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酒瘋子看出古松子的用意,心中暗贊,果然是妙策。

    於是,酒瘋子快步走了過去,伸出一隻乾瘦的手掌摸了摸孔蘭攸的頭,猶如是一比特長輩在安撫晚輩的情緒,意味深長的說道:“蘭攸,我是你二爺。”

    “你說什麼?”

    孔蘭攸的眼神一沉,斜視了酒瘋子一眼。

    “我是你二……爺……啊……”

    酒瘋子的那只手,被孔蘭攸扣住,折得彎曲,以他聖王境界的修為,肉身何等强大,骨頭何等堅硬,卻還是被折得哢哢作響。

    酒瘋子痛得渾身經脈都冒了出來,老臉變得扭曲,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聲。

    看到這一幕,古松子的心中暗罵一句,覺得酒瘋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連忙趕過去勸阻孔蘭攸,說道:“他真的是你二爺,沒有騙你。”

    孔蘭攸向古松子瞥了一眼,眼神變得更加沉冷,啪的一聲,擰斷了酒瘋子的手臂,一掌打在酒瘋子的背上,將他打得趴在地上,身體幾乎沉入進地底。

    看到孔蘭攸的眼神,古松子的心中咯噔了一聲,暗叫一聲不妙,這位明堂聖祖,怕是真的已經精神錯亂,性格陰晴不定,還是不惹她為好。

    古松子掉頭就走。

    只不過,古松子剛一轉身,孔蘭攸的一隻冰冷手掌,便是按在了他的頭頂上方,從掌心湧出的寒氣,凍得古松子頭皮發麻。

    “嘭。”

    掌力落下去,古松子也被打得趴在地上,半個身體都埋進土中。

    孔蘭攸沒有取他們的性命,也懶得理會他們,再次走到張若塵的身前,抓住張若塵的一隻冰冷的手掌,柔聲道:“表哥,跟我去明堂,只要我還活著,沒有人可以傷害你。”

    服下三枚聖丹之後,張若塵的臉上,已經恢復了一些血色,心臟位置的傷口也已經癒合了大半。

    “不去。”

    在他的嘴裡,吐出這麼兩個字。

    孔蘭攸能够感受到張若塵心中的抗拒,像是要掙開她的手,於是,她鬆開了手,不想逼迫張若塵。

    越是逼迫,恐怕反而適得其反。

    張若塵的眼神,依舊黯淡無光,道:“天下哪裡還能去?我哪裡也不去,只想走一走。”

    說完這話,張若塵便是邁出脚步,猶如是木偶人一般,一步一步向前行去。

    “我陪你。”

    孔蘭攸十分清楚張若塵心中的傷痛,只有他自己想通,才能真正走出痛苦。當然,在這樣的逆境和低谷之中,總是需要有一個人陪在他的身邊。

    古松子和酒瘋子爬了起來,滿臉都是泥土,頭髮蓬亂,像是兩個叫花子。他們弓著身體,屏住呼吸,收斂身上的氣息,跌手跌脚的,準備神不知鬼不覺的逃走。

    “表哥傷得很重,需要兩個僕人照顧,你們可願意?”孔蘭攸背著身,說了一句。

    古松子和酒瘋子立即停下脚步,對視了一眼,皆是看出對方眼中的怒火,一比特聖王和一比特丹道聖師,竟然被人征來做僕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

    “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死。”孔蘭攸又補充了一句。

    酒瘋子深吸了一口氣,連忙收起眼中的怒火,大笑一聲:“老夫和張若塵乃是生死之交,他遭此厄難,豈能袖手旁觀?”

    “張若塵斷掉的三脈,還是老夫幫他續接,我們之間的交情,比生死之交都要更深。”古松子說道。

    “少說廢話,去前面開路。”孔蘭攸道。

    酒瘋子和古松子頓時萎了一大截,老老實實向前行去,清理張若塵前路之上的荊棘和石塊,以免絆倒了這位小爺。

    ……

    …………

    出了北域,就是遼闊無邊的北海。

    北海之水,深不可測,北海中的水族蠻獸更是多不勝數,其中不乏有身軀龐大的聖獸和實力深不可測的太古遺種。

    北海的兇險程度,絲毫不下於蠻荒秘境。

    可是,此刻北海的海水,已經被鮮血染紅。那是不死血族幾比特血帝的鮮血,因為血液中蘊含無比龐大的能量,當血液和海水融為一體的時候,海水竟然是變得無比滾燙,沸騰了起來。

    北海中的聖獸和凶獸,全部都瑟瑟發抖,嚇得無法動彈,直向水底沉去。

    十比特血帝,已經死了九比特,只剩修為最强的齊天血帝和不死神殿的殿主還在逃遁。

    他們二人的修為,可是遠遠超過另外九比特血帝,是真正達到了大聖境界,也是真正有資格封帝,封皇。

    另外九比特血帝,不過只是半只脚邁入進大聖境界,可以稱為准大聖,同時,他們也只能短暫的爆發出大聖級別的力量,根本無法持久。

    齊天血帝和不死神殿的殿主卻不同,他們在大聖之中,也都屬於最頂尖的强者。

    大聖之路極其艱難,一個種族,能够誕生一比特大聖,在昆侖界,也都屬於最頂尖的强族。不死血族能够誕生出兩位大聖和九比特准大聖,在昆侖界的萬族之中,足以排入進前五。

    當然,毫無疑問,人族是昆侖界的第一大族。

    只不過,人族的敵人太多,不僅僅只是要對付不死血族,還有應付蠻荒秘境中的陸地蠻獸和四方海域之中的水族蠻獸。

    女皇失踪的那段時間,人族最頂尖的强者,幾乎全部都出動,有的進入蠻荒秘境,挑動蠻獸各族的衝突,製造內亂。有的前往混沌萬界山,鎮壓各大墟界。還有一些進入四方海域,牽制水族蠻獸中的獸皇。

    可以說,人族能够以一族之力,支撐下來,已經是相當不容易。

    青霄的那句“朝廷的水很深”,指的就是朝廷中真正的强者,全部都離開了第一中央帝國,前去穩定各方勢力,靜等女皇歸來。

    女皇歸來後,誰還敢對抗人族?蠢蠢欲動的各大種族,自然都要安歇下來,局勢也就明朗。

    女皇回不來,中央皇城會被攻陷,人族將會被萬族滅掉,那麼局勢也會明朗。

    蠻磯島,位於北海的深處,並不是一座小島,反而是相當巨大,縱橫百萬裏,只不過與昆侖大陸比起來,才顯得如同一座島嶼。

    曾經,不死血族被明帝和人族的各大勢力,驅逐出昆侖大陸,就是被封印在這一片貧瘠的小型大陸之上。

    到達蠻磯島,齊天血帝和不死神殿的殿主,皆是喜出望外,向著島嶼的中心趕去。

    驀地,他們的頭頂上方,出現一片七彩色的神光,一道絕色動人的人影,從神光之中走出,俯看著他們,道:“你們還想往哪裡逃,又逃回地獄界?”

    池瑤女皇身穿一件月白色的神袍,站在天穹,眼神淩厲,一道道神光從她的身上垂落下去,鎮壓得齊天血帝和不死神殿的殿主渾身無法動彈。

    “她才剛剛成神,境界還沒有穩固,本帝足以阻擋她片刻。你趕緊去地獄界和昆侖界的入口,只要進入那片區域,也就安全。”

    “轟!”

    齊天血帝體內的帝血燃燒了起來,頓時浩浩蕩蕩的血氣,向外彌漫出去,覆蓋方圓數萬裏的大地。

    通過燃燒帝血,他身上的力量,不斷攀升,竟是衝破了神威的壓制。

    不死神殿的殿主得到喘息的機會,立即沖出去,趕去蠻磯島的中心。

    “就算你將帝血獻給不死血族的神靈,借來神靈的力量,憑你的修為,也擋不住真神的隨手一擊。”

    池瑤女皇顯得很淡然,伸出一根玉指輕輕的一揮,一道七彩色的神光飛出去,將數萬裏的血氣都分割成了兩半。

    齊天血帝的身體,自然也是一分為二,直接便是隕落,根本擋不住池瑤女皇哪怕一個刹那。

    與此同時,池瑤女皇的一道目光,盯向不死神殿的殿主,下一刻,不死神殿殿主發出一聲慘叫,隨即身體爆裂而開,灰飛煙滅。

    鎮殺兩位大聖之後,池瑤女皇的身形一閃,轉瞬之後,已經站在蠻磯島的中心。

    蠻磯島的中心,是一片一望無際的血土。

    在血土的深處,有著一道長達數千裏的空間裂縫,從天空一直連接到地底,有著一縷縷血霧,從空間裂縫之中湧出來。

    這是無比驚人的景象,只是遠遠的望過去,也讓人心生敬畏。

    “這就是當年地獄界打開的地獄之門?冥王帶領的不死血族,就是從這裡來到昆侖界?”

    池瑤女皇降落到地面,一步一步向那道空間裂縫走過去,每一步落下,都有一圈圈七彩色的神光向外蔓延,驅散向她湧來的血氣。

    距離地獄之門還有千里,天地規則就發生了改變,一股無形的壓力,落到了她的身上。就連神都能感覺到的壓迫,可想而知,那股力量是何等可怕。

    “轟隆。”

    驀地,地獄之門猛烈的震動了一下,從裡面湧出的血氣變得越來越濃郁,最後發生了液化,竟是變成血水。

    只見,一隻血紅色的大手,從地獄之門中伸出,無數規則紋路交織在大手之上,向著池瑤女皇拍擊了下去。

    池瑤女皇的雙目略微一凜,渾身散發出萬丈神光,爆發出無與倫比的疾速,向後倒退,遠離地獄之門。

    可是,池瑤女皇退得越快,血紅色的大手就變得越是巨大,根本無法逃出大手的籠罩。最後血紅色的大手,狠狠的拍擊在她的頭頂,猶如一片掌印天地壓了下去,攜帶有無比强大的神威。

    蠻磯島的中心,出現一道道裂紋,一直蔓延到十萬裏之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