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心顏對張若塵,自然是有極深的感情。

    兩人同時進入東域聖院的劍道系,分別是第一劍道奇才和第二劍道奇才,敖心顏不服氣,挑戰過張若塵,卻被擊敗。

    兩人便是從那個時候,接下的感情糾葛。

    他們一起去木精墟界歷練,經歷過不止一次生死劫難。在木精墟界,敖心顏受了重傷,張若塵使用龍珠為她療傷,當時,兩人曾有極其親密的接觸。

    或許,張若塵只是讓她當成一個還算不錯的朋友,可是,敖心顏卻早就已經對他暗生情愫,視他為偶像,心中相當崇拜。

    在敖心顏的心中,張若塵英俊瀟灑,為人坦蕩,心思縝密,天資絕代無人能及,對敵人鋒芒畢露絕不手軟,對身邊的朋友卻又十分隨和,性格相當豪爽,任何珍貴的修煉寶物都能拿出來與大家分享。

    見過張若塵之後,敖心顏再也瞧不上任何天之驕子。

    敖心顏知道張若塵有未婚妻,也知道他和未婚妻的感情極好,囙此,兩儀宗一別之後,再也沒有與張若塵有過任何聯系。

    可是,她卻一直都在關注張若塵的消息,從來沒有忘卻當初的那一吻,還有與張若塵經歷的點點滴滴,每每想起,嘴角總是會勾起一個美麗的弧度。

    即便不能在一起,想一想總是可以的。

    聽聞張若塵死在雷劫之下,敖心顏如同經受晴天霹靂一般,怎麼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組長是那麼的優秀,怎麼可能渡不過生死劫?

    敖易說道:“以張若塵的體質,找一個安靜的環境,渡生死劫,其實並不是難事。可是,他卻太過自負,想要一邊渡劫,一邊對抗不死血族的強敵。他的確相當了不得,英勇過人,殺退了不死血族的數位聖者,可是自己卻沒有扛下最後一道劫雷,最終,灰飛煙滅。”?敖心顏依舊難以相信這個事實,快步走到敖易的身旁,拿去傳訊光符。

    看完光符上面的內容,敖心顏怔了片刻,隨即,臉上露出慘然的苦笑,五根手指將傳訊光符都捏碎成粉末。

    “張若塵絕不是一個自負的人,他肯定是在孤立無援的情况下,逼不得已才會引來劫雷,對坑不死血族的強敵。”

    敖心顏能够想像,在太陰古城,張若塵肯定是得不到任何援助,只能依靠自己去戰,去拼,想要殺出一條血路。

    她是多麼希望當時也在太陰古城,就算幫不了張若塵,至少他不會那麼孤獨,至少也要讓他知道,還有人願意站出來義無反顧與他並肩作戰。

    “嘩啦。”

    大殿的地板上,出現一圈圈聖氣。

    一比特穿著蛟鱗鎧甲的軍士,從地底浮現出來,在大殿的中心位置,單膝跪下,中氣十足的道:“禀告族長,祖龍山的兩位聖龍使拜訪神龍半人族,已經到達神夢澤。”

    “神龍半人族與祖龍山早就已經斷了聯系,他們派遣聖龍使來到神夢澤是什麼意思?”

    敖易皺起雙眉,總感覺聖龍使的到來,並不是什麼好事。

    難道蠻荒秘境的大動亂,已經波及到邊緣區域?

    不久前,一隻太古遺種修煉到大聖境界,成為至高無上的獸皇,想要一統蠻荒萬族。

    最近,蠻荒秘境的各大種族殺得天翻地覆,江河湖泊、山川大嶽都被鮮血染成紅色。

    神龍半人族位於東域和蠻荒之間,處於蠻荒的邊緣地帶,根本就不想摻和進大動亂。

    祖龍山的聖龍使,在這麼敏感的時候,來到神夢澤,自然是讓敖易生出不安的思緒。

    若是說,陰陽海,是神龍一族的聖地。

    那麼,祖龍山就是整個龍族的發源地,也是各個龍族至高無上的神聖之地。

    即便是在整個蠻荒秘境,祖龍山也是讓各大蠻獸種族都要敬畏的地方,猶如“三道”在人族修士之中的地位。

    神龍半人族說到底也有部分龍族的血脈,即便現在歸順了第一中央帝國,已經與人族打成一片,可是,卻還是不敢太過得罪祖龍山。

    “請他們進來,倒也看看祖龍山到底是要做什麼?”

    敖易的雙目露出鋒銳的神色,坐直了身體,在他的身上,浮現出三十六道金色龍影。

    強橫的聖威,從大殿中沖出去,一直延伸到數百裡外。

    祖龍山的聖龍使,乃是兩頭擁有聖境修為的翼龍,分別叫做葉弘聖龍使和葉雲聖龍使。

    葉弘聖龍使的目光向前望去,看到從大殿從升騰起來的渾厚龍氣,道:“敖易的修為,比我想像中要高出不少。他故意釋放出聖威,估計是想震懾我們。”?“敖易的修為就算再强大,又能如何,難道還敢與祖龍山為敵?”葉雲聖龍使不屑的笑道。

    兩位聖龍使,也是釋放出聖威龍氣。

    在他們的身上,散發出烏黑色的光華,使得整個天地都變得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嗷!”

    “嗷!”

    兩道龍吟聲,傳了出去。

    神龍半人族的族人,全部都感覺到驚恐,抬頭向天空眺望。

    只見,兩道比山嶽還要龐大的龍影飛了過去,模模糊糊看不真切,卻能感受到它們身上如同洪荒巨獸一般的可怕氣息。

    來到神龍大殿的上空,兩位聖龍使的身軀收縮,變化成兩個身軀高大的男子,降落到地面。

    他們穿著黑色鱗甲,背上長著雙翼,走進神龍大殿。

    神龍大殿也變得一片黑暗,只有敖易身上散發出來的金色龍氣,才將黑暗驅散,使得眾人可以看清葉弘聖龍使和葉雲聖龍使的容貌。

    葉弘聖龍使的身軀挺拔,身上有一股傲然之氣,道:“本聖使此次來到神龍半人族,乃是傳達祖龍山的意志,希望敖易族長能够立即組織起一支魚龍境軍隊,配合祖龍山,一起征討蠻荒東境。等到狴皇統一萬族,少不了神龍半人族的一份好處。”

    敖心顏的父親,敖敬,乃是直率的脾氣,聽到聖龍使如此強勢的向神龍半人族下達命令,心中自然是相當不悅。

    敖敬冷哼一聲:“神龍半人族憑什麼要聽從祖龍山的命令?當初,神龍半人族差一點被滅族,怎麼沒有看見祖龍山站出來救助?若不是人族女皇派遣出軍隊,鎮壓對強敵,現在還有神龍半人族嗎?”

    葉弘聖龍使的目光一寒,瞪了敖敬一眼,道:“你算什麼東西,竟敢質疑祖龍山?”

    葉弘聖龍使的雙手結出印法,一掌擊在敖敬的胸口,直接將敖敬崩飛出去,嘭的一聲,撞擊在一根金色的龍柱上面。

    敖敬已經跨入聖境,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强者,可是,面對葉弘聖龍使的攻擊,卻毫無還手之力。

    葉弘聖龍使的攻擊,帶有暗勁,打得敖敬體內的骨骼斷了一半,倒在地上,無法再站起身來。

    敖易坐在上方,本來是想制止敖敬,免得得罪了祖龍山。

    可是,他卻沒有料到,祖龍山的聖龍使如此霸道,在神龍半人族的領地,竟然感到重傷神龍半人族的少族長。

    葉弘聖龍使自然是想殺雞儆猴,借此機會立威。

    他盯著趴在地上的敖敬,冷笑一聲:“肉身倒是十分強橫,承受住本聖使的一擊,竟然還能活命。”

    葉雲聖龍使的聲音冰冷,道:“質疑祖龍山,只有死路一條。”?隨即,葉雲聖龍使從眉心拔出一根兩丈長的黑色龍刺,刺向地上的敖敬,想要殺死敖敬,震懾整個神龍半人族,從而,讓他們學會如何乖乖聽從祖龍山的命令辦事。

    相比於敖敬,敖易卻是要冷靜很多,只是冷冰冰的說道:“他是老夫的長子,也是神龍半人族的少族長。”

    聽到這話,葉雲聖龍使刺出去的龍刺,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雖然是要立威,卻也要有一個分寸。

    殺死了神龍半人族的少族長,那就不是立威,而是捅了馬蜂窩,即便他們是祖龍山的聖龍使,估計也很難活著走出神夢澤。

    葉雲聖龍使的眼睛一縮,依舊還是刺出龍刺。

    “噗嗤。”

    只不過,這一擊,並沒有刺穿敖敬的眉心,而是刺在敖敬的胸口,穿透了過去。

    敖敬受了重創,卻沒有死。

    “你們祖龍山太霸道,是想逼神龍半人族徹底脫離龍族嗎?”

    敖心顏看到父親被釘在地上,收起心中的悲痛,一雙美麗的星眸,露出熊熊的怒火,沖了過去。

    她抓住黑色龍刺,爆發出强大的力量,將龍刺拔了起來。

    “敢動本聖使的龍刺,你是在找死嗎?”

    葉雲聖龍使的眼神一縮,五指捏成爪形,釋放出五道鋒利的氣勁,抓向敖心顏的頭顱。

    剛才,他想要立威就沒有成功,此刻見敖心顏主動沖出來,自然是不想放過這個機會。

    “她是神龍半人族的長公主,你們也要殺嗎?”

    敖易的聲音更加沉冷,一掌拍在桌案上面,已經到了暴怒的邊緣。

    “她就是神龍半人族的長公主?”

    葉雲聖龍使好不容易凝聚出來的殺氣,在一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同時,收回攻出去的手爪。

    他退了回去,仔細打量站在對面的敖心顏,雙眼微微一亮,暗道,果然是一比特傾國傾城的絕代美人。

    葉雲聖龍使的態度發生改變,身上的寒氣完全消失,反而露出笑容,道:“聽說顏公主煉化了神龍骨,即將修煉成真龍體質。今日一見,果然讓人驚歎,公主殿下的身上已經有真龍的神韻。”

    敖心顏將敖敬從地上攙扶起來,嘴裡發出一聲冷哼,對兩位聖龍使相當不滿。

    葉雲聖龍使倒也並不生氣,繼續說道:“吞天魔龍殿下數日之後,將會駕臨神夢澤。他希望能夠與公主殿下單獨見一面,一起研究真龍體質的真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