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七星神苓上面只剩兩片葉子,一片熾熱如火,猶如是一輪烈日;一片皎潔陰冷,似一輪明月。

    要知道,神土藥園的週邊,佈置有一層層陣法,可以阻隔外人闖入進去。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張若塵才放心將神藥和聖藥留在乾坤界,希望經歷開天闢地的洗禮,藥性會變得更強。

    誰能料到,它們居然千方百計的破開了陣法?

    “失策啊!”

    張若塵揉了揉太陽穴,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道:“神藥的藥力何等龐大,就憑它們的修為和肉身,怎麼可能承受得住?”

    以前,張若塵沒有吞服神藥最大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承受不住神藥的龐大藥性。

    此刻,白黎公主也是站在藥園裡面,一條雪白的尾巴在臀部下方搖曳,道:“天地初開,混沌誕生。天地規則會發生劇烈的變化,凡是待在乾坤界中的生靈都會得到一次從後天到先天的洗禮,在這個過程中,是可以消化掉神藥,不用擔心被撐得自爆。”

    “也就是說,你也有份?”張若塵道。

    白黎公主的小嘴一抿,並沒有否認,道:“白虎葉子是被我吃掉。”

    張若塵感覺到頭很疼,道:“你一隻貓吃什麼白虎葉子?”

    “白虎葉子代表著力量,吞服了它,我可不只是肉身成聖那麼簡單,以我現在的體質,在太古遺種之中,應該也算是最頂尖的存在。”白黎公主道。

    與白黎公主繼續交談,張若塵得知青龍葉子是被鍋鍋吃掉,玄武葉子是被魔猿吃掉。

    幸好七星神苓最重要的兩片葉子還在,否則,張若塵很有可能真的會被氣得吐血。

    張若塵分別給鍋鍋和魔猿傳音,讓它們到接天神木的樹下與他會合。

    張若塵和白黎公主先一步趕了過去,站在樹下,只見,接天神木變得更加粗壯和茂盛,樹幹一直聳入進雲層,散發出無比强大的氣息。

    它的每一片葉子,似乎都在呼吸,吐納出來的,竟然是木靈聖氣。

    要知道,在乾坤界中,五行之氣可以相互轉化,木靈聖氣可以轉化為火靈聖氣,火靈聖氣可以轉化為土靈聖氣……

    五行轉化,生生不息。

    也就是說,在乾坤界中修煉的生靈,可以直接吸收聖氣修煉,而不像昆侖界中的生靈,只能吸收天地靈氣。

    在昆侖界,只能修煉到魚龍境的修士,在乾坤界,很有可能就能修煉到半聖境界。

    換一句話說,乾坤界的世界品級,比昆侖界還要高一些。

    當然,昆侖界也曾無比輝煌鼎盛,遠超現在的乾坤界,只是接天神木被斬斷之後才沒落。

    最近昆侖界的天地規則正在發生改變,很有可能會誕生出新的天地靈根,新的大地聖脈,甚至是新神……一切皆有可能。

    現在就說乾坤界的世界品級高於昆侖界,顯然是不準確。

    唯一不可否認的一點,現階段,乾坤界的修煉環境,的確是遠遠超過昆侖界。

    張若塵問道:“成聖之後,你的記憶恢復了多少?”

    “恢復了一半左右,還有一些記憶依舊很模糊。”白黎公主說道。

    張若塵將她的記憶源珠取出來,扔了過去。

    白黎公主接過記憶源珠,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略微感覺到詫異,道:“我偷吃了神藥,你非但沒有降下罪責,竟然還將記憶源珠還給了我?”

    張若塵背著雙手,道:“偷吃了神藥,的確是重罪。不過,明宗現在的各種賞罰體制還不健全,所以,你此次犯下的錯,就暫時不追究。等到你下一次再犯錯的時候,一併懲罰。”

    神藥已經被偷吃,張若塵總不能將它們三個全部都收進煉丹爐裡面熬煉?就算熬煉,也未必能够重新將神藥煉出來。

    但是做錯了事,卻必須要懲罰。

    因為,張若塵現在不是單獨一個人,而是明宗的宗主。若是沒有賞罰制度,那麼,明宗只會亂成一團,根本不可能崛起。

    白黎公主已經加入明宗,發誓效忠張若塵,自然也是明宗的一員。張若塵現在不懲罰她,乃是因為,白黎公主在乾坤界中做出了不小的功績。

    張若塵不在的這段時間,一直都是她在管理明宗,管理曾經青龍王朝的臣民,打理得倒是井井有條。

    白黎公主吞服下記憶源珠,曾經的記憶如同潮水一般湧來,彌補了記憶上的缺失。

    白黎公主並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只是,眼神變得清冷了幾分,道:“原來如此。”

    “回憶起了曾經的一切,還打算留在明宗嗎?”張若塵問道。

    白黎公主的氣質變得頗為高冷,眼神變得深邃和睿智,道:“你掌握著一座世界和接天神木,又得到時間和空間的傳承,註定是要強勢崛起。加入明宗,能够享受到最好的修煉環境,得到最為充裕的修煉資源,我為什麼要離開?”

    張若塵點了點頭,笑道:“恢復記憶之後,你總算是比以前聰明了不少,像是一個能做大事的人……不對,應該是猫。”?白黎公主道:“我現在就好奇一件事,在同境界,你還是我的對手嗎?若是,你比不過我,我為何要臣服於你?”

    “你以為經歷了開天闢地的洗禮,又吞服了神藥,在同境界,就能天下無敵?”張若塵面帶笑意,根本不懼白黎公主的挑戰。

    白黎公主本就是太古遺種,體質比魔猿和鍋鍋不知强大多少倍。

    如今,就連魔猿和鍋鍋都發生如此驚人的脫變,她的提升,肯定更加可怕,想要挑戰張若塵,自然也就顯得很正常。

    白黎公主道:“以我現在的體質和聖道造詣,在同境界,要擊敗吞天魔龍也不是難事。憑藉這一點,還不够資格挑戰你?”

    當初,吞天魔龍在《半聖榜》上排名第二,在太古遺種之中,號稱無敵。當初的白黎公主,遠遠不是它的對手。

    現在她卻有十足的信心擊敗吞天魔龍,由此可見,白黎公主的提升,肯定是相當恐怖。

    “會有機會的,出了乾坤界,我一定與你戰一場,讓你心服口服。”張若塵道。

    張若塵自己就是乾坤界,所以,他的真身根本無法降臨到這裡,只能以分身的形態出現在乾坤界,自然也就無法與白黎公主交手。

    接下來,白黎公主向張若塵彙報乾坤界和明宗的情况:

    如今,乾坤界中,一共有三千多萬人類,絕大多數都是青龍墟界的土著,只有極少部分是昆侖界的修士。

    加上白黎公主、鍋鍋、魔猿,明宗上下一共有十三比特聖境生靈,其中實力最强大的,乃是血月鬼王。

    當初,有大批九階半聖級別的蠻獸和九階半聖級別的土著被收入乾坤界,經歷天地初開的洗禮,他們之中有一些突破到聖境,也是很正常的事。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還不錯,就憑明宗現在的實力,已經足以和一些頂級宗門、中古世家叫板。不過,乾坤界還是太過地廣人稀,需要吸納更多的人類。”

    張若塵在腦海中思考,離開仙機山之後,可以逐步和聖明中央王朝曾經的舊部接觸,只要是依舊忠心於他的人,全部都可以接入乾坤界修煉。

    只要乾坤界和明宗壯大起來,就是他對抗池瑤和第一中央帝國的資本。

    唯一遺憾的是,乾坤神木圖破碎之後,乾坤界的時間流速變得與昆侖界一樣,不再有十倍的時間。

    乾坤神木圖,畢竟是一件時空寶物,並不是一座真正的世界,有很多局限性,完全沒辦法與乾坤界相比。

    在昆侖界,一共也就只有不到十件時空寶物,每一件都如同乾坤神木一樣,能够改變時間比例。當然,它們都掌握在最頂尖的勢力手中,想要得到其中任何一件,都是難如登天的事。

    其中,天輪印,就是所有時空寶物之中最珍貴的一件,甚至遠遠超過乾坤神木圖。

    “必須想辦法去混沌萬界山奪到天輪印才行,只要擁有它,就能獲得三十倍的修煉時間。只有借助天輪印,我才能追趕上池瑤。”張若塵暗道。

    正在張若塵思考接下來的規劃的時候,鍋鍋和魔猿磨磨蹭蹭、你推我讓的走了過來,顯然是知道張若塵召見它們的原因。

    魔猿顯得很緊張,單膝跪下,顫聲道:“拜……拜見主人。”

    鍋鍋的眼珠子轉動了一下,伸出一隻爪子指向魔猿,道:“都是魔猿的錯,是它從神土藥園裡面取出聖藥給我吃,我本來不想吃,可它偏要往我嘴裡塞,不吃就打我。張若塵,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時候,我每天都要挨十頓飽打……”?“也就是說,你每天都要吃十株聖藥?”張若塵道。

    “沒有的事,我哪有那麼大的膽子?都是魔猿强行塞進我的嘴裡,我不得不屈服,我的個子沒它大,根本打不過它。你看,我的胳膊全是肥肉,再看它的胳膊,每一塊肌肉都比我的身體還要巨大,我哪裡反抗得了?”

    鍋鍋捏了捏自己胳膊上的軟肉,頓時,聲淚俱下,似乎真的十分委屈的模樣。

    “你……你無恥……明明是你先帶頭,主……主人,千萬別信它,它很無恥,相當無恥……”

    魔猿不善言辭,反復就只是罵了一句“無恥”,被氣得說話都結巴。

    “到底是誰帶的頭,我的心中很清楚。你們兩個都偷吃了神藥,也就必須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彌補我的損失。”張若塵道。

    鍋鍋瞪大一雙眼睛,牙齒嘚嘚的直響,嚇得渾身一軟,癱在地上,道:“我就知道,肯定會被扔進爐子裡面煉成丹藥……”

    “完了……完了,當時我就說一定不能偷吃……主人肯定會責罰,你們害死我了……”

    聽到鍋鍋的話,魔猿也被嚇得腿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發出轟隆一聲巨響,大地都在顫動。

    張若塵看到它們這副慫樣,心中更氣,道:“我幾時說要把你們扔進爐子裡面煉了?先跟我出去,到了仙機山,你們會明白如何彌補我的損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