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劫雲的下方,張若塵與死神騎士都穿著十聖血鎧,用盡全力猛烈對攻,打得空氣震盪,大地晃動。

    死神騎士的修為境界,遠超張若塵,對碰九擊,他就將張若塵打得拋飛出去。

    就在死神騎士衝殺上去,準備滅掉張若塵的時候,第七十七道劫雷降落下來,同時劈在他和張若塵的身上。

    劫雷的力量,异常兇猛,即便是死神騎士,也被打得趴在地上。

    張若塵緩了一口氣,從焦黑的泥土下方沖出來,提著沉淵古劍,引動千紋毀滅勁,全力以赴劈斬下去。

    “轟隆。”

    死神騎士伸出一隻鐵拳,打出拳印,抵擋住沉淵古劍的攻擊。

    緊接著,兩人又戰了起來。

    上空的劫雷,接連不斷落下,第七十八道,第七十九道,第八十道……

    每一道劫雷落下,都會將張若塵和死神騎士打得趴在地上。

    兩人身上的傷勢越來越重,都在吐血,揮出的劍和打出的拳,也變得越來越緩慢。

    來到太陰古城之前,死神騎士就傷得很重,經受雷劫的轟擊,體內的傷勢加劇了何止一倍。

    原本,以他的實力,擊殺玄黃境聖者也是輕而易舉的事。如今,即便是面對一比特上境聖者,也很難對抗。

    眼看第八十一道劫雷就要落下,死神騎士沒有任何猶豫,收回長矛,以最快的速度逃遁。

    張若塵沒有追殺上去。

    因為,他傷得比死神騎士更重,一直都在硬撐,要不然,早就已經倒下。

    “轟隆。”

    黑壓壓的劫雲在急速旋轉,隨即,第八十一道劫雷落下來,很像是一根天地之矛,擊在張若塵的頭頂。

    張若塵脚下的那片大地,在一瞬間塌陷,形成一個黑乎乎的無底洞。

    雷電的力量擊在地面,形成高溫,周圍的地域,所有岩石全部都融化,形成一片赤紅色的岩漿,有著一根根遊蛇一般的電紋在岩漿表面流動。

    生死劫,結束了!?

    天空的劫雲,逐漸散去,滿天星辰和皎潔的明月顯露出來,散發出一縷縷柔和的光芒。

    那股天地威勢,消失得乾乾淨淨。

    太陰古城中的人族修士,全部都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終於恢復平靜,也不知張若塵有沒有渡過第三次准聖劫?”

    “很難說,沒看見在最後時刻,就連死神騎士都逃走,不敢硬扛劫雷。張若塵傷得那麼重,怎麼可能還活著?”

    ……

    青峰聖者化為一道聖光,落到黑乎乎的無底洞旁邊,釋放出精神力,向下方探查。

    沒有發現生命氣息。

    “張若塵沒能渡過生死劫,已經死在了劫雷之下。”青峰聖者做出這樣的結論。

    消息傳了出去,太陰古城中的修士,全部都唏噓不已。

    其中一些視張若塵為偶像的年輕修士,難以接受這個結果,感覺到相當悲痛,認為張若塵不應該是這樣的結局。

    “張若塵擁有絕頂的天資,可以搏殺上境聖者,怎麼可能渡不過生死劫?”

    “天資越强,引來的生死劫也就越强,他會死在劫雷之下,也是很正常的事。”

    “歷史上,死在生死劫下的人傑,並不在少數。”?很多修士都在歎息。

    隨後,其中一些修士,使用傳訊光符,將今晚發生的事傳了出去。

    無論是“張若塵就是顧臨風”的消息,還是“張若塵已經隕落”的消息,絕對都會在昆侖界引起轟動。

    死神騎士和雅舍聖者並沒有逃遠,也在關注張若塵的生死。

    雅舍聖者的精神力籠罩在太陰古城的上空,沒有發現張若塵的氣息,隨即,收回精神力,蒼老的臉上露出一道笑容,道:“張若塵應該已經隕落,我們也算是完成任務。”

    “張若塵已經死去?”死神騎士道。

    “就連兩儀宗的青峰聖者都確認了這件事,應該不會有錯。”雅舍聖者說道。

    死神騎士卻是搖了搖頭,道:“不對,不對,就算張若塵被劫雷打得灰飛煙滅,他的沉淵劍和十聖血鎧,卻不會消失不見。”

    雅舍聖者臉上的笑容變得凝固,隨後,點了點頭:“有道理。”

    “張若塵肯定沒有死去,應該是兩儀宗的那位青峰聖者,在故意幫他隱瞞真相。他想要借此機會金蟬脫殼,逃出各大勢力的視野,隱藏到暗處。”死神騎士說道。

    “現在,我就與不死神殿溝通,應該可以推算出張若塵的生死真相。”

    雅舍聖者取出青銅圓盤,注入進精神力,以青銅圓盤為媒介,與不死神殿進行溝通。

    沒過多久,雅舍聖者收到不死神殿的回應,“張若塵沒有死,已經達到東域。”

    “應該就是在剛才,張若塵通過太陰古城中的空間蟲洞,去了東域。走,去東域斬他。”死神騎士道。

    “等一等。”

    雅舍聖者接著又道:“不死神殿還傳來另一則消息,他們又派遣出三比特死神騎士,直接前往東域,鎮殺張若塵,以免他成長起來,成為不死血族的大敵。”

    “又派遣出三比特死神騎士……不死神殿是在懷疑我們的能力嗎?”

    死神騎士感覺到相當惱怒,緊緊的捏著兩隻拳頭,手指間,傳出劈裡啪啦的爆響。

    不得不說,這一次對張若塵的圍殺,的確是相當失敗,不僅損失三比特上境聖者,而且,還讓張若塵成功渡過生死劫修為更進一步。

    雅舍聖者和死神騎士都能感受到不死神殿的憤怒,若是,真讓另外三比特死神騎士先一步殺死張若塵,那麼,他們返回不死神殿肯定會遭受嚴厲的懲罰。

    “必須趕在另外三比特死神騎士之前,先一步滅掉張若塵。”雅舍聖者說道。

    太陰古城的護城大陣已經開啟,雅舍聖者和死神騎士就算修為再如何强大,也無法闖入進城中。

    囙此,他們無法借助太陰古城的空間蟲洞,只能前往別處,走別的空間蟲洞追向東域。

    ……

    …………

    東域,兩儀宗。

    張若塵渡過了第三次准聖劫,的確是傷得相當嚴重,直到現在,臉色也是有些蒼白,渾身透著一股虛弱和憔悴。

    此刻,他和東域三大劍聖之一的葬月劍聖,相對而坐,正在飲用一種療傷藥茶。

    雖然是藥茶,卻香氣撲鼻,沒有難聞的藥味。

    青峰聖者背著一柄聖劍,站在不遠處。

    張若塵向青峰聖者望了過去,悠然一笑:“青峰前輩怎麼不過來一起飲茶?”

    青峰聖者的臉上,露出羞愧的神色,道:“貧道有罪在身,不敢與教主和劍聖平起平坐,站在這裡就行。”

    在太陰古城,死神騎士大肆殺戮兩儀宗的弟子,青峰聖者卻因為心中畏懼,沒有出手封锁。

    青峰聖者心知肯定會遭到宗門的處罰,囙此,一直都繃緊神經,根本不敢像張若塵和葬月劍聖那樣淡然的飲茶和談事。

    兩儀宗派去太陰古城的大人物,就是東域三大劍聖之一的葬月劍聖。

    張若塵渡生死劫之前,葬月劍聖就已經趕到太陰古城,卻一直都沒有現身。直到張若塵渡完生死劫,葬月劍聖才從地底將重傷垂死的他帶走,通過空間蟲洞,來到兩儀宗。

    同時,葬月劍聖授意青峰聖者,讓他放出消息,張若塵已經死在雷劫之下,從而幫助張若塵金蟬脫殼,免得遭到各路仇敵的圍攻。

    張若塵的心中有很多疑問,看向坐在對面的葬月劍聖,最終,還是問了出來:“晚輩很好奇,既然前輩已經駕臨太陰古城,為何沒有出手擊殺不死神殿的死神騎士和銀袍長老?”

    葬月劍聖微微一笑:“你的手中掌握有五劫鎮聖符,死神騎士的也掌握有類似的寶物。老夫若是出手……不,確切的說,只要現身,死神騎士也就肯定會在第一時間,使用出那種寶物殺死老夫。”

    “比五劫鎮聖符還要厲害的攻擊性寶物?”張若塵道。

    “沒錯。”

    張若塵依舊不解,道:“可是,死神騎士為何沒有使用出那種寶物殺我?”

    葬月劍聖道:“因為,那種寶物與死神騎士的血肉融為一體,一旦啟動那種寶物,死神騎士自己也會死。”

    張若塵明白了!

    並不是死神騎士不想使用那種寶物,而是,死神騎士認為對付一個張若塵,根本就沒必要使用那種寶物。

    可是,使用那種寶物殺一比特劍聖,卻是穩賺不賠。

    “那種寶物,豈不是與自爆氣海和聖源一樣恐怖?”張若塵道。

    葬月劍聖搖了搖頭,道:“要殺一比特普通的死神騎士,老夫完全可以在他自爆氣海之前,先破掉他的氣海。也能在他自爆聖源之前,先斬斷他的意識。”

    “可是,那種寶物卻不同。就算死神騎士的氣海破碎和失去意識,只要是進入死亡狀態,毀滅性的力量立即就會爆發出來。”

    張若塵皺起眉頭,道:“也就是說,即便殺了死神騎士也沒用,依舊會與他同歸於盡?”

    “沒錯。”葬月劍聖輕歎了一聲。

    張若塵道:“遇到死神騎士,豈不是必死無疑?”

    “要不然,怎麼會叫死神騎士?”

    葬月劍聖的話鋒一轉,笑道:“或許也只有你,才能殺死死神騎士,並且全身而退。”

    “我?”張若塵道。

    葬月劍聖道:“只要你撕裂空間,將死神騎士打入進虛無空間,那麼,就算死神騎士身上的那種寶物爆發出來,也奈何不了你。”

    張若塵笑了一聲:“前提是,死神騎士認為他有能力殺了我,沒在第一時間將那種寶物使用出來。要不然,我也只有死路一條。”

    葬月劍聖凝視了張若塵片刻,問道:“你不僅是血神教的教主顧臨風,也是兩儀宗弟子林嶽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