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又是什麼人?”

    葉弘聖龍使的雙目,盯在張若塵的身上,瞳孔收縮得只有針眼大小,想要看清張若塵的容貌。

    葉弘聖龍使的精神力强度,並沒有達到五十階,即便一雙聖目再如何銳利,也無法穿透籠罩在張若塵周圍的精神力屏障。

    “在下只是一個無名之輩,即便說出來,兩位聖龍使也不會聽過我的名字。”

    張若塵踩著沉穩的脚步,一直走到神龍大殿的中央。

    大殿中,所有修士都在好奇的打量眼前這個穿著白色道袍的年輕男子,真不知道他到底哪裡來的膽量,竟然敢站出來與聖龍使對話?

    敖心顏的一雙黛眉微微皺起,總感覺眼前這個身影十分熟悉,可惜,對方的精神力太强大,根本看不清他到底長什麼模樣?

    葉雲聖龍使冷哼一聲:“明明是一比特精神力聖者,卻自稱無名之輩,肯定是在故意隱瞞身份,看來你在人類國度必定是有很大的名氣。不過,就算你的名氣再大,也最好不要插手祖龍山的事,要不然,只會是死路一條。”

    葉雲聖龍使能够感受到,對面那個年輕男子身上的氣息,並不算太强,應該只是一個剛剛突破到五十階的精神力聖者。

    再說,以此人的年齡,也不可能有太强大的實力。

    張若塵悠然一笑:“我只是一個局外人,當然不想插手祖龍山的事,僅僅是想要說一句公道話而已。”

    “什麼公道話?”葉雲聖龍使道。

    面對兩位聖龍使的聖威,張若塵顯得淡然若是,道:“這裡是人族管轄的區域,你們兩位的確做得太過分,應該收斂一些。”

    “這裡是人族管轄的區域?”

    葉雲聖龍使的眼神,變得有些陰冷。

    “你竟然讓我們收斂一些?”

    葉弘聖龍使直接笑出聲,帶有嘲諷的意味,似在笑張若塵的無知。

    刹那間,葉弘聖龍使的笑容一收,刺骨的寒氣從他嘴裡吐出,伴隨著一道驚雷般的聲音:“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如此跟祖龍山的聖龍使說話?”

    “哧哧。”

    地板、柱子、瓦片全部都結上一聲寒冰,冒出一根根尖銳的冰刺。

    敖易知道張若塵是兩儀宗培養的繼承者,擔心他會發生意外,呵斥一聲:“敖戰,你還不趕緊帶客人離開?”

    “想走,哪有什麼容易?”

    葉弘聖龍使向前踩出一步,以脚掌為中心,一圈冰寒的力量勁氣湧出去,將敖戰震得拋飛。

    要知道,葉弘聖龍使的修為,已經達到上境聖者的境界,哪怕只是隨便一擊,也不是九階半聖承受得住。

    敖戰的鎧甲上結出一層寒冰,倒撞在一面金屬牆壁上面,響起“啪啦”一聲。

    敖戰身上的鎧甲裂開密密麻麻的紋路,裂痕中,血液流淌了出來。

    “你竟然還敢傷人。”

    敖心顏體內的聖氣從掌心湧出,注入聖劍,正要向葉弘聖龍使發起攻擊。

    然而,她卻露出驚異的神色,只聽見“嘭”的一聲,葉弘聖龍使竟然被人一掌打得身體彎弓,拋飛起來。

    敖心顏連忙踩動脚步,向右側閃避。

    葉弘聖龍使與她擦肩而過,從大門,飛出神龍大殿,摔落到了外面。

    什麼情况?

    神龍半人族的高層,全部都齊刷刷的盯向,站在大殿中央的那個穿著道袍的年輕人。

    竟然……一掌擊飛了一比特聖龍使?

    他怎麼會有那麼大的膽子?怎麼會有那麼强的力量?

    另一比特聖龍使,葉雲,也是略微怔了一下。

    張若塵收回手掌,一縷縷強橫的聖氣,又重新流回掌心的七竅。

    “竟敢偷襲本聖龍使,你是在找死。”

    葉弘聖龍使從大殿的外門疾速沖了回來,渾身散發出烏黑色的光華,手持一杆黑色長矛,直刺向張若塵的心臟。

    “嗷。”

    黑色長矛的上面,浮現出一條蛟龍的虛影,發出震耳的嘯聲。

    神龍半人族的高層,紛紛退到大殿的邊緣,啟動防禦大陣,躲入進陣中。

    只有一些實力強大的聖境人物,依舊站在殿中,頗為緊張的盯著衝殺進來的葉弘聖龍使。

    他們並沒有出手,畢竟,那個道袍年輕男子剛才能够一掌打飛葉弘聖龍使,自身的實力,肯定相當强大,或許能够與葉弘聖龍使一戰。

    葉弘聖龍使的真身,乃是一頭翼龍,為純血的龍族成員。

    在同境界,一頭聖龍的戰力,遠勝人族聖者。

    所以,葉弘聖龍使的實力,其實是相當強橫。

    張若塵筆直的站在原地,手掌向虛空一捏,輕念一聲:“借劍一用。”?敖心顏手中的聖劍,不受她的控制,飛了出去,出現在張若塵的掌心。

    張若塵並沒有去抓劍柄,只是催動劍意,打入聖劍。

    “錚!”

    聖劍疾速轉動,發出一聲聲刺耳的鳴響,與黑色長矛對碰在一起。

    兩股力量都相當強悍,將站在殿中的神龍半人族諸聖,震得向後倒退,不得不退入防禦陣法裡面。

    神龍大殿中,聖者的氣勁如同沸水一樣,在猛烈翻湧,也就只有敖易還能保持鎮定,依舊穩穩的坐在座椅上面。

    “好厲害的年輕人,竟然可以與一比特聖龍使分庭抗禮。”

    雖然只是初次見面,可是,敖易已經一連稱讚了張若塵數次。本來,他都已經十分高估張若塵的實力,此刻才發現,竟然還是低估了張若塵。

    敖戰受了很重的傷勢,盤坐在防禦大陣裡面,盯在張若塵的身上,苦笑道:“原來他的劍道造詣如此高深莫測,真是讓人望塵莫及。”

    “如此年輕,實力就這麼强大,他到底是什麼人?”神龍半人族的少族長敖敬也是有些驚異,這麼厲害的年輕人,怎麼可能是無名之輩?

    敖心顏輕輕咬著嘴唇,盯著張若塵的背影,越看越覺得熟悉,自言自語的道:“怎麼會有這麼相像的背影?他……不是已經死在劫雷之下了嗎?不會真的是他吧!”

    此刻的敖心顏,既是緊張,也有一些莫名的激動,一顆芳心跳動得極快,很想沖上去撕碎籠罩在他身上的精神力屏障,看到他的真身。

    “有點本事,本聖龍使也來會一會你。”

    葉雲聖龍使見葉弘聖龍使與張若塵拼得難分勝負,懶得繼續等待,也加入進戰鬥。

    “雷神三叉戟。”

    一根三叉戰戟從眉心飛出來,出現在葉雲聖龍使的手中。

    戰戟上,湧出一百多根雷電,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音,以驚天動地的聲勢,擊向張若塵的背心。

    張若塵的眼睛餘光,向身後瞥了一眼,默念一聲:“劍道聖相。”

    “嘩——”

    數以萬計的劍道規則,從張若塵的背部沖出來,凝聚成一柄巨大的劍影,向後方的葉雲聖龍使劈斬下去。

    “轟隆。”

    葉雲聖龍使向後倒飛,兩隻臂膀上面的龍鱗被劍氣破開,流淌出緋紅的鮮血。

    “怎麼可能,他居然修煉出了劍形聖相……”葉雲聖龍使有些震驚。

    張若塵再次控制劍形聖相,橫斬了出去,又將葉弘聖龍使打飛。

    淩厲的劍氣,在葉弘聖龍使的胸口,留下一根長長的血線。

    以一人之力,卻擊傷兩位聖龍使,如此強悍的戰力,讓在場的修士全部都驚得目瞪口呆。

    葉弘聖龍使動了真怒,道:“這裡的空間太小,活動不開,有本事我們到外面去戰?”

    “外面去戰?萬一你們不是我的對手,逃掉了怎麼辦?”張若塵道。

    葉弘聖龍使道:“逃?笑話,做為高貴的龍族,怎麼可能會逃?”

    葉雲聖龍使冷哼一聲,渾身上下電光四射,中氣十足的道:“出去戰吧!誰逃誰就是王八蛋,如何?”

    “好吧!那就出去痛痛快快的戰一場。”

    張若塵顯得很灑脫,化為一道流光殘影,先一步飛出神龍大殿。

    葉弘聖龍使和葉雲聖龍使對視了一眼,皆是露出詭異的笑容。

    他們之所以提議到外面去戰,主要是因為,在神龍大殿裡面他們無法顯露出龐大的真身。

    毫無疑問,對龍族而言,只有顯露出真身,才是他們的最强形態。

    “竟然挑戰祖龍山的權威,我要將他撕成碎片,吞了他的血肉。”

    葉弘聖龍使一副勝券在握的神情,嘴裡發出一聲龍吟,沖出殿門,向張若塵追上去。

    葉雲聖龍使緊隨其後,跟了上去。

    敖心顏從防禦陣法裡面走出來,望向殿外,隨後,又收回目光,問道:“爺爺,現在怎麼辦?”

    敖易顯得很鎮定,道:“開啟守護大陣,無論他們的戰鬥結果如何,也不能放兩位聖龍使活著離開神夢澤。”

    “為何不直接使用陣法擊殺兩位聖龍使?”敖心顏問道。

    敖易搖了搖頭,道:“能够不親自動手,我們就能不親自動手。若是,能够借助那位兩儀宗傳承者的手除掉兩位聖龍使,對神龍半人族有百利而無一害。”

    “兩儀宗與我們神龍半人族是盟友,萬一那位傳承者不是兩位聖龍使的對手,遇到了不測,我們如何向兩儀宗交代?”

    敖心顏有些不放心,因為,她懷疑那位所謂的兩儀宗傳承者,很有可能就是她心中想的那個人。

    太像了!

    “現在,我們也只能希望,兩儀宗的傳承者足够强大,能够幫神龍半人族化解這一場危機。”

    敖易深吸了一口氣,又道:“真到萬不得已的時候,老夫會出手擊斃兩位聖龍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