山野之中,也不知是生是死?

    看到這一幕,黃天部族的不死血族,全部都怒火滔天。

    要知道,黃天皇女,乃是黃天部族未來的血後。

    黃天皇女要是被殺死,就是他們保護不力,黃天血帝肯定會將責任算在他們的身上,到時候,所有人全部都要給黃天皇女陪葬。

    “找死。”

    夏王爺也沒有料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雙瞳噴湧出金色烈焰,大手一揮,擊向站在高塔頂部的張若塵。

    張若塵何等小心謹慎,射出白日箭,立即施展出空間大挪移,逃遁到數十裡外。

    剛剛站穩脚步,數十裡外就傳出一聲轟鳴。

    十三層高的黑色高塔,被夏王爺的掌力碾碎,就連高塔四周的建築物也都跟著坍塌,湧起濃密的塵土。

    黑市總壇地底的防禦陣法全部都開啟,可是,依舊難以抵擋夏王爺的力量,剛才那一擊,至少有數百位邪道修士慘死,受傷的邪道修士不計其數。

    夏王爺鎖定住張若塵的位置,一指點了出去,打出第二擊。

    這一次,夏王爺的出手速度,超過張若塵的逃遁速度,勢要將他碾殺。

    “夏王爺,本官來會一會你。”

    黑市總壇的一條街道上,一輛樸素的車架中,一比特穿著繡有孔雀圖案官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此人,站得筆直,身上有一股儒雅的氣質,正是天台州的州牧,越叔子。

    收到黃煙塵傳過去的消息,以越叔子為首,朝廷和儒道的强者,低調潜入黑市總壇,等的就是現在這一刻。

    越叔子看上去五十來歲的模樣,精神抖擻,伸出兩根手指,在虛空,刻畫出一幅玄奇的圖案。

    那幅圖案,飛了出去,碾碎了夏王爺打出的指勁,飛到夏王爺的頭頂上方,並且向下鎮壓。

    越叔子的出現,讓整個黑市總壇的邪道修士都沸騰起來。

    天台州朝廷的第一高手和邪道的第一高手同時出現,在往常,他們必定會發生翻天覆地的大戰。

    可是今日,他們二人卻準備聯手,對付黃天部族的夏王爺。

    在這一刻,夏王爺也感覺到不小的壓力。

    越叔子和大掌櫃都是與他同級別的强者,與其中一個交手,就算無法取勝,夏王爺也有從容退走的把握。

    可是,同時對上兩大高手,那麼今天,他就已經有隕落的風險。

    “轟隆隆。”

    三大强者的戰鬥,一觸即發,那一片城區,全部都被席捲了進去。

    所有邪道修士,全部都在向外奔逃,生怕逃慢了一步,便會死在三大高手的戰鬥氣勁之下。

    夏王爺且戰且退,想要抽身逃走。

    “那位夏王爺,今天恐怕是已經走不掉。”張若塵說道。

    若是,三個實力不相伯仲的武道聖者交鋒,其中兩個去圍殺另一個,還是很有可能,會圍殺失敗。

    可是,越叔子和大掌櫃都有封锁對手逃走的手段,一個精神力强度高得嚇人,一個精通天玄勁。

    想要在這樣的兩個人的手中逃走,談何容易?

    朱洪濤盯向星雲府的方向,道:“黃天部族別的不死血族聖者,正在向外突圍,我們殺上去,能斬一個是一個。”

    朱洪濤和萬柯飛掠了出去,與黑市和朝廷的諸聖,一起圍殺不死血族的聖者。

    黑市和朝廷的聖者加起來,數量已經是不死血族聖者的十倍,就算不死血族的聖者再如何厲害,今日也肯定會全軍覆沒,逃出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張若塵則是沖向城外的方向,去查探黃天皇女的生死。

    在青龍墟界,黃天皇女的實力能够步入一線强者序列,由此可見,她的潜力是何等可怕,一旦成聖,必定是人族大敵。

    殺死黃天皇女具有的意義,超過殺死十尊不死血族聖者。

    沒過多久,張若塵沖入進一片叢林,找到黃天皇女的墜落之地。

    那裡,一座藏青色的山嶽,垮塌了一角。方圓數十丈,全部都變成了焦土,亂石橫陳,有著混亂的聖氣在湧動。

    “嘩——”

    一道白色的流光,從地底飛了起來,落入進張若塵的手中,化為一根晶瑩剔透的長箭。

    白日箭。

    箭頭上,沾染有血迹。

    “竟然沒有將她殺死。”

    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在地底,沒有發現黃天皇女的氣息。

    雖然有些失望,可是,很快張若塵就釋然。

    做為一個部族的皇女,黃天皇女的身上肯定有很多護身保護,再加上夏王爺的聖力加持,一箭沒能將她殺死,倒也是正常的事。

    黃煙塵追了上來,問道:“逃走了?”

    “她逃不掉。”

    張若塵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去,猶如是化為億萬光點,飛了出去。那些光點,與天地靈氣發生契合,不斷向外發散,一百里,兩百裏……

    片刻後,張若塵的精神力,一直探查到千里之外。

    精神力所過之處,沒有任何東西瞞得過他的感知,即便是兩隻螞蟻在巢穴中打架,畫面也能清晰呈現在腦海中。

    張若塵豁然睜開雙目,盯向其中一個方向:“逃得倒是挺快,已經到了兩千三百裡外,應該是動用聖旨的力量。我先追上去,斬了她。”

    說完這話,張若塵的雙腳浮現出一片火雲,呈現出一鸞一鳳的虛影,先一步沖了出去。

    達到肉身成聖,即便是奔跑的速度,也是無比驚人。

    更何况,張若塵還將鸞鳳神印急速和肉身力量融合在一起,每跨出一步,都能將大地踩碎一大片,同時沖出數十裏的距離。

    並且,在趕路的時候,凝聚出足够的空間力量,張若塵就會使用空間大挪移。

    每一次挪移,都是一百多裏的距離。

    張若塵將速度發揮到極致,一個刹那都不想浪費。以他這樣的瘋狂速度,已經足以和通天境的聖者相提並論。

    張若塵和黃天皇女之間距離,正在不斷縮小。

    到達千里之內的時候,張若塵再次將青天弓拉開,一箭射了出去。

    黃天皇女傷得很重,背上的鎧甲破碎,不斷流淌鮮血。

    察覺到背後傳來白日箭傳出的力量勁氣,黃天皇女的臉上,露出一道絕望的神色。

    即便如此,她還是沒有放棄求生的**,身體急速向下一沉。

    “噗!”

    白日箭擊中黃天皇女的右肩,將她的右手臂和部分身體撕裂了出去,大片鮮血飛灑在虛空,無比絢爛。

    黃天皇女墜落到地面,痛苦的掙扎。

    白日箭不僅僅只是擊傷了她,也有一股毀滅性的力量,侵入進她的身體,不斷吞噬她的生命精氣。

    沒過多久,張若塵追了上去,從天而降,出現在黃天皇女的不遠處。

    張若塵收回白日箭,才又一步步走了過去,沒有任何多餘的話,準備一掌將她擊斃。

    黃天皇女也是頗為瞭解張若塵,知道此人十分厲害,而且,殺伐果斷,今日,恐怕她是在劫難逃。

    “你是一個讓本皇女都有些恐懼的對手,只要不死,將來必定是人族中的大帝。能够死在你的手中,也算是我的一種榮幸。”黃天皇女冷冰冰的道。

    張若塵的眼神淡漠,一掌擊向黃天皇女的頭頂。

    就在這時,張若塵卻感應到了什麼,向不遠處的一條大河看了過去,只見,正在奔騰流淌的大河,竟然飛起來,出現在了半空。

    汹湧的河水,急速沖向張若塵。

    “哧哧。”

    數十丈寬的大河,在半空,扭纏成一杆長槍的形狀,並且凝聚成白色的冰晶。

    “皇女殿下,穆千先生派遣本聖來接應你。”

    在那大河的對岸,隱隱間,可以看見,站著一個身穿血袍的男子,手持一根法杖,正將法杖指向張若塵的眉心。

    若是,張若塵繼續將手掌打下去,固然是能够殺死黃天皇女,可是,他自己也要被冰晶長槍擊中,就算不死,也會重傷。

    張若塵的手腕一轉,手臂中,響起一聲龍影。

    “嗷!”

    他的手掌上,冒出濃濃的火焰,改變軌跡,與飛過來的冰晶長槍碰撞在一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