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豐嶽城中,魔氣和血氣在相互對碰,不斷有轟鳴聲傳出去,城區大片大片沉入到地底。

    齊真幻沉吼一聲:“小輩,你休要狂妄,真正的對決才剛剛開始。”

    “十聖血鎧,借我力量。”

    “絕命血奴,助我殺敵。”

    一具十聖血鎧被激發出來,籠罩住齊真幻的全身,隨即,十道聖影從血鎧中沖出,站在齊真幻的十個方位,散發出十團耀眼的聖光。

    十聖血鎧的力量,一共分為四個層次:偽十聖之力、下境十聖之力、中境十聖之力、上境十聖之力。

    使用者的修為越高,十聖血鎧爆發出來的力量,才越是强大。

    以齊真幻的修為,已經能够激發出十聖血鎧的第四層威力,每一道聖影都擁有堪比一比特上境聖者的力量。

    十比特上境聖者的力量疊加在一起,那種力量,絕不是單純的十比特上境聖者可以比擬。就想十個人的力量,彙聚在一個人的身上,那麼,這個人完全可以輕輕鬆松橫掃十個人。

    “嘭嘭。”

    在齊真仙的身後,兩股血紅色的氣勁撕裂大地,沖天而起。在那血紅色的氣勁之中,兩道身穿血鎧的人影,從地底騰飛起來。

    他們的身上,都穿著朝廷兵聖才能穿戴的戰甲,渾身骨骼向外凸起,一雙眼睛變成血紅色,充滿暴戾和嗜血的情緒。

    遙遠處,很多人族修士的目光,凝視在兩位兵聖血奴的身上。

    要知道,平時他們見到一比特兵聖,都是要跪地叩拜。如今,兩位高高在上的兵聖卻被煉成血奴,眼前這一幕,對他們的心緒,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通天血將的力量果然可怕,也不知張若塵能不能將他拿下。”一比特人族半聖屏住呼吸,努力壓制住心中的震撼,讓自己保持冷靜。

    “哧哧。”

    兩位兵聖血奴體內的血液燃燒了起來,力量暴漲,增强了十數倍,血液流動的聲音就像是大江大海在奔騰,轟隆隆的作響,可以傳到數十裏之外。

    他們化為了絕命血奴,燃燒體內的血氣和生命力,發光發熱,為主人而戰,直到徹底死亡才會停止攻擊。

    張若塵打出七竅血冥掌,凝結出一隻血紅色的手印,一掌按壓過去,直接將一比特絕命血奴拍落到地上,强大的掌力,使得鎧甲變形,聖軀都變得凹扁。

    “吼。”

    那位絕命血奴竟然並沒有死去,吸收空氣中的血霧之後,竟然又恢復如初,從亂石堆裡面爬出來,化為一道流光,向張若塵衝殺過去。

    “哈哈!聖境的絕命血奴,可是比血聖的生命力還要强大,只要精神意志不滅,就能一直戰鬥。”

    齊真幻相當得意,能够看到人族聖者相互的廝殺,並就是一件趣事。

    “就算再强,沒有了屬於自己的武道精神,也只是擺設。”

    張若塵的手指一點,那位絕命血奴所在的位置,空間轟然一聲崩塌,化為一處直徑十數丈的破碎地帶。

    “嘭”的一聲,那位絕命血奴的聖軀被撕碎,與破碎的空間一起消失。

    “怎麼……可能……就算是通天血將,想要殺死一尊聖境的絕命血奴,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齊真幻略微的一怔。

    “就是這麼簡單。”

    張若塵的眼中充滿冷意,道:“看你也是一比特通天血將,我就不動用空間和時間的力量,給你一個正面一戰的機會。”

    “狂妄。”

    齊真幻沒有派遣另一比特絕命血奴攻上去,而是親自動手,激發出重刀之中的銘紋,一股千紋毀滅勁湧動出來,與刀氣重疊在一起,橫向揮刀一斬。

    “搬山移嶽。”

    刀光,如同一片血紅色的水浪,推移過去之後,所有一切全部都毀滅。

    張若塵激發出沉淵古劍中的銘紋,再次動用真一雷火劍法,引來密密麻麻的雷電,使得整個豐嶽城都化為雷電的海洋。

    刀光和劍氣再次發生大碰撞,逼迫得還活著的不死血族强者,全部都退出豐嶽城。

    除了正在和四劍血聖對決的巨靈魔猿,其餘的不死血族强者,全部都被鍋鍋攔截住,在空曠的原野上,爆發驚天動地的人龍大戰。

    豐嶽城中,只剩下張若塵和齊真幻在激烈交鋒。

    另一比特絕命血奴,已經被張若塵打出的一道雷火劍訣,燒成一具白骨,聖魂湮滅,失去了生命意識。

    齊真幻被逼得不斷後退,不敢讓張若塵近身。一旦近身,張若塵就能爆發出肉身的力量,肉身和武道兩股力量結合在一起,他還抵擋得住嗎?

    “竟然如此强大,如今的張若塵,真的成為不死血族的禍害了嗎?”

    戰了這麼久,齊真幻已經十分清楚,以他的修為,就算動用出通神法,估計也很難拿下張若塵。而且,動用通神法,對自身的傷害也太大,沒必要那麼拼命。

    他的目光,向另外兩處戰場望去,卻發現張若塵帶來的兩隻魔修巨獸都強悍得一塌糊塗,別的血聖全部都被牽制住,根本不可能來助他。

    四劍血聖的實力本來是最强,可是,與他交手的那只巨靈魔猿,卻是具有相當可怕的力量和防禦力,死死的將他纏住,兩者竟是誰都奈何不了誰。

    齊真幻向四劍血聖傳音,道:“退走吧!張若塵已經成了氣候,今天不可能鎮壓得了他。”

    “行。”四劍血聖道。

    聖境之下的不死血族强者,全部都被吞天魔龍吞食,甚至就連血聖都被吃掉了兩位,四劍血聖不想造成更大的損失,囙此選擇撤退。

    “小輩,今日放你一條生路,我們改日再戰。”

    齊真幻放出一句狠話,隨後,背上的兩對血翼展開,爆發出遠超通天境聖者的速度。

    不死血族在速度上,天生就具有優勢,遇到同境界的人類,就算無法戰勝,也能輕鬆逃走。

    可是,他這次遇到的人,是張若塵。

    “我都給了你正面一戰的機會,為什麼要逃呢?”

    張若塵施展出空間大挪移,瞬間就追上齊真幻,隨即,釋放出劍意,一劍刺了出去。

    “劍七。”

    整個天空都是微微震盪了一下,一道道劍紋向大地和天空彌漫,沉淵古劍的劍尖,則是位於所有劍紋的中心。

    齊真幻連忙橫刀一擋,與沉淵古劍碰撞在一起。

    “嘭。”

    那柄重刀雖然是千紋聖器,可是,卻根本承受不住沉淵古劍的力量,竟是爆裂而開,化為一塊塊碎片。

    沉淵古劍擊在齊真幻的胸口,與十聖血鎧碰撞在一起,響起一道鏗鏘的金石碰撞之聲,有著大片火光飛濺出來。

    齊真幻的嘴裡吐出大口聖血,像是一發炮彈一般,倒飛出去,墜落到了地面。

    齊真幻也是真的相當厲害,即便是遭受如此重擊,竟然立即就從大坑中飛起,只不過,才剛剛飛了數十丈高,就被張若塵打出的聖級鎮血符擊中。

    “嘭。”

    聖級鎮血符爆裂,化為一道道光紋覆蓋在齊真幻的身上,很像是一根根白色鎖鏈,鎖住了他體內的血氣。

    “這是……可惡,又是這種符籙……”

    齊真幻渾身力量都被鎖住,根本都無法飛行,筆直的墜落到地面。

    張若塵從上空飛落下來,沒有任何猶豫,一劍便是向著齊真幻脖頸的位置揮斬過去。

    齊真幻的眼神一沉,咬著牙齒道:“是你逼我施展通神法,今日,誰生誰死還不一定。以我之血,祭祀神靈,賜我力量,誅殺強敵。”

    齊真幻施展出通神法,以身體做為祭台,以自身血液祭祀神靈,換來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

    “嘭嘭。”

    就在張若塵一劍斬下去的時候,齊真幻竟是强行震斷了身上的一些白色鎖鏈,伸出雙掌,向前一合,封住了沉淵古劍。

    劍上蘊含的力量,通過齊真幻的身體,一直傳到地底,使得他和張若塵脚下的大地不斷向下沉陷。

    施展出通神法,的確能够獲得十倍的修為。

    一比特通天血將施展出通神法,就算是遇到真聖,也能一戰。只不過,施展通神法的代價太大,不到生死關頭,根本沒有人會動用這一招。

    齊真幻的雙臂發力,禁錮雙臂的白色鎖鏈全部都斷裂,一股排山蹈海的力量,打了出去,擊在沉淵古劍的劍身上面。

    張若塵主動鬆開抓住沉淵古劍的手,縱身一躍,向上空飛去。

    “哈哈,張若塵,你連劍都不要了,還如何與本聖鬥?有本事,你也施展通神法,我們繼續戰。”

    齊真幻從沉陷的大地下方騰飛起來,嘴裡發出大笑聲,隨著,體內的力量不斷增強,鎮血符的力量竟是壓制不住他,胸口、腰部、雙腿的白色鎖連結連不斷被震斷。

    張若塵站在半空,道:“我才不用那麼拼,殺你,根本不用使用通神法。”

    使用通神法,對一個修士的根基會造成巨大的損傷,越是天才的修士,越不會使用這樣的自損手段。

    而且,對於一比特聖者來說,一生能够使用三次通神法,就已經是極限。使用第三次的時候,可以說,通神法已經相當於是同歸於盡的招式,很少有聖者使用第三次通神法之後還能活下來。

    就在齊真幻還沒有將白色鎖鏈全部震斷的時候,張若塵又是一連打出兩張聖級鎮血符,落在他的身上。

    “不……”

    齊真幻身上的白色鎖鏈,變得更加密集,渾身血氣再次被鎖住,如同一條死狗一般墜落在地上,渾身無法動彈。

    “噗嗤。”

    沉淵古劍直落下去,穿透了齊真幻的頭顱,緋紅色的聖血似噴泉一般湧出來,使得黑色的劍體都蒙上一層血光。

    齊真幻的聖軀,在猛烈顫抖,可是根本無法掙脫白色鎖鏈和沉淵古劍,只是讓聖血流淌得更快。

    沒過多久,他體內的聖血流幹,身體變得蒼白、乾癟,生命氣息徹底消失。

    “好強悍,張若塵竟然滅掉了齊天部族的皇族成員,齊真幻,就連通天血將級別的存在也擋不住沉淵古劍。”

    “時空傳人是真正成長起來了,除非是那些活了千年的老怪物親自出手鎮壓,否則,誰能奈何得了他?”

    ……

    所有目睹這一戰的人族修士,全部都激動得顫抖,又打出一道道傳訊光符,將消息傳了出去。

    在這一日,五大域的人族修士無比震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