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嘩——”

    就在血紅色手印落下的時候,一道絢爛的劍光擊穿手印,化為一道光束,沖天而起。

    等到光束停下的時候,便是重新凝聚成池瑤女皇那風華絕代的神影。

    池瑤女皇站在虛空,烏黑色的長髮在風中飛揚,手中的滴血劍有著數之不盡的銘紋在上面交織,一雙美麗而又冰冷的眼眸中,則是釋放出一股無敵之勢。

    下方的血紅色手印,擊在地面之後,便是崩碎而開,重新化為滾燙的血水。

    猶如一條條血紅色的江河,呈現在大地上,顯得觸目驚心。

    “嘩啦啦。”

    地獄之門中,血水依舊在向外湧出。

    與此同時,一道浩渺而又深沉的聲音,從另一個世界傳來,出現在池瑤的頭頂上空,“十萬年前,昆侖界的諸神不是全部都已經隕落,就連天地靈根都被斬斷,怎麼又有新神誕生?”

    池瑤女皇的睫毛輕輕一抬,格外冷漠,與其對話,道:“本皇既然成神,也就說明昆侖界即將復蘇。”

    “復蘇?”

    另一個世界傳來的聲音,帶著笑意,道:“早在十萬年前,昆侖界就已經千瘡百孔,若不是須彌禿驢耗盡一身神力,封住了那些世界孔洞,昆侖界早已變成地獄界的一部分,成為不死血族的一塊屬地,豈能容你們一直苟延殘喘到現在?”

    “老實說,你們根本沒有任何希望,何必還要掙扎?”

    “不過,在昆侖界如此枯竭的情况之下,你都能修煉到神境,由此可見,你的天資和心性還是可以,不如歸順本尊,替不死血族辦事,至少可以保住一條性命。”

    池瑤女皇的身上神光閃爍,劍氣縱橫,譏諷的道:“你連須彌聖僧的殘力都打不破,還想讓本皇歸順於你?”

    “你以為修煉成神,就能傲視天地之間的一切?只能說,你不過只是一隻被困在昆侖界的井底之蛙。本尊修煉了十三萬四千年,心中尚且有著敬畏之心,你才修煉多少年?”

    池瑤女皇的臉色不變,毫無懼色,只是手指輕輕的捋著長髮,道:“修煉得越久,未必就越强。”

    另一個世界傳出的聲音,變得淩厲了起來,沉哼一聲:“你真以為本尊無法降臨到昆侖界?已經過去十萬年,須彌禿驢的殘餘力量已經消散了九成,早就已經變得無比脆弱。今日,本尊就降臨昆侖界,先斬了你,再滅昆侖。”

    “轟隆隆。”

    地獄之門再次猛烈震動了起來,一圈圈神力漣漪湧出,緊接著,一隻血紅色的大手,從裡面伸出來。

    與先前不同的是,這一隻大手,並不是由血水凝聚而成,而是一隻真正的手。

    那是不死血族一比特神靈的神手,從地獄界一直探到昆侖界。

    僅僅只是神手上面散發出來神力,便是震得蠻磯島猛烈搖晃,大地轟鳴,整個北海更是掀起數十丈高的水浪。

    “須彌聖僧的殘餘力量,終究是無法再守護昆侖界,這一天是不是來得太早了一些?”

    池瑤女皇的紅唇微微張開,歎息了一聲,隨後,眼神變得無比淩厲,提著滴血劍,毅然决然的走向地獄之門,揮劍斬了過去。

    滴血劍一出,血氣縱橫三千里,劍風穿透天外天,爆發出來的威勢,絲毫不弱於那只神手。

    “愚蠢,就憑你的修為,與本尊鬥法,不過只是螳臂當車。”

    地獄之門中,那只血紅色的大手,爆發出一股滔天神力,迎向了滴血劍,想要將那位人族的新神鎮殺。

    “轟隆。”

    池瑤女皇的身上有著一股神力噴薄而出,與滴血劍融為一體,斬出的力量,竟是擋住了那只血色大手。

    兩股神力在激烈衝撞,誰都沒有退讓。

    “修煉十三萬四千年又如何?只是一隻手而已,伸到不該伸的地方,就該斬掉。”

    池瑤女皇的婀娜神軀,猶如是用七彩神玉雕琢而成,拖動著滴血劍,在血色大手上面撕裂出一道長長的血口,有著大量神血流淌出來。

    雖然沒能斬斷神手,卻也是將神手擊傷。

    “狂妄,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神力,你還差得很遠。”

    地獄之門再次震動了起來,一圈圈神力漣漪宛如風暴一樣,使得北海之水變得更加沸騰。

    下一刻,第二只血紅色的巨手,從地獄之門裡面伸了出來。

    兩隻血手同時伸出,爆發出來的力量,頓時新增了一倍。

    從蠻磯島湧出的神力,讓得整個北海的天空都變成血紅色,海中的生靈,更加惶恐不安。

    “劈啪。”

    “啪。”

    ……

    地獄之門附近的空間在碎裂,須彌聖僧的殘餘神力,也在快速消散。

    “十萬年前的那場征戰,時至今日,也該有一個了結。”

    兩隻血紅色大手的主人,有著更加龐大的神力,從門中湧出來,很顯然,很快就要完全降臨到昆侖界。

    與此同時,昆侖界別的一些地方,也在發生驚天動地的大變故。

    北域。

    仙機山的深處,須彌聖僧的殘餘神力也是崩碎,有著死亡邪氣湧出,覆蓋著那一片天地。

    東域。

    殞神墓林中,橫在陰陽兩界之間的那條屍河,突然之間,劇烈的震動。

    本來是有千骨女帝留下的石符,立在屍河之中,封住了陰間和陽間的通道。可是,在陰間中,卻有一股神力,湧動出來,竟是打得石符裂出一道道紋路。

    一縷縷鬼氣湧出,向著整個東域蔓延。

    除了北海、北域、東域,在南域、西域、中域、蠻荒秘境……,甚至,在昆侖界周邊的一些墟界,也都出現相同的現象。

    血氣、死亡邪氣、鬼氣、修羅煞氣……一股股來自地獄界的力量,從世界孔洞之中滲透進來,猶如是要將整個昆侖界都撕碎。

    “我族的族人,在地獄界,已經是饑餓難耐,昆侖界就是一座糧倉,圈養的都是牲畜和糧食。六子冥王,你在哪裡,還不出來隨父神一起征戰?”

    地獄之門中,響起不死血族那位神靈的神音,像是要喚醒沉睡之中的冥王。

    兩隻血紅色神手的手掌心,凝聚出兩個直徑萬丈的血氣魔輪,向著池瑤女皇轟擊過去,整個天地仿佛都要被魔輪撕開。

    池瑤女皇再次揮劍,一道萬裏長的劍氣飛了出去,擊碎其中一個血氣魔輪。

    但是,另一個血氣魔輪卻是撞擊在了她的身上,七彩色的神體,竟然是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仿佛是要碎裂。

    池瑤女皇半跪在地上,向後倒滑了數千裏,嘴角流淌出神血。

    “何必還要掙扎,擋不住的,歸順本尊,本尊許你繼續做昆侖界的主宰,替本尊看著這座牧畜之地。”那位神靈的聲音,變得更近。

    “你說……誰是畜?”

    池瑤女皇重新站起身來,身上的戰意沒有一絲一毫的消减,眼神卻是更加淩厲,身體自動離地飛起,念出四個字,道:“歸元一劍。”

    她手中的滴血劍,畫出一個圈圈。

    頓時,整個天地都變得漆黑而又暗淡,在她的頭頂上空,滿天星辰顯現了出來。

    “嘩——”

    這一劍,彙聚她渾身神力,全力以赴揮斬了出去。

    兩隻血紅色的神手,全力爆發,凝結出一個更加巨大的血氣魔輪,轟擊了上去。

    “轟隆。”

    “噗嗤。”

    池瑤女皇再次被血氣魔輪擊中,渾身都是血肉模糊,神體都被打得破破爛爛,墜落在地上,砸出一個巨大的天坑。

    不過,滴血劍揮出去之後,也是斬斷了兩隻神手。

    地獄之門的另一頭,響起一聲憤怒的咆哮,道:“你擋不住的,今日,昆侖界必亡。”

    “亡不了!”

    池瑤女皇重新站起身來,雙手舉起滴血劍,體內的神血源源不斷飛出去,化為一條條血氣河流,沖向昆侖界的各個方位。

    “籌備了這麼多年,天地祭台也該啟動。”

    其中一條血河,飛到兩儀宗,沖入進那座天地祭台之中。

    另一條血河,飛出昆侖界,進入木精墟界,也是沖入進一座天地祭台。

    ……

    所有天地祭台,全部都運轉了起來。

    祭台中,各自飛出一道光束,所有光束交織在一起,將整個昆侖界都守護了起來。

    屍河、仙機山、蠻磯島……這些連接地獄界的孔洞,再次被封住。

    地獄之門中,響起一道陰沉的聲音:“原來你們早有準備,不過,區區天地祭台,擋不了多久。你們繼續苟延殘喘,下次本尊真身降臨,就不是今日這樣的結果……”

    那道聲音,漸漸遠去,最後完全消失。

    池瑤女皇的神體,輕輕的搖晃了一下,無法再支撐,差一點倒在地上。

    不過,她終究是以長劍撐住了身體,沒有讓自己倒下,因為還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需要她親自去做。

    “朝廷諸聖聽令,本皇即將離開昆侖界,在此期間,由黃煙塵暫時執掌第一中央帝國的一切政務,其餘人必須傾力輔佐。若有不服從調遣者,本皇回來一一斬盡殺絕。”

    “第二,天地靈根梧桐神樹已經復蘇,若是他有什麼需求,朝廷需要給予最大的支持。”

    “第三……”

    ……

    一連下達十數道命令,皆是以神念傳音,隨後,池瑤女皇才是又開始撫摸手中的滴血劍,眼神有些複雜,道:“時間啊,時間,時間竟是如此的緊迫和寶貴!殺人啊,殺人,還得繼續殺人!想要真正的統一,離開之前,還得再將昆侖界血洗一番。”
最近更新小說