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五位聖長老個個都有通天徹地的修為,卻一連隕落三比特,聖血灑在地上,染紅了整個莫憂穀。

    血神教的諸聖,盯向站在穀中的教主夫人,全部都感覺到恐懼。

    數百年前,教主夫人就達到聖境,如今,又跨入多麼可怕的境界?

    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受了重傷,以一種難以置信的神情,望著眼前破碎的大地,心中無比苦澀,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敗得這麼慘。

    “五位聖長老之中,竟然也有一人是在替教主夫人辦事。”

    張若塵皺起眉頭,長長的歎了一聲。

    在教主夫人的威懾之下,一比特下境聖者境界的長老,施展出一種逃生秘術,快如流光一般的飛向天邊,想要逃走。

    教主夫人的嘴角微微一勾,手指一引。

    一道龍影,從驚蟄龍魂鼎中飛出去,以更快的速度追上去,撞擊在那位下境聖者境界長老的身上。

    “嘭。”

    在半空,那位長老的身體爆碎,化為一團直徑數十米的血雲。

    所有修士全部都感覺到窒息,使用出逃生秘術,竟然也逃不掉。要知道,那可是一比特聖者。

    幽字天宮的三比特宮主,藍采夜、姚生、左牧,站在張若塵的不遠處。他們再也沒有任何掩飾,濃密的血霧從身上湧動出來。

    藍采夜的雙手抱拳,向莫憂穀的方向行禮,揚聲道:“拜見血神教新任教主。”

    做為幽字天宮的宮主,藍采夜第一個向教主夫人臣服,引起巨大的轟動。那些心志不够堅定的聖者,也有一些意動。

    就連幽字天宮的宮主都已經臣服,他們為何還要繼續與教主夫人為敵?

    活著,總比死去要好一些。

    元星長老的眼中,露出懾人的寒光,厲聲道:“藍采夜,原來你也是在替她辦事。”

    藍采夜露出一道不屑的神情,道:“元星長老,本宮主勸你一句,最好還是不要再與教主為敵,主動向教主磕頭賠罪,宣誓效忠,教主肯定會饒過你剛才對她的冒犯。”

    “咳咳。”

    元星長老氣得臉色漲紅,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體內的聖氣在瘋狂亂撞,傷勢變得更加嚴重。

    元周長老也是怒不可揭,若不是有傷勢在身,說不一定都已經沖了上去。

    藍采夜十分清楚,血神教的諸聖之所以還沒有臣服,主要是因為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還活著。

    只要殺死他們二人,也就能够徹底擊潰血神教諸聖的意志。

    “既然兩位如此冥頑不寧,本宮主也就不再客氣。”

    藍采夜打出一種聖術,兩條血紅色的長河呈現出來,圍繞雙臂流淌,同時向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攻了過去。

    藍采夜是十大宮主之首,修為已經達到通天境。

    元星長老和元周長老處在全盛時期,或許藍采夜還有所顧忌,但是,二比特聖長老都受了重傷,他自然也就敢以一敵二。

    斬殺兩位聖長老,絕對是一份巨大的功勞。

    與此同時,幽字天宮的兩位副宮主姚生和左牧,也發動攻擊。

    “神子殿下,你做得最愚蠢的事就是背叛教主大人,現在,必須為你犯下的錯誤付出代價。”

    姚生張嘴一吐,一條手臂粗的黑色鎖鏈,從嘴裡伸出來,發出嘩啦啦的聲音,向張若塵纏繞過去。

    黑色鎖鏈的頂端,是一顆猙獰的人頭,上面燃燒著綠色鬼火。

    這是一件千紋聖器,名叫鬼王鎖。

    據說,鎖鏈頂端的人頭,乃是一比特真聖的頭顱,蘊含真聖的强大聖力。

    以姚生上境聖者的修為,擒拿一比特二劫諸聖,在所有修士看來,都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

    血神教的諸聖,全部都在歎息,可以猜想顧臨風的悲慘結局,肯定會遭到生不如死的折磨。

    下一刻,諸聖卻都瞪大雙眼,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只見,顧臨風的手臂上面,浮現出一條數百米長的巨大龍影,蜿蜒纏繞,發出震耳欲聾的龍吟聲。

    “嘭。”

    他一道掌印拍了出去,擊在鬼王鎖頂端的人頭上面,打得鬼王鎖轉換了方向,倒飛回去。

    顧臨風並沒有借此機會逃走,反而,踩出一種玄奇的步法,化為數十道殘影,快速靠近姚生。

    到達姚生的十丈之內,顧臨風的雙掌,同時向前一推,竟是主動發起進攻。

    “顧臨風,這是在……找死嗎?”

    “一比特二劫准聖,竟然敢主動向一比特上境聖者發起進攻,瘋了,瘋了,他肯定是瘋了!”

    ……

    只有姚生才知道,顧臨風很不簡單,並不是一個弱者。

    剛才,顧臨風一掌擊退鬼王鎖,那樣的力量和技巧,絕不是一個二劫准聖可以擁有。

    姚生的雙腿分開,重心下沉,雙臂上面冒出一塊塊黃銅一樣的肌肉,兩隻手掌向前一推,掌心凝聚出兩個巨大的聖氣渦旋。

    “轟隆。”

    兩人四掌碰撞在一起,打得大地沉陷下去,形成一個直徑百米的天坑。

    在天坑的底部,兩人的手掌依舊碰撞在一起,保持僵持的狀態。

    張若塵的頭髮飛揚,渾身一百四十四竅全部都打開,散發出灼目的光華,很像是一百四十四顆星辰在天坑中閃爍。

    “肉身……成聖……”

    看到顧臨風身上閃爍的竅穴,在場的諸聖,全部都大吃一驚。

    肉身成聖具有非同一般的意義,可以預想,顧臨風將來必定會成為一方霸主,擁有無窮無盡的潜力。

    這樣的人物,完全可以做血神教的教主。

    當然,以現時的形勢看來,顧臨風根本就沒有機會繼續成長,教主夫人不可能放過他。

    “顧臨風的聖境肉身,比別的生靈的聖境肉身更加强大,才到達聖境沒多久,居然已經可以和老牌上境聖者一較高下。”

    “沒錯,別的生靈剛剛修煉到肉身成聖的時候,遠遠達不到這樣的戰力。”

    在聖境,每一個境界都有巨大的跨度,剛剛肉身成聖,就能與老牌上境聖境爭鋒,的確是一件讓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

    姚生的背上,傳出一聲刺耳的尖叫。

    那個與姚生共亯一具身軀的女子,嘴裡吐出音波,凝結出成千上萬柄劍形虛影,化為一條劍河,擊向張若塵的胸口。

    距離太近,張若塵根本無法躲避。

    張若塵只得激發出十聖血鎧,將全身覆蓋,憑藉鎧甲的防禦力,抵擋衝擊過來的音波劍河。

    “轟!”

    張若塵的身軀猛烈一震,向後飛了出去。

    姚生抓住機會,大步向前,施展出一種聖術級別的掌法,擊向張若塵的胸口。

    手掌,化為一隻十數米長的蠻獸爪印,散發出刺鼻的血氣。

    張若塵飛在半空,重新凝聚力量,打出七竅血冥掌。

    九丈高的冥王虛影顯化出來,呈現在張若塵的背後,也是打出一道手印,迎擊了上去。

    “轟隆。”

    十數米長的爪印,崩碎而開,化為混亂的勁氣,倒湧回去,撞擊在姚生的身上。

    姚生的嘴裡發出一聲悶哼,向後一連後退數百米遠。

    當然,張若塵也不好受,被鬼王鎖擊中胸口,雖然十聖血鎧化解了絕大部分力量,卻還是遭受嚴重的創傷,五臟六腑都出現裂痕。

    張若塵的嘴裡,不斷流淌出血液。

    當然,因為有十聖血鎧的包裹,外人根本看不到這一幕,只能看見,他依舊筆直的站在地面,身上有十分強勁的聖氣在湧動。

    “好厲害的顧臨風,竟然已經可以和上境聖者打成平手,再給他十年時間,整個血神教還有誰能够與他一戰?”

    顧臨風的成長速度,實在太快,讓血神教的諸聖清楚的感受到,什麼叫做後生可畏。

    姚生的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本以為輕輕鬆松就能將顧淩風拿下,卻沒想到,此子竟然如此難對付。

    ……

    …………

    另一個方向,幽字天宮的副宮主左牧,攻向黃烟塵、青墨、朱洪濤、萬柯,想要以雷霆之勢將他們四聖滅掉。

    左牧的修為,已經達到玄黃境,體內修煉出玄黃聖氣,自然是一等一的强者。

    然而,他沖過去之後,卻遭到圍攻。

    朱洪濤也是玄黃境的修為,當然,它是太古遺種,爆發出來的戰力,遠遠超過玄黃境的人族修士。

    “就憑你也想與老子交手,給我趴下。”

    朱洪濤的大手一揮,劈在左牧的左肩,打得左牧斜飛出去,撞擊在一座山巒上面。

    山體垮塌了一大片,將他掩埋在下麵。

    黃煙塵和萬柯都打出聖劍,施展出聖術級別的劍訣,瘋狂向下轟擊,打得左牧不斷發出慘叫聲。

    “可惡……你們是想死嗎?”

    左牧怒吼一聲,渾身散發出數十根血紅色的光柱,雙手捏拳,將兩柄聖劍打飛出去,從山體中沖出來。

    只不過,左牧才剛剛沖起三十米高,朱洪濤便是如同一發炮彈一般撲了上去,兩隻蒲扇那麼巨大的手掌,按住左牧的頭顱,又將他拍入進地底。

    左牧再次遭到圍攻,被打得更慘。

    莫憂穀中,青龍帝君走了出來,來到教主夫人的身後,道:“師尊,弟子請戰。”

    青龍帝君對顧臨風有滔天的恨意,以前,因為教主夫人十分看重顧臨風,他不得不隱忍。

    如今,顧臨風背叛了教主夫人,青龍帝君自然也就沒有顧忌,很想親手將顧臨風碎屍萬段。

    ……

    (再過兩天就學習結束,到時候一定好好更新,這段時間,其實小魚也很痛苦的,希望大家再堅持堅持。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