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在劍道上的造詣,即便是與最頂尖的劍道奇才相比,也絲毫不落下風。他修煉出來的劍道規則,比掌道規則更多,更加粗壯。

    一根根劍道規則,如同蛛網一樣彙聚在一起,連接成一片,凝聚出一柄長達十數丈的聖劍。

    劍形聖相。

    居然又不是人形。

    要知道,絕大多數修士凝聚出來的聖相,都是一道與自身長得一模一樣的巨大人影。

    即便是劍修,也是如此。

    很少有劍修能够凝聚出劍形聖相。

    “繼續。”

    張若塵分離出拳道規則,凝聚出第三尊聖相。

    第三尊聖相,依舊不是人形,而是一條浩浩蕩蕩的聖河,浮現在張若塵的頭頂,很像是一條真實的河流,可以聽到嘩啦啦的水聲。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洛水?”

    張若塵十分清楚,能够凝聚出拳道聖相,完全就是拜“洛水拳法”所賜。“洛水拳法”又是洛虛參悟洛水自創出來的拳法,肯定蘊含有洛水的真諦。

    一條河流而已,居然可以形成自有的聖道規則,怎麼能不讓人感到驚歎?

    “將來一定要回天魔嶺,親自去洛水河邊看一看。”張若塵自言自語的說道。

    小黑瞪大了眼珠子,猶如看妖魔鬼怪一樣看著張若塵,道:“到底什麼情况?張若塵,你都幹了什麼,怎麼凝聚出這麼多聖相?”

    四翼銀光鶴也被嚇得不輕,相當好奇,背上的那個人類到底是多麼可怕的存在?

    每一尊聖相凝聚出來,四翼銀光鶴就感覺背上多了一座山,幸好它的修為深厚,要不然,哪裡還飛得動?

    “我也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

    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有些不敢繼續凝練聖相,擔心修煉出了岔子,對今後造成不可預測的影響。

    “你不是見多識廣?有沒有別的生靈,也能修煉出多尊聖相?”張若塵詢問小黑。

    “沒有。”

    小黑使勁搖頭,並不知道張若塵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很快它又改口,說道:“本皇在一本古老典籍上面,倒是看到過一些傳說。據說,在極其遙遠的過去,一些神秘的生靈,可以修煉出多尊聖相,凝聚出多枚聖源。”

    “什麼神秘的生靈?”張若塵問道。

    “不在五行之中的生靈。”小黑說道。

    五行:金、木、水、火、土。

    天下眾生,萬事萬物,都在五行之中,也都是五行的一部分。

    張若塵道:“我修煉出了五行混沌體,也就說明,依舊還在五行之中,沒有超脫到五行之外。這該如何解釋?”

    小黑笑出聲來,道:“那些都只是傳說,本皇才不相信真的有生靈能够超脫到五行之外。就算有,估計也只有神,才能做到。”

    “你也不要想太多,多修煉出一尊聖相,也就能够多凝聚出一枚聖源,對聖道修煉或許會有一定影響,但是,優勢肯定大於劣勢。你得到的機緣,可不是任何生靈都能得到。”

    張若塵又與小黑交流了一些東西,都是關於半聖向聖者過渡的疑問。

    畢竟,一直以來,張若塵都是自己在摸索,缺乏名師教導,只是在書冊上瞭解到一些關於修煉聖相和凝聚聖源的方法。

    交流完畢,張若塵才又開始修煉聖相。

    劍道、掌道、拳道的聖道規則都已經凝結成聖相,接下來,也就只有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

    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的聖道規則都是無影無形,凝聚出來的聖相,竟然也是無影無形,外人根本無法看見,只有張若塵可以看到。

    時間聖相和空間聖相都沒有具體的形態,只是有一點像兩個巨大的漩渦。

    小黑似乎也是有所察覺,兩顆猫眼睛瞪得圓溜溜的,從空間戒指裡面摸出一件百紋聖器,向空間聖相所在的方向扔過去。

    “劈啪。”

    百紋聖器剛剛靠近空間聖相所在的漩渦,在一瞬間就被拉引進去。

    一股無形的力量爆發出來,擠壓得那件百紋聖器,變化成各種形態,最後,變成一個拳頭大小的鐵球,墜落下來。

    “百紋聖器何等堅硬,竟然被擠壓成了鐵球。”

    四翼銀光鶴被嚇得渾身顫抖,生怕那尊神秘的聖相,將它也拉引過去,擠壓成一團肉球。

    小黑有一些吃驚,又取出一件百紋聖器,扔向時間聖相所在的方位。

    “嘭。”

    剛剛靠近時間聖相所在的漩渦,那件百紋聖器便是爆裂,化為一團金屬粉末。

    四翼銀光鶴的兩對羽翼在劇烈顫動,嘴裡發出人聲:“兩位大王,能不能不要再折騰,再折騰下去,我肯定會被那兩股力量鎮死。”

    “少廢話,繼續向神夢澤飛行。”

    小黑一爪子拍在四翼銀光鶴的頭頂,打得四翼銀光鶴嘎嘎的叫,不敢再插嘴。

    “時間聖相和空間聖相都能修煉出來,張若塵,你是要逆天啊?”

    小黑一直以來都自認為天下無敵,可是,見識到時間聖相和空間聖相,也是沒了脾氣。

    別說是在同境界,張若塵能够碾壓一切對手。

    就算是比張若塵高出幾個境界的聖境生靈,遇到時間聖相和空間聖相,估計也會相當頭疼。

    “不動明王。”

    張若塵的雙手抬舉起來,頭頂上方,雙手之間,竟是冒出刺目的金色光芒。

    從地面上向看去,很像是一輪烈日浮現出來,光芒照耀著下方的山川大河,讓山中的樹葉都蒙上一層金色的光華。

    “到底有完沒完,竟然還能凝聚出第六尊聖相。”小黑怪叫了一聲。

    隨著不動明王聖相凝聚出來,四翼銀光鶴只感覺有十萬座大山壓在身上,身體不受控制,直線向地面墜落。

    “轟隆。”

    四翼銀光鶴墜入一片叢林,砸出一個大坑,四周的花草和樹木全部都從泥土中掀飛起來。

    四翼銀光鶴為六階上等蠻獸,足以和九階半聖叫板,在墜神山嶺也是一方霸主,就算背一座大山也是輕輕鬆松的事。

    可是此刻,它卻被不動明王聖相鎮壓得趴在地上,已經暈厥過去。?不動明王聖相,終於是人形,與張若塵長得一模一樣,與旁邊的山嶽一樣高大,渾身散發出金色光芒,帶有很强的佛韻。

    附近的蠻獸,感受到不動明王聖相的氣息,全部都被嚇得顫抖。它們知道有蓋世强者就在附近,囙此,龜縮在洞穴裡面,連頭都不敢露出。

    “難道《九天明帝經》與萬佛道有一些淵源?”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异色。

    一直以來,他只知道《九天明帝經》是皇族張家的最高秘典,只有每一代明帝可以修煉。

    上一代明帝,曾經在兩儀宗拜師學藝,如此算起來,聖明中央帝國應該與太極道交好才對。

    聖明中央帝國的至高典籍,怎麼又和萬佛道產生淵源??張若塵感覺到不解,思索了片刻,又搖了搖頭,不再多想,等到將來去查閱張家的祖籍,或許可以找到其中的原因。

    加上不動明王聖相,張若塵一共修煉出六尊聖相。

    張若塵體內的聖氣急速運轉起來,抬起一隻手臂,向三十裡外的一座山峰按了過去。

    不動明王聖相也抬起一隻大手,跟隨張若塵的掌印軌跡,按在山峰的頂部。

    “轟隆隆。”

    一座大山,化為平地。

    地上只剩下一堆土石和一個巨大的手掌印坑。

    四翼銀光鶴本來都已經醒過去,抬起了碩大的頭顱,可是,看到這一幕,又被嚇得暈厥。

    小黑站在不遠處,抱著煉丹爐,肅然的道:“張若塵,你修煉出來的這尊聖相,很不簡單。本皇曾經見過一比特修士,修煉的是六大奇書之一的《天魔石刻》,凝聚出來的天魔聖相,與你的這尊聖相相比,也都差了一些。你修煉的功法,不會也是六大奇書之一吧?”

    “不是。”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不過,倒是有可能與其中一本奇書,有一些淵源。”

    “哪一本?”小黑問道。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九天明帝經》屬於皇族張家的最高機密,關於它的一切,張若塵不會告訴任何生靈。

    倒也不是不信任,而是張家的祖訓之中有這樣的規定。

    張若塵翻看過關於《九天明帝經》的記載,其中有提到傳說中的六大奇書之一《三十三重天》的隻言片語。

    囙此,張若塵才會猜測,《九天明帝經》很有可能與《三十三重天》有一些聯系。

    《三十三重天》、《天魔石刻》、《神隕經》、《乾坤武秘》、《八.九玄功》、《先天道法》。

    六大奇書,可謂是震古鑠今,絕對是人族之中最頂尖的功法,每一本的背後都有無數神話傳說。

    一個修士,哪怕只是得到六大奇書的一兩篇殘卷,在同境界爆發出來的戰力,也都遠超別的修士。

    當然,流傳到現在,六大奇書絕大多數都只剩下殘卷,根本沒有完整的典籍。

    就比如:兩儀宗的鎮宗秘典《太極先天道》,也只是《先天道法》的一部分。

    “不說就算了,本皇還不想知道。”

    小黑掌握有六大奇書之一《神隕經》的部分卷本,認為《神隕經》就是天下無敵的功法,根本瞧不起別的功法,對張若塵修煉的功法也就沒有什麼興趣。

    “你修煉出來的那尊聖相的確很强,可是,寒雪那丫頭若是修煉出神隕聖相,肯定會壓你一頭。”小黑頗為嘚瑟的說道。

    小黑很是希望寒雪能够早一些從陰間回來,要是她的戰力,超過了張若塵這個師尊,那才真的是一場好戲,它肯定會笑得在地上打滾。

    小黑伸出爪子,將趴在地上的四翼銀光鶴拍醒,想要它繼續做坐騎。

    四翼銀光鶴卻相當怕死,死活都不肯再背他們,並且,告訴他們,他們已經來到蠻荒秘境的邊緣,繼續往前走一段路,就能進入神夢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