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將關於教主夫人的事,一一講了出來。

    楚思遠對那位教主夫人也是有一些瞭解,聽完張若塵的講述,頓時,進入思考的狀態。

    半晌後,楚思遠才是輕輕的一歎,道:“當年,老夫與血神教的教主和教主夫人,也算是同一個時代的翹楚。年輕的時候,也曾意氣風發,笑傲天下,有過一些爭鬥。成聖之後,大家都退居幕後,開始全力以赴參悟聖道,衝擊更加高深、玄妙的境界,倒是很少再有交集。算起來,已經有三百年,沒有見過他們。”

    勢力之爭和宗派之爭,一般都是派遣年輕一代的翹楚出面解决,聖境人物幾乎不會露面。

    囙此,各大宗派的修士,一旦成聖,也就開始退居幕後,逐漸消散在人前。

    再次聽到血神教教主和教主夫人的消息,楚思遠便是回憶起數百年前的點點滴滴。那個時候,他也是一比特熱血少年,書生意氣,與天下英傑一起爭名逐利。

    不知有多少同時代的天之驕子都已經死去,能够一直活到現在的人物,全部都成為威震一方的巨擘。

    楚思遠道:“走吧!老夫隨你去一趟莫憂穀,倒要看一看,這三百年來,邱怡池的修為又强大到了何等地步?”

    很明顯,邱怡池,就是教主夫人的名諱。

    楚思遠、張若塵、黃煙塵沒有立即前往莫憂穀,而是先去了黑市總壇。

    黑市總壇的戰鬥,已經落下帷幕。

    黃天部族的確是高手如雲,聚集有大批聖境人物,可是,黑市總壇卻有四方寂滅大陣的守護,囙此,這一戰倒也沒有給邪惡之都造成太大的破壞。

    天台州的州牧,越叔子,帶領一群儒道和朝廷的聖者,退出邪惡之都,與楚思遠會合。

    “拜見畫聖。”

    諸聖全部都向楚思遠躬身行禮。

    越叔子也是抖了抖衣袖,恭恭敬敬的一拜,道:“見過師尊。”

    楚思遠一生收了十七比特真傳弟子,其中,越叔子的成就最高,已經成為一州的州牧,堪稱是封疆大吏。

    “戰鬥結果如何?”楚思遠問道。

    越叔子回道:“這一戰,一共有十八比特不死血族聖者被鎮殺,聖境之下的不死血族不計其數。不過,那位夏王爺卻是攜帶有百聖血鎧,打穿四方寂滅大陣,逃遁了出去。黑市的妖瞳聖者和鬼爪聖者,兵部的兩位上等域外,已經追殺上去。”

    楚思遠的眉頭一縮,道:“那位夏王爺的修為極其高深,他們四人追殺上去,與送死有什麼區別?”

    “師尊有所不知,夏王爺受了極其嚴重的傷勢,十成力量發揮不出來一成,他們四人任何一人出手,也都比他强大。”越叔子說道。

    “原來如此。”

    隨即,楚思遠又道:“為師這裡還有另一件更加要緊的事要與你商量。”

    楚思遠和越叔子使用精神力對話,開始商議起來。

    張若塵已經重新變化成顧臨風的模樣,站在遠處,沒有靠近過去。

    越叔子等人畢竟都是朝廷官員,而他卻是通緝重犯。

    黃煙塵向張若塵傳音,提醒道:“在天台州,血神教經常與朝廷作對,一旦朝廷的諸聖進入血神教的領地,說不一定會趁血神教內亂,將這座古教徹底滅掉。”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先前,我和楚老頭已經談論過這個問題。我可以帶他們進入血神教,可是,只限三人。”

    既然張若塵心中有數,黃煙塵也就不再多言。

    青墨、朱洪濤、萬柯、小黑也從黑市總壇退了回來,與張若塵和黃煙塵會合。

    朱洪濤渾身都是鮮血,這一戰,一共鎮殺三比特不死血族的聖者,打得酣暢淋漓,渾身的怒火全部都發洩了出來。

    楚思遠和越叔子商量出了結果。

    雖然,張若塵給了他們三個名額,可是他們卻沒有要第三個名額,只有他們師徒二人隨張若塵一起去血神教。

    楚思遠道:“老夫去血神教,只對付邱怡池一人,別的修士由你們血神教自己解决。”

    張若塵以血神教神子的身份口吻說道:“晚輩多謝楚宗主和州牧大人,此次算是血神教欠下你們一個人情。將來你們若是遇到麻煩,晚輩也一定出手相助。”

    楚思遠只是冷哼了一聲,根本沒有將張若塵的話放在心上。堂堂畫宗宗主,還需要一個小輩的幫助?

    在前往血神教的路上,張若塵向元周長老傳訊,“黃天部族的不死血族已經全軍覆沒,糾集血神教的所有力量,準備進攻莫憂穀。”

    教主夫人是血神教的一個巨大威脅,必須要趕在她主動發起進攻之前,先將她清除。要不然,等到她先發起進攻,必定會給血神教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元周長老和元星長老早就已經開始籌備,收到張若塵的傳訊,立即全力運作,將能够調動起來的聖境人物全部都召集起來。

    在距離莫憂穀大概五百里的一座雪山之下,張若塵見到了元周長老和元星長老,還有血神教的一批聖者。

    全部都是一等一的大人物,他們的神情十分嚴肅,相當清楚,今夜一戰,至關重要。

    堪稱是最後一戰。

    只要能够鎮殺教主夫人,那麼,血神教的內亂危機,也就徹底化解。

    元周長老說道:“直接强攻吧!我從嬰主峰,帶來了驚蟄龍紋鼎,頃刻間就可以將莫憂穀夷為平地。”

    驚蟄龍紋鼎,在《萬紋聖器譜》上排名第一百三十四比特,乃是血神教歷代教主都在祭煉的聖器,希望有朝一日,它能够超越萬紋聖器,成為第二件鎮教戰兵。

    雖然,驚蟄龍紋鼎現在還比不上血神教的鎮教戰兵血神鐧,卻也是一件非同小可的神兵利器。

    張若塵道:“我從外面請來了幾比特幫手,可以輔助大家一起進攻。”

    血神教的諸聖,向張若塵的身後看了過去,在黃煙塵、朱洪濤、萬柯、青墨等人的身上快速掃視了一眼,很快就又收回目光。

    雖然他們有些詫異,這位沒有什麼背景的神子殿下居然可以請來如此眾多的聖境人物。可是,他們也能看出,那幾比特聖者的修為並不算太高,對整個戰局並沒有太大的幫助。

    這樣的大戰,只有徹地境和通天境的人物,才能發揮出改變戰局的影響力。

    一比特肩寬體闊的聖境人物站了出來,面容冷肅,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道:“此戰關係重大,以神子殿下的修為,還是與本宮主待在後方為好,本宮主可以保護你的安危。”

    此人,名叫姚生,為幽字天宮的副宮主,達到上境聖者的境界。

    在姚生的背上,背著一個年輕女子。

    一男一女的背部緊密貼合在一起,形成共生體,擁有四條腿,四只手,兩顆頭顱。

    據說,那個女子是姚生的情人,因為資質有限,無法修煉到聖境,壽命也就相當短暫。

    姚生為了保住她的性命,使用了一種秘法,將那個女子的身體和自己的身體煉在一起,共同享受聖者才有的悠久壽命。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姚生的修煉速度才會極其緩慢,要不然,早就已經衝破上境聖者的桎梏,達到玄黃境。

    此事,一直都是血神教中的一段佳話。

    黃煙塵向張若塵傳音,道:“那位四手四脚的宮主,恐怕是有一些古怪。”

    張若塵盯向姚生,使用精神力傳音,好奇的問道:“怎麼回事?”

    黃煙塵說道:“只有不死神殿的一種秘法,才能將兩具身體連接在一起,成為共生體。那種秘法相當詭異,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不死神殿……”

    張若塵依舊保持平靜,可是心中卻暗暗提防了起來。

    血神教的諸聖之中,恐怕還有一些不死血族的潜伏者。只不過,他們並不是不死血族,而是為不死血族辦事的人類。

    這位姚宮主,很有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幽字天宮一共有一比特宮主,兩位副宮主。

    此刻,幽字天宮的宮主藍采夜和另一比特副宮主左牧,也都站了出來。

    藍采夜是一個中年婦人,身穿鎧甲,樣貌十分普通,道:“本宮主也留在此地,與神子殿下的那些朋友一起清理從莫憂穀逃出來的漏網之魚。”

    緊接著,左牧說道:“今夜一戰,務必將莫憂穀中的不死血族一網打盡,不能放走任何一個。”

    本來,幽字天宮替教主鎮守無盡深淵,隱藏無盡深淵的秘密,張若塵就有些懷疑幽字天宮的內部有不死血族的潜伏者。

    此刻,幽字天宮的三比特宮主全部都站出來鎮守後方,也就讓張若塵更加懷疑。

    “看來是真有問題。”

    張若塵沒有證據,也不想在這個關鍵時刻擾亂軍心,也就沒有點破,而是裝出十分淡然的模樣,輕輕的點頭。

    血神教的諸聖,全部都以為張若塵只是一個二劫准聖,並不知道,他已經將精神力和肉身修煉到聖境。

    元周長老也有一些顧慮,對張若塵說道:“教主夫人的修為深不可測,即便我們啟動了驚蟄龍紋鼎,也未必就有必勝的把握。此戰相當兇險,神子殿下又是血神教未來的希望,的確應該與藍宮主、姚宮主、左宮主待在後方。”

    張若塵微微一笑,道:“有三比特宮主的保護,誰能傷得了本神子?各位聖者前輩,你們全力以赴向莫憂穀發起進攻,後方的事,交給我們就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