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昏黑的夜空下,一座高達一千多丈的冰山,漂浮在海面,星辰的光華灑落在上面,使得冰山中散發出一粒粒晶瑩的光點。

    露在水面的,只是冰山的一角,冰山的主體其實是藏在水下。

    張若塵等人緩緩靠近過去,來到近處。

    透過厚厚的冰層,隱隱之間,可以看見一隻身軀巨大的猫被封在裡面。

    猫的身上,長著厚厚的暗紅色鱗片,腦袋長得有些像龍頭,背上長著一對生有尖刺的龍翼。

    根本看不全巨猫的本體,還有一大半都沉在水面之下。

    青墨張大一張紅潤的嘴唇,盯著冰山內部的巨大生靈,道:“好大一隻,只是一塊鱗片,也比我身體還要大。它到底是龍,還是猫?”

    小黑說道:“猫,乃是九黎猫族之中的龍黎一族,這一族的祖上與祖龍有一些微妙的關係,所以,才會長出類似於龍族的特徵。”

    “它就是龍黎一族的那只聖獸王?”

    張若塵也在觀察被冰封在裡面的巨猫,使用精神力探查,可是,冰層卻很古怪,竟然阻擋精神力滲透進去。

    現在,只能看見它的外形,無法探查到屍身的强度和屍身內部蘊含的聖力……等等。囙此,也就無法判斷出,巨猫身前的修為境界。

    小黑說道:“不敢說一定就是它,可是,根據它的體形判斷,還是有很大的可能性。要知道,一般的聖境龍黎猫族,不可能擁有如此巨大的身軀。”

    所謂的聖獸王,擁有的實力,堪比人族之中的聖王。

    這樣的生靈,哪怕已經死去,也相當危險,萬一殘留了一道聖魂,對張若塵等人而言,將是一場巨大的災難。

    更何况,誰知道破開冰山之後,它會不會像那些古屍一樣突然蘇醒過來?

    它要是蘇醒過來,張若塵一行人根本就別想逃走。

    敖心顏提議,道:“組長,以防萬一,我們可以先使用界子印,將這只龍黎猫族聖獸王的屍骸打碎。”

    “別,萬一六聖登天酒的配方在它的身上,豈不是也會毀掉?”張若塵封锁敖心顏。

    小黑說道:“憑藉聖獸王的强大肉身,以我們現在的修為,就算打出界子印,只用一擊,估計也毀不掉它的屍身。”

    現在,張若塵的等人的處境相當尷尬,想要得到六聖登天酒的配方,卻不敢輕易破開冰山。

    明明已經近在咫尺,卻充滿死亡危機。

    六聖登天酒的價值不可估量,就算無法讓整個人族的體質都實現飛躍,至少也能讓人族的整體實力提升一個臺階,造就出一大批實力強大的人類精英。

    眼看就要找到六聖登天酒的配方,張若塵怎麼可能放弃,就算是拼死,也要試一試。

    張若塵思索了片刻,道:“你們先退到遠處,至少退到五百裡外,這裡就交給我。”

    “我有神龍銀甲,足以自保,我留下來。”敖心顏道。

    張若塵的態度很堅決,道:“所有人都走。一隻聖獸王真要是蘇醒過來,就算你穿有神龍銀甲,身體也會被打碎。”

    最終,黃煙塵、青墨、小黑、敖心顏全部都退到數百裡外,他們知道張若塵可以動用空間的力量,真要遇到危險,可以施展出空間挪移逃遁。

    張若塵沒有立即破冰,而是盤坐在冰山的頂部,繼續恢復聖氣,等到達到巔峰狀態之後,才重新站起身來。

    “沉淵。”

    張若塵喚出沉淵古劍,控制劍體飛在冰山的上空,隨即,數百道劍氣從劍中飛出來,落在冰山上面。

    為了儘量不驚擾屍骸,張若塵採用最保守的破冰手段。

    “嘩嘩。”

    冰塊不斷掉落,冰層越來越薄。

    冰層內部巨猫屍骸身上的氣息,逐漸散發出來,並且,變得越來越強勁,有一道道暗紅色的光紋湧出來。

    “啪”的一聲,冰層被巨猫身上的氣勁震破,徹底掉落。

    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屍身上爆發出來,那股力量也不知已經沉積了多少萬年,即便張若塵早有防備,卻還是被震得向後倒飛了十數裏遠。

    兩枚界子印猶如兩座山嶽那麼巨大,從遠處飛來,懸浮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隨時準備打出去。

    除此之外,還有一柄銀色菜刀,也懸在兩枚界子印之間。

    很顯然,黃煙塵、敖心顏、青墨擔心張若塵的安危,所以才打出戰器,準備替他解圍。

    張若塵制止了她們,因為,他能够感受到,那只巨猫並沒有蘇醒。只不過,它身上的氣息太過强大,釋放出來之後,才形成這樣的威勢。

    “還真是一隻聖獸王。”

    沒有冰層的阻隔,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探查那具屍骸,很快就判斷出它身前的修為境界。

    很恐怖!

    它活著的時候,與玄武墟界那一隻被孽海之柱釘死的青火玄武一樣强大,在蠻荒秘境,肯定是超級霸主。

    如此厲害的一隻聖獸王,也不知遭到了何等可怕的危機,才會死在遺棄深海,只是想一想,也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當然,張若塵現在也是一尊厲害的聖者,修為深厚,自然不懼一隻死去的聖獸王。

    張若塵穿上十聖血鎧,脚踩水面,猶如步行在平地,一步一步向那只聖獸王的屍骸走了過去。

    “一隻聖獸王全身都是寶,鱗片、血液、骨骼、聖源皆是讓聖者都會心動的寶物。”

    若不是在遺棄深海,張若塵真的很想將整具屍骸一起收走。

    現在卻不行,不確定因素太多,萬一屍骸在空間戒指裡面蘇醒過來,輕輕鬆松就能打穿空間戒指。

    張若塵不斷告誡自己一定不能貪婪,找到六聖登天酒的配方就立即離開。

    張若塵穿過一層層聖氣,飛到屍身的頭頂,閉上雙目,精神力化為成千上萬道光點飛出去,鑽入進屍骸的內部。

    每一粒光點,都是張若塵的一道精神力化身,在屍骸的內部搜尋。

    這只龍黎猫族的聖獸王體內,竟然裝著大量器物,其中一些,保存了數十萬年,也沒有腐朽。

    有聖器,有祖器,有聖獸殘骨,有金屬碎片,還有一些石塊……

    它的身體,簡直就是一座寶庫。

    張若塵並不是知道六聖登天酒的配方到底長什麼樣子,於是,凡是刻有文字的器皿,都使用精神力從屍骸的體內搬運出來。

    很快,在他的身前,出現數十件各種不同的器皿,堆成一座小山。

    尋找六聖登天酒的配方,本來就是一件虛無縹緲的事,張若塵完全就是在碰運氣,就算這一堆器皿裡面沒有配方,也是十分正常的事。

    張若塵不敢在聖獸王屍骸的背上久待,就連聖獸王的聖源也沒有收取,帶著數十件器皿,縱身一躍,準備立即離開。

    然後,張若塵才跳起數十米高,就有一股冰寒的力量從下方傳出,凍得他的雙腳發麻。

    “不好……”

    張若塵的臉色巨變,連忙運轉聖氣,調動空間力量。

    “嗷。”

    一道低沉的吼叫,傳入他的耳中。

    聲音化為一圈圈漣漪,在一瞬間,震碎張若塵雙耳的鼓膜,同時也震散他全身的聖氣,眼前變得一片昏黑。

    “噗通。”

    張若塵筆直的向下墜落,掉進遺棄深海,濺起一大片水花。

    那只龍黎聖獸王的雙眼睜開,射出兩道漆黑的光柱,渾身散發出磅礴的死亡氣勁。

    誰都不知道遺棄深海到底充斥著一股什麼樣的力量,竟然可以讓死屍重新蘇醒,爆發出可怕的戰力,殺死一切闖入進來的生靈。

    懸浮在天空的兩枚界子印,幾乎同時砸下去,分別擊在龍黎聖獸王的頭部和背部。

    “嘭嘭。”

    龍黎聖獸王的屍身紋絲不動,兩枚界子印擊在它的身上,只是發出兩道鏗鏘巨響,隨後,便是彈飛出去。

    銀色菜刀拖出一道刺目的流光,斬在龍黎聖獸王的脖頸,然而,卻僅僅只是插入進一塊鱗片裡面,甚至都沒能穿透鱗片。

    面對一隻聖獸王,聖者級別的攻擊,就像是撓癢癢一樣,根本傷不到它。

    哪怕只是一隻死去的聖獸王,也不是聖者可以與之叫板,兩者之間,相差了一個生命層次。

    當然,兩道界子印和銀色菜刀打出的攻擊,卻是干擾了龍黎聖獸王,為張若塵爭取到逃生的時間。

    墜入進海中的張若塵,有十聖血鎧的包裹,並沒有凍僵。

    片刻後,張若塵的恢復了一些意識,連忙凝聚聖氣,調動空間規則,施展出空間挪移,逃遁到百里之外。

    “嗷。”

    龍黎聖獸王轉過頭顱,盯向百里外的海域,目光落在張若塵的身上,再次吼出一聲。

    張若塵的速度,比聲音快得多。可是,龍黎聖獸王的速度更加可怕,只是雙翼一扇,竟然就騰飛了接近百里。

    龍翼上落下的風勁,在壓迫空間,使得海面向下凹陷,形成一個直徑十數裏的盆地。

    張若塵站在海面最低凹的位置,雙肩和頭頂,猶如承受了十萬座山嶽的鎮壓。他咬緊牙齒,雙眼全是一根根血絲,在龍黎聖獸王落下來之前,再次施展出空間大挪移,從原地消失。

    “慘了,已經被那只龍黎聖獸王的屍體鎖定了,難道今天就要死在遺棄深海,真是不甘心。”

    張若塵剛剛從空間中走出,就發現那只龍黎聖獸王又飛了過來,出現在他的頭頂。

    即便使用出空間大挪移也逃不掉。

    不過,張若塵並沒有放弃求生的意志,頂住壓力,爭取每一分時間,全力以赴逃亡。

    一連施展出數十多次空間大挪移,逃遁到數千里之外,即便張若塵的聖氣十分渾厚,也有一些扛不住。

    可是,龍黎聖獸王卻依舊追在身後,距離他不足兩百裏,只需要兩個呼吸的時間,便能追上來。

    就在張若塵準備拼死一搏的時候,卻看見,遠處的海面上,有一道熟悉的蒼老人影,正在十數座冰山之間收集寶物。

    那人,正是在亡靈古船上走散了的酒瘋子,他竟然也進入了遺棄深海。

    ……

    小魚的微信公眾號開通,有興趣的書友可以關注,每天都有關於《萬古神帝》的精彩相關內容發佈。不久之後,應該又會組織一次番外活動。

    在微信收索”飛天魚“,找到公眾號,直接添加關注就行,隨時關注本書的最新動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