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憂穀中,原本是有十數比特聖境人物,包括青龍王朝的餘孽和教主夫人的弟子。

    然而,遭遇《七生七死圖》和州牧官印的鎮壓,十數比特聖境人物和大批半聖境修士,全部都灰飛煙滅,一個都沒有逃出去。

    太慘烈了!

    在以往,一比特聖境人物隕落,都是大事件,無數修士都會趕去哀悼。

    然而,黑市總壇和血神教的動亂,加起來足有數十比特聖者隕落,可想而知這一場風暴是何等猛烈,足以震驚天下,造成的連鎖反應更是無法預估。

    畢竟,每一位聖者的背後,都有一個龐大的勢力。

    聖者一死,那個勢力,也會發生動亂。

    這一戰,讓血神教的諸聖重新認識了神子顧臨風,此子實在太有魄力和膽識,竟然敢插手畫聖和教主夫人的戰鬥,並且還起到關鍵性作用。

    誰還敢說顧臨風只是一個膽小怕事之徒?

    誰還敢說顧臨風沒有資格做血神教的新任教主?

    一比特曾經有些反感顧臨風的聖者,有些感慨的道:“或許……顧臨風真的能够給血神教帶來新的希望,將來,血神教並不是沒有機會崛起。”

    “教主夫人真的已經被鎮殺了嗎?”

    “應該已經死去,就算她的修為再如何深厚,也不可能硬扛下《七生七死圖》和州牧官印的攻擊。”

    其中一些聖者,望向那片破碎的大地,依舊沒有放鬆警惕,總覺得教主夫人沒有那麼容易隕落。

    幽字天宮的宮主藍采夜和副宮主姚生,他們看著化為平地的莫憂穀,還有大地上正在燃燒的聖血,也認為教主夫人已經隕落。

    “趕緊離開,此地不能久留。”

    藍采夜和姚生不敢繼續留在此地,同時激發出一種逃生秘術,爆發出流星一般的速度,向兩個不同的方向逃遁。

    楚思遠站在半空,察覺到藍采夜和姚生想要遁走,雙目一沉,右手的手掌抬了起來。

    掌心湧出的聖氣,卷起《七生七死圖》。

    圖卷完全展開,散發出七彩色的光芒,再次呈現出七個世界的虛影,上下排列,形成一座參天浮屠塔,向藍采夜飛了過去,很快就將她追上。

    “不,本聖修煉了三百年,絕不會死在今日……”

    藍采夜咬緊牙齒,水火龍珠從雙手的掌心飛出,直沖向高空。

    兩顆龍珠一藍一紅,一冷一熱,快速旋轉,形成一個直徑三十裏長的圓形印記,將天地間的靈氣全部都吸納過去。

    然而,在《七生七死圖》的面前,一切抵抗都是徒勞。

    七個世界的虛影碾壓下去,以摧枯拉朽之勢,震碎兩顆龍珠形成的圓形印記。

    “嘭嘭。”

    緊接著,兩聲爆響傳出來。

    兩顆堪比千紋聖器的龍珠,爆裂而開,化為齏粉,釋放出來的炙熱和冰寒的力量,將一片百里長寬的大地熔煉成焦土,又將另一片百里長寬的大地冰封起來。

    藍采夜施展出一種通神法,爆發出十倍修為的力量,雙臂向上撐起,僅僅只是支撐了片刻。

    下一個刹那,他的身體猶如陶瓷一般,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

    “嘭。”

    藍采夜的身體爆碎,肉身和聖魂都毀滅。

    又一比特通天境的聖者隕落,在場的血神教修士,全部都感覺到窒息,無法想像楚思遠的修為到底是有多麼嚇人?

    “楚老頭不會已經超越聖境,跨入精神力聖王的境界了吧?”張若塵暗道。

    要知道,聖王在昆侖界絕對是一等一的霸主,每一個都是活了近千年的人物,就連聖者也不一定能够見到他們的身影。

    就算是號稱東域三大劍聖的璿璣劍聖、九幽劍聖、葬月劍聖,也只是至聖,已經算是東域明面上最强大的人物。

    最開始,張若塵一直以為,楚思遠的修為,很有可能是聖者的第八個境界“至境”,與東域三大劍聖處於同一水准。

    如今看來,楚思遠很有可能已經達到更高的境界。

    當然,也有可能楚思遠還沒有達到聖王境界,只是憑藉《七生七死圖》,所以,才爆發出碾壓聖境一切敵人的强大實力。

    修為差距太大,張若塵根本看不透楚思遠和教主夫人的真正修為,只能猜出一個大概。

    另一個方向,坤字天宮的宮主和兩位副宮主,前去追殺正在逃命的姚生,消失在大地的盡頭。

    “一切都結束了嗎?”

    元周長老微微松了一口氣,有些疲憊的盤膝坐下,取出一枚療傷丹藥服下,運轉聖氣,煉化丹藥的藥氣。

    驀地,元周長老的眉毛一挑,再次睜開雙目,嘴裡念出兩個字:“不好。”

    不僅元周長老察覺到危險,在場的聖者,全部都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波動,從地底湧出來。

    那股力量波動,讓聖者也感覺到心悸,比楚思遠和教主夫人剛才的對決,還要強橫數倍。

    “轟隆。”

    破碎的大地上,驀地,噴湧出熾熱的岩漿,伴隨著大量漆黑的煙塵和數百根猩紅的閃電,很像是一座突然活躍起來的巨大活火山。

    張若塵倒吸了一口寒氣,受到一股氣勁的衝擊,身體不受控制向後倒飛。

    “難道……她還沒死。”

    張若塵一邊向後倒飛,一邊打開天眼,望向正在噴湧岩漿的位置。

    只見,火山的上方,煙塵和閃電的中心位置,站著一個身穿血紅色長袍的美顏女子。

    她的背上,長著四對血紅色羽翼,與不死血族的肉翼有所不同,卻又十分相似。她的頭上,黑色的長髮,竟是化為十萬丈長,飄在天空,每一根上面都有聖光在流動。

    其中一根髮絲,從一座山峰旁邊飛了過去,直接將那座山峰斬斷,轟隆一聲,倒塌下去。

    “果然沒死,而且,變得更加可怕。”

    張若塵看清了她的容貌,美若天仙,卻又十分妖冶,正是教主夫人邱怡池。

    血神教的諸聖,全部驚呆。

    緊接著,所有修士都感覺一股冷寒的力量傳過來,他們如同墜入進冰穀,渾身發凉,雙腿和雙手情不自禁的顫抖。

    楚思遠手持《七生七死圖》,渾身都繃緊,屏住呼吸,道:“你終於達到了那個境界?”

    教主夫人脚踩虛空,從黑色煙塵中一步步走了出來,身上依舊有數百道閃電在穿梭,清冷的說道:“若不是你們的逼迫,我也無法這麼快突破。”

    在這一刻,張若塵終於確定一件事,就在剛才,教主夫人衝破極限,達到聖王境界。

    聖者中的王者。

    遭受《七生七死圖》和州牧官印的鎮壓,教主夫人的身上有很多傷口,其中一些傷口,對一般的修士而言可以致命。

    但是此刻,教主夫人身上的傷口,卻在快速癒合。

    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還在不斷攀升,變得越來越强大。

    楚思遠自知已經不是教主夫人的對手,目光向張若塵投射過去,很顯然是在詢問張若塵,還有沒有聖級鎮血符?

    只有使用聖級鎮血符,他們才一線機會。

    張若塵苦澀的一笑,輕輕搖頭。

    楚思遠的臉色,比張若塵還要苦澀,不過,很快卻又恢復鬥志。

    緊接著,楚思遠的體內,湧出無比強橫的精神力,源源不斷打入進《七生七死圖》。

    “老夫來擋住她,越叔子,你帶上那小子立即逃走,逃得越遠越好。”

    楚思遠蒼老的臉上,露出絕然的神色,下出這一道命令後,便是大步向前,主動向教主夫人攻殺上去。

    血神教的諸聖也知道,楚思遠是準備與教主夫人拼命,為眾人爭取到逃命的時間。

    “唰唰。”

    破風聲不斷響起,所有修士全部都爆發出最快的速度,向不同的方向逃竄。

    如此一來,即便教主夫人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將所有人都殺死。

    教主夫人盯著對面的楚思遠,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道既是殘忍,而又迷人的笑容,道:“我已成王,聖者之王,你又如何擋得住我?”

    教主夫人伸出一根纖長的玉指,向前一按。

    只是一根手指而已,卻爆發出無與倫比的穿透力。

    “七生七死,七座世界。”

    楚思遠的嘴裡吐出一口鮮血,噴在《七生七死圖》上面。七座世界的虛影,再次呈現出來,比先前更加凝實,更加宏偉,散發出血紅色的光華。

    然而,教主夫人的手指,卻是輕輕鬆松就穿透過去,擊在楚思遠的胸口。

    “噗嗤。”

    即便楚思遠的身上裹著《七生七死圖》,胸口卻還是被擊穿,整個身體都塌陷下去。從他身上流淌出來的鮮血,將畫卷完全染紅。

    越叔子的雙眼全是血絲,湧出熊熊的怒火,可是,卻克制住自己,疾速趕到張若塵的身旁,伸出一隻手掌,抓住他的左肩,道:“跟我走。”

    “等一下。”

    張若塵取出一張破破爛爛的符籙,捏在手中,調動聖氣,注入進去。

    那張符籙,像廢紙一樣,讓人擔心輕輕一揉就會破碎。

    “你還要幹什麼?知不知道為了給我們爭取逃命的機會,師尊很有可能會隕落在這裡?”

    越叔子十分惱火,不再理會張若塵,準備强行將他帶走。

    “嘩——”

    就在這時,張若塵手中的符籙,浮現出了一粒粒紅色的光點,似火星,又像是細小的血斑。

    ……

    (小魚求推薦票,若是大家投票給力,今晚十二點左右,再更一章。既然回來了,總要拼一拼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