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宮門外,彌漫著一層神秘的力量,別的那些修士,根本聽不到張若塵和黃煙塵的對話,並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若塵為何會吐血?難道是女皇隔空將他打傷?”

    “你傻嗎?女皇是偉大的神明,只需一個念頭,就能讓張若塵神形俱滅,一旦出手,怎麼可能只是打傷那麼簡單?”

    ……

    眾人議論紛紛,皆是相當好奇,黃煙塵到底是對張若塵說了什麼,怎麼能夠讓一比特聖境强者都吐出鮮血?

    紫微宮的最頂端,神雲層疊,在那七彩神雲之中,便是天池。

    天池長三十裏,深十九丈,呈幽藍色。

    天池的中心,是池瑤女皇的居住之地——元初聖殿。

    此刻,九天玄女皆是站在元初聖殿之外,位於天池之畔,猶如九比特不食人間煙火的神女,站在九天之上,一雙雙神聖的眼眸,俯看下方的大地,盯在張若塵和黃煙塵的身上。

    她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况,卻知道,張若塵今日太過喪心病狂,竟然敢冒犯神,恐怕是必死無疑。

    滄瀾武聖身穿鳳焰鎧甲,渾身有著烈焰在燃燒,臉上的神情不斷變化,最終像是做出一個重大的决定,轉過身,跪向元初聖殿,揚聲道:“女皇,張若塵並非大奸大惡之人,在仙機山,他曾出手救過屬下和六比特女聖,並且殺死了不下十比特不死血族的血聖,堪稱蓋世之功,足以彌補一切過錯。求女皇饒他一命。”

    元初聖殿外,寂靜無聲,所有人都用憐憫的眼神盯著滄瀾武聖。這個時候,她竟然敢為張若塵求情,難道是看不清兇險?

    聖書才女要比滄瀾武聖冷靜很多,十分清楚,張若塵和女皇之間的衝突,根本不是張若塵犯了什麼錯,而是別的恩怨。

    囙此,就算張若塵做出再多的功績,只要女皇想要殺他,依舊會殺他。

    雖然,她的心中明白這個到底,但是看見張若塵口吐鮮血,卻還是感覺到心痛。

    “咚!”

    聖書才女跪在了地上。

    看到這一幕,諸位玄女都是露出詫異的神色,顯然是沒有想到,聰明絕頂的聖書才女也有失去理智的時候。

    聖書才女沉默了片刻,在整理語言,半晌後,道:“啟稟女皇,張若塵乃是人族之功臣,殺不得。”

    “其一,張若塵闖入陰間,經歷九死一生,帶回千骨女帝的石符,鎮住屍河,封住陰間的通道,封锁億萬亡靈鬼煞來到昆侖界,乃是拯救天下生靈的巨大功德。若是殺他,必定招來天下人的非議。”

    “第二,在青龍墟界,張若塵不僅保住數十萬人族精英的性命,而且,還打得蠻獸各族聞風喪膽,使得人族聲威大震,堪稱一族之雄傑。眾觀歷史,沒有任何一族的神靈會殺一族之雄傑。”

    “第三,女皇不在皇城之時,不死血族屠戮天下,視人類為糧畜,張若塵不僅獻上《血族密卷》,還與不死血族拼死血戰,殺敵無數,可謂是功在天下。殺他……天下人不服啊!”

    另外幾比特玄女,皆是動容,覺得聖書才女太過大膽,表面上是在說張若塵的功績,可是只要有幾分智慧的人都能聽出,她是在用天下人脅迫女皇。

    女皇可是神,昆侖界唯一的神,威脅她,與找死有什麼區別?

    “咚。”

    青墨的容貌和身形有很大的變化,卻依舊顯得很嬌弱,也有一些膽怯,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卻還是跪在了地上。只不過,她卻是一言不發,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是九天玄女之中的妙手神女。

    元初聖殿之中,終於響起女皇的聲音:“本皇不屑殺一隻螻蟻,可是,螻蟻想要以下犯上,本皇又豈能容他?既然你們想跪,就一直跪著吧!”

    ……

    …………

    張若塵眼中的血淚消失,眼神逐漸變得淩厲,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冷聲道:“你閃開,我要見池瑤,我要當面問她。”

    黃煙塵站在朱紅色的宮門外,搖了搖頭,道:“回去吧,你見不到她的。”

    張若塵說出的每一個字都帶著殺意,道:“擋我者,死。”

    “紫微宮豈是你想闖就能闖的地方。”

    宮門內,顯現出一道高大的人影,手持一根麒麟長槊,脚上的鐵靴踩在地面,發出一聲聲鏗鏘之音。

    漸漸的,池萬歲的容貌,顯露出來,一直走到黃煙塵的前方。

    緊接著,北宮嵐、雪無夜、立地和尚、歐陽桓、歲寒、蓋天嬌,除此之外,還有一比特渾身都被黑色長袍包裹的人影,與他們一起走出。

    九大界子一字排開,站在張若塵的對面,每一個都是萬年難出的人傑天驕,身上有著一股強勁的氣勢散發出來。

    那位包裹在黑色長袍中的人影,身材十分修長,手持一根黑色法杖,只能看出是一個女子,卻沒有人見過她的真實容貌,乃是九大界子之中最神秘的一比特,眾人皆是稱呼她為“迷影子”。

    九大界子,每一個放到別的時代都能無敵,可以獨領風騷,每一個都創造了各自的傳說,可以跨越數個境界殺敵,儘管張若塵的風頭有些壓過了他們,但是,他們依舊是人族的傳奇。

    平時想要見到一個界子都不是容易的事,今日,他們卻同時出現,自然是在中央皇城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阿彌陀佛!張施主,師尊今日沒有殺人之心,只要你不踏入紫微宮的宮門,貧僧可以保你性命無憂。”立地和尚道。

    蓋天嬌渾身都是肌肉,充滿陽剛之氣,可是,盯向張若塵,卻是十分的烦乱,道:“你在搞什麼啊?到底是有什麼仇什麼恨?趕緊離開皇城,我不想和你交手。”

    北宮嵐的眼神也是有些複雜,道:“你趕快離開,別逼我們出手。”

    “擋我者,死。”

    此刻,張若塵的心中,只有一股殺意,沒有別的任何思緒,手臂一動,沉淵古劍發出一聲刺耳的劍鳴。

    隨後,他體內爆發出萬丈聖光,頭頂凝聚出一片五彩色的雲,脚掌在地面一踩,化為一道流光,直向紫微宮的宮門沖去。

    九大界子同時出手,除了歐陽桓和黃煙塵,全部都打出界子印。

    七枚界子印,猶如七座玉質的大山,釋放出帝皇之氣,各自凝聚出一尊巨大的女皇身影,向張若塵鎮壓了過去。

    看到池瑤的身形顯現出來,張若塵胸中的怒火更是增長到了極點,揮劍一斬,拖出一道長長的劍氣長河。

    “轟隆隆。”

    七尊女皇身影全部都打碎,七位界子同時倒飛出去,紛紛撞擊在宮牆的牆壁上面,隨後,向下墜落。

    這是摧枯拉朽之勢,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又豈是他們可以抗衡?

    池萬歲半跪在地,捂著胸口,震驚的盯著張若塵,道:“好强。”

    “嘩——”

    就在這時,紫微宮的最頂端,天池中心的元初聖殿之中,飛出九道七彩色的神光,從天而降,分別落入九比特界子的體內。

    九比特界子的修為急速攀升,在一瞬間,每一個都達到不弱於張若塵的程度。

    池萬歲重新站起身,從原地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站在張若塵的身前,手中的麒麟長槊橫掃了過去。

    “吼。”

    一隻數十丈的麒麟虛影在長槊上面顯現出來,發出震耳欲聾的吼聲,張牙舞爪的撲了過去。

    張若塵並沒有停下脚步,直接以肉身衝撞過去,右手持劍,左手則是捏成拳印,與橫掃過來的麒麟長槊碰撞在一起。

    “轟隆。”

    一隻手臂,竟是擋住了麒麟長槊。

    池萬歲暗暗一驚,正要後退,卻看見張若塵已經揮劍向他的頭頂斬了下來,想要退都已經來不及,只能儘量避開頭部。

    “噗嗤。”

    沉淵古劍從池萬歲的右肩處斬了下去,斬斷鎖骨和四根肋骨,一直深入到胸口的位置才停了下來。

    並不是張若塵不想將池萬歲劈成兩半,而是,北宮嵐出劍,擋住了張若塵的劍勢。

    張若塵的眼神一凜,向右下方的北宮嵐瞪了一眼,直接放弃抓捏沉淵古劍,展開手掌,掌心的七竅打開,凝聚出一片血雲,以最快的速度轟擊下去。

    北宮嵐的臉色一變,連忙收回聖劍,反攻了過去,以劍尖刺向張若塵的掌心。

    即便如此,也沒能逼退張若塵。

    張若塵的手掌,被她手中的聖劍穿透,鮮血直流,卻好像完全不知道疼痛,竟然順著劍體,威勢不减的拍了下去。

    “你……”

    北宮嵐沒有料到,張若塵對自己也是如此之狠。

    轟隆的一聲,這一掌,張若塵將北宮嵐拍入進了地底,打得她趟在地上七竅流血,無法再站起身來。

    張若塵抬起一隻破破爛爛的手掌,擊在池萬歲的頭頂,打得他半個頭顱都破碎,倒飛出去,直接鑲嵌在了城牆上面,也不知是生是死。

    張若塵面無表情,繼續向前。

    “錚。”

    劍鳴聲響起。

    雪無夜的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前,在他的身形出現之前,一柄光芒奪目的聖劍卻是先一步出現,萬千劍氣彙聚於一點。

    人未至,劍已先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