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祖龍山的聖龍使,居然來到神夢澤,蠻荒秘境中的動亂真是波及得有些廣。”張若塵的手指,輕輕的摸著下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敖戰一直都緊皺雙眉,顯得頗為焦慮。

    張若塵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沒有什麼好擔心,既然,神龍半人族的族長親自趕過去,就算兩位聖龍使再如何霸道,也不可能闖入進心月湖。”?敖戰歎了一聲,道:“我倒不是擔心這一點,而是在擔心,此事,萬一處理不好,得罪了祖龍山,很有可能會給神龍半人族惹來滅頂之災。”

    張若塵顯得很淡然,走到大殿左側的一張椅子旁邊坐下,道:“大可不必擔心,祖龍山在蠻荒秘境並不能隻手遮天,還是有幾個地方能够與他們抗衡。如今,蠻荒秘境殺得天翻地覆,各大勢力都在征戰。就算得罪了祖龍山,祖龍山又能派遣出多少力量來對付神龍半人族?”

    敖戰道:“張兄有所不知,祖龍山在蠻荒秘境擁有非同一般的號召力,很多蠻獸種族都依附於他們。”

    “若是,神龍半人族不聽從祖龍山的號令,祖龍山只需要向盤踞在神夢澤附近的幾個滿足種族下一道命令,也足以讓我們陷入絕境。”

    “祖龍山的能量實在太强大,蠻荒秘境之中,的確有幾個地方能够與他們叫板,可是,神龍半人族卻不行。”

    張若塵自然聽說過祖龍山的威名,從相當久遠的時代就已經存在,比任何一個人類國度的底蘊都要深厚,或許也只有第一中央帝國在最鼎盛的時期能够壓他們一頭。

    正是如此,張若塵也就有些明白神龍半人族的難處,明明相當憤怒,也必須要隱忍。

    如同,一個宗門,在第一中央帝國的面前,也只能乖乖聽話。一旦不聽話,朝廷要滅一個宗門,也就只是一句話的事。

    沒過多久,神龍大殿的外面,傳來一道道強橫的聖威。

    神龍半人族的族長,敖易,背著雙手,顯得格外冷怒,率先走了進來,重新坐回到最上方的座椅上面。

    緊接著,兩位聖龍使頗為傲然的走進大殿,臉色沉冷,顯然也是相當不悅。

    除此之外,還有別的神龍半人族的高層,也陸續走進來。

    其中一位修為達到中境聖者的神龍半人族大漢傷得極重,身上的鎧甲被打得破破爛爛,渾身都是血污。

    此人,正是巡衛軍的大統領,熬呈烈。

    熬呈烈為了封锁兩位聖龍使闖入心月湖,雙方爆發戰鬥,最終,敵不過聖龍使,受了嚴重的傷勢。

    神龍半人族的高層全部都很憤怒,盯著站在神龍大殿中央的兩位聖龍使,他們捏緊了拳頭,眼中都要噴出火焰。

    不就是祖龍山的聖龍使,來到神夢澤,簡直就是無法無天,接連不斷重創神龍半人族的聖者。

    若不是族長即時趕到,恐怕巡衛軍的大統領,已經被他們殺死。

    遇到這樣的事,誰能不怒?

    兩位聖龍使依舊是威風凜凜的模樣,眼中帶有不屑的笑意。一群血脈駁雜的半龍而已,就算再憤怒,也得忍著。

    敢與祖龍山叫板,頃刻間,便是灰飛煙滅的結局。

    翼龍一族,正好趁此機會,佔領神夢澤這一片靈氣充沛的聖境。

    葉弘聖龍使顯得很憤懣,道:“族長大人,我和葉雲聖龍使只是想要去拜見顏公主,替吞天魔龍殿下傳一句話而已,卻遭到神龍半人族聖境强者的攻擊,這算什麼意思?你們是對吞天魔龍殿下不滿,還是祖龍山不滿?”

    “打傷了大統領,你們還有理了?”

    巡衛軍的二統領站出來,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沖上去打碎葉弘聖龍使的腦袋。

    只可惜,他的修為,與葉弘聖龍使差距太大,貿然沖上去,恐怕反而會遭到羞辱。

    葉弘聖龍使向巡衛軍二統領瞥了一眼,冷峭的一笑,一道殺氣從瞳中閃過:“你要是不服,可以挑戰本聖龍使。本聖龍使肯定給你一個公平決鬥的機會。”

    “敖閑雲,你退下去。”

    敖易冷著一張臉,下出這樣一道命令,隨後,才有盯向兩位聖龍使,道:“你們二比特是祖龍山的聖龍使,本族長一直尊重你們,視你們為貴客。可是,尊重是相互的,別做得太過分,逼得老夫翻臉無情。”

    這一句話,已經充分顯露出敖易心中的憤怒。

    葉雲聖龍使卻沒有一絲懼意,反而大笑一聲:“族長都說尊重是相互的,可是,神龍半人族又何嘗尊重過我們?我們好歹也是聖龍使,在神夢澤,卻連走動的自由都沒有。”

    殿外,傳來一道女子的聲音。

    “心月湖是我的居所,從來就不允許任何男子進入。既然,我不願見你們,你們就不該强闖進去。”

    敖心顏和神龍半人族的少族長敖敬,從神龍大殿的外面走了進來。

    敖心顏的確是美麗動人,有著絕色的美貌,每一寸肌膚都散發出晶瑩的聖光,雙臂和纖腰之間有著一縷縷龍氣在遊動,剛剛走進大殿,便是吸引了所有修士的目光。

    張若塵也在神龍大殿,不過卻是坐在角落中,如同一個旁觀者,靜靜的看著。

    當他的目光,盯到敖心顏的身上,雙眼微微一亮,嘴角露出一道笑意。

    與在東域聖院的時候相比,敖心顏無論是容貌,還是氣質,皆是發生巨大的蛻變,充滿一種神聖的靈韻。

    她的身上,已經褪去稚嫩和青澀,不再像以前那麼刁蠻任性,反而顯得頗為高貴、秀麗、神秘。

    正是這樣的氣質,才讓張若塵都眼前一亮。

    以前倒是沒有發現,這位神龍半人族的公主,竟然還是如此迷人的魅力。

    敖敬在敖心顏的身旁,臉上也帶有怒容,道:“顏兒的寢宮,別說是你們,就算是吞天魔龍想要强闖,也休想活著走出神夢澤。”?葉弘聖龍使譏諷的道:“少族長,你身上的傷勢,還沒有痊癒吧?不會傷到了腦子吧?最好先想清楚再說話,得罪了我和葉雲聖龍使,我們不會與你一般見識。可是得罪了吞天魔龍殿下,就憑你一個神龍半人族的少族長的身份,還保不住你的性命。”

    “你……”

    因為太過憤怒,敖敬引動了傷勢,一口聖血,從嘴裡吐出。

    敖心顏也很憤怒,飽滿的雙峰也是跟著猛烈的起伏了一下,一雙星眸露出冷冽的神色:“你們太過分了!是不想活著走出神夢澤吧?”

    一柄碧藍色的聖劍,嘩啦的一聲,從她的眉心飛了出來,捏在手中,直指對面的兩位聖龍使。

    “殺了他們。”

    “敢在神夢澤耀武揚威,算什麼東西?”

    別的那些神龍半人族的高層,也都取出聖器,或者運轉聖氣,向兩位聖龍使圍了過去。

    神龍半人族的確不敢得罪祖龍山,可是兩位聖龍使的所作所為激起了眾怒,誰還忍得下這口氣?

    “嘩——”

    兩位聖龍使釋放出聖威,有著兩尊巨大的龍影從他們的體內沖出來,將聖境之下的神龍半人族全部都震懾得向後退避。

    “幹什麼?實話告訴你們,蠻荒中,想要佔領神夢澤的種族多不勝數。你們神龍半人族若是敢傷本聖龍使一根頭髮,你們的結局,就是滅族。”

    葉弘聖龍使顯得有恃無恐,根本不懼神龍半人族的諸聖。

    殺聖龍使,並不是一件小事,關乎神龍半人族的生死存亡。

    神龍半人族的諸聖,全部都向敖易盯了過去,詢問他的意見。

    敖易繃緊了一張老臉,五指捏成爪形,心中正在天人交戰,很難做出决定。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想徹底得罪祖龍山。

    葉雲聖龍使輕笑一聲,道:“本聖龍使勸你們忍下這口氣,就算你們全部一起出手,也不可能殺得了我們。我們敢來神夢澤,肯定是攜帶有至寶,想要全身而退並不是一件難事。”

    在這一刻,敖易的臉,綁的更緊。

    神龍大殿中,安靜到了極點,每一個人體內的聖氣都變得沸騰,隨時都可能爆發聖者級別的亂戰。

    這時,張若塵坐在椅子上面,豁然站起身來,笑道:“諸位,可否聽我這個外人來一句公道話?”

    眾人的目光,向張若塵盯了過去。

    除了敖易和敖戰以外,別的修士根本不知道張若塵的身份,全部都露出疑惑的神情。

    敖易皺起眉頭,先前他的心情煩亂,倒是忘記這個兩儀宗的聖傳弟子也在神龍大殿。

    “這件事與你無關,敖戰,送客人離開神龍大殿。”敖易說道。

    “張兄,你先離開,這裡……很危險……”

    敖戰做出一個請的手勢,準備帶著張若塵離開。

    張若塵卻是沒有離開的意思。

    若是,兩位聖龍使沒有提吞天魔龍的名字,或許張若塵還懶得插手神龍半人族和祖龍山的事。

    可是,兩位聖龍使既然是在替吞天魔龍辦事,張若塵也就非要參合進去不可。

    因為吞天魔龍,在青龍墟界,人族不知死了多少精英。

    張若塵怎麼能夠忘記死屍遍佈的贏沙城?地獄一般的景象,至今依舊歷歷在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