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畫聖,楚思遠,在昆侖界絕對是威名赫赫,堪稱絕代宗師一般的人物。

    此刻,楚思遠和教主夫人都在凝聚聖威,渾身上下釋放出越來越强大的氣場。

    楚思遠的頭頂,浮現出一片青色祥雲,成千上萬個文字顯化出來,很像是映在了青色祥雲上面。

    教主夫人站在地面,以身體為中心,一個血氣漩渦凝聚出來,從地面,一直連接到天穹。

    兩人都是數百年前就成名的大人物,如今的修為都是高深莫測,一旦交手,肯定是天塌地陷,足以毀掉一片地域。

    或許是感受到了危險,血神教的諸聖,全部都在後退。

    莫憂穀中的修士,雖然有教主夫人的庇護,卻依舊被那股强大的氣場鎮壓得趴伏在地上,根本無法站起身。

    “該勸的,已經勸過,既然你非要尋死,我也只能成全你。”教主夫人的聲音,從血氣中傳了出來。

    站在週邊,張若塵根本看不清教主夫人和楚思遠的身影,只能看見青色祥雲與血紅色的漩渦快速移動,發生驚天動地的碰撞。

    兩股恐怖的力量,打得空間顫動,天地反轉,整個世界都像是要崩塌一般。

    “嘩——”

    一個白色的文字,從那片混亂能量之中,飛了出來,落在一比特下境聖者的身旁。

    轟隆一身,地面上,出現一個直徑數百米的隕石坑。

    那位下境聖者的半具聖軀都被打碎,渾身都是鮮血,幸好頭部和心臟沒有受損,保住了一條性命。

    “已經退到三百裡外,竟然依舊遭到戰鬥餘波的衝擊。楚思遠和教主夫人的修為實在太恐怖,大家繼續後退。”

    “一個文字飛了出來,就差點滅了一比特聖者,也太嚇人。”

    ……

    即便是以聖者的心境,此刻也難以保持鎮定,爭先恐後向遠處逃遁。

    張若塵沒有後退,依舊站在原地,使用出天眼,眺望楚思遠和教主夫人的戰鬥。

    這一戰十分關鍵,絕對不能出任何差錯。

    萬一楚思遠戰敗,那麼,血神教也就滿盤皆輸。

    囙此,張若塵留了下來,取出兩張聖級鎮血符,緊緊捏在手中,希望關鍵時刻能够助楚思遠一臂之力。

    除了張若塵,越叔子也沒有退走,站在一條大地裂縫的旁邊,眺望上空。

    越叔子的修為也無比强大,可是,與楚思遠和教主夫人又有一些差距。囙此,即便是他,也只能站在一旁觀望,等待合適的機會。

    越叔子向身後看了一眼,盯在張若塵的身上,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隨後,道:“趕緊離開這一片區域,以你的修為,任何一道餘波落下來,也會讓你灰飛煙滅。”

    張若塵不僅沒有後退,反而向戰場的中心區域趕了過去。

    因為,楚思遠和教主夫人的戰鬥,已經分出强弱。楚思遠凝聚出來的青色祥雲,被血紅色的漩渦吞噬,變得越來越淡薄。

    楚思遠要敗了!

    越叔子也察覺到這一點,不再理會張若塵,露出擔憂的神情。

    “九龍出海。”

    教主夫人的聲音,傳遍方圓千里。

    驚蟄龍紋鼎從她的手心飛出去,鼎中沖出九條長達三千米的巨龍虛影,發出震耳欲聾的龍吟聲,擊穿青色祥雲,撞擊在楚思遠的身上。

    “七生七死圖。”

    楚思遠展開《七生七死圖》,圖卷上,浮現出密密麻麻的人形虛影,與驚蟄龍紋鼎發生大碰撞。

    “噗嗤。”

    楚思遠的嘴裡吐出鮮血,急速向後飛退,一直退到百里之外。

    他的臉,變得無比蒼白,身上的氣勢,衰退了一大半,一雙精神抖擻的眼睛也變得有些暗淡。

    七生七死圖是畫宗的至寶,在《萬紋聖器排名譜》上面,比驚蟄龍紋鼎的排名還要高一些。

    楚思遠十分清楚,這一次對決,他之所以會落入下風,與使用的戰器沒有關係,完全就是修為比不過對方。

    “邱怡池的修為,真的是强大得有些可怕。”楚思遠暗道。

    教主夫人托舉著驚蟄龍紋鼎,脚踩一條血氣長橋,向他行了過去,道:“楚思遠,這些年你懈怠了,變成了一個落後者。”

    楚思遠並不服氣,冷哼一聲:“對於修煉,老夫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懈怠。你能够有現在的成就,肯定是有別的機遇。那個機遇,與不死血族有關吧?”

    “成王敗寇,現在談論那些,還有意義嗎?”

    教主夫人的雙手一抬,驚蟄龍紋鼎中響起龍吟聲,再次飛了起來,變得越來越巨大,又向楚思遠鎮壓過去。

    楚思遠就是一塊最大的絆腳石,只要滅掉他,就再也沒有人可以阻擋她掌控血神教。

    “七生七死,七大世界。”

    楚思遠的體內湧出一道道浩然正氣,每一道氣流都粗壯得如同河流,全部都彙聚進入《七生七死圖》。

    一連七座世界的虛影顯化出來,猶如一座七層浮屠塔一樣,向前飛出去。

    驚蟄龍紋鼎和《七生七死圖》碰撞在一起,數以萬計的銘紋在半空穿梭,天空完全被混亂的氣流籠罩,哪怕是將一件百紋聖器丟進去,也會在一瞬間就被攪碎。

    越叔子站在楚思遠和教主夫人的下方,取出一枚青玉雕琢而成的官印,向教主夫人印了過去。

    第一中央帝國也就只有九枚州牧官印,全部都是由神工部鑄造出來,雖然無法與界子印相提並論,卻依舊是一件絕頂聖寶,威力不弱於萬紋聖器。

    越叔子,號稱天台州朝廷的第一强者,自然是具有非同一般的實力。

    “滅殺。”

    越叔子大吼一聲,州牧官印化為一枚數十裏長的翻天巨印,出現在天穹,逐漸靠近教主夫人。

    教主夫人一邊對抗楚思遠,同時,輕哼一聲,一隻瑩白的手掌向前一按,化為一隻大手印,擊向州牧官印。

    “嘭。”

    州牧官印墜落向地面,反將越叔子擊傷。

    越叔子清楚的認識到他與教主夫人的差距,若不是師尊牽制住教主夫人,剛才那一擊,教主夫人就能將他殺死。

    楚思遠抵抗得相當艱難,雙手托舉起《七生七死圖》,每一個毛孔都有血珠冒出來,肉身都像是要爆裂了一樣。

    血神教的諸聖全部都很擔憂,覺得楚思遠已經堅持不了多久,很可能會死在教主夫人的手中。

    一旦楚思遠隕落,誰還擋得住教主夫人?

    接下來,他們不臣服於教主夫人,也都是死路一條。

    “就連越叔子和畫聖都慘敗,當今天下,還有幾人可以和她抗衡?”

    “教主夫人已經變成一尊蓋世女魔頭,在昆侖界,女性人類修士之中,還有幾人是她的對手?”

    ……

    就在這時,眾人發現,一個年輕的人影,正在快速沖向楚思遠和教主夫人。

    “那是……顧臨風,他竟然敢摻和到畫聖和教主夫人的大戰之中,不要命了嗎?”

    所有修士,一片譁然,完全猜不透顧臨風到底要幹什麼?

    教主夫人的雙眸向張若塵瞥了一眼,猶如是一尊神靈在俯看螻蟻一樣,顯得很淡漠,嘴裡吐出一口氣,吹了過去。

    她吐出的氣流,化為毀滅性的風勁。

    一道道數十米長的風刃,在氣流中穿梭,發出“嘩嘩”的聲音。

    在她看來,一口氣,足以殺死顧臨風。

    張若塵的反應速度快得驚人,很像是一道閃電,左閃右避,竟是將所有風刃全部都躲避過去,與教主夫人的距離已經不足百丈。

    “還是有點本事。”

    教主夫人不得不承認她低估了顧臨風的實力,於是,發動第二道攻擊。

    她的頭頂,飛出九根烏黑亮澤的髮絲,變得越來越長,向張若塵揮斬了過去,很像是九柄利劍。

    九根髮絲都蘊含磅礴的聖道規則,根本不是張若塵可以抵擋。

    張若塵的目光堅定,穿梭在九根髮絲之間,同時,將兩張聖級鎮血符打了出去。

    “刺啦。”

    一根髮絲,擊中其中一張聖級鎮血符,將符籙切割成兩半,直接廢掉。

    張若塵的心臟猛然一跳,緊緊的盯向另一張鎮血符,要是第二張鎮血符也被割碎,那就真的是欲哭無淚。

    所幸的是,教主夫人並不清楚鎮血符的威力,沒有太大的防範。

    第二張鎮血符,順利飛到教主夫人的身旁。

    “嘭。”

    鎮血符爆裂而開,化為一根根白色的鎖鏈紋印,覆蓋在教主夫人的身上,鎮壓住她體內的血氣。

    “不好。”

    教主夫人的臉色一變,調動全身的聖氣和血氣,全力以赴向外衝擊,想要震碎身上的鎖鏈。

    “嘭嘭。”

    教主夫人的修為强大無匹,全力以赴之下,竟然將身上的鎖鏈一根根震斷。

    “竟然這麼强大?”

    張若塵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張若塵能够感受到教主夫人身上的怒火,一旦教主夫人震脫鎮血符的壓制,第一個要殺的人,就是他。

    這樣的大戰,張若塵能够摻和進去,並且起到一些作用,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事。

    難道還能指望他去滅掉教主夫人?

    張若塵的目光,向楚思遠和越叔子望過去,現在,也只能將希望寄託在他們的身上。

    楚思遠和越叔子自然不會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開始反擊,控制《七生七死圖》和州牧官印,同時向教主夫人鎮壓下去。

    “轟隆。”

    在兩件絕頂戰器的攻擊之下,教主夫人被轟入進地底。

    那片大地完全崩碎,就連莫憂穀也被夷為平地。至於莫憂穀中的半聖和聖者,自然也都全部被鎮殺,化為了劫灰。

    ……

    (終於結束學習,回到家中,從今天開始恢復更新。

    待會還有一章,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小魚,小魚接下來會努力更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