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就憑你一個下境聖者,竟然以為能够威懾一比特玄黃境聖者,真是可笑得很。”

    雪貞妖姬並不狂妄自大,但是,卻根本不相信一個下境聖者,能够與她一較高下。

    在聖境,能够跨越一個境界戰鬥的聖者,都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能够跨越兩個境界戰鬥的聖者,必定是逆天的生靈,比如:食聖花和吞天魔龍,還有極少數的一些太古遺種,才有那樣的實力。

    跨越三個境界戰鬥的聖者,幾乎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張若塵並不與她廢話,輕念一聲:“沉淵。”

    嘩啦。

    沉淵古劍飛了出來,懸浮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

    張若塵體內的聖氣,從一百四十四個毛孔裡面湧出,化為一百四十四股氣流,沖入進劍體。

    黑色的巨劍表面,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銘紋,一千道,兩千道,三千道……

    沉淵古劍上面的銘紋,已經超過六千道,在千紋聖器之中已經算是頂尖級別。

    當然,以張若塵的現在的修為,即便是全力以赴催動,也只能激發出四千道銘紋,無法發揮出沉淵古劍的全部力量。

    “轟隆隆。”

    千紋毀滅勁從沉淵古劍中釋放出來,刹那間,天地之間,出現數以萬計的劍形劍氣。

    “四千道銘紋……難怪你敢與本聖叫板,原來是掌握有一件如此厲害的聖器。”

    雪貞妖姬的俏臉,變得僵硬,不再像剛才那麼樂觀。

    即便是上境聖者,想要同時激發出四千道銘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做為一個下境聖者,張若塵卻能做到。

    由此可見,此子還真是有些非同小可。

    雪貞妖姬收起輕視之心,雙眸緊盯著張若塵,雙手向上一抬,玉睛聖鏡從掌心飛起來,變得越來越巨大,很像是一輪明月懸掛在眾人的頭頂上方。

    “張若塵,你能激發出四千道銘紋,應該相當勉强吧?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雪貞妖姬輕輕鬆松的托著玉睛聖鏡,可是,鏡子上面湧出來的蠻荒古勁,卻比沉淵古劍上面湧出的千紋毀滅勁,還要強橫幾分。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能够啟動沉淵古劍中的四千道銘紋,的確是已經全力以赴。

    張若塵淡淡一笑:“你不就是修煉出了玄黃之氣,有什麼好得意?”

    “看來你是沒有與玄黃境的生靈交過手,根本就不明白玄黃之氣有多麼強橫。”雪貞妖姬輕哼一聲。

    聖者,達到玄黃境,就要將體內的聖氣,轉化為玄黃之氣。

    玄為天,黃為地。

    所謂的玄黃之氣,其實也就是天地之氣,本質上也是聖氣,只不過更加精純,品質更高。

    哪怕只是一道玄黃之氣,蘊含的能量,也堪比一比特下境聖者體內的聖氣總和。

    不僅如此,使用玄黃之氣駕馭千紋聖器爆發出來的威力,也更加强大。

    所以說,上境聖者和玄黃境聖者之間,有著巨大的差距,很難跨越境界戰鬥。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雪貞妖姬才沒有將張若塵放在眼裡。

    她卻不知,張若塵不僅掌握有沉淵古劍,更是擁有一具十聖血鎧,可以借來十聖之力,足以和玄黃境聖者交鋒。

    雪貞妖姬的手指一點,一道玄黃之氣,從指尖飛出,沖入進玉睛聖鏡。

    玉睛聖鏡爆發出來的蠻荒古勁,變得更加強橫,向張若塵鎮壓過去,將飛在天地之間的劍氣,全部都震碎。

    張若塵藝高人膽大,沒有使用空間挪移退避,想要硬接雪貞妖姬的這一擊,試一試玄黃境聖獸的力量,到底是有多强?

    “嘩——”

    沉淵古劍飛出去,與玉睛聖鏡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金石之聲。

    玉睛聖鏡擊散了沉淵古劍上面的千紋毀滅勁,壓得劍體,直落向下。

    鏡面上湧出的蠻荒古勁,凝聚成一座虛幻的蠻荒世界,有著數十座的古老的大山和成千上萬只蠻獸的虛影,從天而降,想要將張若塵碾壓成齏粉。

    這股力量,已經不是張若塵可以抗衡。

    張若塵只得啟動十聖血鎧,包裹住全身,輕喝一聲:“十聖之力,不動明王。”

    十道聖影從鎧甲裡面沖出來,站在張若塵的十個方位。

    十道聖影的中心,一尊山嶽大小的人影,從地面站起身來,如同是一尊頂天立地的神靈。

    不動明王聖相與十聖之力結合在一起,打出一道掌印,與從上空壓下來的玉睛聖鏡撞擊在一起。

    “轟隆。”

    不動明王聖相和十聖虛影,全部都破碎,化為十一團聖氣雲。

    張若塵也是向後倒滑數十丈遠,一直退到敖心顏的身旁,才穩住脚步,沒有撞擊在石壁上面。

    “玄黃境聖者的力量,竟然如此恐怖,我都已經使用出全力,竟然依舊抵擋不住。”

    張若塵對玄黃境聖者的力量,有了一個真切的認知。

    “居然接住了玉睛聖鏡的第一道攻擊,此子的實力,足以與一些較弱的玄黃境生靈一較高下。”

    雪貞妖姬雖然吃驚,卻依舊對自己有十足的把握,道:“剛才,不過只是玉睛聖鏡的第一道力量而已,你就已經擋不住。玉睛聖鏡打出的第二道力量,將會讓你絕望。”

    玉睛聖鏡再次飛起,像是一隻光芒四射的玉盤,覆蓋大半個天空。

    玉盤下方,呈現出一座更加宏偉的蠻荒世界,不僅有雄壯的山嶽,猙獰的蠻獸,還有河流、雲霧、古樹……,散發出來的蠻荒古勁,變得更加强大。

    玄猬聖獸看向懸浮在天空的蠻荒世界,露出一道陰沉笑意:“雪貞妖姬竟然激發出玉睛聖鏡最深層次的力量,就連一般的玄黃境聖者都要化為飛灰,張若塵肯定擋不住。”

    張若塵站在蠻荒世界的下方,渺小得就像是一隻直立的螞蟻。

    “境界高深又如何?力量强大又如何?並不代表一個修士的全部實力。”

    張若塵顯得很從容,伸出一根手指,向虛空一指,嘴裡念出一個字:“破。”

    “轟隆。”

    天空,那座蠻荒世界虛影的中心,空間崩塌,出現七道數十裏長的裂縫,將所有一切都撕裂成碎片。

    與此同時,張若塵從原地消失,橫渡空間,出現到雪貞妖姬的身後,揮劍一斬。

    雪貞妖姬察覺到身後傳來的淩厲劍氣,立即轉身,調動體內的玄黃之氣,彙聚到指尖,一指點了出去。

    “晨劍。”

    張若塵施展出十二時辰劍法之中的一招。

    劍鋒上,散發出來的劍光,猶如清晨初昇的朝陽,形成勢如破竹的威勢。

    晨劍一出,周圍的時間流速,變得無比緩慢。

    雪貞妖姬才剛剛一指點出去,沉淵古劍的劍尖,已經與她的手指碰撞在一起。

    “噗嗤。”

    下雪貞妖姬的手指、手掌、手臂,化為一團血霧。

    整只右手,消失不見。

    雪貞妖姬的一張美麗的容顏,痛得扭曲,長大嘴巴,嘶吼了一聲,嘴裡吐出一根鮮紅的蛇信。

    片刻後,美麗動人的人類身軀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確是一條五百丈的巨蟒,盤在一座山峰上面。

    玉睛聖鏡,懸浮在它的頭頂,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張若塵背著雙手,脚踩紫褐色的泥土,大步向前,道:“現在,你覺得我配不配做你的對手?我這個對手,還可笑嗎?”

    巨蟒長大嘴巴,吐出人言:“只是借助空間和時間的力量,你才傷到本聖,並不是真本事。論實力,你與本聖還差得很遠。”

    張若塵笑道:“我能掌控時間和空間,難道就不是真本事?就不是自己實力的一部分?”

    張若塵不再與雪貞妖姬多言,向前跨出一步,橫渡虛空,直接落到巨蟒的頭頂,一掌擊了下去。

    “啪。”

    巨蟒的頭顱,裂開一道血紅色的紋路,嘴裡發出哀嚎聲。

    巨蟒龐大的身軀沖出去,撞斷一座座山峰。

    同時,它也控制玉睛聖鏡,打出蠻荒古勁,想要轟殺張若塵。

    張若塵並不與玉睛聖鏡硬碰,每一次都使用出空間挪移避開,隨後,又打出沉淵古劍,或者使用出空間裂縫。

    “轟隆隆。”

    一連大戰半個時辰,巨蟒的身上傷痕累累,鮮血直流,就連尾巴都被斬斷了一截。

    巨蟒重新化為人影,變成雪貞妖姬的模樣,不在與張若塵戰鬥,向島嶼中心的火山逃去。

    張若塵站在一座山峰的頂部,眺望雪貞妖姬逃走的方向,道:“都已經受了那麼重的傷勢才想逃,是不是太遲了?食聖花,還不動手?”

    地面上,一根水桶那麼粗的藤蔓沖天而起,像是一條青色的巨龍,纏住想要逃走的雪貞妖姬,將她拖到地面。

    雪貞妖姬一邊掙扎,一邊吼叫。

    她時而變成人類的身軀,時而化為巨蟒,想要逃出去,不想成為食聖花的養分。

    漸漸的,那一片大地變得平靜,只見,一株藤蔓紮根在一條巨蟒的身上,將巨蟒體內的血氣和聖氣源源不斷的吸走。

    巨蟒,變得奄奄一息,只是偶爾才會掙動一下。

    雪貞妖姬本是蠻荒秘境中的一比特王者,統治著數百萬只蠻獸,可是,終究還是隕落在龍火島,變成食聖花的養料。

    張若塵鎮壓住玉睛聖鏡,飛落到地面,來到巨蟒的身旁,盯著兩隻水缸那麼巨大的蛇眼,沒有一絲同情和憐憫。

    張若塵從巨蟒的體內,挖出龍珠後,就向敖心顏走過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