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到一刻鐘,就有十數個勢力的聖境强者,出現在緣湖的湖畔,有的勢力只有單獨一人,有的勢力則是有四五人同時現身。

    除了勢力遍佈天下的武市錢莊、黑市一品堂、拜月魔教,還有北域的一些頂尖大勢力,比如七大古教之一的星宿教,太極道三大支脈之一的四象宗。

    小小的一座湖泊之畔,竟是聚集了數十比特人族聖者,每一位走出去,也都是威震一方的大人物,如此强大的陣容,稱得上是群雄聚首。

    由此可見,一株十萬年聖藥的吸引力是何等巨大。

    “消息怎麼走漏得這麼快,我們還沒有登島,他們就全部都趕了過來。”青墨道。

    本來採摘千葉聖芯草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現在,各大勢力都來爭奪,難度自然也就變得更大。

    張若塵笑了笑,道:“還能有誰?”

    青墨的眼睛一亮,長大嘴巴,道:“你是說,將消息傳出去的人,是個古松子那個老傢伙。”

    “除了他,也沒有別人。”

    “可是,他為什麼這麼做?難道不怕千葉聖芯草被別的勢力采走?”青墨感覺到不解。

    張若塵道:“只能說明一點,採摘千葉聖芯草的難度,比我們想像之中更大。古松子將這些人引到此處,即是讓他們來探路,也是讓他們來送死。”

    “這個老傢伙,真的是一肚子壞水。”青墨輕哼了一聲。

    就在這時,一比特紫袍老者自持修為深厚,率先向湖心的無緣島飛去,準備强行登島。

    此人,乃是北域一個超級大宗的副宗主,已經活了接近五百年,實力不可謂不强,只可惜壽元將盡,不得不拼命奪取千葉聖芯草,為自己續命。

    “只要奪到千葉聖芯草,不僅我的修為有望更上一層樓,壽元也會大增。”

    紫袍老者的雙目炯炯有神,體內湧出一片紫色雲霧,震得空間都在微微顫動。緣湖的湖水卻像是鐵水一樣,承受如此驚人的聖道勁氣,竟然依舊平整如鏡,連一道波紋都沒有掀起。

    紫袍老者察覺到這片湖畔的古怪,心中暗驚,想要撤回去。

    “轟隆。”

    天空中,浮現出一道道細密的銘紋,交織成一張雷電巨網,從天而降,將他籠罩了進去。

    “有殺陣……”

    紫袍老者驚呼一聲,一連打出四件聖器,體內湧出的紫色雲霧變得更加濃密,想要撕碎雷電巨網逃出去。

    “嘭嘭。”?一連串爆響,從緣湖上空響起。

    四件聖器全部都爆裂,變成廢鐵,到最後,就連紫袍老者的身體也炸裂而開,化為一片血霧。

    一比特副宗主級別的大人物,直接隕落。

    在場的諸聖,皆是親眼看到這一幕,全部都在倒吸涼氣,再也沒有誰敢輕舉妄動。

    “韓賦舉的修為已經達到徹地境,竟然就這麼隕落?”

    “到底是什麼殺陣,竟然連聖境强者都擋不住。”

    黑市一品堂的那位領頭者,冷哼一聲:“緣湖乃是無緣大聖曾經居住的地方,豈是那麼容易就能闖入進去?以大聖的手段,隨便留下幾道陣法銘紋,也具有相當可怕的殺威。”

    大聖的手段高深莫測,不是聖者可以想像。很顯然,無緣大聖在這裡留下了殺陣,十萬年過去,曾經的殺陣早就已經變得殘破,並且威力大减。

    可是,即便如此,緣湖依舊是一處極度危險的地方。

    各大勢力的聖者,全部都冷靜下來,開始商討破解殺陣的辦法。

    武市錢莊,一共有四比特聖境强者進入仙機山,修為最為强大的一人,名叫邱藍山,修為達到通天境,乃是北域聖院的院主之一。

    除此之外,另外三人,分別是兩位玄黃境的長老,與北域聖院的年輕翹楚,薛晟。

    薛晟長得劍眉鷹目,俊逸非凡,年紀不到百歲,修為卻已經跨入聖境,絕對算得上是一等一的人傑。

    來到緣湖,薛晟的一雙眼睛,便是在觀察四周的環境,雖然年輕,卻十分老練。

    此刻,薛晟的目光,鎖定在祝輕衣的身上,眼中露出一道驚異、恐懼的神色。

    緊接著,他的嘴唇動了動,向邱藍山和兩位玄黃境長老低聲說了一句什麼,其中一位玄黃境長老驚呼一聲:“怎麼可能?”

    武市錢莊四比特聖境强者的目光,齊刷刷的盯在祝輕衣身上,隨後,又向張若塵和青墨望去,皆是露出驚疑不定的神情。

    “應該就是那個女魔頭,雖然沒有戴面紗,與以前有些不一樣,但是,身上的氣質卻十分相似。”

    “她似乎很虛弱,難道受了重傷?”

    “那個女魔頭的皮膚上,流動著一層淡淡的金芒,應該是中了金蝠巨蟒的毒。真是天賜良機,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殺了她,為武市錢莊死去的修士報仇。”邱藍山的眼神一沉,瞳中流露出濃烈的殺意。

    張若塵察覺到有人的目光正在注視他,於是,望了過去,正好看見武市錢莊的四比特聖境强者迎面走來。

    “魔女,受死。”

    薛晟喚出一柄五尺長的青色聖劍,渾身爆發出强大的聖威,直接將聖劍打出去,化為一道青色流光,擊向祝輕衣的心口。

    一道道鋒利的劍氣,竟是將張若塵和青墨都籠罩了進去。

    張若塵略微皺眉,手指向前一點,一道圓形的雷電屏障凝聚出來,宛如一面雷電鏡子,抵擋住青色聖劍。

    青墨哪裡料到,這群人一上來就直接動手,嬌喝一聲:“你們要幹什麼?”

    聲音之中,蘊含有强大的攻擊力量,形成一道道音波漣漪,震得薛晟連連倒退,一直退到邱藍山的聖魂領域之中,才穩住脚步。

    薛晟的頭上發冠碎裂,衣袍也裂開,說不出的狼狽。

    當然,青墨並不想傷人,只是用了一兩成的修為,要不然,薛晟哪裡還能保持站立?

    要知道,薛晟是北域聖院最年輕的聖者,身上有些無數光環,同齡人之中還沒有怕過誰,然而卻被一個十六七歲的小丫頭一聲吼退。可想而知,他的內心,受到了何等巨大的衝擊。

    青墨的這一聲大吼,將緣湖之畔的修士全部都驚動,紛紛向他們望了過來。

    邱藍山盯著青墨,眼中露出一道冷色,道:“一個異類,能够修煉到你這樣的境界,實屬不易。只可惜,你卻選擇與不死血族站在同一陣營,無疑是在找死。”

    “你說誰是異類?”

    青墨的眼神變得無比冰冷,很是生氣,有著一絲絲青色火焰,從她的皮膚表面逸散出來。

    做為一比特植物生靈,待在人類修士的世界,本就有些格格不入,聽到有人稱呼她為“異類”,青墨的情緒自然就相當激動。

    邱藍山傲氣十足,哼了一聲:“你本就不是人類,現在又加入不死血族的陣營,說你是異類,有錯嗎?”

    別的人族修士,聽到“不死血族”四個字,全部都變得殺氣騰騰,向張若塵、青墨、祝輕衣圍了過去。

    張若塵心知雙方出現了誤會,雙眉一皺,道:“誰告訴你,我們加入了不死血族的陣營?話,可不能亂說。”

    薛晟冷聲道:“還敢狡辯,站在你身後的那個女子,就是不死血族青天部族的女魔頭,祝輕衣。死在她手中的人族修士不計其數,北域聖院的第七院主,就是被她殺死。”

    “祝輕衣。”

    一石激起千層浪。

    整個緣湖的湖畔徹底炸開鍋,在場的諸聖,全部都露出驚色。其中有幾比特,更是情不自禁向後退了兩步。

    祝輕衣絕對是不死血族之中凶名赫赫的狠角色,死在她手中的人族聖者,至少也有十比特。

    星宿教的一比特銀冠老者,盯在祝輕衣的身上,道:“沒錯,她就是那個女魔頭,老夫曾經與她交手過一次,若不是動用出逃生秘術,已經死在她的手中。”

    確認了祝輕衣的身份,在場的人族聖者身上的殺意更濃,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

    祝輕衣倒是樂得看到這樣的局面,嘴角露出一道動人的媚笑,竟是從張若塵的身後,伸出一雙玉手,保住他的胸膛,臉蛋貼在他的背上,柔聲道:“金蝠巨蟒的毒素已經浸入到經脈和聖脈,我無法調動聖氣,他們要殺我,我連還手之力都沒有,你可一定要保護我。”

    “不要臉。”

    青墨伸出一隻手,一把抓住祝輕衣的頭髮,隨後,狠狠的將她甩在地上。

    祝輕衣躺在地上,嘴裡流淌出鮮血,美麗的臉蛋上面卻依舊掛著笑容。

    張若塵的目光,向眾人盯了過去,道:“不管你們信不信,我只解釋一次。她的確是不死血族的那位女魔頭,不過,她現在也是我的囚徒,誰要殺她,是不是應該先問問我的意見?”

    邱藍山譏諷的笑了一聲:“祝輕衣是何等厲害的人物,豈會乖乖的做你的階下之囚?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

    “你們演戲也演得太假,明明已經投靠不死血族,卻還想欺瞞我們。”

    薛晟很不会的道:“如果是我,擒住祝輕衣,肯定會在第一時間斬了她,用她的人頭,到朝廷換取軍功值和大量修煉資源。擒住卻不殺,還封锁別人殺她,你到底是被她的美貌迷惑,還是真的已經投靠了不死血族?”

    張若塵向他瞥了一眼,道:“以你的眼界,只能用祝輕衣的性命,換取軍功和修煉資源。而我,卻可以用她的性命,換取更加重要的東西。兩個人的眼界不同,他們做事的管道,肯定也就不一樣。”

    “你說我眼界低?”

    薛晟何等驕傲,聽到張若塵這句話,氣得懾懾發抖。

    “沒錯,井底之蛙。”張若塵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