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比特血聖逃走,隨時都可能喚來更加强大的不死血族高手,以張若塵現在的身體狀態,自然是不能繼續多管閒事,必須立即離開。

    張若塵想了想,還是說了一句:“你們不應該求我,應該向止臨關的兵部高手求救,只要朝廷大軍趕過來,什麼樣的敵人不能橫掃?”

    柳離女聖搖了搖頭,道:“一旦進入仙機山,根本無法向外界傳訊,山中濃罩著一股神秘的力量,傳訊光符飛不出去。”

    “哦?還有這樣的事。”

    張若塵略微有些詫異,以他現在的精神力强度,竟然沒有發現進入仙機山之後的變化。

    於是,他取出一枚傳訊光符,向其中一個方向打出去。

    傳訊光符才剛剛飛出數十裏,便是自動墜落到地上,就像是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封锁它飛出仙機山。

    “這仙機山果然是有些詭異!”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

    柳離女聖又道:“不死血族的四個部族聚集有大批聖境强者進入仙機山,肯定有一部分血聖鎮守在仙機山的入口。我和元簌都受了重傷,根本不可能殺得出去。現在,只能求公子能够助我們一臂之力,只要能够幫助我們逃出仙機山,我們就能將消息傳出去,讓止臨關派遣大軍趕來營救武聖大人和圍剿不死血族的諸聖。”

    真要是兵部的大批强者趕過來,恐怕不僅不死血族會被圍剿,張若塵自己也會遭到圍剿。

    張若塵道:“我進入仙機山,是有很重要的事要辦,不可能又折返回去。”

    青墨也明白張若塵的尷尬處境,能够出手救下她們,已經是相當不容易的事,不可能繼續幫下去。

    再幫下去,就是在害自己。

    青墨抿了抿嘴唇,悄聲道:“公子,三比特血聖隨時都可能去而複返,以她們身上的傷勢,肯定無法應付。要不帶上她們一起上路,等到她們的傷勢痊癒,我們就徹底不再管這件事?”

    “可以。”張若塵道。

    青墨略微有些詫異,顯然是沒有料到張若塵竟然答應得如此爽快。

    張若塵笑了笑,道:“你有心幫助別人,是一件好事。繼續與你唱反調,我不就成了大惡人?”

    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也明白她們的確是有些強人所難,於是,也就沒有繼續多言,現在也只能先養好傷勢,再做別的打算。

    仙機山浩瀚無垠,有的地方長滿數百丈高的參天古松,有的地方又是翠綠瑩瑩的竹林,既有懸崖峭壁,又有瀑布和湖泊。

    山中有很多靈藥,散發出一團團淡淡的光芒。當然,也有很多從中古時期遺留下來的殺陣,稍有不慎,一步踏錯,就可能屍骨無存。

    張若塵等人都已經跨入聖境,一般的靈藥,自然是看不上眼,犯不著冒著生命危險去採摘。

    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乃是紫微宮的女官,又有大世家的背景,自然是不缺療傷丹藥。服下療傷丹藥之後,她們身上的傷勢,暫時穩定下來,沒有進一步惡化。

    張若塵一邊前行,一邊查探地面上的痕迹,同時又分出精神力探查周圍區域,囙此趕路的速度並不快,她們倒是能够跟得上。

    “仙機山充滿危險,古松子就算隱居在山中,應該也是在週邊區域。可是,仙機山的週邊也是相當廣闊,想要找到一個人,猶如大海撈針一般。”

    張若塵的心中在暗暗分析,輕輕一歎,略微一抬頭,便是看見前面的雲霧散開,一座無比巍峨的山嶽顯露出來。

    山嶽的形狀像是這一隻石象,高度怕是得超過萬米,大氣磅礴,在山嶽的頂部有著大片大片的古老建築,散發出神聖的霞光。

    “那裡應該是仙機山的一處重地,我感受到有聖藥的氣息,從山中傳出來。”青墨說道。

    張若塵在山下找到了一些生靈活動過留下的痕迹,只不過,還不能確定,那些痕迹是不是人類留下。

    “登上山頂去看一看,就算找不到古松子,說不定,也有別的收穫。”

    一行四人開始登山,山中極其安靜,一路上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可是,山中卻是有一股强大的“勢”,越是接近山頂,“勢”的力量越是强大,壓制得修士的五感、力量、精神力……,各方面身體機能都在下降。

    一直來到接近山頂的地方,前方出現一座道觀。

    道觀早就已經變得破破爛爛,牆壁垮塌,長滿雜草,就連香鼎也都側翻在地上長滿了鏽跡。

    張若塵向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看了一眼,只見,她們那雪白的臉頰上面滿是汗珠,嘴裡喘著粗氣,既是受了重傷,又要承受山體散發的“勢”,顯然是已經快要達到極限。

    “入夜之後,誰都不知道仙機山還會不會像現在這麼安寧。今晚,我們就不再趕路,暫時就在這座道觀裡面休憩。”

    說完這句,張若塵率先邁出脚步,踏入進道觀的門檻。

    剛剛一步邁進去,張若塵的耳朵裡面就響起各種古怪的聲音,既有尖銳的慘叫,蠻獸的嚎叫,也有女子的哭聲,還有刀兵碰撞的戰鬥廝殺聲,簡直就像是一步邁入進另一個世界。

    張若塵的臉色一變,連忙收回脚步。

    那些聲音,頓時,消失得乾乾淨淨。

    怎麼回事?

    張若塵不得不重新觀察這座破爛的古老道觀,片刻後,才又邁出脚步踏入進去。隨即,那些聲音,又傳入他的耳中。

    這一次,張若塵打開天眼,觀察道觀,只見道觀中竟然有一道道黑影在穿梭,在道觀的深處,更是完全被一團黑氣籠罩,就連天眼都看不清。

    那些奇怪的聲音,就是從道觀深處傳出來。

    張若塵就連陰間都已經去過,什麼沒有見過,自然是無所畏懼,保持著謹慎,小心翼翼的走入進道觀。

    緊接著,青墨、柳離女聖、元簌女聖跟在他的身後,也走了進去。不過,她們卻顯得很平靜,像是什麼也看不到,什麼也聽不到。

    張若塵問道:“青墨,你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沒有?”

    “沒有啊!公子,你怎麼了,別嚇我。”

    青墨嚇得俏臉一白,向張若塵的靠近過去,纖細嬌軀似乎都要貼在張若塵的身上。

    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也是露出驚異的神色,她們常年待在宮中,就連陰兵鬼煞都沒有見過,自然是頗為害怕粘上一些不乾淨的東西。

    “沒什麼,跟你開一個玩笑。”

    張若塵見這座道觀還算平靜,那些黑影似乎很懼怕人類,全部都退到道觀的深處,於是,也就沒有將自己看到的和聽到的告訴她們。

    或許,只有精神力聖者才能看到和聽到,她們的修為很高,可是精神力與張若塵相比卻還差得很遠。

    “你們就待在這裡,我去外面佈置一下,記住,千萬不要闖入到道觀的深處。”

    張若塵吩咐了一句,便是走到道觀的週邊,取出《時空秘典》,準備使用空間扭曲的手段,佈置一座空間迷陣。

    萬一不死血族的强者找到此處,至少還有一些應對的手段。

    青墨和兩位女聖卻是有些不安,她們的眼眸時不時就會向道觀的深處望去,總覺得張若塵話裡有話,難道道觀裡面真的有什麼未知生靈?

    張若塵以前並沒有佈置過空間迷陣,只能一邊研究,一邊佈置。

    空間迷陣,乃是多次使用空間扭曲之後,形成的一片空間錯亂地帶。而且,每一次空間扭曲,也是要按照一定的規律,相互銜接,相輔相成,敵人一旦闖入進去就很難逃脫。

    第一次佈置空間迷陣,張若塵也是累得夠嗆,多次失誤,一直到太陽落山的時候,才算是勉强佈置出來。

    佈置成功之後,張若塵還是頗有成就感,笑了笑,道:“憑藉這一座空間迷陣,即便是通天血將級別的人物來到這裡,也要讓他付出一些代價。”

    張若塵回到道觀中,只見,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已經脫下鎧甲,穿著繡有鳳羽的絲質宮裝,裡面是一層月白色抹胸,胸口有著大片雪白的肌膚露在外面,可以看到一道深深的迷人溝壑。

    她們盤坐在地,運轉功法,有著三十六層聖氣光環籠罩著嬌軀,使得她們顯得無比聖潔,宛如兩尊絕美的仙玉雕像。

    能在紫微宮做事的女官,在外界,人族修士都是稱她們為仙子,因為紫薇宮代表昆侖界最高權力中心,也是天地靈氣、人族氣運、天道規則的交匯之地,就像是九天之上的世界,常人根本無法靠近。

    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的確都是相當美麗,氣質清雅,聖潔秀麗,對於那些聖境之下的修士而言,絕對算得是天仙美人。

    青墨看出張若塵頗為疲憊,連忙起身,攙扶著他,讓他先坐下休息。

    “公子,要不要我給你烤一隻龍爪吃?”

    青墨對自己的廚藝很有信心,躍躍欲試,而且,她自己也是一個吃貨,早就想要做一點吃。

    張若塵向道觀的深處瞥了一眼,心中有些憂慮,實在是沒有什麼食欲,於是,搖了搖頭,道:“我先修煉,爭取儘快將精神力强度修煉到五十三階。若是你想吃,就自己烤。記住,別讓氣味散發出去,以免引來一些可怕的生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