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慘叫聲驚動了別的血聖,也傳入齊生、魔天太子、不死神女的耳中。

    “我去查探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繼續圍殺張若塵,絕對不能讓他再度逃走。”

    不死神女說出這話,脚尖在冰山上一踮,飛了起來,便是化為一道美麗的幽影,向慘叫聲傳出的方向飛掠過去。

    既然不死神女親自出馬,齊生和魔天太子也就放下心來,無論發生什麼變故,以她的力量應該都能化解。

    死神之光的內部,充斥著混亂的聖道勁氣,半聖站在裡面,瞬間就會被碾碎成一團血霧。

    “嘭嘭。”

    張若塵揮動戰劍,一連劈出十三劍,與帝殺魔劍碰撞了十三次。

    魔天太子是以禦劍的管道操控劍訣,可以說是以逸待勞,每一次帝殺魔劍被張若塵打飛,很快就又能凝聚出力量,再次向張若塵劈斬過去。

    帝殺魔劍不僅是一件大聖古器,更是一件接近萬紋聖器的戰兵,在《千紋聖器譜》上排名第七。每一劍落下,都會開山裂地的威力。

    “不破掉死神之光的壓制,一直都會處於被動,看來還是要動用開元鹿鼎才行。”

    張若塵取出開元鹿鼎,托舉在手掌心,吼出一聲:“小黑、食聖花,你們將聖氣打入我的體內,助我一臂之力。”?食聖花已經突破到上境聖者的境界,體內的聖氣無比渾厚。那股聖氣化為一條江河汹湧而出,沖入進張若塵的聖脈。

    同時,小黑伸出一隻爪子,按在張若塵背部的天心脈,將體內的聖氣打了出去。

    “血命死神印。”

    下方,四大死神騎士施展出血命死神印中的最强印法,隨即,浩浩蕩蕩的聖氣,凝聚成四尊無比龐大的死神虛影,擊向死神之光中心的張若塵等人。

    在這一刻,齊生也是屏住呼吸,心中暗道:“四道血命死神印的威力,能够殺死一尊徹地境的大能,張若塵還能擋得住嗎?”

    若是不出意外,這一擊,足以讓張若塵灰飛煙滅。

    魔天太子站在遠處,收回帝殺魔劍,也感受一股巨大的壓迫力,望著四尊死神虛影,只感覺真的像是有四尊死神復蘇,讓人不寒而慄。

    眼看四尊死神虛影,就要擊在張若塵等人的身上,驀地,一道金色的光芒,撕裂了死神之光。

    金色光芒中,有著一個個古文在沉浮,很像是一顆顆星辰散發出懾人的力量。

    一隻青銅古鼎,懸在金芒的中心位置,同時,一尊比死神虛影龐大十倍的金色明王神影浮現出來,轟隆一聲,將四尊死神虛影震得四分五裂。

    “噗!”

    “那是……好强大的力量……”

    ……

    四比特死神騎士皆是口吐鮮血,向後拋飛出去,全部都受了重傷。

    他們脚下的四座冰山,各自發出一聲爆響,被震碎成一粒粒冰晶,四具古屍顯現了出來,在半空中拋飛。

    四具古屍,分別是兩個人類,一條玄晶蛟蟒,還有一顆宮殿大小的血紅色狼頭。

    四具古屍飛在半空,受到一股神秘力量的引動,全部都睜開了眼睛。

    齊生和魔天太子並沒有發現四具古屍身上的變故,他們都被開元鹿鼎爆發出來的力量驚懾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張若塵等人衝破空間禁錮。

    “張若塵竟然掌握了一件如此強橫的神遺古器……失算了!”

    齊生計算了各種可能,將青墨也算在裡面,只要青墨打出銀色菜刀,他就會打出滅神十字盾反制。

    囙此,他認為,這一次圍殺,張若塵必死無疑。

    然而,開元鹿鼎的出現,打破了力量平衡,也讓齊生的所有算計都功虧一簣。現在再想困住張若塵,已經是不可能的事。

    “轟隆。”

    遠處的冰山群中,傳出一道猛烈的聖氣波動。一個紅黑相間的光球爆裂而開,使得海面上,掀起十丈高的水浪。

    不死神女從紅黑相間的光霧之中急速飛出,臉色蒼白如紙,飛在水浪的上方,向在場的所有血聖傳出一道精神力:“死屍復活,快逃。”

    收到傳訊,齊生的臉色再次發生變化,就連不死神女都如此驚恐,到底是發生了什麼變故?

    驀地,齊生感受到一股强烈危機從右側傳來,只見,一顆宮殿大小的血紅色狼頭飛在半空,張開血盆大口,露出兩排利劍一般的獠牙,想要一口將他吞噬。

    “什麼東西?”

    齊生打出滅神十字盾,擊在狼頭的眉心,留下一個深深的十字印記,震得狼頭拋飛出去。

    齊生剛剛收回滅神十字盾,卻有一股陰寒的巨力,擊在他的背上,打得他渾身骨頭發出劈啪的聲音,身體向前拋飛出去。

    背部鮮血直流,五臟六腑都像是破裂了一樣,更有一股寒氣在他的體內亂竄,齊生好不容易才落回海面。

    他轉過身,向後望去。

    只見,一具人形古屍向他撲來,古屍的手掌上面全是鮮血,很顯然,剛才就是它一掌擊在齊生的背上。

    “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齊生伸出一隻手掌,打出一團煵靈龍火,擊向古屍。

    那具古屍似乎是相當懼怕火焰,與煵靈龍火遭遇,嘴裡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隨後,逃了出去,化為一道灰色影子向一比特死神騎士沖了過去。

    張若塵等人站在半空,目瞪口呆的盯著海面上的戰鬥。

    太詭異了,原本被冰封的古老屍骸,竟然活了過來。

    就在剛才,已經有四比特血聖被殺死,還有一比特死神騎士被一條玄晶蛟蟒的屍骸吞入腹中,也不知是生是死?

    一座座冰山被打爆,將更多的古屍釋放出來,活過來的古屍越來越多,簡直就像陰間的鬼煞集體蘇醒了一樣。

    其中,一具乾癟的人形古屍,背上長著一對黑翼,飛到半空,撲向青墨。

    那具人形古屍相當蒼老,滿頭白髮,很像是一層皺巴巴的人皮裹在骨骼外面,顯露出一道道猙獰的紋路。

    “不要撲我……我的肉不好吃……嗚嗚……”

    青墨被嚇哭,向張若塵和黃煙塵之間的位置躲了過去,身體縮成一團。

    黃煙塵打出界子印,張若塵也是將沉淵古劍劈出去,同時擊在那具人形古屍的身上。

    即便是界子印,打在人形古屍的身上,也一點作用也沒有,只是讓人形古屍的身體略微搖晃了一下。

    “嘭。”

    張若塵全力劈出的一劍,只是斬落下一片黑色的羽毛。

    “好恐怖的肉身强度。”張若塵暗暗吃驚。

    可以想像,人形古屍活著的時候,肯定是將肉身修煉到極其變態的程度,至少張若塵的肉身還遠遠比不上它。

    “哧哧。”

    人形古屍像是認定了青墨,再次伸出一隻利爪,抓向青墨的脖頸。

    青墨也被逼急,取出菜刀,閉著眼睛,胡亂的一陣亂劈,竟然將人形古屍的手臂劈成十數段。

    張若塵打出一道掌印,擊在人形古屍的右肩,將它打得橫飛出去。

    “唰唰。”

    青墨依舊閉著眼睛揮刀,差一點一刀劈在張若塵的頸部,嚇得張若塵渾身冒冷汗,連忙與她拉開數十丈的距離。

    黃煙塵上前去制止,青墨才冷靜下來,停止揮刀,胸口猛烈起伏,一副心有餘悸的嬌弱模樣。

    下方,活過來的古屍,已經超過一百具,絕大多數都在攻擊不死血族的諸聖。也有一部分,飛了起來,沖向張若塵等人。

    “太可怕了,我們必須立即離開。”

    張若塵運轉體內殘剩不多的聖氣,調動空間的力量,施展出空間大挪移,帶著眾人一起橫渡空間,在一瞬間,到達百里之外。

    剛才啟動開元鹿鼎,使得張若塵消耗了太多聖氣,現在,體內殘餘的聖氣,也就只够支撐使用出一次空間大挪移。

    到達百里之外,張若塵轉身望去,依舊可以看到那一片冰山群。冰山群的內部,聖氣波動相當强烈,有著一道道氣勁湧出來,打得海水翻騰,掀起一片片黑色的浪花。

    小黑倒吸一口涼氣,道:“幸好本皇的自製能力足够强,壓制住了心中的貪欲,要不然,肯定會落得與不死血族一樣的下場。”

    眾人皆是投過去一記白眼,先前,若不是黃煙塵和敖心顏將它鎮壓,它能够壓制住心中的貪欲才是怪事。

    “遭受那些古屍的圍攻,不死血族肯定會損失慘重,也不知有幾人能够活著逃出來。”敖心顏說道。

    冰山群的方向,傳出一聲長嘯。

    只見,齊生背上的六翼全部展開,爆發出驚人的速度,竟然向張若塵等人的方向沖了過來。

    足有數十具古屍,追在他的身後。

    “齊生發現了我們的方位,想要將我們也拖下水。”小黑說道。

    一百里的距離,對於聖境生靈而言,說近不近,說遠也不遠,頃刻間就能到達。

    “快走。”

    張若塵、黃煙塵、敖心顏、青墨、小黑,爆發出最快速度,立即向遠處逃遁。

    萬一被古屍群包圍,那麼,他們將會落得與不死血族一樣的下場。

    一邊逃遁,張若塵一邊全力運轉功法,吸收天地靈氣,恢復聖氣。

    黃煙塵和敖心顏則是向身後打出界子印,攻擊向齊生,阻擋他追上來。

    也不知逃了多久,張若塵終於又恢復了一些聖氣,再次施展出空間大挪移,帶著眾人直接跨越了一百多裏。

    這一次拉開距離之後,張若塵等人沒有再讓齊生追上,一路狂奔,徹底將那些古屍甩開。

    等到眾人都累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時候,才停了下來,找到一座封有一具無頭殘屍的冰山,攀登上去。

    他們取出聖石,捏在手中,都在全力以赴吸收聖氣,想要儘快恢復到巔峰狀態。

    遺棄深海實在太危險,必須隨時保持最强的狀態,才能有更大的機會活命。

    只要冰山沒有破碎,內部的古屍就不會蘇醒,即便是在冰山上面修煉,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在張若塵等人修煉的時候,小黑爬到冰山的頂部,人立起來,一雙灰溜溜的大眼睛,觀察四周的環境。

    突然,它的那一雙圓溜溜的眼珠子,露出一道激動的神色,盯著數十裡外的一座巨大冰山,驚呼道:“找到了,張若塵,找到了,我們的運氣太好了,找到了!”

    ……

    (求推薦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