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講完故事,古松子心中的悲痛和壓抑,反而減輕了許多,深吸一口氣,隨即,眼中的淚水全部都消失。

    “你們幹什麼?給老夫留一點。”

    古松子恢復心情之後,發現鍋裏的湯肉竟然已經少了一半,連忙撲上去,加入進搶奪食物的行列。

    半個時辰後,整整一大鍋湯肉,被他們三人吃得乾乾淨淨。就連骨頭,也都進了金蝠巨蟒的大嘴。

    古松子誇讚了一番青墨的廚藝,摸著圓滾滾的肚皮,回到茅廬裡面,又開始研究丹藥。

    青墨盯著茅廬的方向,雙手撐著下巴,道:“其實古松子前輩還是挺可憐,全家都被屠滅,自己還只能躲在危機重重的仙機山裡面,過著隱姓埋名的孤獨日子,一過就是數百年。明明有著血海深仇,卻又無法報仇。”?

    張若塵的眼神有些迷離,總覺得古松子的經歷,與他有很多相似之處。同樣都有一比特無法戰勝的仇敵,猶如一座大山一般,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只要那位大敵還活著,他們就只能躲躲藏藏,隱姓埋名,根本無法以真面目示人。

    或許,只有張若塵才會明白,古松子的心中是有多麼痛苦。

    “公子,你說酒瘋子真的那麼怕死,竟然見死不救?”青墨道。

    張若塵的眼神逐漸又恢復神采,道:“在陰陽海,面對中贏王、翼龍王、雷部天王、殺盡王那麼多恐怖絕倫的大能,酒瘋子也都孤身犯險,將我救了出去。我和他的交情,怎麼比得過他和古松子的交情?他能够冒那麼大的兇險去救我,怎麼可能因為怕死,而見死不救?”

    “你的意思是說,酒瘋子應該是有苦衷?”青墨道。

    張若塵站起身來,向一片黑暗的林中望去,眉心的天眼打開,穿過一層層陣法和樹木的遮擋,看到數百裡外酒瘋子的身影,道:“你親自去問一問他,不就能够知道答案。”

    從陣法裡面可以看到外面,可是,外面卻看不到裡面。

    酒瘋子並沒有離開,正在嘗試闖入進樹林,可是,林中的古陣相當厲害,即便是以他的修為,也都遭到阻攔。

    “我問他,他會說嗎?”青墨道。

    張若塵摸了摸下巴,笑道:“好酒之人,必定貪吃。既然能够用美食引得古松子講出當年的往事,應該也能用美食撬開酒瘋子的嘴。”

    青墨的好奇心極重,迫不及待就向林中闖去,準備去解開心中的疑惑。

    可是,林中的陣法卻相當厲害,進來難,出去也難,青墨花費了三天時間,也找不到出去的路。

    “進來的路和出去的路肯定不一樣,與其自己去探索,不如讓它帶你出去。”

    張若塵的手指,指向遠處的水澗。只見,一隻巨大的金色蟒蛇趴在水中,眼巴巴的盯著青墨,一條猩紅的舌頭不斷伸出,顯然是在期待再次嘗到美食。

    上一次,金蝠巨蟒可是連湯都沒有喝到一口,只吃到蠻禽的骨頭,別提多麼心酸。

    青墨的眼睛一亮,瞬間明白張若塵的意思。

    第二天,青墨輕輕鬆松就將金蝠巨蟒收服,隨後,坐在巨蟒的頭部,消失在林中,向山外行去。

    三天來,張若塵不僅在參悟劍七的第十層境界“劍出無悔”,也在繼續研究《時空秘典》和時間劍法。

    空間和時間的力量,乃是張若塵最重要的兩張底牌,自然是要不斷深入研究。

    與此同時,體內的三脈變得更加堅韌,只要運轉聖氣的速度不要太過剛猛,根本不會出現疼痛的感覺。

    “難怪古松子前輩能够獨自一人在這裡隱居六百年,此地的確是一處修身養性、研究武道的絕妙之地。”

    每一天,張若塵都能感覺到修為和劍道造詣在迅猛提升,這樣的感覺,說不出的愉悅。

    入夜後,湖中的千葉聖芯草,開始吸收月亮的光華,使得天地間出現一縷縷光霧,像是銀色的紗,光點凝成的橋,畫面極其美麗。?“沙沙。”

    林中,吹來一股輕風。

    張若塵的雙耳動了動,聽到極其細微的腳步聲。最開始,他以為是青墨和金蝠巨蟒返回,並沒有放在心上。

    沒過多久,張若塵察覺到不對勁,連忙睜開雙目,釋放出精神力進行探查,在林中發現了一群身穿黑衣的修士。

    古松子早就已經走出茅廬,站在湖畔,望著影影綽綽的樹林,自言自語的道:“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片刻後,那群黑衣修士走出樹林,出現在靈湖的對岸。

    他們的臉上都戴著一張鑄有月牙印記的金屬面具,看到湖中的千葉聖芯草,皆是露出驚歎的神色。

    不過,他們的實力都很强大,顯然是經過嚴格訓練,心境沉穩,很快就又收回目光。

    黑衣修士中,一個體形較為高大的男子走出來,修為達到通天境,渾身散發出一股强大的聖道氣息,顯然是黑衣修士的領袖。

    高大男子雙手抱拳,躬身向古松子行禮,道:“暗夜宮,趙麒麟,拜見枯長老。”?古松子面不改色,道:“暗夜使者為神教調查天下一切機密,內查叛徒,外探敵情。六百年前,老家就猜到,遲早有一天,暗夜使者會找到這裡來。石千絕真的是要趕盡殺絕嗎?”

    趙麒麟道:“枯長老誤會了!對於當年的事,教主也深感愧疚,想要儘量彌補,所以派遣本聖前來邀請枯長老****,執掌丹王宮,擔任宮主之比特,重振神教,恢復神教昔日的輝煌。”

    “深感愧疚?讓老夫回去做丹王宮的宮主?哏哏,石千絕是想要老夫手中的化聖丹丹方吧?”

    古松子對宮主的位置一點都沒有心動,只是陰沉的一笑,又道:“就憑你這個小輩,不可能悄無聲息闖過重重陣法來到這裡,真正的厲害人物,還沒有現身吧?”

    “哧哧。”

    半空中,出現一粒火光,快速跳動。

    火光,變得越來越巨大,最後,化為一座直徑十數丈長的火焰陣圖。

    一個穿著綠色長袍的老者,從火焰陣圖中“生長”出來,站在陣圖的中心,一雙綠色的瞳孔,盯著古松子,露出一道陰邪的笑容:“陣王宮宮主蕭滅,見過枯長老。”

    張若塵倒吸一口寒氣,果然是有了不得的大人物駕臨,宮主級別的人物都來到了仙機山。

    拜月魔教一共分為九宮,每一宮的宮主都是最頂尖的大人物,有著絕對的話語權,在昆侖界的地位,堪比一些中古世家的家主。

    蕭滅達到八品陣法師的級別,在陣法上的造詣,絕對能够排入進昆侖界的前十。

    在昆侖界,蕭滅的名號,稱得上是如雷貫耳,讓無數聖境生靈都是聞風喪膽。

    古松子道:“難怪這裡的陣法擋不住你們,原來陣王宮的宮主都出動了!真的是大手筆。”

    突然,古松子的神色略微一變,察覺到了什麼,連忙轉過身,向茅屋裡面望去。

    不知什麼時候,茅屋中,竟然坐著一個黑衣人,正在燈光下翻閱桌案上的一張張靈紙,動作很優雅,卻驚出古松子一身冷汗。

    不僅古松子吃驚,張若塵也是心臟狂跳。

    以他的精神力强度和感知能力,竟然完全沒有察覺到,那個黑衣人是什麼時候進入茅屋?又是如何進入茅屋?

    換一句話說,那個黑衣人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死他。

    又來了什麼了不得的人物?

    張若塵的背心全是冷汗,連忙釋放出空間領域,全力以赴戒備。

    當然,若是對方真的要殺他,就算再怎麼戒備,估計也沒有什麼用。

    “你又是何人?”古松子道。

    “暗夜宮宮主,夜瀟湘。”

    茅屋中,傳出一個女子的聲音。

    她的聲音極其縹緲和朦朧,聽不出年齡大小,即像是年輕少女,又像是一個中年婦人。

    “夜雨瀟湘人斷腸,紅樓飛羽劍無雙。”

    這一句詩,就是用來形容拜月魔教最厲害的兩個女子,一個是暗夜宮的宮主夜瀟湘,一個是聖女宮的宮主淩飛羽。

    “又來一個凶名赫赫的狠人。”張若塵暗道。

    夜瀟湘顯然是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於是,放下桌上的靈紙,走出茅廬。她那高挑的身形站得筆直,在黑袍下,勾勒出完美無瑕的曲線。

    “兩位宮主親自來請枯長老,這誠意够足了吧?”夜瀟湘道。

    她明明站在古松子的面前,卻給人一種模模糊糊的感覺,如同黑洞一般,將周圍的光線都給吞噬。

    “你們是來請,還是來擒?”古松子咬著牙齒說道。

    “枯長老願意跟我們走,自然就是請。不願意跟我們走,那麼就是……擒。”

    頓了頓,夜瀟湘又道:“你是不是很好奇,明明已經使用了毒劑,為何我們卻沒有倒下?”

    古松子沉默不語。

    “在我小時候就聽說枯長老是天下間數一數二的用毒高手,來請你,怎麼能不提前做好充分的準備?”夜瀟湘道。

    “是嗎?你們攜帶的避毒寶物,擋得住冥王血毒嗎?”

    古松子毫不猶豫,取出一隻金屬鐵球,向夜瀟湘打了過去。

    “嘭。”

    金屬鐵球爆裂,化為一團血霧,一根根血絲猶如章魚的觸手向四方延伸,很快就將靈山下的這一片天地完全覆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