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中贏王道:“在青天部族的地盤上殺了人,怎麼能如此輕易放他們逃走?你親自走一趟,務必要攔截下他們,不能放虎歸山。”

    “根據傳上來的情報分析,他們的修為並不是很强,何須弟子親自出手,隨便派遣一比特死神騎士就能滅了他們。”祝輕衣的眉心位置,有一朵紅色邪花的紋印,散發出淡淡的光華,使得她顯得更加邪魅。

    中贏王道:“殺他們,只是其中一個較小的任務。此行,你真正要做的事,乃是去紅川府,將一比特丹道聖師請到青天部族。”

    “一比特丹道聖師。”

    祝輕衣的神情變得頗為嚴肅,不得不正視此事。

    丹道聖師可以煉製出聖丹,擁有“生死人,活白骨”的手段,得到一比特丹道聖師,整個青天部族的實力都會隨之提升一截。

    在北域,也就只有兩位丹道聖師而已,每一位都是能够成為血帝大人的座上賓客。如此人物,怎麼能不慎重對待?

    中贏王的手指一彈,一張白色信箋從兩指之間旋轉著飛出去,道:“信上記載的是那位丹道聖師的資料,你得儘快趕過去。據說,另外幾個部族也派遣出强者,準備去請此人,千萬別被他們搶先。”

    十大部族,既是相互合作,也是相互競爭的關係。

    祝輕衣抓住信箋,抿嘴一笑,一雙丹鳳眼眸微微上翹,如此美麗的一雙眼睛,卻是露出一道殺意,道:“既然是要去紅川府,那麼弟子就順手斬了那三比特人族聖者。”

    “嘩——”

    隨即,祝輕衣化為一團黑霧,憑空消失在殿宇之中。

    從寧風府到紅川府是一段遙遠的距離,相隔兩百萬裏,普通人就算走一輩子,也無法跨越。

    兩府之間,其實是有空間蟲洞連接,頃刻之間就要到達。只不過,蟲洞入口有不死血族的重兵把守,根本無法借道,張若塵三人只能選擇飛去紅川府。

    在路上,黃煙塵斬殺一比特不死血族的統帥,奪取了他的戰車。

    戰車是由兩隻六階上等蠻獸拉動,既可以在陸地上行駛,也能騰飛在天穹,而且,最快速度堪比下境聖者,每一天都能跨越數十萬裏的疆域。

    張若塵坐在戰車中,閉目冥想,蒐索腦海中的記憶。

    八百年前,他曾翻閱過聖明中央帝國的《精神力法典》,看到過很多高級雷系法術,準備挑選出一兩種出來修煉,增强自身的實力。

    只使用低級法術,根本發揮不出精神力聖者的真正實力。就像他與四翼血聖交手,打出數十道低級法術,也沒有將其殺死。

    法術,一共分為十級。

    張若塵現在也就只是修煉成了幾個低級法術,最厲害的一招“雷火漩渦”,也只是三級法術,遠遠無法和十級法術相提並論。

    在十級法術之上,還有更加厲害的精神力招數,稱為聖法。

    只有精神力聖者的精神力强度,才有可能將聖法修煉成功。每一招聖法,都有驚天動地的威力,可以推平一片山嶺,焚煉一片海域,滅掉一座巨城。

    聖法也分十級,哪怕只是一級聖法,修煉起來也是相當艱難,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去參悟。

    “一級聖法,雷神之錘。”

    張若塵的嘴裡念出一句,隨即,腦海中,浮現出密密麻麻的文字。

    理論上來說,一種法術,需要整整一本書來記載,只有參透了這本書,才能將法術修煉成功。

    一種聖法,則是需要一屋子的書來解釋和闡述,只有將一屋子的書全部都參悟透徹,才能將一種聖法修煉成功。

    雷神之錘的內容和詮釋,早就已經記在張若塵的腦海,可是參悟起來,卻又是另一回事。他只是冥想了片刻,就感覺到有些頭昏腦漲,意識逐漸變得模糊。

    張若塵並沒有放弃,使用强大的精神力,在意識海之中,一本一本的研讀,攻克一個又一個難關。

    要知道,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强度,只需要一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將一本書的內容全部記下,並且理解透那些內容的意思。

    可是,他整整花費兩天時間,才將雷神之錘的所有內容梳理了一遍,也只是參悟到其中五六成的真諦而已。

    “繼續。”

    張若塵很想增强自身的實力,必須要儘快修煉成一種聖法。

    只要掌握了一種聖法,即便遇到玄黃境聖者,張若塵也有很大的贏面。

    玄黃境聖者在聖境生靈之中,已經是相當强大的存在。

    緊接著,張若塵又花費一天一夜,將雷神之錘的內容參悟了第二遍,領會到其中七八成的真諦。

    經過三天不眠不休的修煉,以張若塵現在的身體狀況,自然是有些吃不消,不得不停下來休息。

    等到狀態恢復了一些,張若塵來到戰車外,嘗試施展這一種聖法。

    他的雙手,結成一個手印,隨即,天地間的靈氣,向他彙聚過來,轉化為一道道紫色雷電,交織在一起。

    整個天空都暗了下來,黑雲滾滾,雲層中,孕育著一股龐大的氣息。

    方圓百里之內的生靈,望著天空恐怖的異象,感受到那股驚人的威壓,全部都嚇得懾懾發抖。

    可是,雷神之錘並沒有凝聚出來,那些雷電逐漸散開,消失得無影無蹤,天空又恢復了晴朗。

    施展失敗。

    張若塵沒有氣餒,只是微微搖頭一笑,又開始第二次施展。

    第二次,已經是失敗。

    第三次,失敗。

    ……

    一連失敗二十多次,張若塵感覺到精神有些疲憊,才停了下來,在恢復精神力的時候,也在仔細思考失敗的原因。

    從始至終,黃煙塵都保持安靜,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靜靜的盯著張若塵。

    青墨悄悄傳音,道:“郡主,張公子似乎是遇到了麻煩,在沒有老輩精神力聖者的引導之下,他根本不可能將一種聖法修煉成功。”

    精神力修士,也有老師。

    老師不僅僅只是教授如何修煉精神力,也要教授他們如何修煉法術和聖法。

    修煉之中的一些技巧和細節,書籍上面根本就沒有記載,單憑自己去參悟會走很多彎路。別說幾天時間,就算是花費幾個月時間,甚至幾年時間,也未必能够將一種聖法修煉成功。

    黃煙塵道:“張若塵不是一般人,從踏上修煉之路以來,幾乎就沒有老師教授過他,全部都是他在自學。說到底,其實就是沒有人教得了他,由此可見,他的悟性不是常人可以比擬。一個聖法,肯定難不住他。”

    青墨總覺得郡主殿下對張若塵有一種盲目的自信,難道就因為愛一個人,所以,相信他無所不能?

    “我明白了,只有精神力聖相和天地靈氣結合在一起,才能施展出聖法。”

    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道笑容,隨即站起身來,再次結出一道印法。

    “哧哧。”

    精神力聖相顯現出來,乃是人形,由雷電凝聚而成,散發出奪目的光芒,使得漆黑的夜空映上一層紫色光華。

    天地靈氣源源不斷向精神力聖相彙聚過去,凝聚出一柄電錘。

    青墨目瞪口呆的盯著站在張若塵身後的巨大雷電身影,那就像是一尊手持電錘的雷神,散發出來的氣息相當強橫。

    青墨吐了吐舌頭,心中不得不服氣,自言自語的道:“好厲害,竟然只是花費三天時間,就自學成一種聖法。”

    就在這時,張若塵像是察覺到了什麼,目光向身後的方向瞥了一眼,隨即,將雷神之錘打出去,擊向六十裡外的一座山嶽。

    一比特身穿十聖血鎧的死神騎士,站在山嶽的頂部,看到從天而降的電錘,連忙舉起一面鑄有骷髏頭的盾牌。

    隨即,一顆血紅色的巨大骷髏頭,從盾牌中飛出來,與雷神之錘碰撞在一起。

    “轟隆隆。”

    兩千多米高的大山,向下塌陷,很快就變成平地,就連一些岩石都融化成岩漿,在岩漿的表面,還有一道道雷電紋路在流動。

    死神騎士並沒有倒下,依舊保持站立姿勢,舉著盾牌。

    “啪!”

    他手中的盾牌破碎,變成一塊塊鐵片。

    死神騎士的嘴裡咳出鮮血,受了一些傷勢,急速向後倒退,與另外一位死神騎士會合在一起,並肩而立。

    “難道是不死神殿派遣死神騎士追殺了上來?”

    黃煙塵和青墨立即運轉聖氣,進入戰鬥狀態。

    兩位死神騎士的身後,一個戴著黑色面紗的女子走了出來,身材凹凸有致,曲線柔美,一雙眼眸蘊含著邪异的力量,柔聲道:“來此之前,我倒是低估了你,以你剛才爆發出來的攻擊力,精神力恐怕已經達到五十二階了吧?”

    “你到底是人類,還是不死血族?”張若塵問道。

    那個女子的背上沒有血翼,所以,張若塵才會這麼問。

    她微微一笑:“我的體內有一半不死血族的血液,也有一半人類的血液。忘了告訴你,我的名字叫做祝輕衣,為中贏王的嫡傳弟子。”

    “中贏王的弟子。”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道冷色。

    真是冤家路窄。

    祝輕衣道:“你的精神力還不錯,是一個人才,告訴我,你的姓名和來歷,說不一定還有一條生路擺在你的面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