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住手。”

    滄瀾武聖無法繼續安心療傷,一股强大的聖氣風暴從體內湧出,有著數千道劍氣凝聚出來,浮現在她的周圍。

    看到這一幕,滅風血聖不僅不懼,反而嘴角浮現出一道笑意。

    滄瀾武聖並不是一個衝動的人,只不過,根本沒有別的選擇,難道眼睜睜的看著四比特女聖受辱,自己卻只能躲在道觀中苟且偷生?

    即便養好傷勢,大殺四方,心境也會留下破綻,今後修為境界很難再有進步。

    囙此,此刻滄瀾武聖沒有任何退路,明知是陷阱,也只能沖出去與不死血族決一死戰。

    “唰!”

    滄瀾武聖的身形一動,化為一道窈窕的倩影,沖向四比特女聖所謂的位置。

    先前,她已經記住走出空間迷陣的正確路線,顯得輕車熟路,踩著步法,一步一步向外行去。

    即便是青墨都能看出,以滄瀾武聖現在的狀態,根本不可能是那些不死血族的對手,走出道觀,無疑是自投羅網。

    青墨實在是有些不忍心,輕輕咬著嘴唇,楚楚可憐的哀求道:“公子,幫一幫她們吧!我知道你不是一個冷血的人。”

    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也都停止療傷,使用求助的目光,盯著張若塵,或許在她們的看來,眼前這個有些柔弱的年輕男子就是唯一的希望。

    張若塵是真的有些哭笑不得,就算是他在巔峰時期,也都無法和通天血將抗衡,更何况是現在三脈都被廢掉。

    她們竟然將希望寄託在一個受了重傷的半廢之人身上?

    張若塵歎了一聲,最終還是有些受不了她們的眼神,於是,向前跨出一步,雙手同時伸了出來,向滄瀾武聖的方向一抓。

    空間發生極大的扭曲,原本已經快要走出空間迷陣的滄瀾武聖,又回到道觀之中,就像是被張若塵隔空抓了回來。

    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强度,加上高深的空間造詣,就算施展出空間手段,聖者境界的修士也很難察覺到空間波動,根本不知道他施展的是空間力量。

    剛才,滄瀾武聖只感覺墜入進一個漩渦,一陣天旋地轉之後,便是又回到道觀之中。她知道肯定是那個病態年輕男子的手段,心中不禁有些吃驚。

    滄瀾武聖見過的精神力聖者還是有那麼一些,卻是第一次見識到如此詭異的手段。

    柳離女聖和元簌女聖也是長大嘴巴,覺得張若塵展現出來的手段可謂是神乎其神,竟然隔空將武聖大人都抓了回來。要知道,那可是九天玄女之首的滄瀾武聖。

    張若塵向滄瀾武聖盯了過去,看著她的那雙有些驚異的靈動眼眸,道:“就算想要送死,也不用那麼著急吧?我去和他們談一談,不一定非要使用蠻力,或許還可以使用別的管道救人。”

    以往滄瀾武聖遇到的那些人族修士,不是殷勤的討好她,就是因為十分畏懼她,還有一些因為心中自卑,在她的面前,根本抬不起頭來。

    眼前這個男子,看似淡然如水,不悲不喜,可是,他的眼神和語氣之中,分明透露出對她的鄙視,甚至還有幾分斥責的意味。

    一直都高高在上的滄瀾武聖,除了女皇以外,誰敢以這樣的語氣對她說話?

    她的心中有些不服氣,眼神冰冷,道:“不死血族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怎麼可能與你談判?”

    “不一定,凡是不能說得那麼絕對。”

    張若塵背著雙手,走出道觀,來到寬闊的空地上面,盯著那些不死血族的血聖,道:“諸位,我們做一個交易如何?”

    滄瀾武聖乃是心高氣傲的天之驕女,自然是不希望被張若塵壓一頭,所以,心情很衝突,心中即希望張若塵真的將四比特女聖都救出來,可是,如若他真的成功,不是就襯托出她的無能?

    此刻,她自然是相當好奇,張若塵會如何與不死血族談判?

    滅風血聖冷笑一聲:“你算什麼東西,也有資格與我們談條件?”

    “你不願意談,總有人願意談。”

    張若塵笑著搖了搖頭,目光盯向祝輕衣,手指指向被困在空間迷陣之中的兩位血聖,道:“祝靚女,這兩位血聖一比特玄黃境巔峰,一比特徹地境,我與你換四比特女聖,這筆交易還算公平吧?”

    在任何一個勢力,想要培養出一比特聖者,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特別是玄黃境和徹地境的聖者,即便是在青天部族,隕落一比特,也是大事件。

    祝輕衣倒是沒有料到,張若塵竟然會用兩位血聖的性命來威脅她,冷聲道:“我勸你最好不要多管閒事,以免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

    張若塵微微皺眉,手臂一揮,一柄電刀飛了出去,劈在那位玄黃境巔峰的血聖身上,直接將他的雙腿斬斷。

    雷電之力,從傷口鑽入進身體,隨即,那位玄黃境巔峰的血聖痛得在地上打滾,嘴裡不斷發出慘叫聲。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血聖,全部都怒不可揭。

    “真以為只有你才掌握著人質?”

    滅風血聖提起癱坐在地上的一比特女聖,一隻手抓住她的腰部,一隻手抓住她的右臂,絲毫都不憐香惜玉,猛然一扯。

    刺啦一聲。

    那位女聖的一條手臂,連同鎧甲一起,被扯了下來,緋紅的聖血灑落一地。

    畫面極其血腥,那位女聖痛得俏臉扭曲,倒在地上抽搐,嘴裡發出嗚嗚的哭泣聲和慘叫聲。

    然而,在場的諸位血聖,卻發現張若塵的臉色一點變化都沒有,似乎根本就不在乎那位女聖的生死。

    “噗嗤。”

    張若塵顯得很冷漠,手臂一揮,一根雷電長刺飛出去,擊穿那位玄黃境巔峰血聖的頭顱,直接將其擊殺。

    包括四比特通天血將,全部都是一怔。

    比狠。

    就看誰更狠。

    “你……好大的膽子……”

    祝輕衣氣得渾身顫抖,沒有料到,那個精神力聖者竟然下手如此果斷。

    張若塵道:“現在,我的手中,還掌握著一比特徹地境的血聖,這筆交易還談不談?”

    “談。”

    祝輕衣壓制住心中的滔天殺意,道:“不過,你想要使用一比特血聖,換取四比特女聖,那是不可能的事。只能一換一。”

    滄瀾武聖沒想到張若塵竟然真的逼得不死血族讓步,心中都情不自禁有些佩服這個傢伙,連忙走到張若塵身旁,與他並肩而立,道:“不行,必須一換四。一比特徹地境血聖的性命,怎麼都比玄黃境聖者和上境聖者的性命更加珍貴。”

    “你們也太得寸進尺,也不看清現在的形勢,你們有那麼大的話語權嗎?”祝輕衣冷聲道。

    張若塵道:“那就一換二吧!”

    滄瀾武聖瞪大一雙美眸,暗暗向張若塵傳音,道:“就算救下兩位女聖,我們依舊還是要受制於他們,根本改變不了局勢。”

    張若塵沒有回應她,只是與祝輕衣對視,等待她的答覆。

    祝輕衣臉上的寒霜消散了一些,露出一道妖媚的淺笑,道:“好。”

    隨後,祝輕衣向滅風血聖走了過去,與他溝通。

    兩人來自不同的部族,有著不同的利益,祝輕衣也是許諾給了滅風血聖一些好處,才談了下來,帶走兩位女聖。

    祝輕衣道:“現在,你可以放人了吧?”

    張若塵道:“你讓兩位女聖進入陣法,等到她們到達安全地帶,我自然會將那些血聖送出陣法。”

    祝輕衣冷笑一聲:“你覺得我有那麼好騙嗎?萬一兩位女聖到達安全地帶之後,你卻不放人怎麼辦?”

    “這的確是一個令人頭疼的問題,不如,我走出陣法,親自接她們回去,再將那位血聖放出陣法,等到交換完成之後,我再回到陣法。這樣子會不會讓你更加放心一些呢?”張若塵道。

    聽到這話,不僅那些血聖露出異樣的神色,就連滄瀾武聖、柳離女聖、元簌女聖也都驚疑不定,沒有料到他為了救人,竟然敢冒這麼大的風險。

    一旦走出陣法,不死血族的諸聖,豈會輕易放他回到陣法裡面?

    滄瀾武聖對張若塵是真的有些刮目相看,一雙美眸中,流露出漣漣的光彩,道:“我隨你一起出去。”

    “不用,青墨,你跟我一起出去。”張若塵道。

    青墨有些不敢,覺得張若塵就是在玩火,不過,當她看到張若塵平靜似水的眼神,卻又多了幾分信心,畢竟,她還從來沒有見過張若塵做沒有把握的事。

    難道公子還有別的後手?

    張若塵帶著青墨,踏入進空間迷陣,向道觀外行去,一邊行走,一邊傳音給青墨交代了一些事。

    聽到張若塵的傳音,青墨的雙眸一亮,臉蛋上的懼意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滄瀾武聖看著張若塵和青墨的背影,氣得不停磨牙,覺得那個傢伙完全就是看不起她,寧願帶一個小丫頭,也不願意帶修為更加强大的她。

    玄女之首,何曾如此被人輕視?

    與此同時,不死血族的諸聖也在相互傳音,商量對策,準備擒拿張若塵,不可能放他返回道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