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找死。”

    穆千先生氣得懾懾發抖,不能再忍,舉起水晶琉璃杖,刹那間,數百根雷電飛了出來,形成一片雷電瀑布。

    不得不說,穆千先生在精神力上面的造詣,已經達到十分驚人的地步,遠超天絡聖者。

    這一片天地之間充斥著的靈氣,全部都轉化為雷電形態,空氣都像是被抽盡了一樣,化為真空。

    “好……强大的精神力……”

    張若塵都已經精神力成聖,可是此刻,卻依舊有一種精神意志要崩潰的感覺,腦袋極其疼痛,頭骨都要碎裂一樣。

    楚思遠則是抖了抖寬大的衣袖,依舊是一派怡然自得的模樣,竟是脚踩雷電,向穆千先生走了過去。

    隨著他一步落下,震碎穆先生的精神力氣場,張若塵和黃煙塵身上的那股壓力,頓時消失得乾乾淨淨。

    楚思遠的一雙蒼老雙目,向前一瞪。

    “嘩——”

    在他的眼簾前方,憑空凝聚出一幅藍色的畫卷,卷軸快速展開,顯化出山河地理的紋路,很像是一座莽荒世界呈現了出來。

    雷電瀑布與畫卷碰撞在一起,立即消散而開。

    所有毀滅性的勁氣,全部都被化解。

    穆千先生的眼中閃過一道异色,感知到楚思遠的可怕,這老傢伙不僅十分嘚瑟,自身的實力也是非同小可。

    “哼!”

    楚思遠的手指,輕輕的一動,懸空的畫卷,向下鎮壓,落向穆千先生的頭頂。

    別說處在畫卷中心的穆千先生,即便是站在邊緣的張若塵、黃烟塵、晨易聖者、晨曦聖者也都渾身一震,就像是有一座鐵山壓在身上。

    “趕快離開這一片區域。”

    四人急速後退,向遠處逃遁。

    下一個刹那,在他們身後的方向,傳出一道驚天動地的聲響。

    大地在下沉,空氣在爆響,他們四人陷入進一片混亂的毀滅世界。那股强大得無法抵擋的力量,幾乎就要將他們撕碎。

    張若塵一隻手抓著黃天皇女,一隻手抓著黃煙塵,動用出空間大挪移,逃離了出去。

    一直逃到數百里之外,張若塵和黃煙塵才放緩了速度。

    漸漸的,他們停了下來,向身後望了過去。

    “哧哧。”

    身後的那片天地完全塌陷,倒湧起厚厚的泥塵,有著密密麻麻的雷電在空中穿梭,即便是聖者闖入進那片區域,恐怕也是死路一條。

    “楚老頭的實力,竟然如此强大,莫非已經達到精神力聖王的境界?”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楚宗主的精神力造詣堪稱高深莫測,不用為他擔心。”

    隨後,黃煙塵收回雙目,盯在黃天皇女的身上,眼神一凝,道:“先斬了她,免得留下後患。”

    黃煙塵的手中出現了一道絢爛的劍光,一劍刺出,如同閃電一般,擊向黃天皇女的眉心。

    黃天皇女的眼中,露出一道詭異的神色,兩根纖細的手指,向前伸了出去,竟是夾住聖劍。

    隨後,兩道緋紅的血氣,從兩指之間逸散出來,纏繞住聖劍。

    “收。”

    下一刻,黃天皇女竟是將聖劍從黃煙塵的手中奪了過去,抓住劍柄,反手斬向黃煙塵的脖頸。

    她的一連串動作,全部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張若塵和黃煙塵都沒有料到,黃天皇女居然變得如此厲害,爆發出來的力量,比黃煙塵還要强大一大截。

    “我明白了!”

    張若塵的腦海中靈光一閃,想起先前天絡聖者曾給黃天皇女服下一枚丹藥。當時,他並沒有在意,以為只是一枚療傷丹藥。

    此刻看來,那枚丹藥,恐怕不只是療傷丹藥那麼簡單。

    要不然,黃天皇女的力量,怎麼會暴漲到如此地步?

    黃天皇女的出手速度很快,可是,張若塵的出手速度更快,將沉淵古劍揮了出來,擋住她劈出的聖劍。

    黃天皇女向後倒飛了數十丈的距離,手中的聖劍在不停鳴響,臉上露出驚異的神色,道:“肉身成聖,果然厲害。我服下帝血丹,在一個時辰之內,可以爆發出超越自身十倍的力量,竟然依舊比你差了一點。”

    “原來是服下了帝血丹。”

    話音未落,張若塵調動出人劍合一的劍意,人與劍融為一體,化為一道黑色的光梭,飛了出去。

    黃天皇女知道張若塵在劍道上面的造詣極高,不敢輕敵,全力以赴抵擋。

    “嘭嘭。”

    他們二人的人影快速交錯,轉戰百里,將六座山嶽都打得破碎。有的山體被攔腰斬斷,留下一個露天的平臺。有的山體直接被劈成兩半,形成一條筆直的山谷溝壑。

    聖者級別的交鋒,堪稱驚世駭俗,一般的半聖靠近過去,只會是死路一條。

    “噗嗤。”

    黃天皇女最終還是沒能擋住張若塵的劍訣,向後倒退,臉頰、頸部、手臂留下了十數道劍傷,腹部的位置更是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

    張若塵的身上沒有傷痕,衣衫整潔,步法穩健,散發出來的氣勢,越來越淩厲。

    黃天皇女是真的有些畏懼張若塵,不敢再與他交手,看著他向前走了過來,竟是一步步向後倒退。

    “劍六。”

    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畫出一個圓形劍圈。

    劍六,代表的是上下和四方。

    一招劍法,將六個方位完全包含了進去,一旦施展出來,也就將對手鎖定,想逃都逃不掉。

    “嘩——”

    張若塵一劍刺出,原本直徑足有十丈的劍圈,快速縮小,化為了一點。

    黃天皇女的瞳孔快速收縮,等她看清張若塵的劍路的時候,沉淵古劍的劍尖,已經刺到她的眉心。

    “住手。”

    晨易聖者和晨曦聖者駕馭著精神力,兩人身體分別被一條風龍和一條火龍包裹,急速趕了過來,憤怒的大吼,想要封锁張若塵。

    張若塵的目光十分堅定,道:“你們來遲了!”

    沉淵古劍刺入進黃天皇女的眉心,劍尖從後腦勺冒了出去。

    緊接著,張若塵的手腕一扭,形成一股旋轉的勁氣。

    “嘭”的一聲,黃天皇女的頭顱爆碎而開,變成一具無頭死屍。

    同時,黃天皇女的臨死一擊,擊穿張若塵的防禦,打在左肩的位置,打得張若塵半個身體都變得麻木,向後倒退數十步,半跪在了地上。

    張若塵的左肩,變得血肉模糊,鮮血滴答滴答的落下地上。

    “幸好我的肉身足够强大,要不然,根本承受不住她臨死的反撲。”張若塵暗道。

    換做一比特上境聖者,想要殺黃天皇女,估計也是同歸於盡的結局。

    晨易聖者和晨曦聖者趕到的時候,黃天皇女的屍體都已經倒在地上,體內的生命力流失殆盡。

    “張若塵,你闖下彌天大禍了!”

    晨易聖者憤怒得咆哮了出來,原本還算俊逸的臉,也都變得有些猙獰。

    張若塵則是相當淡然,道:“是嗎?不就是殺了一比特皇女,在青龍墟界,我還殺過青天部族的太子,也沒見不死血族能够把我怎麼樣。”

    “那是因為不死血族還沒有出手對付你,等到皇女殿下隕落的消息傳出去,你將成為不死血族必殺的大敵。”晨易聖者說道。

    晨曦聖者很不甘心,向黃天皇女的屍體走了過去,希望能夠重新將她救活。

    “食聖花。”

    張若塵的背上,有著密密麻麻的根須沖了出來,比晨曦聖者先一步到達黃天皇女的屍體旁邊。

    尖銳的根須,刺入屍體,開始吸收屍體中的血液和精氣。

    晨曦聖者撲了一個空,心中更是惱怒,輕喝一聲:“一起動手,鎮壓張若塵和黃煙塵,只有將他們的血液帶回去,我們才能將功補過。”

    黃天皇女的隕落,對黃天部族而言絕對是一件大事,若是無法擒住兇手,晨易聖者和晨曦聖者回去之後,肯定會死得很慘。

    “星火之光。”

    晨易聖者舉起法杖,體內的精神力,源源不斷彙聚過去,形成一個明亮的火焰光球,釋放出極其狂暴的熾熱力量。

    “風雨之神。”

    晨曦聖者的雙手結出印訣,頓時方圓三百裏都是出現風雨交加的景象。風力凝結成一尊十三丈高的半透明巨人,手持一柄大劍,向張若塵揮斬過去。

    晨易聖者和晨曦聖者的精神力强度都達到五十二階,遠遠超過天絡聖者。他們一旦全力出手,爆發出來的實力,其實是遠遠超過張若塵和黃煙塵。

    當然,同樣是五十二階,也有强弱之分。

    晨易聖者更加强大一些,已經達到五十二階的巔峰,具有的實力,足以和聖者第四個境界“玄黃境”級別的人物一較高下。

    黃煙塵取出界子印,托在雙手之間,道:“塵哥,助我一臂之力。”

    張若塵本來都已經取出兩張聖級鎮血符,可是,見到黃煙塵信心十足的模樣,也就將鎮血符收了起來。

    身形一閃,張若塵來到黃煙塵的身旁,雙手向前一推。

    雙手的掌心,湧出聖氣,源源不斷注入進界子印。

    黃煙塵曾經說過,只有界子修煉到聖境,才能發揮出界子印的真正力量。

    那麼,做為池瑤煉製出來的最强戰兵,界子印的威力到底是有多麼强大?

    “轟隆。”

    界子印急速旋轉,變得越來越巨大,一縷縷金色的光華噴湧了出來,化為一片金色雲彩,向四方蔓延出去。

    在一瞬間,金色雲彩爆發出來的力量,就將十三丈高的半透明巨人震碎。

    同時,晨曦聖者也難以抵擋界子印的力量,嘭的一聲,身體爆碎,變成了一團血霧。

    “怎麼可能……”

    晨易聖者大驚失色,將凝聚在法杖上方的火焰光球打了出去,隨後,調動全身精神力,凝聚出一條火龍。他站在火龍的內部,全力向後逃遁。

    界子印爆發出來的力量,簡直就如女皇親自降臨一般,根本無法抵擋。

    只能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