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仙機山的深處,是一片封閉的地帶,充斥著混亂的天地規則,包括混亂的空間和時間。

    明明是在向前行走,可是,張若塵的身體卻不受控制的向後倒退。

    “倒逆空間。”

    張若塵的手指摸了摸下巴,停下脚步,走向別的方向。

    “轟!”

    只是踩出一步,他的身體發生强烈的失重感,墜落進一個空間氣泡。

    在那個空間氣泡中,全是一道道雷電在穿梭,密密麻麻,數之不盡,很像是一座小型的雷電世界,極其危險。

    接下來,張若塵又遇到別的一些詭異的空間地帶,幸好他是時空傳人對各種空間環境都有一定程度的瞭解,才能從容應對。

    若是換成一比特聖境生靈,很有可能已經迷失在裡面。

    “仙機山到底是一處什麼樣的地方?空間結構怎麼如此多變,而且很不穩定,難道是昆侖界和另一座世界的橋樑?”

    張若塵停下脚步,沒有繼續向深處進發,總感覺前方還有更加巨大的危險。

    以他現在的修為,能够走到現在這一步,已經有些勉强,再往前,恐怕就無法回到昆侖界。

    張若塵按照原路返回,走出那片混亂的空間地帶,重新出現在仙機山。

    “空間規則和時間規則都很活躍,倒是一處不錯的修煉之地,不過,還是太過危險,萬一遇到死族修士,將會相當麻煩。”

    張若塵沒有在這裡久待,返回緣湖。

    白黎公主站在無緣島的邊緣,嬌軀猶如沒有重量,漂浮在一片碧綠水草的上方,一條長長的白色猫尾在輕輕搖晃,在水中掀起一圈圈漣漪。

    看到張若塵踏水而來,她便是問道:“有什麼發現?”

    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道:“根本進不去,似乎是一條通往別的世界的路,但是,卻又被混亂的空間和時間力量隔絕,僅僅只是空間氣泡我就發現了數十個,每一個都是一座充滿危險的小世界。怎麼樣?你們這邊進展如何,它們兩個有沒有采到聖藥?”

    白黎公主道:“那只兔子采到了四十二株聖藥,魔猿則是采到四十株聖藥。”

    “這麼快?”張若塵很詫異。

    神土藥園裡面可是危機四伏,特別是聖藥的附近,更是有大聖殘陣的守護,哪怕只是採摘一株,恐怕也要使用九牛二虎之力。

    張若塵進入仙機山的深處,也就只是半天時間而已。

    半天時間,他們能够采到這麼多聖藥?

    白黎公主則是有些不滿意,眸中盡是不屑的神色,道:“花費了大半個月的時間,才採摘這麼一點聖藥,還算快?”

    “已經過去大半個月時間?”

    張若塵的神色一凝,仔細沉思,隨後,才是自言自語的道:“難怪我感覺到時間流速有些不對勁。”

    白黎公主並沒有詢問張若塵到底遭遇了什麼事,兩隻雪白的耳朵微微動了動,向林中望去,道:“它們回來了!”

    鍋鍋和魔猿從林中沖出來。

    鍋鍋的手中,抱著一株聖花,一共有四平花瓣,分別呈現出赤、藍、白、青的顏色,散發出來的光芒,猶如四團聖雲。

    魔猿的手中,則是抓著一株銀色的聖草,根須十分粗大,散發出一粒粒銀色光點。

    二獸的身上都有傷痕,有的地方焦黑,有的地方結疤,有的地方還在流淌鮮血,很顯然是在神土藥園裡面吃了不少苦頭。

    “塵爺,你總算是回來了,那只貓虐待我們,逼我們到神土藥園裡面采藥,不去就打我們,我身上的傷,有一半都是被她打的。”

    鍋鍋丟下聖藥,抱住張若塵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痛哭。

    白黎公主只是輕哼一聲,一句話也沒有說,一雙靈動的眼眸,卻是盯向波光粼粼的湖面,似乎是發現了什麼。

    魔猿變得只有三米高,一瘸一拐的走到張若塵的面前,露出哀求的神情,道:“主人,神土藥園裡面的聖藥,我們已經採摘了一大半。剩下的聖藥,都位於大聖殘陣的覈心地帶,根本無法靠近,再讓我們去採摘,多半會死在裡面。”

    鍋鍋知道張若塵才是幕後的主使,也清楚是什麼原因,於是道:“塵爺,我們知錯了,以後不敢再偷吃聖藥,真的不敢了!”

    魔猿跟著說道:“主人,以我現在的修為,足以攻下一座大型宗門,或者聖者門閥,我去搶,一定將偷吃的聖藥和神藥彌補回來。”

    “我也去搶。”鍋鍋道。

    張若塵笑了笑,道:“算了!此次就饒過你們,也不要去搶奪別的勢力種植的聖藥,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咋們要低調一些。”

    見張若塵不再追究,鍋鍋和魔猿都是松了一口氣,使勁點頭,“塵爺,你說了算。”

    白黎公主盯著緣湖湖面的某一個方向,道:“張若塵,有人在窺視我們,修為還不弱。”

    張若塵早就有所察覺,點了點頭,道:“隱藏得很好,身上的氣息也收斂到了極點,可惜,我出現的時候,他卻生出了一些情緒波動,應該是一個認識我的高手。”

    聽到白黎公主和張若塵的對話,鍋鍋露出義憤填膺的神色,站在水邊,大吼一聲:“誰?誰敢偷窺白黎公主,真是無恥之徒,禽獸不如。敢不敢滾出來接兔爺一招?”

    白黎公主的額頭上,冒出一根根黑線。

    什麼叫偷窺?

    話到那只兔子的嘴裡,怎麼就變味了?

    湖面上,出現了一道細微的聖氣波動,隱藏在暗處的那人,知道被張若塵等人發現,於是,急速向遠處逃遁。

    “蠢賊,哪裡逃?”

    鍋鍋的嘴裡發出一聲龍吟,身軀脫變成一條魔龍,從安全路線沖出去,追上正在逃遁的那道半透明的人影,打出一隻數百米長的龍爪。

    “轟隆。”

    那道半透明的人影嘴裡發出一道悶聲,擋住了這一擊,身體則是拋飛出去,撞擊在不遠處的一座山體上面。

    他的身形徹底顯現出來,竟是拜月魔教暗夜宮的暗夜使者領袖,趙麒麟。

    趙麒麟的修為,可是達到通天境,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强者,卻被對方一爪子拋飛,心中怎麼能不吃驚?

    “蠢賊,你敢偷窺白黎公主,必須要付出代價。”

    鍋鍋再次沖上去,又是打出一隻龍爪,壓到趙麒麟的頭頂,將趙麒麟的半個身體都打入進地底。

    趙麒麟又怒又氣,自己好歹也是一比特暗夜使者領袖,竟然被一隻蠻獸稱呼為蠢賊,怎麼能不氣?

    還有……偷窺?

    堂堂一比特聖者,哪有那麼猥瑣。

    可是,那只蠻獸的修為卻相當逆天,鎮壓得趙麒麟渾身無法動彈,體內的骨頭都像是要散架。

    趙麒麟的雙手向上撐起,抵擋龍爪,急忙道:“張若塵,我們可以談一談……”

    “談一談,也行,我倒是有一些問題,想要問你。”

    張若塵走了過去,來到趙麒麟的身旁,道:“暗夜宮宮主夜瀟湘,陣王宮宮主蕭滅,他們在什麼地方?”

    “我告訴了你,你能放我離開嗎?”趙麒麟道。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不能。一個問題,怎麼能保住你的性命?至少也要回答我三個問題才行。”

    “你說話算數嗎?”趙麒麟道。

    張若塵道:“只要你老實回答問題,放你一條生路,又如何?”

    “好。”

    趙麒麟回答道:“兩位宮主收到大祭司的傳訊,讓他們立即離開仙機山,我並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半個月前,仙機山的確是一處是非之地,位於風暴漩渦的中心,或許,那位大祭司是擔心夜瀟湘和蕭滅的安全,所以才讓他們離開。

    張若塵笑了笑,又道:“那麼,你為什麼還留在仙機山?”

    “兩位宮主讓本聖留在這裡,查探風醉生和枯公子的踪迹,一旦有消息,立即通知他們。”趙麒麟道。

    聽到這話,張若塵心中懸著的大石頓時落下,那兩個老傢伙,果然是逃過了追殺。

    趙麒麟緊緊的盯著張若塵,道:“你的第三個問題是什麼?”

    “沒有第三個問題。”張若塵道。

    “你……”

    趙麒麟心知被張若塵給坑了,頓時,氣得懾懾發抖。

    張若塵轉過身,向遠處行去,對鍋鍋說道:“給他一個痛快吧,殺了之後,埋了他,立一塊碑。”

    “好。”

    鍋鍋爆發出全力,龍爪上面湧出一大片魔霧,將趙麒麟的身體完全籠罩,强行打入進他的身體,壓制他的聖氣,以防他自爆聖源。

    魔霧中,趙麒麟嘶吼道:“張若塵……等一等,還有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關於你的母親……”

    張若塵豁然停下脚步,打出一道聖氣,驅散魔霧。

    “唰。”

    身形一閃,張若塵到達趙麒麟的身前,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將他從地底提了起來,舉在半空,冷聲道:“你剛才說什麼?”

    “你必須答應放我一條生路,我才告訴你。”趙麒麟道。

    嘭的一聲,張若塵將趙麒麟扔在地上,道:“說吧!我就當這是問你的第三個問題。”

    趙麒麟趴在地上喘息,等到氣息平穩之後,才是說道:“大約是在一個月前,你三脈被廢的消息傳遍人族五域,有人覬覦你身上的幾件寶物,於是,扇動天下修士的情緒,尋找你的踪迹,想要謀害你。甚至還有人想要擒拿你的母親,逼你現身。”

    張若塵的眼神越來越冷沉,感覺到悲凉,就算為人族做再多的事,可是,等到你落難的時候,卻還是有大批貪婪之徒跳出來落井下石。

    這種人,比不死血族更可恨。

    本來已經打算消聲覓迹一段時間,安心修煉,可是,此刻張若塵的心卻平靜不下來,恨不得立即趕去中央皇城。

    張若塵的十指緊捏,道:“告訴我,都有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