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七生七死圖》中的第六世,淩飛羽化生為一隻白狐,張若塵則是化為一比特隱世修士,作為她的引導者,幫她開啟靈智,助她踏上修煉之路。

    這一世,淩飛羽和張若塵相伴三百年,從一狐一人,後來,變成一女一男,一直都隱居在蒼梧靈山。

    隨著時間推移,他們的關係,變得頗為微妙,既像是一師一徒,又像是一比特神仙眷侶,朝遊北海暮蒼梧,有著說不清的回憶,還有一些淡淡的情愫。

    那一世,天地雖然無窮浩大,但是,他們卻像是活在只有兩個人的世界。

    融合了第六世的記憶和聖道感悟,張若塵沒有一絲一毫的欣喜,反而陷入久久的沉默。

    三百年的記憶和情感,太複雜,有太多喜怒哀樂,即便張若塵的精神力强度達到五十一階,卻還是有些難以分清什麼是現實,什麼是虛幻,受到不小的影響。

    半晌後,張若塵才是長長吐出一口氣,從迷惘之中走出來,卻又陷入更深的苦惱。

    “在《七生七死圖》中,竟然對她動情了!幸好那種情感還不算太深,也沒有完全陷入進去,應該可以抽身而退吧?”

    張若塵有些擔憂,因為,第六世並不是終點。

    還有第七世。

    他無法預料,在第七世,他們之間的情愫會不會進一步擴大,達到無法收拾的地步?

    張若塵和淩飛羽並不是一路人,只是因為機緣巧合,才會出現情感糾葛。

    這樣的情感一旦萌發出來,未必是一件好事。

    張若塵努力回想,當初他和淩飛羽從《七生七死圖》中退出來的情景。當時,淩飛羽表現得相當淡然,並不像是陷入情感之中的樣子。

    “應該是我想得太多,第七世估計什麼都沒有發生。”

    張若塵微微一笑,儘量讓自己往好處想。

    同時,他也有一些好奇,淩飛羽的修為就算再强,可,當時她是直接融合了七世記憶,怎麼可能一點情緒波動都沒有?

    難道她是刻意壓制了自己的情緒?

    “真是有些好奇,她到底是如何看待我們經歷的這七世?”

    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不再去想此事。

    想了,也只是徒增煩惱。

    大不了,融合第七世記憶之後,親自登上魔教總壇去見她一面。

    融合第六世記憶和聖道感悟,張若塵在劍道上面的造詣,達到劍七的第五層境界。

    時間劍法的第三重境界“十二時辰劍法”,也有很大的進步,每一招,每一式都更加成熟。

    張若塵閉上雙目,釋放出劍意。

    “嘩啦啦。”

    密密麻麻的劍影,在船艙中浮現出來。

    最開始,那些劍影還十分淺淡,猶如一縷縷霧氣。

    漸漸的,劍影變得越來越清晰,圍繞在張若塵的四周,朝拜他,發出刺耳的錚鳴聲,很像是萬劍朝宗一般的景象。

    那些劍影,並不是使用聖氣或者劍氣凝聚出來,而是由劍意凝聚出來。

    沒錯,就是劍意。

    劍意,本來是一種意念,十分虛無縹緲。能够使用劍意,凝聚出劍影,也就證明一比特劍修的劍道造詣,已經相當接近劍聖。

    由劍意凝聚出來的劍影,與由聖氣和劍氣凝聚出來劍影,兩者的威力,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級別,

    據說,真正的劍聖,能够使用劍意凝聚出一柄實質的聖劍,爆發出來的威力,還會更上一個臺階。

    “劍七,一共有十層境界,我現在也才悟到第五層,想要修成劍聖,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張若塵暗道。

    若是,讓別的劍修知道張若塵的心中所想,肯定會被氣死。

    要知道,別的劍修,很多都是達到“真境”,或者“至境”,才參悟透劍七,封為劍聖。而且,能够成為劍聖的劍修,全部都是劍修之中最鳳毛麟角的存在。

    張若塵才下境聖者的境界,劍道造詣已經快要趕上劍聖,竟然還不知足,怎麼能夠不讓人感到氣憤?

    除了劍道上面的提升,張若塵的聖道感悟,也遠遠超過別的下境聖者。

    換一句話說,張若塵已經不需要單獨花費時間去感悟聖道,只要有足够珍貴的修煉資源,煉化吸收之後,修為境界自然就能提升上去。

    張若塵從空間戒指裡面,取出龍珠,托在手掌心。

    “煉化了龍珠,應該可以讓我的修為,提升到下境聖者的巔峰。”

    張若塵十分迫切提升修為境界,增强自身的戰力,憑藉自身的力量,對抗不死神殿派遣出來的死神騎士。

    每提升一分實力,贏面才會更大。

    張若塵的雙手一合,擠壓龍珠。

    原本,人頭大小的龍珠,變得只有鴿蛋大小。

    張若塵將龍珠吞入腹中,腦海中,浮現出《九天明帝經》第七層的聖氣運行路線,全力以赴煉化。

    在他的體內,龍珠化為一團氣體。

    一根根聖道規則,從氣體裡面飛出來,沿著聖脈,沖入進氣海。

    氣海中,懸浮著張若塵的劍道聖源。

    劍道聖源,很像是一塊巴掌大小的水晶,散發出璀璨的光華。

    龍珠中的聖道規則,進入氣海,立即圍繞聖源旋轉,一連轉動九個周天,便是沖入進聖源內部。

    劍道聖源中的聖道規則,變得越來越密集。

    與此同時,張若塵的修為,也是快速增長,每過一刻鐘,都堪比別的下境聖者修煉一個月。

    也不知多久過去,張若塵將龍珠的精華之氣吸收了八成,修為達到下境聖者的巔峰,體內的聖氣變得無比飽滿,甚至都有些掌控不住。

    張若塵連忙停止吸收龍珠的精華之氣,全力以赴壓制體內狂暴的聖氣。

    等到穩定下來,張若塵才是略微松了一口氣,“終於達到下境聖者的巔峰境界,等到完全掌控體內的力量,再煉化剩下的兩成力量也不遲。”

    張若塵將龍珠剩下的兩成力量,通過聖脈,搬運到氣海,暫時封存起來。

    已經達到下境聖者的巔峰境界,突破到中境聖者之前,看似很難再有進步。但是,張若塵卻覺得自己依舊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並沒有真正達到下境聖者的極限境界。

    無論劍道聖源中蘊含的聖道規則,還是聖氣,都是吸收龍珠獲得,所以,並不算精純。只要繼續鞏固和淬煉,肯定還會有更大的提升。

    “嘎嘎。”

    驀地,船艙外面,響起古怪的聲音,很像是邪靈影子發出的笑聲。

    怪聲由遠而近,逐漸變得清晰。

    “不好,又是那道邪异的影子。”

    張若塵能够明顯感覺到,一股陰寒的氣流,撲面而來。

    張若塵見識過邪靈影子的厲害,於是,立即收斂身上的氣息,身體龜縮在十聖血鎧的內部,平躺在地上,猶如化為一具死屍。

    “嘎嘎。”

    陰測測的笑聲,變得更近,就在船艙外面徘徊。

    張若塵從未見過如此詭異莫測的東西,完全不知道該用什麼手段來對付它,只能繼續裝死,希望能夠騙過它。

    十聖血鎧倒也真是一件寶物,竟然瞞過了邪靈影子。

    沒過多久,邪靈影子的笑聲,逐漸遠去。

    張若塵從地上站起身來,才剛剛松了一口氣,船艙外面,卻是傳來“哧哧”的聲音,就像是有人在使用某種利器切割船艙的銅門。

    “竟然沒有離開?”

    張若塵的雙手抬了起來,調動空間力量,準備施展出空間挪移逃走。

    “嘭。”

    船艙的銅門被撕碎,小黑從外面沖了進來,發出嘿嘿的笑聲:“張若塵,本皇花了好幾天的時間,總算找到你。你怎麼躲到亡靈古船的最底層來了?”

    “原來是你。”

    張若塵收起空間力量,道:“還不是在躲亡靈古船上的鬼影子,你應該知道它們是什麼東西吧?”

    小黑點了點毛茸茸的圓腦袋,道:“那是邪惡聖念體。”

    “它是生靈,還是亡靈?”張若塵問道。

    “既不是生靈,也不是亡靈。”

    小黑在思考如何向張若塵解釋,半晌後,才又說道:“每一位半聖和聖者都有聖念,可是什麼是聖念,卻沒有誰能解釋清楚。本皇認為,所謂的聖念,其實就是半聖和聖者的一種感知。”

    “這艘亡靈古船上,曾經死了很多半聖和聖者,一路來到這裡,本皇看到了數不清的骸骨。他們的聖魂,全部都已經消失。”

    “可是,他們的聖念,卻不知是什麼原因,竟然結合在一起,化為兇殘的邪惡聖念體。無論是生靈,還是亡靈,都會遭到它們的攻擊。”

    張若塵皺緊眉頭,道:“聖念只是聖者的一道念頭而已,念頭能够修煉成形,爆發出比聖者還有恐怖的力量?”

    小黑說道:“所以,本皇才說,這艘亡靈古船相當詭異。反正遇到邪惡聖念體,最好還是選擇躲避,你藏到亡靈古船的最底層,的確是相當明智的行為。”

    張若塵正要詢問對付邪惡聖念體的辦法,小黑卻是先一步問他,道:“張若塵,你的身後,怎麼坐著一個人?他是誰?酒瘋子嗎?”

    “有人?那裡有人?”

    張若塵覺得小黑就是在胡說八道,倒也沒有在意。

    小黑伸出一隻貓爪子,指著張若塵的身後,道:“你沒有看見嗎?真的有一個人坐在那裡。”

    先前,張若塵是使用空間挪移來到這座密閉的船艙,一直都在全力以赴的修煉,根本沒有仔細觀察四周的環境。

    見小黑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張若塵才轉過身,向角落的位置看過去。

    在這一瞬間,張若塵的背心變得一片冰涼,頭皮都要炸開了一樣,因為,就在船艙的角落,竟然真的坐在一個人。

    確切的說,應該是一個死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