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位血聖身高三米,皮膚呈血紅色,從頭到腳都印有黑**紋,背上的四翼展開之後足有四十多丈長,散發出來的氣勢極其驚人。

    四翼血聖見到在山谷中修煉的不死血族聖者死去了一半,怒吼一聲:“敢殺不死血族的半聖,你是在找死。”

    一比特半聖,需要大量資源,才能培養出來。

    一次性死去數十比特半聖,相當於是死去一大批中堅力量,任何勢力都會抓狂。

    張若塵卻是顯得風輕雲淡,向上方看了一眼,道:“就連不死血族的聖者,我也斬過不止一比特,殺死幾十比特半聖,又算得了什麼?”

    “好大的口氣,敢不敢報上姓名?”

    四翼血聖的精神力,遠遠比不上張若塵,根本看不清張若塵的容貌,並不知道他的身份。

    張若塵沒有回應他,只是緩緩抬起一隻手掌,再次調動出精神力。

    隨即,一縷縷天地靈氣,轉化為雷電,穿梭在空氣之中。

    “噗嗤!”

    “啊……”

    雷電凝聚成一根根長矛,擊落下去,原本還活著的不死血族半聖全部都被鎮殺,一個活口也沒有留下。

    “大膽。”

    四翼血聖怒不可揭,在他的面前,區區一個人類,竟然還敢大興殺戮?

    要知道,在北域,只有不死血族斬殺人類,奴役人類,人類殺死不死血族的半聖,就是大逆不道的行為。

    四翼血聖的一雙眼球變得無比明亮,猶如兩顆火球懸在血雲之中。兩顆“火球”的內部,孕育出一股狂暴的力量,隨即,兩根火焰光柱從天而降,擊向下方的張若塵。

    張若塵的雙目微微一眯,施展出一種雷系法術“奔雷術”,身形一動,化為一道明亮的閃電沖出去,避開四翼血聖的攻擊,來到山谷邊緣一處地勢較高的位置。

    “雷火漩渦。”

    張若塵施展出一種三級雷系法術,霎時間,天穹之上,凝聚出一個直徑數百丈的漩渦,有著無數雷電和火焰在漩渦中穿梭。

    張若塵施展出來的這些法術,都是低級法術,精神力還沒有達到半聖境界的時候,就已經修煉而成。

    雖然是十分低級的法術,可是,由一比特精神力强度達到五十二階的精神力聖者施展出來,那等威力也是相當可觀,不是一般的聖者接得住。

    雷火漩渦將四翼血聖席捲進去,一道道雷電和火焰的力量連續不斷擊落,劈得四翼血聖發出慘叫聲,有著大量聖血從漩渦中灑落下來。

    等到四翼血聖從雷火漩渦之中掙脫出去的時候,渾身都變得焦黑,聖軀被燒毀了一小半。

    “死。”

    四翼血聖知道精神力聖者的弱點,只要靠近他們的身體,他們就必死無疑。

    雖然受了重傷,四翼血聖還是想要絕地反殺,急速向下俯衝,手掌心伸出一根銀白色的尖刺,刺向張若塵的頭頂。

    張若塵輕輕的一歎,三脈被廢之後,就是麻煩,換做以前巔峰時期,四翼血聖衝殺過來,他只需要一掌就將其拍死。

    現在,只能選擇退避。

    動用奔雷術避開之後,張若塵揮手一扔,一顆球形閃電飛出去,擊在四翼血聖的身上,打得他皮開肉綻,再次發出慘叫聲。

    可是偏偏張若塵打出的法術太過低級,威力有限,只能傷到四翼血聖,無法將他殺死。

    “真是一個可惡的傢伙,明明擁有高深的精神力造詣,卻偏偏使用最低級的法術,完全就是在故意羞辱我。”

    四翼血聖並不知道張若塵沒有修煉過高級精神力法術,只以為張若塵是想虐殺他,心中既是憋屈,也很憤怒。

    “現在,先讓你得意,等到另外兩位血聖趕來,就是你的死期。”

    四翼血聖明知對方很有可能是在虐他,卻依舊在堅持,等待援軍,今日,無論如何也要讓這個囂張的人類付出代價,吸幹他的鮮血,將他煉成血奴。

    其實,張若塵也很無言,不死血族的生命力和恢復力都太强,使用低級法術在一時半會之間,竟然無法將他殺死。

    “嘭嘭。”

    球形閃電和電刀持續不斷落下,在四翼血聖的身上,留下數十道傷口,打得他不停嚎叫,鮮血直流,生命力在快速流逝。

    就在四翼血聖都快要堅持不住準備逃走的時候,山谷的西北方向,傳出兩股龐大的聖道氣息。

    同時,地面上,也有密密麻麻的不死血族軍隊沖向山谷。他們是精銳軍隊,足有數十萬大軍,結成戰陣,急速向前推進,行軍的聲勢震得整個山谷都在輕輕顫動。

    四翼血聖激動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仿佛看到了曙光,不用再被虐,整個人都如同打了雞血一般,渾身爆發出刺目的血光,大吼一聲:“驚雲血聖,鴻天血聖,助本聖一臂之力,斬殺這位人族精神力聖者。他的聖血,我們三人平分。”

    然而,兩位血聖還沒有從血雲中飛落下來,就有一柄銀色菜刀飛出去,擊中其中一位血聖。

    “噗嗤。”

    血雲中,響起一道悲慘的叫聲。

    緊接著,一比特血聖的屍骸,從天穹墜落下來。

    銀色菜刀在半空劃出一個弧度,旋轉一圈,又將另一比特血聖斬殺。

    僅僅只是一瞬間,兩位血聖隕落,甚至都來不及逃命。

    四翼血聖目瞪口呆,盯向站在黃煙塵身後那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小丫頭,忍不住想要狂罵。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張若塵是三人之中的最强者,只覺得黃煙塵和青墨都太美麗,應該是張若塵的家眷和侍女,囙此,直接將她們無視。

    誰能想到,她們竟然更加强大?

    早知道她們那麼强,何必要受這麼多的罪,四翼血聖早就選擇逃命。

    經歷了青龍墟界、血神教、陰陽海的連番數次殺戮洗禮,雖然,青墨依舊還是十分膽小,但是,卻也有一些進步,至少已經敢動手殺人。

    總是需要經歷生死和鮮血的歷練,修士才會真正成長起來。

    黃煙塵靜靜的站在一旁,一直都在關注張若塵與四翼血聖的戰鬥,只要張若塵遇到危險,她會在第一時間出手。

    可是,她吃驚的發現,就算三脈盡廢,張若塵依舊相當厲害,一般的聖者遇到他,只有被虐的份。

    “塵哥,速戰速決吧,不死血族的軍隊已經合圍過來,我們必須儘快離開。”黃煙塵也覺得張若塵的實力深不可測,只是在虐四翼血聖。

    數十萬不死血族的精銳大軍,並不是散兵游勇,而是結成了戰陣,真的被包圍,即便是以他們三人的修為也會相當危險。

    四翼血聖早就已經堅持不住,傷得相當慘重,知道黃煙塵和青墨都是聖境强者之後,更加不敢繼續戰鬥,施展出一種疾速身法,向山谷外逃去。

    若是四翼血聖不逃,張若塵估計還要花費很長時間才能殺他,可是,他心生膽怯,選擇逃退,也就給了張若塵機會。

    張若塵急速追殺上去,手掌捏成刀形,向前揮斬:“九斬電刀。”

    一連九道雷電長刀飛出去,如同水浪一般,一刀連著一刀,一層疊著一層,斬在四翼血聖的身上。

    前面七刀都被四翼血聖擋住,第八刀落下,狂暴的雷電力量,將他背部的四只血翼撕碎成一片片巴掌大小的肉塊。

    第九刀飛出,直接將四翼血聖的聖軀分成兩半,使得他的生命力徹底流失殆盡。

    黃煙塵走了過去,盯著四翼血聖的屍體,意味深長的說道:“即便只是修煉精神力,今後,你也能稱皇,稱帝。誰敢小看你,都將付出慘重的代價。”

    張若塵感覺到有些疲憊,沒有多言,道:“走吧,趕緊離開這裡,千萬別被不死血族的頂尖聖者盯上。”

    畢竟是在不死血族的地盤,鬧出這麼大的動靜,肯定會驚動不死血族的高層,張若塵不敢大意。

    三比特血聖的聖源,全部都被黃煙塵收集起來。

    隨後,黃煙塵在前面開路,張若塵和青墨走在後方,形成一個三角形,與數十萬不死血族大軍碰撞在一起。

    大軍的戰陣,還沒有完全凝聚成形,擋不住張若塵三人。

    大概只是一盞茶的時間之後,他們三人衝殺出去,消失在天邊。

    山谷的週邊,只是留下一大片血淋淋的屍骸,足有三萬以上的不死血族精銳軍士死亡,受傷的軍士更是不計其數。

    寧風府是十大部族之一青天部族佔據的領地,這一場殺戮的訊息,很快就傳到青天部族高層的耳中。

    中贏王是青天部族的第二號人物,僅次於青天血帝的存在。

    此刻,中贏王的一道分身,站在一座宏偉的殿宇之中,手捏傳訊光符,自言自語的念道:“三比特血聖隕落,三萬精銳大軍被屠殺,好大的手筆。查一查他們三人的具體身份?”

    一個穿著黑色披風,臉上戴著一層黑色面紗的邪异女子,站在中贏王的下方,聲音有些沙啞,道:“北域的每一個聖境生靈都被登記在册,有的投靠了我們,有的列在《死亡名單》上面,還有一些我們正在拉攏。可是,他們三人,似乎並不在我們的登記名單之中。”

    此女,名叫祝輕衣,為中贏王的嫡傳弟子,也是一比特相當厲害的聖境强者。

    “不是北域的聖者?”中贏王道。

    祝輕衣道:“三人之中,有一比特精神力聖者,會不會是大地神殿派遣出來高手,故意在寧風府製造混亂,想要封锁青天部族和另外三大部族圍攻紅川府的計畫?”

    中贏王冷哼一聲,道:“四比特血帝同時下令,四大部族集結了千萬大軍,勢必是要拿下紅川府,這是大勢所趨,誰都不可能阻擋。擾亂寧風府,就想拖住青天部族的軍隊,完全就是癡心妄想。”

    頓了頓,中贏王又問了一句:“那三比特人族聖者逃離朗信郡之後,去了什麼地方?”

    “紅川府。”祝輕衣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